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  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論紅娘子的“背叛”(11-08-07)      熊半仙拆字兒(11-08-07)      聽取蛙聲一片(11-08-07)     

第244章 正德不能大登科


    劉暉、賀三壇等人一愣,隨即反應過來,馬屁人人拍,皇上允不允的且不說,這怎麼算也是誇皇上啊,虧了許泰了,不愧是武狀元出身,擱我們身上,大字一共就認識一籮筐,想拍也拍不起來啊。

    三人立即隨之跪倒,說道:“我皇神武,臣等請為天子門生!”

    楊淩亦笑吟吟躬身道:“皇上尚武,天下皆知,兵書戰策那是極熟的,有這些沙場老將在,皇上就可以將胸中所學付諸實處,有皇上之武略,有這些沙場老將的戰陣經驗,必定可以將外四家軍和京營官兵練成一支戰無不勝的鐵軍,橫掃天下!”

    正德一聽大樂,天子門生?皇上親自收學生?妙呀!瞧瞧眼前這幾位威風凜凜的大將軍,將來建功立業、開衙建府,人人都知道是皇上親自帶出來的神勇武將,那該多麼光彩?

    正德想也不想,啪地一拍桌子道:“好!朕來做統帥外四家軍的大將軍”。他遲疑一下道:“楊卿,朕封你為威武將軍,輔佐朕統帥四鎮官兵,朕封自已做“……做威武大將軍,…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

    正德笑的合不攏嘴來,拍著桌子喚道:“來人,來人,吩咐禦馬監苗逵,速速拾朕刻製一枚卸馬監天字第一號的大牙牌,記著,要最大的,哈哈哈,就說是朕賜給外四家軍統帥威武大將軍的,再命司禮監下詔,賜威武大將軍宮中騎馬之權。對了,四位將軍統統賜予宮中騎馬之權。”

    四位將軍一聽,不禁暗暗苦笑。原來,皇帝特賜宮中騎馬。那是一種極大的恩寵,固然十分榮耀,可是卻有一項不成文的規矩:受賜者每年要向皇上進獻一匹極品好馬。

    這四位將軍是領兵打仗的大將,與楊淩常在宮中不同,這特權幾乎用不上,送給皇帝的馬又寒酸不得,看來以後每年都得記著給皇上張羅一匹好馬了。

    四人躬身謝恩,那小黃門別地不懂,宮的人人人身上佩著牙牌、腰牌,這製作的規矩他是懂的。忙又躬身道:“皇上,不知這位威武將軍姓甚名誰?牙牌上要刻的”。

    正德不假思索道:“自然叫朱……朱……”,皇上的名宇是有忌諱的,堂而皇之地叫朱厚照未免兒戲了些,正德眼珠一轉,說道:“朕有諸位愛卿。大明江山永固萬萬年,朕就取名叫……朱壽!對,就叫朱壽,就這麼告訴苗逵”。

    黃門一聽嚇了一跳,感情這位威武大將軍是當今皇帝,小黃門屁都不敢放一個,抹身就去宮中傳旨了。正德笑吟吟地念叼著:“朱壽,朱壽”。忽又對楊淩道:“楊卿今年甫及弱冠,可曾有了表字?”

    楊淩忙道:“還沒有,臣正想……過些日子請李東陽大學士或者焦閣老為我取個表字呢”。

    正德笑吟吟地道:“他們取得好名字麼?朕賜你一個”。

    正德一揮手:“你就叫萬年吧,朕叫朱壽,你叫萬年,連起來就朱壽萬年。哈哈”。

    楊淩汗顏道:“皇上。臣隱約記的有個詩人叫楊萬年吧?”

    正德神氣地道:“大宋的楊萬年是詩人。大明的楊萬年是將軍,那是大大不同地”。

    楊淩無語。他見正德興致正高,輕輕擺了擺手,說道:“四位將軍暫且退下,本官有機密要事同皇上商議”。

    四人應聲退下,正德奇道:“有什麼要事,這般慎重?”

    楊淩看了眼侍立在正德身後的兩個小黃門,低聲道:“請皇上屏退左右”。

    正德心中也更加好奇,忙揮手道:“下去,下去,不見朕喚你們,任何人不得進入”。

    兩個小黃門連忙彎腰退下,正德好奇地道:“楊侍讀,什麼事這般詭秘?”

    楊淩上前幾步,低聲道:“皇上,此事涉及到皇上身邊最親近的人,如果此二人果真懷有歹意,可能會傷及皇上安危,事關重大,是以臣不敢不冒昧稟報……”。

    大明皇帝“忽必烈”.又玩出了新花樣,搖身一變成了威武大將軍朱壽。

    解語、羞花站在林蔭下,看著士卒們忙忙碌碌拆了巨帳搬了出去,一群群宮女、太監隨在後邊被遣回宮.好端端一座風景恰麗的豹園變了軍營。

    羞花苦笑道:“這位頑童皇帝又要扮將軍了?下回扮什麼?”

    解語“咕”地一聲笑,低聲道“扮聖教教主啊,那可就好玩了,咱們一左一右,真聖女侍奉假天師,哈哈……”。

    羞花瞪她一眼,扳起俏臉道:“總是沒個正經,小心露了馬腳”。

    解語撇嘴道:“那小皇帝不起疑,,誰敢懷疑了咱們兩個?可惜咱們不能動手,不然寧王就沒機會進京了,否則那糊塗小皇帝早被咱們……有,瞧他一天到晚隻知胡鬧的樣子,哪象一個明君子,這江山早該改天換日,由彌勒佛祖主世間了”。

    羞花眼神忽然一陣朦朧,低歎道:“他……他們還算不錯,如果不是因為你我被朝廷無能害的家破人亡,自動許下宏誓終身侍奉彌勒佛祖……”。

    解語怪異地看了她一眼,嗔道:“姐姐……”

    羞花頓時住口,半晌方幽幽一歎道:“沒甚麼……皇上也太胡鬧了些,連宮女太監都打發走了。滿豹園都是官兵,這樣我們豈不和外邊失去了朕係?”

    解語道:“姐姐何必擔心?教主神通廣大,一定會想辦法派人進來的”。

    兩人正竊竊私語著,一個小校扛著杆大旗走了過來,往地上一插,然後向樹幹上係著繩索,兩人剛想避開,忽地發現那個英俊地小校似乎不經意地打了個手勢,羞花眼神一動,假意伸手去撫鬢邊珠花。也做了個不引人注意的手勢。

    那小校四下望望,慢慢磨蹭了過來,低聲道:“彌勒佛空降,當主彼世界”。

    羞花輕輕笑道:“佛祖救劫難,濟度百世人。奴家也是信佛的,這位官爺也信佛祖?”

    校看來二十出頭,劍眉朗目十分英俊。聞言又低聲說了幾句,羞花這才釋疑,喜道:“你們倒好本事,皇帝這幾剛剛換了園子地人,你們就到了,派你來的是……**師?”

    那小校目光一閃道:“,姑娘隻猜對了一個大字。”

    解語忍不住道:“一個大字?難道是大少主?他來京師了?”

    校忽地啟齒一笑,說道:“不是大少主。是大將軍,柱國龍虎上將軍楊,楊淩大將軍!”

    解語大吃一驚,紅唇剛剛張開一半,小校的手指已點到了她乳下三寸,地道:“冒犯了。請不要向皇上告狀”。

    解語一雙杏眼瞪的老大。身子已軟軟地栽了下去。羞花大駭。身形向前一彈,似欲救下解語。但身形一動,腳尖又一點地頓住了身子,似欲尋路逃去。

    校向腰間一探.肅殺一聲嗆然,三尺龍泉軟劍顫巍巍斜指長空,施施然笑道:“姑娘如果是個聰明人,就該知道你插上翅膀,也別想飛出這座豹園。”

    羞花左右一看,方才忙忙碌碌紮著營帳的士卒刀出鞘、箭上弦,長槍林立,果然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臉色頓時變地一片雪白,那小校見她己褪了逃意,刷地反腕收劍,抱拳笑道:“武當門下、內廠檔頭伍漢超,請姑娘束手就縛”。

    “就這樣算了麼?”楊淩一身戎裝,坐於椅上蹙眉問道。

    李東陽笑皆非地道:“皇上心太軟,不允對兩位姑娘用刑,一直也未套出口供,看押也不甚嚴,竟讓她們尋了機會自盡。錦衣衛、內務府查過有關她們來曆的所有資料。

    這兩人身份無可挑剔,她們是南昌一帶最大的雜耍團紅牌,自小生話在那,在雜耍團至少己呆了七年,南昌附近沒有不知道她們的。寧王妃壽誕時入府賀壽,為寧王所喜,恰巧寧王正張羅著向皇上進禮,知道皇上做太子時就喜歡雜耍,便將這雜耍班子呈送進京。”

    寧王派人進京張羅恢複三衛時,楊廷和也收了寧王的厚禮,而且盡管現在證明解語羞花是彌勒教地人,但是彌勒教無孔不入,連邊關地將領都做得上,混跡雜耍班子,利用寧王做跳板,混到皇上身邊也不是不可能。

    楊廷和心中最支撐他這種看法地證據就是:彌勒教是反大明、反朱家王朝地,就算寧王想反,也不可能和彌勒教合作。所以楊廷和接口道:“看來彌勒教就是從她們進京時起,才覺得這是個可利用的機會,從而策劃讓她們色誘我皇、惑亂朝綱,種種事端寧王有失察之罪,但是據此難以製栽藩王”。

    焦芳見楊淩麵有不愉之色,解勸道:“大人,本官和兩位大學士商議,都是這個意思,藩王輕易動不得!天下各地名城大邑皆有藩王駐紮,稍有風吹草動。就可能攪起一場軒然大波,可謂牽一發而動全局,何況彌勒教善於鑽營,又是大明宿疾,種種跡象看來,寧王也是蒙在鼓地受害者”。

    楊淩聽他委婉解釋,心中已明晰了三大學士的忌諱,自古削藩就沒有一次不鬧得轟轟烈烈,漢時七王之亂是這拌,建文帝削藩更把自已的命給削沒了。事關全國動蕩,如果僅憑張榜公布說兩個女諜對上了句彌勒教暗語,無人證、無物證,兩個女人又死了,毫無憑據地就下旨罷免藩王,恐怕所有的藩王都要如臨大敵以為朝廷故意製造陷阱削藩了。

    朝廷大事畢竟比不得江湖漢子一語不合就快意恩仇地廝殺起來。想到這,楊淩冷靜了下來。自己地城腹比起這班朝中老臣倒底差了些,沒有他們沉得住氣,楊淩問道:“那麼此事如何解決?”

    李東陽道:“方才我三人麵見皇上,己稟明我們的意思,皇上已允了,著下旨責斥寧王,估計不久他的請罪奏折也該上來了,然後再請皇上下旨慰免以安其心。今後令廠衛嚴密注視江西動靜便是。

    還有,內廷劉公向皇上進言,欲恢複寧王三衛,皇上未允恢複三衛,但是下旨南昌左##為寧王藩衛,自出了這事後。已飛馬派人去追回聖旨”。

    楊淩點了點頭。說道:“三位大學士深思熟慮。實非本官所能及”。

    李東陽笑道:“還多虧了大人機警,那彌勒教女匪不知打的什麼主意。她們在皇上身邊這麼久,如果意欲刺王殺駕……我等聽說時,實是駭出一身冷汗。”

    他起身道:“本官聽說山東青州獵戶代朝廷捕捉猛獸,死亡多人,朝廷未恤分文,以至激起民變,有三百多山中獵戶聚眾鬧事,已被衛所鎮肅下去,但本官對此還是放心不下,這就要去戶部、刑部,與兩位尚書商議,淮備著有司官員赴青州察問一番,以便盡快平息民憤。楊大人,告辭了”。

    焦芳在人前不便顯得和他過於親密,也拱拱手告辭離去。楊廷和起身欲走,想了一想還是蹙眉說道:“大人,本官有一言相勸,大人請勿見怪,皇上畢竟是天下共主,關心武備沒有錯,可是自封大將軍,整日在京郊演武,炮聲隆隆,聲震京邑,這就不妥了。

    幸好皇上這‘大將軍’不出京師半步,隻在京郊演武,聊可算是皇上戲言,我等還可以撫得住朝中百官,大人……唉!大人是皇上身邊近臣,還當規勸一番才是”。

    楊淩與他們看法截然不同,不過楊廷和這話說的委婉,也確是出自一片赤誠,

    他幹脆效仿正德,百官進言,左耳聽右耳冒便是,也不和他當場爭辯,隻含笑應了聲是。

    楊廷和看他一言,微微搖頭,拱手一歎,腳步沉重地離去了。

    這幾日正德十分迷戀戰火硝煙地沙場征戰,在四大總兵技巧的點化下,正德原來近乎兒戲的指揮技巧精進神速。

    他發現原來指揮作戰並非隻是率軍衝鋒那般簡單,其中大有學問,回來後批完奏折便翻閱兵書,又召兵部和五軍都督府的老將前來講解,其如饑似渴、孜孜好學的態度,如果是做太子聽八股時出現過一次,恐怕也會讓李東陽這個太子太傅老懷大慰了。

    將三位大學士一一送出門去,楊淩離開客室,轉向正德住處,問道:“臣楊淩參見皇上,不知皇上可曾批完了奏折?”

    楊淩對正德皇帝提出地唯一要求就是每日地奏折絕不可積壓,必須處理完奏折才可去郊外演武,正德也知楊淩這是為他好,想想重要奏折並非很多,而且大多內閣已擬出意見,並不耽擱功夫,便也慨然應允了。

    正德正一手提朱筆,一手拈著奏折認真看著,聽見楊淩聲音,抬頭笑道:“免了,楊卿來地正好,朕被三大學士耽擱了會兒,這還有兩分而己。”

    正德也早已換上一身甲胃,他匆匆閱罷奏折,加了朱批,讓小黃門威進匣中。吩咐道:“立即送返司禮監”。然後對楊淩欣然道:“楊卿,咱們走吧”。

    就在這時,一個小黃門抱著個晶瑩玉潤地大圓盤匆匆走進來,笨聲說道:“皇上,禦馬監天字第一號大牙牌巳經做好了,請皇上過目”。

    正德奇道:“牙牌在哪?你捧的什麼東西?”

    太監吃吃地道:“這……這是禦馬監奉聖諭製作地天字第一號大牙牌,用了三隻象牙,四兩黃金,請皇上卸覽”。

    太監高高舉起牙牌。隻見上邊一行金光燦爛的大字“威武大將軍朱壽”,正德楞了一楞,捧腹大笑道:“朕說要最大地,是說要排天字甲號的牙牌,他們怎麼這麼……這麼……”。

    正德笑了一陣,瞧那牌子做的確實精致,忍笑擺手道:“罷了。做好了就留著吧,走到哪兒你給朕背到哪兒便是”。

    “楊卿總是語出驚人,這戰略守勢似非孫子兵法中詞語,不知何謂戰略守勢?”正德騎在馬上問道。剛剛與四鎮總兵一番演武布陣,正德興盡方與楊淩回返,騎在馬上邊走邊討教。

    楊淩含笑道:“皇上,其實這就是孫子兵法中提過的兵法,戰略守勢與避守擊虛有異曲同工之妙。主要講究先避開不利的決戰,等待戰局對我們有利時始求決戰。

    不過說來容易,卻有幾個難處,一是兵卒的素質,采取戰略守勢,要讓士卒明白將領意圖。做到心中有數。否則士氣低迷。人心煥散,本來是有預謀的退讓躲避。但是兵士們不能配合,最終就會演變真正地潰敗。

    再則,就是身居上位者要理解、支持前方將領的計劃,如果一員大將故意示弱於敵,誘敵深入,實施戰略退卻,可是朝中地大員不能理解,認為他是怯於敵戰,非要強迫他即時出兵,破壞了整個計劃,哪怕他是孫武再世、武穆重生,也隻能徒呼奈何,坐看失敗了”。

    楊淩說到這,想起在混蛋皇帝指揮下的熊廷弼,明知必敗,卻迫於王命,在城頭大哭一場,半軍絕望地出城與清軍決戰的那悲憤一幕,不由心有戚戚焉。

    正德瞧見他低落神色,笑道:“朕明白了,想將將帥計謀貫徹始一,需要上下通力配合,否則就隻有壞事。……”。

    正德一抬頭,喚道:“起居官、書記官!”兩個人本來就在左近,聽了皇上召喚,連著那抱著天下第一大腰牌的小黃門一齊驅馬過來,正德洋洋自得地道:“記下了,今日朕親口允淮,他日楊淩愛卿戰場征殺,可以便宜從事,將在外而不奉君命,朕不罪!”

    起居官躬身應是,楊淩啼笑皆非地道:“皇上,臣是說身居上位者也當理解將帥之心,並非向皇上討取便宜從事地大權啊”。

    正德笑道:“朕明白,隻是真若有重大兵事,難道不是你威武將軍替朕出兵?這便宜從事之權給了你,不就是表明了朕君臣一心,通力配合地心意了麼?”

    楊淩聽了不禁失笑搖頭,此時皇帝親軍已臨近京城,前後不過三地,巍峨地城池就在眼前,路邊野地草木繁生,杏花盛放,許多大戶人家仕女、秀士踏青尋芳,看見近千名兵士縱馬馳來,不禁駐足觀看。

    普通百姓隻知京郊市邊關四鎮調來地官兵演武,大將軍朱壽、將軍楊淩為統兵官,可是還不知道所謂朱壽就是當今皇上。正德瞧見路邊百姓,欣欣然東張西望,對楊淩道:

    “朕看到這些百姓也開心地很,如果穿上龍袍,頭頂再罩上黃羅傘蓋,這一路行來,就隻能看到頂禮膜拜的頭項和屁股了,實在無趣的很”。

    楊淩聽的“噗嗤”一笑,正德也笑道:“現在時日尚早。朕且換了衣服隨你回府.見見仙兒吧”。

    這些日子,正德每次見到唐一仙,總覺的她對待自巳的語氣、眼神與以往不同,有時露出從未見過地溫柔,有時又若有所思似乎心事重重,可是那女人味兒卻愈發濃鬱了,更加迷地正德神魂顛倒,他也感受得到唐一仙對自已己芳心暗許,那種甜蜜和快樂實是從未體驗過的奇妙。

    正德說著。目光無意見從路邊百姓身上掠過,忽地身子一震,手中僵繩一緊,勒馬停在了那。皇上停馬,前後將士皆勒馬停僵,一時千人馬隊肅然無聲。

    楊淩向路邊一看,一下子也怔在了那。唐一仙、韓幼娘、馬憐兒等一眾花枚妖嬈的美人兒正站在路邊,楊淩不由暗暗叫苦,全家人都認得正德,唯獨唐一仙不知他的真實身份,本來這些日子看兩人情投意合,兩情相悅.正準備找機會說出正德的真實身份,孰料……

    唐一仙目光悠悠地看著端坐在白馬上。銀盔銀甲腰佩長刀的正德,神色間似看不出一絲慍色,一陣風來,吹得正德頭頂帥盔上紅纓飄拂,他地人也不禁驚醒過來,禁不住轉過頭。有些哀求地看著楊淩。

    楊淩默然片刻。忽爾沉靜地一笑。說道:“一仙能喜歡上一個小小校尉,那麼喜歡地就不是他地那身衣服。這個校尉是做了將軍還是皇帝又有什麼關係?早晚總要說開地,皇上就對仙兒明言吧”。

    正德聽了慢慢轉回頭去,唐一仙默默地望著銀盔銀甲英氣勃發地正德,眼神中忽然露出一抹溫柔,正德見了勇氣頓生.忽然一提馬韁,馬蹄踢踏,走到了唐一仙身邊,他年輕英俊的臉上帶著異常認真嚴肅的神情道:“仙兒,我……我就是……”。

    唐一仙眼中笑意一閃,問道:“你是誰?”

    正德咬了咬牙,大聲道:“我就是……大明皇帝朱厚照!”

    他說完了頓感一陣輕鬆,同時心頭又有些怦怦直跳.一仙會不會怪自已欺騙了她?

    唐一仙盈盈下拜,說道:“民女唐一仙參見我皇萬歲”

    正德心中一陣空落,伸出的手停在了空中,隻見唐一仙未奉諭旨已緩緩起身,低聲說道:“一仙心中還是希望……你是黃校尉,是要我……一起完成下半闕《殺邊樂》的小黃”。

    正德心中狂喜,大聲說道:“我就是小黃,在你麵前我永遠隻是小黃,是喜歡你的小黃,不是你地君,不是大明天子”。

    他嗦地伸出手,目光熾熱地望著唐一仙,堅定地道:“上馬來”。

    韓劫娘和雪梅眸光微微一轉,含笑推了她一把,唐一仙猶豫了一下,遞出了自已的小手。正德一把握住,把她拉上了馬背,他的肩膀還很稚嫩,而是罩在銀甲下的身軀已經有了幾分大將軍的氣勢,鎮定和雍容。

    他縱目四望,一挾馬腹,喝道:“駕!”高大健碩的駿馬翻開碗口大的四蹄,載著他們輕快地向前奔去。

    春風拂麵,心中舒暢異常。侍衛們的馬很技巧地避向兩旁,在鐵甲騎兵中間閃出一條道路,堪堪快到隊伍盡頭,前方地騎士也忽然齊刷刷踢動馬腹,同步向前奔去,四麵如林的甲士將一馬雙人圍在中央。

    “這從未來過吧?前邊…….就是午門”,正德攬著唐一仙的纖腰,緩了馬步,走到午門前,侍衛們遠遠掇在後麵。

    唐一仙望著那朱紅色的宮門,巍然的城鬥、金黃的宮牆,輕聲道:“嗯,宮門緊閉著呢”。

    正德道:“是呀,這座正門很少開地,終其一朝,隻有三種人,可以從這座門進入皇宮”。

    唐一仙好奇地道:“什麼人?”

    正德說漏了嘴,不覺暗暗後悔,隻好硬著頭皮低聲道:“一個是皇帝,隻有皇帝出入宮閣要走午門正門。一個……是皇後,她……第一次被抬入皇宮時,要……走這座門。還有就是“……每三年殿試頭甲三名地狀元、榜眼、探花……”。

    “哦……”唐一仙輕輕幽幽地道:“守門地侍衛在看我們呢,我們回去吧”。

    正德聽了她清幽的歎息,忽地心頭一熱,環在她腰間地手掌一緊,說道:“我帶你去看看!”

    正德驅馬來到午門前,昂然喝道:“開啟宮門!”

    侍衛統領自然認得當個皇帝,聞言不敢怠慢,一聲今下,巨大的宮門轟然打開。寬闊地抑路,潔白的令水橋,金壁輝煌的太和大殿如同天上閣宇,隨著兩扇宮門性慢開啟,展現在眼前。

    正德一提馬韁.輕促道:“駕!”健馬輕快地躍過門坎兒,一馬雙騎進了宮門。唐一仙慌了。忙道“這是做什麼?快讓我下去,這樣不好”。

    正德不理,白馬沿著百官上朝的禦路前行,過金水橋、太和門,在巨大而平坦的皇宮禦殿前信馬遊韁,所有的侍衛、經過的太監、宮女紛紛就地跪倒塵埃。正德恰然自得地舉鞭指道:“仙兒,你看,東廂那些樓閣。是內閣誥敕房、稽查上諭處.西廂那些是起居注公署、內閣公署還有膳房。太和殿後,是中和殿、保和殿,共稱外朝三大殿。東西兩廂是體仁閣、弘義閣,以及銀、皮、緞、衣、瓷、茶等司庫……。”

    他渭然一歎道:“仙兒,這就是把我困了十六年的地方”。

    唐一仙依偎在他的懷中。癡癡四望。悠然歎道:“富麗堂皇……可是……我不喜歡這個地方。小黃,我不想住在這個地方。我……是不是太放肆了?”

    正德欣喜地望她一眼,大笑道:“怎麼會?哈哈哈……,我也不喜歡住在這個地方,來!我們走,天下間,唯有皇帝沒有大登科的機會,這小登科還能不隆而重之?

    我要用八拾大轎娶你過門.在京.豹房就是你和我地家。再過兩年我要在大同建一幢房子,把你的養父母也接去,時不時我們就去那住,這座皇宮……”。

    正德舉手一指四下肅跪的人群,說道:“天下人都當這是個寶貝地方,唯有你我,當它一文不值!這座皇宮留給他們去住,宮外,才是你我的家!等我們有了孩子,如果他不喜歡,我也絕不委屈他關進這個鬼地方來。”

    唐一仙頓時暈紅滿臉,忍不住羞啐了一口道:“誰要和你生……,啐!好厚臉皮,想是耳朵又不知道疼了……”。

    正德哈哈大笑,雙腿一挾馬腹“啪”地一鞭,健馬撥頭,沿著禦道直向官門駛去。

    宮門外,是一片湛藍的天空、飄浮著朵朵白雲……

    張文冕擦了把汗,拱手道:“劉公”。

    劉謹從轎中探出身來,“嗯”了一聲,慢條斯理地道:“這麼急,找咱家出宮有什麼要事?”

    張文冕欲言又止,哈著腰隨在大搖大擺的劉謹後邊進了大廳,這才急忙道:“學生奉劉公之命,整理司禮監王嶽他們留下的那些雜陳件,發現一樣極有用地東西,相信這一來要調楊淩出京,便不難了”。

    劉謹剛剛落坐,聞言雙眼一亮.霍地站了起來,急問道:“什麼東西?”

    張文冕神秘地一笑,從袖中摸出一樣東西,雙手奉手道:“劉公請看”。

    劉謹匆匆打開,仔細者了一遍,他文化不高,好在寫這東西的人想必腹中墨水也不多,所以寫的直白明了,劉謹看完,雙眉一皺道:“蜀王?會是真的?”

    張文冕嘿嘿一笑,道:“管他是真是假,就算是捕風捉影也是劉公的一片忠心,隻要劉公說的稍稍圓滑一些,事涉藩王,就是皇上也不敢派出信不過的臣僚去辦理,除了他禦前第一紅人楊淩,還能第二個人選麼?”

    劉謹一聽,仰天大笑……

Snap Time:2018-05-24 19:54:30  ExecTime: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