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  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論紅娘子的“背叛”(11-08-07)      熊半仙拆字兒(11-08-07)      聽取蛙聲一片(11-08-07)     

第161章 正德舞刀


這陣兒功夫,劉瑾在房中鼓動如簧之舌,東一句西一句,雖然沒個條理,卻也隱隱表達出如今帝王開疆拓土應放眼海上,從而威加宇內是王道的意思,把個好大喜功的正德小皇帝說的心癢癢的,恨不得立即建造如雲戰艦,靖清海疆,建立不世功勳。
可他知道隻能想想罷了,這些東西不是想想就能辦得到的,若是滿朝文武執意不從,他這個皇帝又不能擼胳膊挽袖親自出馬去造船練兵,此事看來還有得等。
楊淩回到書房,怕正德問起成綺韻,忙將長劍雙手奉上,笑道:“臣知道皇上尚武好兵,恰巧尋到一柄削鐵如泥的寶刀,特獻給皇上賞鑒”。
正德聽說是神兵利器,果然大為驚喜,他連忙接過來一聲抽刀出鞘,頓時滿室毫光,那長刀刀身修長、刃薄如紙,雪亮的刀刃上隱現龍紋,瞧來寒光閃閃,鋒利無比。
楊淩微笑道:“這是……”。
“倭刀,這是極品的寶刀”,正德打斷他的話,興衝衝地道,他將刀舉至與眉相齊,眯著眼看了看刀鋒,然後又雙手舉刀試了試刀的重量,笑道:“這刀比宮中所藏的倭刀看來勝比分,日本鑄刀術比起以前加了得了。”
楊淩驚訝地道:“皇上認得這刀?”
正德得意地笑道:“宮中有日本足利義滿進貢的六口寶刀,聯時常拿來玩耍的,不過那已是百年前的刀了。”
永樂年間,琉球、日本、暹羅各國使節到大明朝貢,足利義滿曾進貢寶刀六口,兩年後永樂大帝派鄭和統水師萬到達日本,向足利義滿宣旨:“使其自行剿寇,治以本國之法。”
同時永樂大帝賜足利義滿“日本國王”金印。封他為日本國王,足利義滿便回書自稱“日本國王,臣源義滿”,並將抓獲的倭寇移交大明以表誠意。
楊淩就是知道明朝有過中日聯合緝搏海盜的事。特意準備了這口寶刀,並親手獻給正德,想趁機進言,想不到正德對此事卻了如指掌。
楊淩大為驚訝,這一來原先的說詞必需重組織一下了,他正思忖間,正德用指肚輕拭劍刃,欣然道:“
昆夷道遠不複通,世傳切玉誰能窮?
寶刀近出日本國,越賈得之滄海東。
魚皮裝貼香木鞘。黃白間雜與銅;
百金傳入好事手,佩服可以讓妖凶。
楊侍讀,這是宋朝歐陽修讚揚倭刀的詩句,那時倭刀就已名聲遠揚了。倭刀源自唐刀,采用包鋼法製造。也就是尋常說地鐵刀。端的鋒利無比,此刀確是一口寶刀,名曰甚麼?”
不待楊淩回答,他已一翻刀刃,看到柄口兩個漢字:“斷浪”,不禁笑道:“刀是好刀。不過也忒狂妄了些,切金斷玉倒還罷了,豈不聞抽刀斷水水流?斷浪?哼哼,斷浪!”
楊淩想不到正德對武器這般有興趣,而且如此了解,他佩服地道:本浪人大多使用這種利於劈砍的利器,臣在江南。見我大明軍武器不如人,戰陣上多有不如,以致……,如果大明軍隊人人配帶這種鋒利的寶刀,倭人必不敢那麼猖狂。”
正德聽了哈哈笑道:“楊侍讀雖然帶兵有方,畢竟是秀出身,哈哈哈……我大明軍隊人人佩帶這種包鋼地利刃?不可能,不可能的。”
楊淩見他大笑,不由急道:“有甚麼不可能?皇上那柄龍泉劍的鋒利就不在此刀之下,難道大明就鑄不得此刀?”
正德笑嘻嘻地道:“不是沒有鑄刀工匠,實是包鋼造刀費時費力,需要的精鋼又多出自哈蜜衛,產量不敷使用,日本國嘛……雙方能出動幾千人馬打仗,就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了,我大明軍隊何止百萬,人人佩此寶刀?朕就是有一座銀山,也無法辦到”。
楊淩想不到這小皇上平時一副不學無術的模樣,偏好研究些音樂、佛經都與治政不相幹的東西,可是一談起兵器竟是行家手,想瞞也瞞不住他,不禁沮喪地道:“如此說來,兵器上我們便隻能屈居下風麼?”
他心中一動,又想起了火器,如果造出射程遠、射的步槍,應該可以對付倭刀之利,如果再好好展一下殺傷力極大的大炮……”。
正德笑道:“兵器不如人,未必便沒有法克製他。”
他有了賣弄學問的機會,眉宇間大是得意,“包鋼刀鋒利、堅硬,可是一旦硬生生碰撞造成損壞,就成了不可修複的廢鐵,用鐵棍或厚背樸刀皆可克製”。
他雙腳微分,“嗖嗖”地揮舞了兩下寶刀道:“日本刀重度、用的是臂力、腰力,他敢硬碰那他的刀就完了。
現在軍中還有大半士卒用的長矛吧?那木製槍柄在這樣鋒利的倭刀下自然一劈就斷,不過……如果槍柄用沸桐油泡過,又防火又結實,就算隻用長矛,這倭刀同樣占不了便宜”。
楊淩目瞪口呆,他本想炫耀一下他國高明之處,引起正德向往之心,萬萬想不到正德居然能想得出這樣地辦法。
楊淩心悅誠服地道:“皇上英明,臣見敵人武器強大,便想隻有造出強大的武器能克製,卻沒有想到如此簡便可行切合實際的辦法,實在慚愧。”
正德見折了他銳氣,這沾沾自喜地笑道:“楊侍讀不必自慚,其實朕哪想得出來這主意?你在海寧平倭時有支衛軍逃跑,消息傳回京來,言官禦使們都上奏折要求嚴懲領兵將領。隻有一人上書說衛所武器不如對方,並提出這些辦法,朕瞧的有趣,這記住了些。奏折已付兵部照辦了。”
他想了想道:“那人是誰來著什麼仁,一個小官兒……劉瑾,你記得嗎?”
劉瑾嚇了一跳,那個叫王守仁的兵部主事,一個芝麻綠豆大的官兒,竟敢上折為戴銑等言官求情,直稱他是權奸,現在被他廷杖三十,扔進大牢了,隻因那人是禮部尚書王華地兒,一時還未想到如何處置,皇上怎麼想起他來了。
劉瑾吱吱唔唔地道:也記不太清了,好像是有這麼個官兒。”
楊淩聽得耳熟,正想插嘴問問,卻見成綺韻施施然走了進來。便住了口。成綺韻目不斜視。看也不看楊淩,神色自若地向正德微笑道:“草民雖不通武藝,也看得出皇上這口刀殺氣騰騰,是口寶刀呢”。
正德笑道:“正是,楊侍讀深知我心替朕找的東西都甚合朕地口味。中土雖大,看來天外還是有些好東西的。”
成綺韻欣然道:“皇上說的甚是,大明雖大也不能囊括四海呀,別的不說,就說王候公卿,販夫走卒都要用到地蔥菜、芹菜、黃瓜、茄這許多蔬菜調料,葡萄、西瓜、石榴等等水果,還不都是漢唐時傳自國外。”
那時路車馬水路帆船都行不得遠,如今可不同了。已有番國自萬之遙來訪。常言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焉知異國之外沒有異國?
天朝上國有容乃大,若是善習他人長處,匯聚四海之物,朝中有劉公公、楊大人這樣忠心報國、文韜武略的臣,皇上又知人善用、賞罰得當,如此君臣一心,何愁不能創下盛世大明,千古留芳?”
劉瑾聽見成綺韻將他排在楊淩前邊,在皇上麵前誇他忠心能幹,不禁眉開眼笑。正德也聽地連連點頭,一副若有所思模樣。
若說些大道理他未必聽的進去,但成綺韻從家家不可或缺的蔥蒜入手,說的淺顯入微卻易讓人接受。
楊淩見她將自己正欲進言的話如此委婉地表達出來,不禁讚許地看了她一眼,心口已有了悔意:我是不是把人家看的太不堪了?居然直接拔劍威脅她,是因為好手刃莫清河給我留下太深的印象,還是好平素不讓須眉的智謀讓我心存戒意?
成綺韻說完飛地向他瞥來一眼,與他目光一碰眸先是一斂,旋即察覺他地目光有些不同尋常,眼波一揚又是深深一瞥,這淡淡一笑,眉目如籠輕煙,也看不出她是喜是慍。
正德在內書房中聽楊淩說起江南之行,成綺韻機靈乖巧,在旁幫腔唱和,說的活靈活現,正德聽到民間風土人情津津有味,聽到那些不法的佞臣所為又氣得俊麵通紅,直至落暮時分劉瑾提醒,這省起該回宮了。
韓幼娘領著玉堂春、雪梅兩名誥命將聖駕送離後園,楊淩和成綺韻陪著正德來到前廳,在廊下站定,劉瑾跑下階去指揮人從側院兒馬廊牽出兩匹白馬來套著車轅。
成綺韻心思機敏,窺見正德神色,知道皇上沒準兒有什麼心話要和楊淩私談,便捧著那口“斷浪”寶刀笑吟吟地跟著劉瑾過去,給二人留下一點獨處的時間。
來載說
正德立在廊下向楊淩笑道:“行了,你也別總在家裝蒜了,再給你十天功夫歇著,然後老老實實給朕回朝去。”
楊淩說道:“皇上,臣就算回朝,也是在這兒辦公,內廠衙門可就設在後山。”
正德恍然道:“說的是上下打量楊淩一番。問道:“要不要再兼份差事?你不能入朝議政,朕有什麼事找你商議實在麻煩地很。”
楊淩道:“廠衛地人是不能在朝兼職的,如今內廠剛剛籌建,臣又不能半途而廢。入朝理政的話皇上又要被言官參劾了,還是皇上想找臣派入召喚一聲,臣立即入宮見駕就是了。”
正德道:“也罷,開春兒我就造到豹房去住了,那時少了許多規矩,省得和那些老頭生閑氣,你要來也方便多了。我正叫劉瑾、馬永成他們加緊拾掇呢。”
劉瑾遠遠的聽見自己的名字,連忙一溜煙兒跑過來道:“皇上,您叫奴?”
正德笑罵道:“滾你地,朕叫你做什麼?”
劉瑾陪著笑臉。又一溜煙兒地去了。正德歎道:“宮朕是住膩了。給太後請安,她就整日嘮叨讓朕關照壽寧侯兄弟,見太後太後呢,又天天說朕遊手好閑。
唉,朕在宮四處逛逛吧。外廷那班臣鼻靈得很。奏折立馬就來,坤寧宮也不消停”,他說到這兒苦笑一聲道:“看你一家和睦,朕羨慕地很,幼娘姐姐頗有大婦風範,哪像宮中……
皇後整天介隻注意皇後的禮儀。十四歲的姑娘那般呆板死性,朕懶得見她,吳妃倒還知情識趣,但皇後與朕嘔氣,每多刁難,令朕加生厭了。”
楊淩一怔,皇上大婚之後對宮闈情事並無興趣,很少寵幸後妃地事他也有耳聞。原來皇上還是比較喜歡吳妃的,可這又礙著皇後什麼事了?
轉念想到皇上大婚,他任副使時讀過的宮闈規矩,楊淩恍然大悟,因為皇上在宮中有權選擇侍寢的妃,但是還有一道手續,就是皇後必須用過金印,敬事房可以將妃送入皇上寢宮。
聽正德這口氣,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和一個十四歲地少女,說是皇帝皇後,還不是一對少男少女?小兩口兒鬧別扭,皇上必定是在侍寢上多方刁難,想逼正德低頭,可正德那脾氣肯說一句軟話麼?
這種宮闈中的事,楊淩也不好插嘴,一時吱吱唔唔地說不出話來,正德左右瞧瞧,壓低了嗓門忸怩地道:“
朕不瞞你,床帷中事自有樂趣,可是朕這幾位後妃太過呆板忽然很思念大婚時教授朕人倫大禮的那八個女官呢,比起她們可愛多了”。
楊淩用怪異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心道:“史上說正德偏好已婚夫人,莫非……竟是這時落下的病根兒?那幾名姿容姣好地女官都有十八刀歲了,事先又學過閨房之術,對比三個十四歲的青澀少女,正德自然喜歡和溫柔知趣的她們燕好。
楊淩尷尬的咳嗽兩聲,皇上肯把這麼隱秘的私房事告訴他,自然是將他視若可以傾訴心事的知己,可是自己能插什麼嘴?
就在這時門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口一陣喧嘩,趁機解了楊淩地窘態,他連忙向守在門口地老官家高聲喝道:”什麼事如此喧嘩?“
高管家連忙趕回來欠腰道:”回老爺,李舉人吵吵嚷嚷上門來尋大人,老奴已告訴他家中有貴客,叫他改日再來,可他大叫甚麼就算皇上在這兒,也要當麵和大人理論一番。”
“李舉人?哪個李舉人?”楊淩有點莫名其妙,自己認識的人邊可沒有舉人老爺啊。
高老管家抬起頭來悄悄瞟了眼一身微服的皇上,低聲提醒道:“就是……就是……文心小姐的夫婚夫婿……”
他!”楊淩一怔,繼而大怒,臉色都有些氣紅了,當初退婚的人是他,造謠說高文心與自己早做下芶且之事的人也是他,真是豈有此事了,他還敢找上門來,就算我真地要了文心,他憑的什麼身份?
來載說
朱厚照聽的眼珠亂轉,狐疑地道:“誰的未婚夫婿打上門來了?楊侍讀強搶民女不成?”
皇上問話可不能不答了,楊淩頓了頓足,說道:“皇上。就是當初高太醫的女兒,皇上將她賜給臣,專為臣妻治病,因為她是家奴身份。原先訂了親的李舉人已退了親,不知他因何故上門鬧事。”
正德恍然道:她”,他聽說已退了婚的人跑到楊侍讀家中尋釁滋事,不免好奇起來,說道:瞧瞧,看他有什麼說辭,若是無理滋事,少不了他這頓板”。
正德當先而行。楊淩急忙隨在身後,劉瑾和成綺韻也帶著那幫侍衛追了上來,眾人走到門口,隻見兩個家丁正攔著一個著青衫套團花夾襖地人,那人身材微胖。大約三十歲左右。黑紅色地國字臉,兩撇黑須甚是威嚴。
楊淩望了望,他後邊還跟著兩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穿著就單薄寒酸了些,楊淩不禁奇怪地問道:“管家,李舉人在哪兒?”
老管家還未答話。那青袍人已勃然大怒,喝道:“姓楊的,不要欺人太甚,就算你是朝廷命官,也怎可如此輕便於我?”
他退後一步,低下頭撣了撣長袍,又輕蔑地看了楊淩一眼,傲然道:“弘治十五年鄉試舉李繼孟便是在下!”
楊淩瞪大了眼睛驚訝地看著他。這就是高文心地未婚夫婿?其貌不揚也罷了,男人重嘛,可是這年齡……現在的人不是都早婚麼?
楊淩拱了拱手,吃吃地道:“原來……兄台就是李舉人,失敬失敬”。
李舉人一拂袍袖,悻悻地道:“不敢高攀!”
楊淩碰了一鼻灰卻也不惱,他知道這些書呆重出身,自己是弘治十五年的秀,人家卻是舉人,這檔次就差了一級了,若不是自己身居高位,確實是應該巴結人家對。
他笑了笑,改口道:“李家村與高老莊比鄰而居,不過楊某搬來日短,還不曾結識您這位貴鄰,不知李舉人今日因何事造訪?”
李舉人氣得手直哆嗦,他瞪著眼睛指了楊淩半天,憤憤地道:“學生是書香門第、官宦世家,楊大人何以如此欺我?高家冒犯天顏,本該滿門處死!”
他抱拳向上拱了拱手,慷慨激昂地道:“聖上仁德,隻把她貶謫為奴,李某是有功名在身的人,焉能娶一個女婢為妻?我退婚天經地義,誰敢說個不字,大人成全的好意,學生已婉言辭謝了,她在楊家是奴是妾,概與李某無關,可是這賤婢……”。
楊淩一直耐著性聽著,聽到這句不遜之語,頓時勃然火起,他向前一步,森然道:“誰是賤婢?高文心進了楊家的門,便是楊家的人,豈容你如此侮辱?”
楊淩大權在握,生殺伐斷隻在一念之間,久而自有官威,此時神色凜然,舉止神色間一股迫人的氣勢。
那李舉人不由駭然退了兩步,卻仍強硬地道:“難道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麼?高文心是在藉的官奴,就是販夫走卒,田間農夫都可以稱她賤婢,大人權傾朝野,她也還是個賤婢!”
楊淩氣得臉色鐵青,可是高文心是賤奴身份,地位與青樓妓女等同,這是不爭的事實,李舉人咬住這一點,他還能倚仗權勢要了人家性命不成?
珔德皇帝攏著袍袖站在階上,悠然道:“李舉人這話可錯了,你既知皇上仁德,怎麼不知道皇上已下了恩旨,削去了高文心地賤藉?
如今她在楊家可是禦賜的專屬太醫,是有品秩的女官,誹謗朝廷命官,你可小心自己的功名!”
楊淩大喜,他扭頭看了正德一眼,眸中滿是感激,正德微微一笑,見他模樣,自己也甚是開心。
當初他一怒之下錯殺了高太醫,後來知道是內監用錯了藥物,也明白自己殺錯了人,可身為天怎麼認錯?也隻好將錯就錯了,但是對高家可再無怨恚之意,這時見楊淩對一個女婢受辱如此在意,他隱約也猜到幾分,正好送個順水人情,彌補自己過錯。
楊淩得了皇上這句話心中大定,他踏前一步,意地笑道:“李舉人,你可聽到了?念你孤陋寡聞,我也不與你計較,再要口出不遜,我就將你送交順天府,請出學政大人,問問他的學生可知道上下尊卑!”
李舉人有資格做官,高文心卻成了現成的官兒,自然地位比他為尊。李舉人驚疑不定,不知這階上地公是甚麼人,不過這種假傳聖旨的大逆之罪諒他楊淩也不敢編造,那賤婢什麼時候有了這道恩旨了?
是了,楊淩是皇上的親信,他與那賤婢有了私情,自然會替她求情。可是這賤婢挾怨報複,竟然色媚楊淩,讓他拆散自己姻緣,這事怎能不予計較?
李舉人想到這,心中又嫉又恨,他咬了咬牙,隻好見風使舵道:“學生不知,請大人恕罪。可是……學生與右都禦史劉大人的小姐訂親,又礙著大人什麼事了?何以大人以權相壓,竟讓劉大人退還了我的彩禮?”
右都禦史劉大人?這是哪個?楊淩又好氣又好笑,他對這個愚腐貪名的李舉人實無一絲好感,聽說他如今也嚐到了被人退親地滋味,心中不覺意,可是自己印象中並不認識什麼右都禦史呀,這屎盆怎麼又扣到自己頭上了?
劉瑾在一旁聽了,忽地恍然大悟,這個劉宇,自己的閨女生的姥姥不親、舅舅不愛的,願嫁誰嫁誰唄,楊大人有空搭理你這狗皮倒灶地事麼?我也就聽說他女兒訂親多嘴說了一句楊淩和李家有過節兒,你拍馬屁也用不著這麼拍啊?
劉瑾心知楊淩追問之下,回頭勢必要找到劉宇對證,他眼珠一轉,連忙俯在正德耳邊悄悄低語起來……
重向大家推薦手打小說網文字閱讀及下載。

Snap Time:2018-05-27 16:16:07  ExecTime:0.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