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  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論紅娘子的“背叛”(11-08-07)      熊半仙拆字兒(11-08-07)      聽取蛙聲一片(11-08-07)     

第113章 不做君子


  一副落魄書生模樣的王平,佝僂著身子離開威武伯府,一走近小溪橋頭兒幾株垂楊柳樹,立即直起腰來快步離去。
  自從楊淩入獄、眾女攔法場後,玉堂春的身世已盡人皆知,王景隆和王平料定用此借口,高府管家為了小夫人的麵子,必然會將信悄悄交到她手中,如此計劃便成了一半。
  本來按照王瓊的安排,一俟王景隆被救出,立即快馬將他送往江南。但王景隆已被仇恨衝昏了頭腦,寧可玉石俱焚,也不肯苟且偷生,王平不得以隻得配合他的計劃。
  兩個戴著竹鬥笠的灰衣漢子從場院上一堆柴禾垛後轉了出來,一個十十出頭的男子盯著村頭河沿上匆匆行走的王平麵圖笑道:“廠衛出來的都是這般蠢貨麼?他難道不會出了村子再挺直駝背?”
  另一個三旬灰衣漢子機警地四下看了一眼,說道:“怪不得他,就算是王候公卿府上,誰會沒事兒在門口安插暗樁?你跟上他,我去回稟柳把總。”
  楊淩知道籌建內廠的事早晚要和錦衣衛、東廠攤牌,而柳彪在錦衣衛中隻是一個小小校尉對自己一直忠心耿耿,入獄期間對幼娘也執禮甚恭,而他籌建內廠也實在缺人,便對柳彪坦言相告。要柳彪殺官造反他不敢,跟著楊淩升官發財他豈有不同意的道理?
  就此柳彪已死心踏地地跟著楊淩走了,為防東廠、錦衣衛有人膽大包天做出對他家人不利的事,楊增值密囑柳彪嚴密戒備,柳彪自然不遺餘力。
  這五百親軍都昌從斥候軍中挑選出來的健者,又在山中受過韓林、柳彪等人的特訓,個個都是匿跡、追蹤、暗殺的高手。柳彪在楊府四周密布了十幾名這樣的探子晝夜監視。這小村莊本來就少有外人,如今恐怕有隻陌生的蒼蠅跑進來也休想瞞過他們的眼睛。
  楊淩在客廳見了柳彪,聽他稟報後疑惑地對老管家道:“方才可有一個落魄中年書生來過府上?”
  高管家道:“老爺,是有這麼個人。那人說是蘇小姐的遠房親戚,打聽到蘇小姐嫁入咱家,想請小姐接濟一下,老奴想這也不是什麼光彩事兒,怕蘇小姐麵子上掛不住,就悄悄把他親戚的信交給她了,所以未曾稟告老爺,請老爺恕罪。”
  楊淩疑道:“她的親戚,上門打秋風哪有送了封信就慌忙離開的道理?”
  柳彪道:“不止如此,那人來時是個駝背書生,可是離開村口便直起腰來迫不及待地離開了,若是窮親戚上門何必如此隱秘,此事定有蹊蹺。”
  楊淩擔心蘇三確有個人**,正考慮是否去問她。一個家仆跑來道:“老爺,有位戴公公的信使想見老爺。”
  楊淩忙叫人將那小太監喚進廳來,接過戴義秘信,打開看了良久,忽地屈指在信上一彈,輕輕笑了起來…………
  …………………
  妙應寺,又稱白塔寺,位於阜城門內大街路北。兩乘小轎到了廟門前,轎簾兒一掀,走出兩個嬌媚如畫的麗人兒來。
  兩個美人兒一頭青絲如同墨染,都是身著翠綠色襦襖,湖色八幅風裙,弓鞋輕移,裙擺緩動,細褶展如水紋,更顯得風姿綽約,如曳碧波。兩個俏麗的女子,頓時吸引了一眾香客的眼神兒。
  雪梅悶了許久,今兒還是頭一次和玉堂春出門,所以心情很是欣喜,她也沒有注意玉堂春躊躇不前的神態,當下直奔大殿,搶了個蒲團,招呼玉堂春道:“姐姐,來。咱們先拜過佛祖。”
  玉堂春強顏一笑,走到她身邊挨著她跪下,雪梅微微閉著眼,虔誠地向佛祖膜拜,嘴角掛著滿足和甜蜜的笑意,也不知許了什麼願。
  玉堂春卻一副神思恍惚的模樣。多少年的恨意,可是看到親生父親信中所述的悲慘和可憐,走投無路不得不登門求她,卻又沒臉見她怕她責罵,隻求她若肯援手今日便來這妙應寺塔林一見。她終忍不住動了憐憫之心。
  不管他如何可恨,自己這身子,這命總是他賜給的,就幫他這一回,全了父女這義吧。玉堂春在心底暗暗歎息一聲,摸了摸懷中揣著的銀票,那是她的全部積蓄。
  殿外人群中,幾個男人閑閑散散地立在香煙嫋嫋的大銅爐旁眯著瞧著兩人背影,就象看著眼中的獵物,一個臉上有條疤痕的漢子瞧瞧四下沒有外人,有睦忐忑地道:“黃大哥,咱們這次進京做的幾票買賣足足賺了上萬兩銀子,有必要再冒這風險麼?”
  那個被叫做黃大哥的絡腮胡子正是協助王景隆脫獄的人,他聽了冷冷一笑,反問道:“怎麼,怕了?”
  刀疤漢子說道:“大哥,小弟不是害怕,可是……這女眷是威武伯的女人,聽說他為了咱們這些苦哈哈阻止皇上加稅,差點兒被砍了頭,動他的女人……”。
  黃大哥冷酷地一笑,不屑地道:“那些狗官哪有好人?還不是為了給自己博個好名聲?咱們的土地照樣被官莊、王莊給吞並了,照樣每年被朝廷逼著養馬,姐姐的,種馬死了要交錢,種馬生不出小馬要交錢,多少人被逼得傾家蕩產啊?這天下呀,算是到頭了,虎哥招兵買馬,現在缺的就是銀子,我們再多弄點再回去,嘿,等虎哥揭竿而起打下了天下,你我就是開國元老。”
  另外一個漢子聽得心熱,忍不住問道:“老大,你說虎哥真能成事麼?要是不成,那可……可是殺頭之罪呀。”
  黃老大瞪了他一眼,壓低嗓門狠狠罵道:“屁話,現在咱們就能活下去了麼?劉神仙不是給虎哥看過相嗎?霸州楊虎,紫徵轉世。虎哥有帝王相,老天庇佑著呢。”
  他似乎不想多談這個問題,岔開話題道:“一會兒那個姓牛的將兩個女人引到塔林後,立即跟上去擄了人就走。”
  刀疤漢子頰肉**了一下道:“大哥,我看這姓牛的不是普通人,否則怎麼敢和威武伯作對?而且他出手闊綽,咱們綁了人隨他出去找到他們藏身之處,要不要……嘿嘿,全給他抄了?”
  黃老大斷然說道:“不行,盜亦有道。不能壞道上規矩,否則以後誰還敢找咱們做生意?收了銀子咱們立即趕去西山清風觀,避上幾天等風聲小了就回霸州,他們就各安天命吧。”
  雪梅和玉堂春肩並著肩磕了頭,雪梅向玉堂春挨近了些,雙手合什,悄聲問道:“玉姐兒,你許的什麼願?”
  玉堂春神思恍惚,問她一問不禁慌亂地道:“啊?什麼?沒……沒許什麼願呀。”
  雪梅撇了撇小嘴兒,挪揄道:“那你這麼慌張作什麼?對我還瞞著,哼,有了老爺,對我這妹妹就不親了。我可不怕告訴你,我啊……我許願……許願佛祖保佑,明年給老爺生一個兒子、一個女兒……”。
  玉堂春雖然滿腹心事,仍被她逗得噗哧一笑。嬌嗔道:“你呀,真是沒羞沒臊,哪有大姑娘家就許這願的?”
  雪梅翹著嘴兒道:“不然怎麼辦?夫人我比不了,你又比我漂亮,不搶在你們前邊生孩子,老爺能疼我嗎?”
  玉堂春歎道:“傻丫頭,女人還是得講德行,你看夫人那般賢惠,老爺多麼敬重她。以色待人,哪能長久?你呀,繼續在這做你的春秋原原大夢吧。”
  她站起身來揉了揉膝蓋,雪梅也跟著站了起來,問道:“你去哪兒?聽說這廟的卦靈著呢,咱們去卜上一卦。”
  玉堂春搖頭道:“你去吧,我要……我要去解個手兒,一會兒就回來。”
  玉堂春支應個理由兒。走出殿門假意要出廟解手,走了一半兒看看無人注意,一閃身從鬆柏林的小路折向中殿的塔林。
  潔白的寶塔足有百餘座,塔上都係著小小的銅鈴兒,風一吹,便發出悅耳的鈴聲。玉堂春提著裙裾,匆匆走入塔林,四下張望著向深處走去。
  因為拜佛的大多是本地人,這塔林是早逛遍了的地方,所以塔林中遊人不多,遠遠地偶爾可見三兩行人。玉堂春轉過幾座寶塔,正四下張望著,忽地身後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喚道:“周玉潔!”
  玉堂春一激靈,猛地轉過身來,隻見一個臉色陰霾的青袍書生正冷冷地看著她。玉堂春頓時大駭,明白中了人家奸計,她退了兩步,失聲道:“王景隆,是你……你逃出泰陵了?”
  王景隆掩飾不信滿臉的得意和怨毒,陰笑道:“大圭不琢,美其質也。周小姐就是驚慌失措的時候也是這般動人。”
  他興奮地緊逼過來,說道:“小賤人,你害得我好苦,如今一騙還一騙,我看你還往哪逃?,你放心,我不會殺了你的,我會帶你離開,把你這個千人騎、萬人跨的賤人好好整治一番再送回楊淩身邊。”
  他止不信興奮地狂笑道:“那時你目不能視、耳不能聽、口不能言、四肢俱無、肮髒得象條豬一樣,但願楊淩還會疼你、愛你,哈哈哈哈……”
  玉堂春聽他說出那種生不如死的可怖模樣,駭得俏臉煞白,她打了個冷戰,轉身便跑。王景隆方才跟進塔林時黃老大幾人已悄悄跟在他後邊,這時聽到身後腳步聲不禁捧腹大笑:“你能跑到哪去?哈哈哈,給我抓住她,馬上帶出城去。”
  身後一個聲音應聲笑道:“上的不敢,小的又沒瘋,哪悸碰楊大人的女人?”
  王景隆愕然轉身,立即看見一隻鬥大的拳頭迎麵擊來,砰地一拳正砸在他的鼻梁骨上。
  雪梅求了一隻上上簽,喜孜孜地奔出殿門,想向玉堂春炫耀一番,她剛剛走出殿門,忽見院中一陣喧嘩。十幾個各色裝扮的大漢扭著幾個人從鬆柏林中走了出來,不禁有點兒驚奇。
  隨即又見兩個光頭和尚拖死狗似地拖著一個人大步走了出來,後邊跟著一個笑吟吟的青衣男子,再後邊眾星捧月一般,玉堂春被六七個人護在中間走了過來。
  雪梅瞧見那青衣漢子,認得是楊淩親軍統領柳彪,再瞧瞧後邊的玉堂春,不禁奇怪地迎上去道:“柳大人,玉姐兒,這……這是怎麼回事?”
  柳彪抱拳正要搭話。一個大漢奔過來向柳彪道:“稟告大人,這夥賊人中有一個武藝甚為高強,他中了小的一鏢,見機不對就翻牆逃了。”
  柳彪怒道:“幾十個人拿不信幾個綁匪,真是一群沒用的飯桶,趕快去追.”
  這時廟門外四個親軍校尉提著腰刀,簇擁著輕衫佩劍的楊淩走了進來。玉堂春和雪梅見了又驚又喜,楊淩卻隻向二女淡淡掃了一眼,便滿麵笑容地迎向急步走過來的知客僧,合什一禮道:“今日能拿信這些綁匪強盜,還要多謝大師給予方便。”
  那胖胖的知客僧笑得彌勒佛一般,向這位禦前親軍統領諂笑道:“哪哪,將軍設計除奸,伸張正義,貧僧理應相助。”
  楊淩哈哈一笑,與他把手一搖。就在這時,兩個聞訊趕來的五城兵馬司捕快氣勢洶洶地闖了進來,一進廟門就大呼小叫道:“是誰未經兵馬司許可就胡亂拿人?”
  他們一張眼瞧見楊淩幾人的禁軍服飾,還未看清楊淩的品秩,兩個“城管”已經矮了三分,提著何如刀鎖鏈四處點頭作輯道:“小的五城兵馬司馬昭之心快蕭禹、荊戈,見過諸位軍爺,呃……軍爺這是拿的什麼賊人?”
  楊淩走過去道:“本官楊淩,拿的是意圖綁架本官女眷的匪人,,你們來得正好,帶本官去見見你們的禦史大人。“
  皇帝親軍雖然位高權重,卻沒有在京城內隨意捕人的權利。楊淩不想落人口實,說他私高公堂,自然想將人犯交給五城兵馬司處理。玉堂春見老爺自打進了廟門,就沒正眼兒瞧她,心中又是委曲又是害怕,她怯怯地走過來,低聲道:“老爺……”。
  楊淩惱她有事不同自己商量,他雖還不知玉堂春因為什麼理由被王景隆給逛了出來,可要不是自己為了防範廠衛,又得了戴義及時報訊,這時隔不久她豈不已被人擄走淩辱?所以他心中有氣,見她過來,把臉一板,重重地哼了一聲道:“有什麼話回家再說,跟我去五城兵馬司。”
  蕭禹、荊戈兩個捕快見這位禦前紅人這麼配合,忙感激涕零地隨在他屁股後邊,舉一反三地吆喝看熱鬧的百姓散開。巡城禦使因為天熱,剛剛除了官袍飲茶,聽說楊淩來了,急忙又穿戴起來,慌慌張張地跑了出來。
  楊淩此時正坐在一把椅子上,上演馴妻記。玉堂春跪在他麵前,委委曲曲地把上當受騙的事情源源本本說了一遍。楊淩冷哼道:“於是你便自作主張,編出個要來廟上香的理由跑出來了?要不是我事先得了消息,你自己想想現在是什麼下場?”
  楊淩向雪梅使了個眼色,卻仍擺足官威道:“起來,回府再和你算帳。”雪梅見他他眼色,會意地過去扶起玉堂春,將她拉到側後旗牌下,在她耳邊吃吃笑道:“好啦好啦,老爺是疼你才生氣嘛,別害怕了,回去對台戲老爺使出你好狐媚子手段,叫老爺看得手也軟腳也軟,自然就會饒了你了。”
  玉堂春被楊淩嚇得六神無主,偏還聽這丫頭說些瘋話,心中又氣又羞,可是想想,今天要不是楊淩事先埋伏在此,將親兵扮作香客、小販、僧侶,及時擒住那夥賊人,後果真得不堪設想。
  所以老爺無論怎麼責罰她,她還真得無話可說。玉堂春忐忑不安地想:隻是不知老爺的家法是什麼,聽說一些官宦人家笞打奴婢妾室,不是用鞭子就是用木棍,但願老爺不會那麼狠心。
  那位巡城禦使慌慌張張跑出來,在自己的大堂上。人家楊大人卻擺足了官威在教訓自家小老婆,他連話也插不上,隻得畢恭畢敬地站在一邊兒候著,這時好不容易逮著機會,忙上前施禮道:“下官巡城禦史胡周,參見楊大人。”
  楊淩倒不是有意在他麵前囂張。而是柳彪事先已提醒過他,知道這位巡城禦使胡大人,也是王瓊提拔的官員。王瓊雖不掌吏部,卻做禮部尚書多年,經科舉而為官的人許多都是他任考官時提拔焉的,按規矩就算是他的門生,雖算這便宜老師做得容易,可是許多官們也確實感念他的賞識之恩,楊淩擔心他看在王瓊的麵上循私,所以有意給他個下馬威。
  這時見他執禮甚恭。楊淩才起身道:“胡大人,堂上這人是南京禮部尚書王瓊之了,皇上欽定的人犯,他從泰陵逃脫,勾結一班匪類,蓄意謀害本官家眷,幸被本官侍衛拿住,請大人問罪。”
  王瓊雖說倒了台,可在京人脈廣泛。胡周一個小小的巡城禦使可是得罪不起,但是眼前這位楊大人,他更加得罪不起,胡周隻好硬著頭皮答應一聲,升堂問案。
  衙役端了盆水來,先“嘩啦”一聲將王景隆潑醒。王景隆幽幽醒轉來,瞧見楊淩端坐一旁,玉堂俏生生地立在他身後,知事已敗露,不禁恨極大吼,赤紅著雙眼猛撲過來。
  王景隆雖是個文弱書生,可此時那瘋狂的氣勢叫人瞧了實在心寒,楊增值嚇了一跳,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兩個衙役反應極快,追上來兩隻風火棍在王景隆膝彎一點,王景隆就“呯”地一聲摔在地上,隨即被兩個衙役反拗住了雙手製住。
  王景隆動彈不得,竟一探脖子,一口咬住楊淩衣衫下擺,瞪著兩隻似欲噬人的眼睛,死死地瞪著他,那種無窮的恨意瞧得楊淩一股寒意刷地一下寒毛兒都立了起來。
  王景隆想報複他他可以理解,可是他憑什麼恨他恨到這種地步?難道這種人都是毫無理性的麼,就絲毫不去考慮事情因由,不去想自己害人時如果成功會對別人造成多大的傷害嗎?
  楊淩自知命不久矣,所以別人對他有什麼傷害,他看的都不甚重,可是他絕對不能容忍別人對他家人的傷害,那是他唯一堅持的,決不讓步的立場。
  此時見了王景隆毒蛇一般的眼神,他終於明白,兩家的仇恨已是根本不可能和解:他身居上位時可以想著放過別人,更從來沒有想過傷害別人的家人,可是如果他落到別人手中,那人會放過他麼?會放過他無辜的家人麼?
  楊淩又驚又怒地道:“胡大人,這犯人越獄逃脫,買凶傷人,大堂上還哪些猖狂,你都看到了麼?”
  胡周咬了咬牙,喝道:“來呀,將人犯拖下去,重打四十大板,再押上堂來問話!”
  又過去兩個衙役,四個人抓著王景隆往堂下拖,王景隆一又無比仇恨的眼睛死盯著楊淩,咬緊了牙關就是不鬆開,那些衙役頓時惱了,他們可不管你是誰,登時有個衙役放開了手,抽出腰間掌嘴的刮板,照著他雙頰“啪啪啪”就是幾板子,抽得王景隆雙頰都木了,他嘴角流著血,連牙齒都鬆動了。
  眾衙役趁勢使力一扯,竟將楊淩袍子扯下一塊來,幾人拖著王景隆剛剛走到門檻,一個衙役急匆匆跑進來道:“啟稟大人,內閣三大學士、禮、工、吏、戶四部尚書以及朝中幾位大人到了。”
  王景隆聞言張開血口哈哈狂笑,胡周卻聽得大吃一驚。倏地一下站了起來,他匆匆整了整烏紗說道:“快快,將人犯押進斑房,暫且退堂。”
  楊淩聽說來了這許多頭麵人物也不由吃了一驚,連忙擺手讓雪梅、玉堂春也退到堂外去。三斑衙役退下,兩人剛剛走到門口,就見一班白發蒼蒼的朝中元老急匆匆走來。
  原來王景隆買通那幾個大盜想將玉堂春擄出城去泄憤,王平趕著馬車候在妙應寺外山牆處,不料他見楊府的轎子到了不久,楊淩便領了一班親軍走進廟去,立即知道不妙了,這通知少爺也晚了,王平立即棄了車子躲進一旁的小巷。
  那幾個大盜倒也義氣,被抓住後無人供出廟外還有同夥接應。他眼見這些人和昏迷不醒的少爺被帶到五城兵馬司,立即抄小路趕往午門。
  劉健、謝遷等人和王瓊平素也是常常飲酒和詩的朋友,王平作為尚書府內書房管事,對他們極為熟稔,連他們的管家、轎夫都認得,到了午門他剛剛尋到這幾位大人的轎夫,愉好這班大人剛剛散了午朝出來。
  王平見了幾位大學士立即撲過去磕頭,隻說少爺在泰陵被戴義等人蓄意折磨,欲置他於死地。少爺不堪其苦,在他幫助下逃回京來想不熟朝廷給條活路,卻又被楊淩栽贓陷害,拿去五城兵馬司了。
  這班老臣雖對王瓊前些時日的表現多有不滿,畢竟是多年的同僚好友,如今王瓊兒子發配泰陵、自己流放金陵,說來也夠慘地,聞言都起了惻隱之心。其中對楊淩早已不滿的大員更是憤然責備楊淩逾規,一起隨了來。
  楊淩和胡周見了大學士和眾位尚書和楊芳、王鏊等人,忙欠身施禮,劉健、李東陽等人尚沉得住氣,楊芳、王鏊、楊守隨等人見了楊淩氣就不打一處來,一甩袖子氣哼哼地踏進堂去。
  胡周忙將人擺了椅子請諸位大人上坐,舉目望去,人人比他高三級,胡周隻得可憐巴巴地一一見禮。楊芳推開衙役送上的熱茶,直視楊淩怒道:“楊大人,王尚書一家被你害得還不夠慘麼?王景隆好好一個舉人,如今削去功名成了囚犯,你為何還是不肯放過他?”
  楊淩扶著劍淡淡地道:“在從何出此言,楊淩今日上堂,是受害人身份,不是以朝中大臣的身份壓迫胡禦史斷案。王景隆設計引出楊某府中女眷,想報複傷害楊某,物證是誆騙本人內眷的書信,人證有他買通的一眾盜匪,人證物證俱在,怎麼反成了楊某害人了?大人不要顛倒黑白!”
  劉健見他們爭吵,蹙眉向胡周問道:“胡禦使,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胡周尷尬地道:“下官剛剛升堂問案,詳情還不甚了解,不過……不過那封信和被現場抓到的匪盜確是有的。”
  謝遷和李東陽聽了不禁對視了一眼,楊淩當初沒有對王家死纏爛打,如今更不會愚蠢地趁著皇帝大婚的時候打壓對方,王平的說法十有**是倒打一耙,可是明知如此,難道能眼睜睜看著幫人之了受難卻袖手旁觀?
  謝遷撚著胡須沉吟片刻道:“我等聽了王府家人求告,一時不知所謂,隻因事關故人之子,所以跑來看個究竟,倒不是有意妨礙司法。本官也相信楊大人的為人,不過俗話說冤家宜解不宜結,君子以厚德載物,同為朝中大臣,楊大人是否可以網開一麵呢?”
  楊淩回想起王景隆無比仇恨的眼神,那緊緊咬住他衣衫、吐血不放的瘋狂舉動,心頭不由一寒,硬起心腸道:“諸位大人可知王景隆引出楊某家眷,意欲如何報複?那手段實是人神共憤!常言道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楊某也是官,隻回他要傷害的是我的家眷,我便撤了訴告以示君子厚德,若是他想害的是個尋常百姓呢?豈不是因公廢私,因人施法了麼?”
  幾位大人聞言不禁語塞,李東陽遲疑一下,站起身來走到楊淩身邊,微笑道:“楊大人,借一步說話。”
  楊淩對這位李大學士頗有好感,見他態度靄,便隨著他走到一邊。李東陽誠懇地輕聲道:“楊大人,老夫賣個老,叫你一聲賢侄,你與王家的恩恩怨怨,今日且不去談,老夫隻從你之方麵來想,王景隆生活優渥、不通世故,驟逢大變,難免心懷怨憤,心態失常,所幸他並未給你造成傷害,你放他一馬,對你隻有好處、並無壞處。今日諸位大人看在王尚書麵上,向你一個晚輩求情。賢倒賣這個麵子,以後在朝為官,總是方便一些,皇上大婚,這時候弄些不開心的事,你也知道也不合適呀,況且你若能以德報怨,王尚書必然心懷感激。王景隆不過是一介書生,縱然恨比天高,又有什麼能力害人?他行凶未遂,有這麼多老臣看在王尚書麵上為他求情,皇上決不會判他的死罪,你何不順水推舟,與人方便,與已方便?”
  李東陽這番話入情入理,楊淩不禁躊躇起來,李東陽微笑著等他答複。楊淩猶豫半晌,瞧見堂上一眾老臣都盯著他看,終於下定決心,他深吸一口氣:“李大學士,下官想去王景隆談一談再說!”
  李東陽欣然點頭道:“好!胡大人,就讓楊大人見一見王景隆,讓他們單獨談一談吧。”
  胡周忙道:“是是是,下官司這就安排。”
  楊淩進了班房,隻見王景隆坐在椅上,身上隨意綁了幾圈繩索。被兩個衙役按住,一見他進來,王景隆立即用怨毒的眼神盯著他。
  楊淩擺了擺手道:“你們出去,關上房門,我要和王公子好好談談!”
  兩個衙役應聲退出,輕輕掩上了房門。楊淩走到王景隆對麵,拉了把椅子坐下。盯了他半晌,才一個月的功夫,那個風度翩翩、故作斯文的公子哥兒不見了,現在的王景隆兩頰瘦削、臉色鐵青,看來真的受了不少苦。
  楊淩歎了口氣,說道:“王公子,知道你我第一次見麵,我是什麼感覺麼?”
  王景隆仍是怨毒地盯著他,不發一言,楊淩自顧說道:“那是很奇妙的感覺,一見了你,我就一廂情願地認定你是朋友,甚至想過……,奈何令尊大人對楊某似乎成見頗深,似乎王兄也多有誤解,你曾布局害我,就是那樣我也不恨你,你信麼?我根本就不恨你。”
  王景隆咧開流血的嘴唇冷冷一笑,顯然根本不相信他的話。楊淩無奈地道:“我知道你不信,但我說的是實話,我甚至想,過些日子救你出來,送你回金陵去,你為什麼執意與我為分仇呢?”
  王景隆陰森森地笑道:“因為你……你楊淩是國賊!有朝中各部大人保著我,你殺不了我了是不是?所以又來買好,小人!”
  楊淩煩惱道:“我們到底有何仇冤?這不是莫名其妙麼?你不要把所有過錯歸糾在別人身上,我是真地想和你和解,我的追究你今天試圖傷害我家人的事情,送你會泰陵,過些時候,等皇帝大婚後,我再想辦法把你保出來,就是你的功名……如果皇上發一句話,也不是赦不回來的,你能不能不要再執著於這段仇恨?”
  王景隆滿麵冷笑道:“能,當然能,我隻要一出這個門兒,就會痛哭流涕向各位父執長輩認錯,痛心疾首地悔過,老老實實地做一個欽犯,我這次來報仇太過莽撞了,下一次,我會更小心!”
  他在陣陣冷笑聲中惡毒地說道:“我會一直忍,忍到重見天日的一天,你楊大人權柄通天,也不能整天調動人馬保護住你的家人吧?我會不擇手段地想辦法害你,你的女人就算永遠躲在家中不出來,也可能突然被一枝冷箭射穿她的心……”。
  楊淩心中暗暗湧起一陣殺氣,王景隆卻仍不知覺地狂妄地道:“你以後要過得比皇上還要小心,因為你買回來的瓜果蔬菜必須得給人嚐過了才敢動用。等你有了孩子,你還要看緊了他,否則,幾十年後,可能會有一個四肢殘廢的乞丐爬上你的家門乞討,而那就是你位高權重的楊大人的親生骨肉!”
  “又或者,你有了女兒,你猜猜她會有什麼下場?哈哈哈,你怕了?為什麼臉色那麼蒼白,為什麼連身子都在發抖?我是你的階下囚不是麼?你怕我做什麼?哈哈哈,我就是要讓你恐懼,讓你一輩子活在恐懼當中!”
  他提高了噪門厲聲喝道:“楊淩,你這個奸賊,你害得我爹去了金陵,你害了我的前程,我堂堂一個舉人,如今變成一個任人淩辱的囚犯!你給我的,我會一千倍、一萬倍地要你償還!”
  他的眼神發著瘋狂的光芒,用夢囈般的聲調道:“我會用任何手段對付你,我要你永遠生活在恐懼當中,我要你……呃……”,他說到這兒突然語噎,曈孔瞬間驚駭地放大了,喉間一縷鮮血沿著發亮的劍刃緩緩地淌了下琰。
  楊淩立起身子,站在王景隆麵前低低地道:“王景隆,你以為你嚇到我了?你還不夠資格!你的話隻能令我產生殺意!”
  他忍怒氣,帶著譏誚的語調道:“王景隆,你還真是個不成器的公子哥兒,以前是,現在還是。你不該激怒我,尤其不該拿我最重視的人來恐嚇我,你這個蠢材!”
  王景隆就象被割破了喉嚨的公雞,發出嘶嘶的聲音,但是他的聲帶再也發不出惡毒的詛咒了。他萬萬沒有想到這麼多父執輩好友找上門來為他說情,楊淩竟敢擅用私刑,將他殺了。
  “這樣也好,我是欽兒也不是想殺就殺的,楊淩,我用我的命來報複你!”王景隆漸漸煥散的眼神兒忽然浮上一層病態的喜悅。
  但是他隨即看到楊淩正向他走來,走到他身邊解開了他身上的繩索,然後反手一劍刺在自己臂上,高聲大吼道:“快來人啊,王景隆要殺我!”
  “我還是未能忍啊!君子,可欺之以方。可他……不是君子……”

Snap Time:2018-10-18 21:56:11  ExecTime: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