《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  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論紅娘子的“背叛”(11-08-07)      熊半仙拆字兒(11-08-07)      聽取蛙聲一片(11-08-07)     

第302章 戰場無父子,兵不論雄雌


    楊淩登上高高的點將台,兩排帶著樸刀的親兵在台前一字排開,麵對各部將士,那明晃晃的樸刀是扛在肩上的,刀鋒向上,好似隨時都會猛劈出去,配著他們剽悍的體形、冷酷的表情,令人望而生畏。

    李森站到台前,做了番戰前動員,他書雖讀的不多,可是這篇誓師文是幕僚事先寫就的,文謅謅的,說的慷慨陳辭,倒聽得一班文武官員熱血沸騰。

    講話的內容大意不外乎是先盛讚川軍善戰,在場者皆是軍中精英,再講講軍事上的優勢,和必勝的信心,最後率眾高呼口號“國賊不破,不敢身敗還”,演講到此圓滿結束。

    台上的風吹拂著,將楊淩的鬥蓬吹的獵獵聲響。李森講完,他解下鬥蓬,遞到一旁校尉手中,然後向前跨了一步,李森向側後一讓,全體官兵的目光齊刷刷地投注在楊淩身上。

    楊淩一提氣,揚聲說道:“國有國法,軍有軍規!”

    他的聲音雖大,也不過方圓數十丈內聽的清楚,但軍中各部自有傳令兵,可以將他的話傳達下去,楊淩稍頓了頓,才繼續道:“此次出征,本帥傳令三軍,以下七條禁令,皆不得犯,違者斬無赦。”

    “一、投降敵人者,斬!”

    “二、縱敵逃亡者,斬!”

    “三、受敵賄賂者,斬!”

    “四、泄漏軍機者,斬!”

    “五、臨陣脫逃者,斬!”

    “六、不聽號令者,斬!”

    “七、畏敵避戰者,斬!”

    七條必殺令,楊淩每說一句便停頓稍歇,讓傳令兵把軍令依次遞傳下去。原本在喊口號時也如一潭靜水地軍伍微微起了一陣波瀾。

    講話的這個家夥是誰?天殺星楊砍頭呀,一聲令下砍了一千多顆人頭,其中還包括朝廷二品大員,他說殺人,那是絕不含糊啊。前邊兩百多口雪亮的樸刀,給楊淩的話更增添了幾分殺氣,無論將校軍兵,聽了這七條必殺令,人人心中凜然。

    楊淩最後提氣高呼道:“諸軍將士當奮勇殺敵,不觸此七條禁令者,概不約束。本官在此預祝全體將士旗開得勝、馬到功成!凱旋之時,本官當設筵擺酒,為全體將士洗塵、慶功!”

    不觸七條禁令者,概不約束!

    這些老兵油子如何聽不出楊淩的話來,一個個剛剛被嚇的大氣都不敢出。人人視軍紀如虎,此時心領神會,頓時人人變成老虎。

    楊淩環目一掃,凜然喝道:“出發!”

    一隊隊士兵在旗幟地指引下開始各自開拔,離開校場奔赴戰場。參將李澤所部向戎縣進攻。參將林英遠所部由芒口進攻,遊擊將軍崔貴所部由李子關進攻,指揮使焦宏率部由渡船鋪進攻。守備靳國英由金鵝池進攻……

    戰火硝煙在敘州諸縣同時燃起,李森督部居中策應,隨著各部的進攻逐步前行。麵對明軍優勢的兵力、裝備和強大的攻勢,都掌蠻登高倚險,用簡陋的標弩壘石頑強阻擊。

    但是彼此力量本就相差懸殊,明軍又一反常態,變得鬥誌昂揚、異常驍勇,尤其熱衷於攻堅挑戰,都掌蠻終於也嚐到了朝廷官兵的厲害。在重圍剿殺下,抵抗徒勞,隻得放棄一座座山寨,逃向更險要、更難攻的深山老林之中。

    明軍如同見了兔子的山鷹,窮追猛打,緊跟不舍。與往昔不同的是,明軍原來不熟悉山中條條密徑,盡管大軍逶迤如蛇,前後呼應,還是常常被都掌蠻人引上岔路、死路,在山中轉悠半天也走不出去,而趁這功夫,都掌蠻人早已蹤影全無,和他們在山中捉起了迷藏,甚至神出鬼沒地兜到他們的後路,或者出現在早已經被他們攻破地山寨。

    然而這一次,明軍很難被他們引到岔路、死路上去,中伏的機會也大大減少,都掌蠻人能夠得到消息的渠道又早被堵死,不知是朝廷組織了當地民壯參與圍剿,這些信奉鬼神的蠻人便疑神疑鬼地認為明軍的主帥楊淩擁有什麼神通。

    投附他們地流盜山賊有人聽說過當初楊淩在錢塘招風浪滅倭寇、在龍山喚東風除奸宦的神奇傳說,兩下一印證,令蠻人們更生敬畏。攻心最可怕,這一來許多地方的反抗便減弱了許多,時常稍受攻擊便棄寨塌逃往深山。

    短短五天之內,各處便捷報頻傳,各縣明軍皆不斷取得勝績,攻下龍背、豹尾、銅鼓池等一百多處山寨,斬首二千四百餘人,生擒四百餘人,剿獲米倉七百餘處,銅鼓六十三麵,以及大量的牛馬豬羊。

    以前明軍攻陷山寨,因為攻山時死傷慘重,為了泄憤,常將山寨一把火燒掉。那些簡陋的茅屋柵欄全是木製結構,搭著容易,燒地更容易,可是這一次明軍卻一反常態,沒有放火泄憤,反而在占領的山寨險要處建築碉堡,修建石牆,步步為營地向進逼。

    而且凡是負隅頑抗被攻陷的地方,便留駐兵馬,安排官吏,同時遷來各族流民實行屯田,將那舉家入山造反地無主之田全部分發下去。

    常言道戰場無父子,殺陣無雌雄,到了兵戎相見的時候,如果還心慈麵軟,無疑是自掘墳墓。對於此時破壞移民分田,構建新的村落組織者,早受到鄢高才詳細指示的新任官吏們堅決鎮壓,毫不手軟,毒手佛心,以一時之亂換長治久安,果然重重打擊了心存幻想,故伎重施,想倚弱賣弱、暗中破壞者。以鐵血手腕迅速建立了新地秩序。

    這些無地的流民和遷來的佃戶、以及原來在地主豪強家做工,見到官府張榜招納而興衝衝趕來的光杆長短工,每家憑白得了十餘畝良田,一夜之間變成了有產階級,都樂不可支,不但死心踏地的留在當地。還主動建立民防民壯,協助官軍搜捕逆賊,安定地方。

    同時,楊淩將六族遣來地狼軍並不派上戰場,隻是專門在已經攻克地各處山寨協助官兵巡邏,清剿殘存的反抗者,盡快穩定局麵。這樣穩打穩紮,步步為營之下,逼得蠻人可以流動作戰的空間越來越小,他們隻能步步退縮。開始向幾處要塞集中。

    但是與此同時,對於順服親近的蠻人,各新任地方官吏卻厚待有加,其個人財產、土地完全受到保護,不許任何人欺淩搶占。對於想要逃走的官府也不阻攔,反而有意識地借這些人之口把官府優待主動來降者的政策傳進了山。

    陸陸續續,果然有一些膽怯怕死者、戀棧家庭者戰戰兢兢,試探著偷偷從山溜出來向官府投降,這些新開辟的村寨官吏們果然寬厚以待。兌現喏言,這一來雖然投降的人不是很多,可是投降者卻是絡繹不絕。每天都有從山逃出來的人。

    鄢高才也顧及到這些人中可能會有蠻人有意放出來的探子,在地方官吏和民壯地管製下,他們得不到軍方任何有用的真實情報,反而道聽途說了一大堆玄之又玄,甚至相互矛盾的消息,如果其中真有探子,恐怕消息傳回山去,隻會讓蠻人更加摸不著頭腦。

    朝廷招撫厚待降者,嚴厲打擊反叛。大大弱化了蠻人的戰力,又用了大半個月的時間,蠻人控製地地方隻剩下幾處最險要的山寨,其他地盤已盡數落入朝廷大軍之手。

    敘州大營之中,沙盤上一麵麵小紅旗插滿了各處山嶺峽穀,餘下的幾麵綠旗雖然數量最少,可是卻統統插在最高處。

    楊淩指著那幾麵綠旗道:“剩下的這些山寨,不及被攻陷山寨的百分之一,可是這些也是最大、最難攻地山寨,山林密布、天險難行,可謂華夏之最。敘州剿匪平叛能否成功,就取決於這些地方能否被拿下,否則終是功虧一簣。”

    朱讓槿憂心忡忡地道:“欽差大人,照說蠻人連連受挫,應該押出王兄以為人質,可是我軍連攻連克,蠻人隻知退守抵抗,竟是再也不提王兄被扣之事,會不會王兄已經……”

    楊淩沉吟道:“二王子不必過於擔憂,被俘的蠻人,不是都招認世子被囚在九絲城麼?從未傳出世子被害的消息,以本官看來,必是阿大以為天險可恃,我軍必定攻之不下,所以才不屑以世子為人質阻我攻勢,而是想在戰陣上大敗我軍,使我軍再不敢言戰。”

    朱讓槿張了張嘴,終是深深歎了口氣,他知道這是楊淩在藉言安慰,隨著明軍節節勝利,都掌蠻隻知抵死頑抗,卻再不提以世子相挾地事,就算蠻人頭腦簡單,缺少心機,可他們既然先前能以世子向蜀王提出諸多條件,現在如何想不到將世子橫於陣前阻擋明軍?看起來他們是錯估了蠻人的理智,世子朱讓栩十有**已經被蠻人所害了,隻不過這件事大家心照不宣,這層窗戶紙沒有一個人想去捅破而已。

    封參政怕二王子傷心,連忙岔開話題道:“楊大人,目下所餘的幾處山寨都易守難攻,橫於我軍麵前的銅鼓嶺,四壁峭立,到達山門前數百米的距離,隻是在山穀中開辟的一條羊腸小道,蠻人隻需數十人壘石其上,便足以抵擋百萬兵馬,實是難攻呀。”

    楊淩微笑道:“銅鼓嶺雖然險要,但是以前朝廷大軍攻山屢屢受挫,寸步難進,其實是陷入了一個誤區。身在迷障而不自省,否則何至於數十萬大軍寸步難進?”

    朱讓槿也被引動了好奇心,不由疑道:“什麼?這處天險經俘虜描繪修整後,沙盤上模擬地景致已經十分逼真,在下已經看過四五次了,實是難以攻破。大人說自陷迷途,指的是……?”

    楊淩走到沙盤旁,指著一處要隘道:“二王子、封大人,你們看,這是銅鼓嶺,三處峭壁懸崖,難以攀援,上山隻有這一條崎嶇山道,賊人依山建有數處碉堡,易守難攻。我說的誤區就是:我們為什麼一定要攻下這些碉堡?”

    楊淩指點道:“這些碉堡都修建在山險之上。並不當道。我們地大軍難以通過,但是挑選一部分身手矯健的精兵,卻可以躲過這些碉堡,輕兵深入,直搗巢穴。何必在山口和他們爭一堡一卡之勝負?

    要知道這些碉堡建於險要,高高在上,利於守隘,卻不利於蠻人出兵前後夾擊,況且這些碉堡中也存不了多少兵。想前後夾攻我們突襲而入的人,從兵力上來說也辦不到。”

    朱讓槿吸了口冷氣道:“大人,此計太過冒險了。輕騎深入,即便避過這些要隘,也是無法攻下其後地山寨的,到時有這些碉堡阻礙重兵通行,輕軍深入者沒有後援,必被蠻軍反撲殲滅。”

    楊淩讚道:“說的對,憑一支輕軍,是無法攻下山寨的,所以本官輕騎深入。攻山寨是假,阻山寨援軍是真。山上幾處險堡,我們從外邊是無法攻破的,可是從山寨兩旁卻可以攀援直上。

    我使人先衝進去,再殺回來,在山頂,麵向山下的碉堡便失去了屏障作用,突進的輕軍人數應該不在碉堡中的蠻軍之下,把這些碉堡奪下來,重兵大隊便可以從容通過,再取山寨便易如反掌。”

    楊淩的“回馬槍”聽的封參政和朱讓槿愕然不已,封參政道:“大人,我軍再是驍勇,突擊衝過地輕兵數量也極其有限,寨門前既停不了那麼多人,也無法把重炮拉進去,這時還要分兵上山,反擊碉堡,山寨中的蠻人豈能不反擊?突入的輕兵又如何阻止山寨中的蠻人反撲,一直堅持到碉堡被攻克,大隊官兵來援?”

    “憑刀槍對抗,自然不可敵”,楊淩淡淡地道。

    朱讓槿目光一閃,說道:“大人想必另有克敵利器了?”

    楊淩笑了笑道:“本官當初對付謀反的東廠番子,曾經使用過依照軍中地‘百虎齊奔箭’改良的火箭,可以單人背負而行,殺傷力驚人,短時間內可以以一敵百。我早已通知南京兵器局日夜趕造,同時還趕製了蒺藜火球、群蜂炮、大蜂窩、風塵炮等阻攔和遮障性火器,足以用來阻止銅鼓嶺寨中衝出的援軍。”

    朱讓槿恍然道:“大人,前日起運出營寨的就是這批火器吧?怪不得押運慎之又慎。”

    楊淩頷首道:“正是,這批火器運往李森營中,銅鼓嶺,就要請這位指揮使大人,親自指揮奪取了。”

    朱讓槿欣然道:“僰王山地勢與銅鼓嶺相近,大人莫非也要用相同的計策?”

    楊淩搖搖頭,又點點頭道:“大同小異。這僰王山與銅鼓嶺雖隻略有差異,不過攻打銅鼓嶺地火器卻用不上。你們看,僰王山四麵陡絕,屹如城墉,山下四周無路惟有西關口和插旗山有隘道可上。

    該山主峰黑帽頂的半山腰建有一座石頭大寨,此寨圍山而建,巨石為牆,高不過丈餘,城內大小約百畝,設有大寨門,小寨門。門前寬闊,兩側巨石城牆伸延數百米。如果大軍攻到這城牆下,要破城而入便不難了。

    此山最難攻處不在寨前,而在通往山寨的這條區區百餘丈地羊腸小道,最窄處隻容一車經過。而它旁邊是百丈峭壁,峭壁之上是密林,蠻人在林中蔽掩,投擲滾木擂石,本官就是用十萬大軍去堆,也過不了這百丈長的死亡之路。”

    眾官員連連點頭,深以為是,明軍與蠻人對戰屢屢失敗,倒不是蠻人異常驍勇,而是他們的所在奇險無比。實非人力所能對抗。

    楊淩繼續道:“這些峭壁既平又高,攀又攀不上,箭又射不到,蠻人藏於其上,如果他們殺我十萬兵,自損一百人。恐怕都是累死地,不會有一個是被我們殺掉的。這山險就險在這個地方,如果這條山路的峭壁密林中沒有蠻人設伏阻攔,所謂險不可攻的僰王山就彈指可破了。

    隻是石頭大寨夾山而建,就算派輕兵攻到城下,左右仍是一片峭壁,無法爬上去,所以對付銅鼓嶺的‘回馬槍’,在這用不上。”

    其他幾名官員聽了麵麵相覷,從楊淩的口氣。顯然他已經有了應對地辦法了,可他這關子不賣出來,在場的這些文武官員就是想不到要如何解決四周峭壁百仞,弓矢難及、靈猿難攀的懸崖,來對付匿於山頂密林之中的蠻人。

    馮知府忍不住問道:“大人準備如何破除這處天險?”

    楊淩吸了口氣。淡淡地道:“萬事俱備,隻欠‘東風’。本官也在等,這‘東風’,應該也該到了。”

    “東風”果然到了。

    由欽差楊淩命名,福建軍器局出產的東風二級運載火箭到了。

    在剿倭海戰中。曾有明軍水師將領建議使用“火龍出水”等火器,但是這種火器雖然飛行甚遠,可是火藥燃燒產生的推力不均衡。方向性太差,尤其海上風向、風速不定,火龍一放出去便隻能聽天由命,實用效果有限,楊淩未予參納。

    不過他對這種原始的兩級火箭很感興趣,雖說它和後世的多級運載火箭以及反艦導彈根本不可同日而語,可是明朝時的中國人能夠大膽想象,設計出這種武器,他覺得這種富於想象力的精神更加可貴。所以保留了軍器局對於這種火器地設計研究。

    “火龍出水”是一種水陸兩用火箭,龍身由五尺長的薄竹筒製成,前裝一個木製龍頭,後裝一個木製龍尾。龍體內裝有火箭數枚,引線從龍頭下的孔中引出。龍身下前後共裝4個火箭筒,看上去就像一身生四翼的飛龍。

    火龍前後兩組火箭引線扭結在一起。前麵火箭藥筒底部和龍頭引出的引線相連。發射時,先點燃龍身下部地4個火藥筒,推動火龍向前飛行。火藥筒燒完後,龍身內的神機火箭點燃飛出,射向敵人。這種火箭已經應用了火箭並聯、串聯原理。平向飛行可至三四地之外。

    此外還有“神火飛鴉”、“飛空震天雷”等遠攻火器,神火飛鴉有鳥頭、鳥尾、鳥翼,可飛行百丈,內裝炸藥,腹下亦捆綁四筒火箭為助推力。這些火器大多尚不具備對人體和固定目標進行準確打擊的能力。

    象“火龍出水”惟妙惟肖的龍首、龍身、龍尾,原本更多的是裝飾性作用,其實會影響火箭地推進方向和產生較大阻力,“神火飛鴉”的鳥翼雖說是為了增強飛行穩定性,但是形狀也和真正的鳥翼相似,不但製作起來費工費時,但是為了追求形似,穩定性也不太好。

    楊淩在軍器局督促研製佛郎機炮時,見到了這些火器,按照他地要求,對這些火器取消了各種花哨的名字,按照不同火器的射程和主要作用統一命名東風一號、二號、三號火箭。

    同時他讓火器專家鄭老對一些華而不實的裝飾性部分進行了改造。“火龍出水”,現在的東風一號,整體呈流線型,射程最遠。原來龍腹為了追求美觀,隻能安裝四枚分箭頭,現在增至七枚,作用從殺傷改成以縱火為主,箭頭內裹火藥,纏以層層綿紙,再塗油脂,點燃時強風不滅,水澆不熄。

    由“神火飛鴉”改造的東風二號,依然大腹便便,猶如一架航天飛機,鳥翼仍然形似,但是去掉了原來粘粘的羽毛,變的平削如紙。鳥腹內裝地是易燃易煙地引火物。同時拌以砒霜、磷和其他易發出熗人氣味的東西。

    山頂密林之中煙火難散,這種東西在邊燃燒釋放出大量毒煙,再加上鑽天猴兒似的火箭到處亂竄,在那枯葉如泥,足有幾尺厚的原始山林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中…………

    遊擊將軍崔貴站在僰王山前,望著在月色下仍然黑沉沉矗立如巨人的山形打量半晌。點頭道:“很好,這山勢大多陡峭如鏡,拔地而起,雖然奇險無比,但是方便縱火,下邊有這百十丈地懸崖峭壁,上邊火勢再凶,都很難殃及其餘群山,否則倒是一樁麻煩事。”

    “開始吧!”

    夜色中一枚枚火箭噴吐著光焰,向黑沉沉的山頂遙遙撲去。稍頃的功夫。山頂猶如飄來一片烏雲,烏雲越聚越濃,終於遮蔽了彎如一鉤的月亮。

    半個時辰後,夜空一片彤紅,烈焰焚天。遠遠的看那情形,山頂莫說藏人,便連石頭都化了,就是掘地三尺,也休想找到一個藏身之處。

    火光映得山下也是一片明亮。相信如果到了山前,隻怕已亮如白晝。

    “大人,為什麼一定要晚上進攻呢?”畢竟已經三更天了。焰火也看了半晌了,副將潘冬打了個欠,有些無聊地問。

    一臉麻子的崔貴嘿嘿一笑,道:“老弟,這個你就不懂了,月黑殺人夜,風高放火時,這就象找窯姐兒,象咱們這身份。得講究個調調兒不是?”

    他緊了緊戰袍,高聲喝道:“兄弟們,攻山!”

    “殺呀!”士兵們喊起來,在史上最大的火把照耀下,大軍堂堂皇皇地奔石頭大寨而去……

    淩霄山建於南宋末年寶佑乙卯年(1225年),元軍先取雲南,再轉攻四川。戎縣宋軍為抗元入川,在各地險峻之處修建城堡,為屯兵存糧出攻入守根據之地,遂在淩霄山上修築了淩霄城。

    淩宵城與合川釣魚城、樂山淩雲城、宜賓東高城同為當時抗元的重要城堡。後因樂山、宜賓守將降元,淩霄城才被攻破。

    外圍基本靖清後,宋小愛、伍漢超就率領狼兵悄然抵達淩宵山。此時各地清剿任務已經基本趨於結束,人馬開始向銅鑼嶺、都都寨、淩宵城等處集結。

    伍漢超一邊親自帶領善攀岩登山的狼兵不斷潛入山中,探察淩宵城附近情形,一邊等待楊淩向淩宵山增援人馬。

    淩霄山山峰崛起,勢欲接天。上山的路隻有兩條羊腸險道,一條由“斷頸岩”通新寨門,一條由“龍碑壩”經48道拐盤旋而上老寨門。

    “斷頸岩”與後麵土山連接處有一道斷裂縫,寬7米有餘。上設木橋,行人通過橋上,俯視縫底,深不可測,令人膽顫心驚,手腳發軟。此處設一路兵,真是神仙難過。而前邊老寨門則層層設防,險關處處,想要硬攻可能性也極小。

    此處守將是阿大酋長地兄弟阿鴨,此人力大無窮,多勇而少智,性情殘暴,此次未曾公開反叛前便時常率人下山襲擾,搶劫財物,**婦女,被人稱作惡鴨。由於他為禍之烈,附近百姓這幾年大多逃逸,鬧的十室九空,荒涼的很。

    但是他的淩宵城實是險不可攀,四十八道拐猶如天塹,叫人無奈他何。宋小愛、伍漢超故意隻遣小股軍隊做試探性進攻,接連幾次均被打回,二人也不著急,每每做出兵力不足沒有信心的樣子,受挫便撤兵,過上兩日再來騷擾,小打小鬧地如是者多次,惡鴨也習以為常了。

    這一日,經過種種準備,宋小愛終於準備動手了。這段日子和伍漢超朝夕相處,共同領兵,兩人仿佛又回到了昔日在江南共抗倭寇的日子,雖說伍父阻撓。始終是亙在兩人之間地一塊心病,表麵上兩人卻都避而不談,似乎全然恢複了往日的親密。

    伍漢超領著三百多名精心挑選出來的狼兵,每人都穿地破破爛爛,布衣獸皮,形同都掌蠻人。而且扮男扮女、扮老扮幼,身份各具,兵刃都藏在暗處。

    要取淩宵城,後山不可攻,前山道路崎嶇,到處都是巨石峭壁,猶如狼牙交錯,四十八道拐要想硬攻上去,幾不可能。

    伍漢超親率斥侯,暗中窺探。發現總有逃上山去的都掌蠻部落百姓,多則數百,少則幾十,於是才定下這詐關計。淩宵城上層層關卡,皆不宜攻。但是如果兵不到城前,根本就無奢談攻城。

    伍漢超想冒險用數百勇士,詐開第一關,以此為據點,掩護大軍登山。這三百多人雖是精挑細選出來的,可是他們所承擔地壓力可想而知。要知道淩宵城居高臨下,四十八拐險要難行。遠遠便可看到山下兵馬,所以宋小愛的大軍根本無法緊隨其後隨時策應。

    如果詐關不成,這三百多人極可能全部葬送在淩宵城前,即便詐開城門,立即釋放訊號,宋小愛的大軍要趕到城前也需要很長時間,這段期間,奪關廝殺,阻擋第二道關口蠻人的反撲。全都要靠伍漢超這幾百人的隊伍了。

    宋小愛一身明軍將袍,默默地看著他們準備妥當,悄然走到伍漢超麵前,低聲道:“自已小心些,保重。”

    伍漢超望著她關切的眼神,忽然微微地笑了,他想起兩人初次平倭,為了打敗占山頑抗的東華鹿之介,他在後山攀岩時,宋小愛也是一樣關切的眼神,可是現在她的眼底蘊藏著海一樣地深情,卻是那時地她所沒有的。

    她還是她,她也不是她,她長大了。猶記得刁蠻的宋小愛象吩咐自已家的奴隸一樣,蠻不講理地命令狼兵士卒攻上山去,拚死也要保護他的安全,而這一次,盡管更加凶險,她更加擔心,但是她卻沒有下達這樣地命令。

    她已經懂得用理智克製自已的感情,懂得如何尊重他人,懂得了為將之道。

    伍漢超點了點頭,默默轉過身,一揮手,帶著三百多名勇士出發了。

    宋小愛目送他們消失在山坳,才轉過身來,率領眾將回到帥帳,神情嚴肅地對劃歸她管轄的各部將領道:“諸位將軍,淩宵城能否拿下,盡在今日一舉。靳守備,負責後山佯攻,但見前寨煙起,立即大造聲勢,吸引蠻人注意,減輕前寨友軍壓力,你們立即出發!”

    靳守備拱手道:“末將得令!”隨即帶著他的人馬取道奔赴斷頸岩。

    “林參將所部,負責準備鉤索藤繩,懸梯木梯等攻關器具,本官率輕兵上山馳援時你隨後便動,盡快趕上山來,你最要緊的一件事便是時間,來地越快越好,不要給敵人喘息之機。”

    “末將遵命!”林參將也領命退下。

    宋小愛指揮若定,頗有大將之威,她又凜然吩咐道:“陳副將……”

    “宋大人!”門口一聲吼,打斷了宋小愛的命令,她愕然抬頭向門口望去,隻見一個官兒須長過腹,虎目濃眉,雖是一身文官袍服,那威風煞氣比帳中眾武將還要強上幾分。

    “哇!未來老公公來了”,宋小愛嚇了一跳,連忙雙眉彎彎,換上一副甜甜的笑臉,乖乖巧巧地道:“伍大人,您……押運糧草來了?”

    “昂!運糧草來了!”伍文定氣哼哼地進了帥帳,叉腰而立,也不施禮,顯然地滿臉怒氣。

    宋小愛卻是滿心歡喜,伍文定幾次押運糧草來到這,伍漢超都畏懼回避,而老頭子也是交割完了就走,根本不和自已打交道,難得他今天肯進帳和自已說話。

    宋小愛忙道:“本官正在商議軍情大事,伍大人可有要事相商麼?”

    “軍情大事?”伍文定越聽越怒,說道:“下官就是想打聽打聽,大人這軍機大事還得議到什麼時候。下官還得運幾回糧草到淩宵山下。”

    宋小愛烏溜溜地眼珠一轉,奇道:“伍大人,這是何意?”

    “何意?哼!”,伍文定憤憤地道:“各處官軍剿匪進度奇速,可是這呢?整天議事、佯攻,至今沒有正經打過一仗。這糧草倒浪費了不少,你們以為運些糧食過來容易嗎?我的輜重兵這幾趟下來,病了一批,失足墜崖摔死的都有七個了,你們還在計議!”

    老伍對女人統兵本來就不大看得上,他是大殺大伐的性子,不在宋小愛軍中他又不能了解人家的通盤計劃,所以想當然地認為宋小愛是軟弱畏戰,運一趟糧來他心中便積壓了一分怨氣。

    這次運糧由於山路毀損,費了好大的周折。還摔死了四個,不料剛剛運糧進營,就看見一隊官兵出營,一打聽說是靳守備領兵去佯攻淩宵城了。

    這一下老伍可炸了,還佯攻呢?這要佯到啥時是個頭啊?所以。老伍闖帥帳斥庸帥來了。

    宋小愛忙解釋道:“伍大人,你有所不知……”

    “你雖是主帥,可莫忘了欽差大人七殺令軍法之下,有避戰畏戰者斬這一條嗎。本官返回敘州,就要將這地情形稟報欽差。你們一個個在這膽怯畏戰,貽誤戰機,坐視蠻人凶橫。耗費軍資糧草,真是豈有此理。”

    宋小愛光張嘴,插不上話,心中也漸漸火起,可她還沒發怒,中軍官怒了。

    這支軍隊是臨時拚湊起來的,手下諸將分屬不同地歸屬,中軍官也是臨時派來的,他可不知道這個運糧的大胡子老頭兒是何許人也。見他咆哮帥帳,斥責主帥和各位將領,中軍官立即跳了出來。

    他指著伍文定的鼻子喝道:“你既談軍法,可知十七禁律五十四斬?多出怨言,怒其主將者,斬!聚眾議事,私進帳下者,斬!探賊不詳,少則言多,斬!大膽運糧官,咆哮軍伍,指斥上官,律犯多條,來呀,把他押出去,斬!”

    兩旁的官兵早已不耐了,上前扣住伍文定雙臂,便倒拖出去,“噯”,宋小愛揚手喚了一聲,左右看看,沒人出聲。

    她把大眼睛瞪了瞪,然後又瞪了瞪:“一群白癡,怎麼沒人喊刀下留人?”

    ……

    “刀下留人!且慢動手!”一聲嬌呼從帥帳中傳出。

    喊話者,三軍主帥宋小愛宋大人是也。

Snap Time:2018-05-27 16:14:25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