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  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論紅娘子的“背叛”(11-08-07)      熊半仙拆字兒(11-08-07)      聽取蛙聲一片(11-08-07)     

第160章 疑心未去


  楊淩搶先趕回府中,將馬丟給家人,一問皇上還在內院兒,便急匆匆趕了過去。
  到了花廳喚了兩聲卻不見有人答應,楊淩心中一緊,沒來由的有點恐慌,他跑到自己和幼娘獨居的小院兒看了看,又到對麵玉堂春、雪梅和成綺韻的居處,仍是空無一人,楊淩站在那兒不由有些發怔。
  正不知所措的當口,他聽到後花園方向傳來一陣笑聲,便急忙趕了過去。這一片房子是丫環侍女們的住處,二層小樓的中間有一道門廊可以通向後園子。
  楊淩衝到後院,隻見平素幼娘練武的空地上,十幾個女婢正站在邊上鼓掌笑鬧,平坦的空地上,玉堂春、雪梅和幼娘都是一身青衣短打扮,正笑逐顏開地蹴鞠。
  三個姿色姝麗的小姑娘站在一邊,那一顆皮球在她們腳下傳來傳去,卻始終不曾落地。球體似珠,人顏似玉,三位嬌妻姿態曼妙,瞧來別有一種美感。
  另一邊身段兒高挑的青衫男子將前後袍襟掖在腰間,露出邊白緞子的筒褲,好整以暇,韓幼娘三人將皮球傳得眼花繚亂,趁其不備便是一腳便射,那青衫男子進退有據,不慌不忙,無論那皮球角度多麼刁鑽,速度多麼快捷,總是能及時將球搶起,腳尖、腳麵、腳側、腳跟不斷巧妙地運用著,將球顛得花樣百出。
  他的隊友便是大明皇帝朱厚照了,這位仁兄球技有限,踢了一陣兒總失球,於是自覺的充當了啦啦隊員,站在那兒大呼小叫,聲嘶力竭的比那踢球的青袍書生還要緊張。
  楊淩瞧了頓時鬆了口氣,那位青袍書生自然是成綺韻,想不到她倒踢得一手好球。大明是蹴鞠十分遊行。便是軍中也時常組織比賽,楊淩也是時常見過的。自搬到這座莊院,白日有暇時,幼娘就和玉堂春幾人常在一起踢球。
  這個遊戲可以加強腳力,強健身體。楊淩自己雖不喜歡下場,不過有時候也常常踱到邊上欣賞三位愛妻和丫環玩耍。
  這種球技分對打和白打兩種,對打有點象現代足球互相進攻的遊戲,而白打則是完全展開個人的踢球技巧,看場上情形,成綺韻以一敵三,雙方是接球後先白打,展示完鞠球技巧後再抽射對方。
  楊淩注意到場地對麵站著九個人,八個英氣內斂的漢子分明是大內的高手侍衛,另外一個白淨麵皮淡眉細眼,他習慣性地半彎著腰。攏著袖子笑嘻嘻地站在場邊,正是劉瑾。
  這時他也看到了楊淩,忙舉手示意,打了個招呼,楊淩見正備全神貫注地盯著皮球,似乎玩性未盡,便向劉瑾笑著頷著示意,然後目光一轉,瞧向成綺韻。
  成綺韻球技高超,但以一敵三,這時也是玉頰嫣紅,額頭有些微微的汗痕了,她顯然也看見了楊淩,一見楊淩瞧她,眉毛一揚,突然起腿一揚,那腳尖兒直踢到額頭,她穿了男人衣衫,自不怕這樣有何不雅。
  隻見那球兒被踢飛起來,悠然蕩起數丈之高,眾人都抬頭向空中望去,球在空中停了瞬,又落了下來,堪堪到了成綺韻仍高高舉在空中的靴尖,成綺韻另一條腿膝蓋微微一彎,借勢穩住了那球,球在靴尖滴溜溜打轉,竟然始終不曾掉下來,眾人不由轟然叫好。
  成綺韻唇角一抿,微微一笑間,球象沾在靴尖上似的,隨著落了下來傷勢要踢,韓幼娘三人不知她作勢要射往何處,都緊張地微彎下腰,緊緊盯住那球,不料成綺韻抬起腿來輕輕一送,那球兒軟綿綿地滾到了韓幼娘三人一邊,三人想搶上前來接球卻已不為及了。
  正德樂不可支,雪梅抬起袖子,沾了沾紅撲撲授臉蛋兒,輕嗔道:“成……公子耍賴皮,哪有這樣用計的。”
  成綺韻笑吟吟地向她飛了一個眼神兒,雪梅這才瞧見楊淩站在邊上,紅通通的俏臉頓時有點羞怩,忙蹲身福了一禮,輕怯怯地喚了一聲:“老爺。”
  正德這才瞧見楊淩,楊淩上前欲大禮參拜,他剛剛喊出一聲:“皇上,臣……”
  正德已搶前一步,扶住他臂膀笑道:“楊侍讀平身,朕微服出宮,不必行君臣大禮。”
  他開心地笑道:“楊卿,尊夫人以三抵一,都不是你表兄的對手,想不到這麼文弱的江南書生,蹴鞠之技如此高超呀。”
  “表兄?”楊淩怔了怔,飛快地瞧了成綺韻一眼,這才打了個哈哈,扭過頭來打量正德。
  他穿著淡紫色長袍,寬袖大襟,腰束五彩鑲琥珀的腰帶,上身還套了件寶藍色的錦緞小甲,烏油油的長發束在翠玉的半月冠,隻用一隻銀簪扣住,顯得麵如冠玉,俊郎不凡。
  他的個子又高了一些,唇上有了淡黑的茸毛,眉宇間帶了些成熟和威嚴的氣質,楊淩瞧著忽然有種激動和喜悅,那種感覺就象是看著自己的親人長大成熟,隻有為他高興和欣然。楊淩不知自己什麼時候起,對正德居然有了這樣一種感覺,一時心中有些吃驚。
  但是他看到正德瞧著他時,一樣有種親切孺慕的眼神,心中又感動欣慰得很。兩人分別數月以來,金殿匆匆一見又是在百官麵前,二人要做作扮戲,時至此刻,才有了真正的感情交流,這一刻兩人忽然都覺得彼此的心拉近了不少,不是君和臣的信任,而是一種平等相互的親切。
  二人四目相對短短一瞬間的感情交流,發生的那麼自然,兩人在這一刻前自己了不知心底會產生這樣的感情,劉瑾是從小侍候正德的,對他的喜怒哀樂,一舉一動都了如指掌,所以正德情緒稍有變化,他就感覺得出來。這種親切孺慕的感覺,親人一般的感覺,除了對著弘治,正德就從來沒有對別人產生過這種感情,包括他的母後,劉瑾心不覺有些敬畏起來。
  成綺韻察顏觀色的本領十分了得,眼波一轉間也看見了二人的神情。正德恢複了自然的表情,笑著說道:“近來事情太多,朕雖然不愛管事,可是老李忙得要死,朕也不好意思東遊西逛,如今焦芳入了閣,朕才厚著臉皮跑出來的,哈哈……啊嚏!”
  劉瑾連忙從侍衛手中奪這軟錦厚緞灰鼠皮麵的大氅給正德披上。嘴嘮嘮叨叨地道:“皇上,趕快回房喝口熱茶,天兒漸冷,可受不得風寒哪。”
  一行人回了院子,韓幼娘領著一眾娘子軍退了下去。成綺韻也要隨著退下,正德瞧見了說道:“成卿留下,朕來看望楊侍讀,隻是出宮遊玩,不必避忌。”
  成綺韻偷偷瞟了楊淩一眼,見他麵上並無不愉之色,這才輕輕應了聲是,隨著一同進了內書房。楊淩一邊為正德斟茶,一邊微笑道:“皇上,您還記得臣和您初次相遇時去過的護國寺麼?”
  正德笑道:“怎麼不記得,啊啊!朕想起來了,你那時用什麼五百次一回眸哄騙幼娘姐……咳咳,哈哄騙夫人,還哄騙朕說你我前世若不是有情人,便是朕欠了你大筆銀子。哈哈……油腔滑調,該打!”
  他說到這兒,忽地想起父皇,臉上笑容不由一斂,慢慢抿緊了嘴唇。楊淩知道他是想起了慈父,心中也不由歎息了一聲。
  他又給劉瑾和成綺韻各斟上一杯茶,然後在正德的示意下,在對麵輕輕坐了,說道:“那時,臣還不知皇上的身份,記得幾個西洋番僧被西域番僧欺侮,先帝仁慈,還向廟捐了三千兩香油錢,讓他們妥善照顧這幾個慕名來我大明的番和尚呢。”
  正德說道:“是了,那些番僧頗有些稀奇玩意兒,隻是玩過一陣,那些稀罕物也就不稀罕了,朕險些忘了。”
  楊淩微笑道:“那些番僧聽說我大明乃天下最強大、富饒的地方,因此萬迢迢跑來傳教,隻是他們那神聽起來神通比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如來佛祖差得太遠,因此信眾太少,我今日在街上遇到,可憐那些洋和尚已經混成了叫化子。且不提我大明威名遠播,他們是受我中華上國教化而來,堂堂大明禮儀之邦,不能叫他們淪落至斯,就憑了先帝對他們的仁厚關愛,臣也不敢放任不管哪,所以方才把他們接到了莊子,讓他們暫且住下。”
  他悄悄看了下正德的臉色,見正德聽說是思及先帝的仁愛,才對那番和尚禮敬有加,正連連點頭表示嘉許,遂話風一轉,說道:“可是……就這麼一直養著也不是辦法。再說,百姓有些神靈寄托也不是壞事。如今我大明有佛教、道教、伊斯蘭教及各族信奉的大小宗教,其中又分種種流派,也不差再多一個天主教,他們也是勸人向善的嘛。天朝上國如無邊大海,有納百川之量,臣以為……何不允許他們建堂講經呢,幾個異國番僧,亦無大礙。”
  宗教在中國作用實在有限得很,正德本人對中土佛教、喇嘛教、伊斯蘭教皆有涉獵,他隨意問了幾句天主教的事,聽起來和伊斯蘭教的上帝有些相似,心中不禁暗笑:難道和佛教一樣,這西方教派也分大乘小乘不成?
  正德揮手道:“無妨,他們遠來我大明,總是客人,先皇對他們也很是照顧的,朕也不能小氣了,允了他們吧。劉瑾,回頭知會禮部一聲,造冊在案。”
  劉瑾在私底下和正德也是隨意就坐的,聽了忙起身應了一聲。楊淩大喜,解決了這件事,就不怕那幾個洋人不死心塌地給自己賣命了。
  正德笑道:“方才聽你表兄講過你在江南打海盜的事兒,實在精彩得很。”他歎了口氣,有點出神地道:“可惜呀,要是朕也在那,親手斬殺幾個海盜,駕船在海上遨遊一番,天高海闊,那該何等愜意。”
  楊淩瞧了成綺韻一眼,不動聲色地道:“皇上說的是,那萬海疆,也是我大明洪武皇帝打下的疆土嘛,豈能任由一些海盜猖獗,等他日靖除了倭寇,皇上也可以找機會去巡視一下大明的海域,如果那樣,皇上可是能巡視海域疆土的千古第一帝了。”
  做皇帝的擁有天下,恐怕最讓他心動的就是能流傳千古的賢帝威名了。一聽這話正德雄心大起,雙眉一揚道:“著啊,我大明疆域遼闊。萬海疆豈能付於宵小?不過何必等到海靖河清呢?朕正要在禁中演武呢,到時朕要做大元帥,親自領兵平定海盜。”
  “這個……”楊淩故作猶豫,正德瞧了激起好勝之心,不服氣地道:“怎麼,楊卿信不過朕的文治武功?”
  楊淩笑道:“皇上尚武好學,領兵作戰自然堪稱將帥之才,可海上做戰比不得陸地,臣不是信不過陛下的能力……”
  劉瑾是知道解禁通商計劃的,一時心癢難搔地道:“楊大人,有話直說,不可欺瞞君上呀。”
  成綺韻冷眼旁觀,趁機說道:“皇上恕罪,草民聽表弟說過,自我大明禁海以來已百年,咱大明的海疆,將士們已不熟悉了,當年令四海臣服的無敵戰艦,現在已沒有幾個人會造了,現在的船隻,隻能在近海巡弋,連風浪都禁受不起,所以那些海盜猖獗,不是我大明將士不肯用命,實是隻能守在海邊上被動挨打。”
  正德聽了大吃一驚,霍地立起了身子,在房中來回走了一陣兒,緩緩道:“我大明水師已經沒落至此了麼?”
  室內一時無言,齊瑾見他麵色陰霾,忙對楊淩使個眼色,說道:“楊大人從江南帶回的那些異域他國的新奇之物,皇上很是喜歡,常常把玩愛不釋手。既然海禁拒商,照理說除了異國貢物,民間不該有他國物品,那些東西是如何流入的呢?”
  楊淩心中暗讚他的機靈,連忙接口道:“海線漫長,朝廷禁海,隻能阻止大明百姓出海,卻阻不得外國越來越多的大商船來到我大明,可歎我大明的海疆,成了人家的後花園,任由他們出入,民間為利所惑,自有膽大者私下同他們交易。喔,對了,臣在江南還覓得一件好東西,是臣隨身帶回來的,還未呈給皇上,臣這就取來。”他立起身來,終是對成綺韻留在這有些放心不下,略一猶豫間,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成綺韻奇怪地回望他一眼,眸子一閃,黛眉先是一擰,忽然有些恍然和受傷的味道,那雙明亮的眸子燃燒著憤怒的火苗兒,她輕輕站起身,向正德躬身道:“草民陪……表弟去取那件東西來。”
  楊淩見她神色,心中有點愧意,可是這份疑心由來已久,埋在心中總有發作的一天,兩人之間的氣氛有點兒發僵,一前一後默默地走到楊淩內庫處,楊淩開門在內翻找了一陣,取出一把微帶弧度的墨綠色鯊魚皮鞘長劍,提著走出門來。
  厚重的鐵門砰地一聲,鎖環喀地一聲扣上了。成綺韻默默地望著他,忽然深深吸了口氣,眼簾一陣急速地眨動,眸子帶著層薄薄的霧氣,用僵硬的聲調問道:“大人,信任一個人……就這麼難麼?”
  楊淩垂下目光,狠下心腸道:“身處廟堂之險,思慮不可不慎,實是……”楊淩猶豫了一下,才道:“實是你對功利之熱切,令本官不得不妨,以色侍君未嚐不是一條捷徑。”
  他抬起目光,那邊有種陌生的殺氣和冷意,直言不諱地道:“如果你今日真打了皇上的主意,我保證可以在皇上被你迷得死心蹋地之前,置你於死地!”
  話間手指一按卡簧,“鏘”地一聲,劍氣肅殺蕩漾在兩人之間,成綺韻霍然抬頭,入目是一抹白芒。
  楊淩籲出一口氣,淡淡地道:“不過……你表現得很好,是本官多疑了。你對本官助益甚大,希望我們這種默契可以繼續下去,你沒有不智之舉,甚好。”
  成綺韻自嘲地一笑,說道:“不智?當然不智了,我是什麼身份,怎麼可以喜歡了一個沒良心的東西?象我這樣的出身,肯付出一片真情,算是報應吧。”
  楊淩沒聽懂她在說什麼,不禁詫異地看了她一眼。
  成綺韻垂下眸子,幽幽地道:“……宮闈之險,甚於江湖,紅顏彈指老,那之芳華……象我這麼聰明的人,當然不會行那不智之舉,這個理由……可以讓大人……放心了麼?”
  兩行清淚順著玉頰簌簌而下,剛剛病愈的臉色略有些蒼白憔悴,看起來愈加可憐。楊淩握住劍柄一按,利刃“鏗”然入鞘,他淡笑兩聲,說道:“很好,很好……”
  粉牆烏巷,古色古香,楊淩仿佛又看到那個左手舉著油傘,右手提著裙裾,翩然一笑間宛若剪水燕子,踏著潤濕如油的綠草,輕盈而至的水樣玉人。
  他提起長劍走出幾步,忽又頓住,頭也不回地說道:“你之往事,頗多詭譎之處,我不願深究,實是一片私心作祟,姑娘對我助益之大……我的多疑,還望姑娘多多諒解。江南之事,功在千秋,並非為我個人前程……或許說來你並不明白,隻要解決這件大事,隻要我尚在人間,你喜歡權力也好、金錢也罷,楊某必讓你得償所願。春袖麗色、巷弄長廊,如水伊人,踏波而至,那一幕楊某一直記在心中,實不願你和陰謀齷齪有所牽連……唉……”悠悠一歎,悄然而去。
  成綺韻忽地轉過身來,淚眼迷蒙地望著他的背影,幽怨道:“狠狠心,你便絕了我的念想也罷,前生欠你怎地?還要繼續受你折磨……”

Snap Time:2018-10-18 22:21:11  ExecTime: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