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  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論紅娘子的“背叛”(11-08-07)      熊半仙拆字兒(11-08-07)      聽取蛙聲一片(11-08-07)     

第100章 法場救夫


    王景隆見這青衣雪膚的佳人嘴說著‘違心’的話,卻已泫然欲淚,隻道自已說中她傷心事,卻不敢直言,不禁心中暗喜,他立即擺出推心置腹地表情,語氣真誠地說道:“蘇小姐,今日王某冒昧前來,就是為了將姑娘救出火坑,姑娘言不由衷,可是還信不過在下麼?小姐切勿懷疑在下一片赤誠,不敢有瞞蘇小姐,今日三司會審,欽天監倪謙已經大刑下招了,皇上下旨,明日午時在菜市口將楊淩四人就要開刀問斬,哈哈,姑娘不必再怕他了。”

    玉堂春聽了這消息如晴天霹靂,她蹬蹬蹬倒退幾步,駭得花容失色,顫抖著聲音道:“你……你說甚麼?楊大人他……他要被砍頭了?我不信!不會的!我不信!”

    王景隆見好驚恐萬狀,那模樣更加楚楚動人,不禁賣弄著恐嚇道:“王某絕無虛言!不但楊淩要死,楊家滿門恐怕也不得平安,姑娘花容月貌、國色天香,難道不怕被充作官奴,賣入教坊司受苦嗎?”

    蘇三腦中轟然隻是明日楊淩就要被問斬的聲音,根本答不出話來。王景隆見玉堂春麵如土色,嘴唇哆嗦著已失卻血色,還當話說重了嚇壞了她,連忙又語氣一鬆安慰道:“不過小姐也不必太過害怕。

    王某自與小姐一見,就魂牽夢縈,難以忘懷。怎麼忍心看著小姐如此受苦?蘇小姐,楊淩聘你為妾,卻掩飾為奴婢身份,可見所好隻是你的相貌,對你何曾有半點真情,小姐還不幡然醒悟麼?”

    他悠悠一歎。頗為瀟灑地道:“卿本佳人,奈何從賊耶?”

    玉堂春聽地心中怦然一動,這位王公子顯然知道不少內情,他如此說隻是為了救我出去?皇上如果真要把楊家上下全充入教坊司,他有什麼辦法救人。莫非他還打著什麼主意?

    玉堂春是何等人物,慣作的人前歡笑、背後垂淚的生意,最擅掩飾,心中一動了疑念。立即搶上一下,伏地哭泣道:“紅拂夜奔,綠珠墜樓,我們這些苦命女子一輩子不過求一個有情的郎君而已,楊淩非是良人,還望公子憐惜。救救小婢!”

    王景隆大喜,連忙上前扶起她道:“小姐何須多禮,王某能得小姐紅袖添香、良宵解語,那是求之不得”,他說著忍不住輕狂地在玉堂春柔美的皓腕上輕輕捏了一把。

    玉堂春臉兒一紅,攸地縮回手來,假意低聲嗔道:“公子且莫如此。這是在楊家呢。”

    王景隆聽她說楊家,顯是已經對楊淩生了外心,不禁喜道:“這威武伯府頃刻間就要化為廢墟,楊家馬上也要不存在了,小姐何須顧忌?隻要小姐點頭,便是尚書府的玉人了。”

    玉堂春滿麵擔憂地道:“可是……楊淩甚得皇上器重呢,怎麼會說殺就殺了他?再說如果皇上下旨楊家滿門皆為奴仆。公子又……又憑什麼救我出去?”

    王景隆見她起疑,更認定她是急著脫出楊家另尋靠山,忙笑道:“這個容易,你隻須照我安排,我保你平安無事。”

    王景隆知道明日楊淩必定,楊家上下還有誰放在他眼,此次登堂入室直是目中無人、狂妄之極,在他心中出身歡場地女子隻知利害,哪有情意?隻道憑自己的條件玉堂春定然巴不得成為他的妾侍。

    得意忘形之下,他便將打算告訴了這個已對他傾心臣服的美人兒。玉堂春聽了暗暗咬牙,臉上卻含羞說道:“如此,蘇三多謝公子了,蘇三一切任憑公子安排便是了。”

    她以前做的是歡場賣笑地生意,心中再是委曲不悅,麵上也可裝的歡喜不盡,這時有心誑他,這一聲做作的嬌媚無比,聽在王景隆心中更是馬上想到“任憑公子安排”的另一層意思,一時魂兒都飛了起來,恨不得馬上將這個撓人心肝的小美人馬上帶回家去。

    這樣遍體皆酥的美人兒……對了,還有一個,王景隆忙道:“對了,同你一起被贖出來的那位雪梅姑娘,不知她可有心脫離火坑,若是你們倆人出麵,那就更加的可信了……”

    玉堂春真想給這無恥之徒一記耳光,想到雪梅那性子不善隱藏喜怒,如果她來,難免被人看破,玉堂春忙道:“雪梅甚得楊大人寵愛,恐怕未必肯依了公子,小婢沒有把握,公子這般性急,如果事先說與她聽,萬一泄露了消息……”

    王景隆聽了忙道:“小姐考慮的是,還是不要說了,若是她不識時務,也是咎由自取”。王景隆嘴說著,心中卻暗暗得意,隻道玉堂春這是起了爭寵地心思,那個女孩兒同樣嬌俏,而且別具一種冷若寒梅的美態,既然有機會明正言順地帶回府去,他可有點兒舍不下,隻想等明日楊氏破家,才把玉堂春揭發奸佞的功勞分她一半,將她也弄回府去。

    王景隆將自己籌劃的計劃與玉堂春細細說了一遍,見老管家在廳外晃了幾次,恐引起他疑心,隻得依依不舍告辭而去,回家給楊淩編排汙名去了。

    玉堂春喚過管家將王景隆送出門去,自己折返身急匆匆剛繞過中堂,就見雪梅粉麵鐵青立在後麵,一見她來,雪梅二話不說,欺近身來劈麵就是一個耳光,打得玉堂春怔愕在那兒。

    隻聽雪梅冷笑道:“枉我與你姐妹多年,竟不知你如此狠毒心腸!紅拂夜奔、綠珠墜樓?呸!她們是風塵中的奇女子。你蘇三也配和她們相比?

    你滾!滾出去,若大人真地不可挽救,我雪梅大不了自縊求死,黃泉路上伴他同行,你去享受你的榮華富貴吧,若想留下陷害大人。休怪我翻臉無情”。

    玉堂春摸著臉上五道宛然地指印苦笑道:“你這火爆脾氣甚麼時候才肯改一改?幸好今日見那偽君子的人是我,若是你,一經人家對老爺口出不馴,早已鬧翻了,還能套出這些消息麼?快!跟我回後堂。見過夫人再說。”

    雪梅被她拉著跑回後堂,這才省過味兒來,玉堂春也沒空和她多做解釋,急忙把從王景隆那兒探來的消息說與幼娘聽。幼娘一聽丈夫明日就要問斬,身子一晃幾乎暈厥過去,高文心見她臉色瘀紫,駭得連忙扶住她,從袖中抽出兩枝金針在她頸後疾紮幾下,急喚道:“夫人可慌不得。如今大人已然待死,怎生想個辦法才好。”

    韓幼娘雖愛楊淩至深,縱是舍了性命也不願他受到傷害,可是皇帝下命殺人,在她的心中根本想不出世上還有什麼人能夠救他。

    她有心憑一身武藝豁出去闖牢救人,雖然明知這法子希望渺茫,大不了陪相公一死。可是在陵上地父親和三個兄弟怎麼辦?如果這麼做豈不是連累他們一同受死。

    韓幼娘愁腸百轉,有力使不得,兩行清淚撲簌簌隻是不停地流下來。

    玉堂春惶然道:“王景隆想陷害公子名聲,讓他的老子害人害的可以理直氣壯,這事兒咱們倒可好整治他,可皇上不會因為這個就赦免了大人呀。我們一介女流,能有甚麼?”

    雪梅怒道:“怎麼就救不得。我們二人是壽寧侯府要地人,壽寧侯連錦衣衛都畏懼三分,大人還不是整治了他把我們要出來了?文心姐姐是欽犯,誰都說救不得,可大人還不是想辦法救出來了?如今大人有難了,我們女子便隻能坐在這兒垂淚等死?不去想怎麼有法子?我要學便學梁紅玉擂鼓助夫,絕不學綠珠隻好墜樓明誌。”

    雪梅在楊家一直婢不像婢、妾不像妾,可是這句話一說出來,分明是以楊淩妾室自居,她說完了瞧見三人都以異樣的目光瞧著她,不禁俏臉一紅,訕訕地道:“幼娘姐姐,大人命在旦夕,我我……”

    韓幼娘淒然歎道:“你地心思我如何不知道?可是相公已救不得了,我是他的妻子,自該與他生死與共、不離不棄!你們在楊家無名無份,何苦受這牽連,如今早得了消息也好,我去取了錢財,你們幾人取了趕緊走吧,還有文心姐姐,你也逃了吧,相公被斬之時,便是幼娘身死時刻,我也不怕縱了你得罪天子了。”

    玉堂春漲紅了臉道:“幼娘姐姐,你若抱定必死之心,蘇三願意和你……陪大人同生共死,隻是……希望一點沒有了麼?那個告狀的什長萬一肯翻供呢?”

    高文心搖頭歎道:“不要異想天開了,他又不是瘋子,怎麼會……瘋子……瘋了?”,高文心說到這兒忽地心中一動,眼神有點怪異的嘀咕起來。

    雪梅急道:“那就求皇上去陵上查,前兩日錢大人來府上報訊,不是說過要我們安心等待,說陵上地事天衣無縫、查無實據麼?朝廷怎麼可以怕觸了風水不去驗看,隻憑個人口供就殺人呢?我們去告禦狀,要皇上派人去泰陵察驗!”

    玉堂春道:“這已是死中求活的唯一方法,可是紫禁城我們哪能進得去,我們根本見不到皇上啊!”

    這時高文心忽然吃吃地道:“如果讓我見到那個證人,我倒是有辦法讓他……讓他瘋瘋顛顛的,說出來的話再做不得證據,隻是要怎麼才能見到他?況且楊大人明日正午就要……就要……,時間上也來不及了呀。”

    韓幼娘被她們說的心思活絡起來,她忽地想起楊淩托錢寧告訴她地話。不由精神一振,對玉堂春三人道:“這些可以慢慢籌劃,當務之急卻是阻止行刑,幼娘心中已有了主意,或許可以逼著皇上重審,可是這法子凶險地很。也可能皇上震怒,立時便將我們的頭也砍了,你們……你們真的願意留下?”

    三女一齊重重地點了點頭,神色間沒有絲毫猶豫,韓幼娘含淚起身向三人拜了下去。這一下慌的高文心三人急忙跪下還禮,高文心道:“夫人萬勿如此,我們承擔不起。”

    韓幼娘含淚笑道:“雪兒說的對,為了相公。哪怕還有一線希望,我都應該努力爭取,相公為了我抗過聖旨,我一個女子就告不得禦狀?三位在我楊家逢此大難時不離不棄,幼娘代相公謝過諸位,若蒙不棄。幼娘願和你們結為姐妹,從此同船合命,禍福相共!”

    三位姑娘互視一眼,也隨著幼娘深深地磕下頭去,一直陰雨連綿地天空突地電光一閃,隨即一個撼天巨雪喀地一聲響起,震得窗欞一陣悉嗦。

    …………

    刑部天牢分南所北所兩座,東西各有兩道角門。犯人釋放或過堂,走東角門,又稱青龍門;犯人執行死刑,走西角門,又稱白虎門。楊淩不知道這規矩,工部侍郎李鐸和倪謙、戴義卻是知道的,所以一被押出西角門。幾人立時麵如土色腿都軟了。

    到了刑堂大堂,跪聽了聖旨,差官一一問清姓名、年紀、籍貫,驗明正身,楊淩才知道大限到了。戴義和李鐸都是狠角色,楊淩也知道不招還有一線活路,招了必死無疑,是以受刑時咬牙硬捱,隻盼錦衣衛早日找出協迫幾位大臣地證據,同時讓散布的謠言驚動聖聽,讓他有所顧忌。

    可這都是慢功夫,救不得急症,欽天監倪謙受不得痛楚,夾棍、拸子一用,痛得他死去活來,熬刑不過隻得招了。可是他用刑一停立即反悔,如是者兩三次,把三司公卿惹得大怒,便在著刑時令其在供狀上簽字畫押,然後再不提審,直接稟明皇帝。

    正德皇帝聽說已經有人招供,這些人果然欺君犯上,狂怒之下立即下令將四人斬首,劉瑾等人見正德震怒之極,也不敢替楊淩求情。

    洪鍾本來還想擴大戰果,再牽連進幾個人來,顯示一下刑部的威風,可聖旨已下,隻得戀戀不舍地將四人提出了大牢,這一來也打亂了錦衣衛地計劃,原定的方法都來不及使用了。

    幾百名刑部衙役簇擁著關押四人的騾車駛向菜市口,四人麵色蒼白,雙手十指,腳腕上都是血肉模糊。

    菜市口是鬧市,南來北往的人過盧溝橋,進廣安門,進北京內城,大都要經過這。最初這叫柴市口,第一位在這被殺地名人是在大元監獄關了四年,不為榮華富貴美女權勢所動的大宋丞相文天祥。

    楊淩四人被押下囚車,推到丁字路口搭設的砍頭台上,楊淩昂起頭來眯著眼向遠處望去,經過昨夜的大雨,兩行槐樹樹枝葉翠綠如新,向北望去,遠遠的可以看見巍峨莊嚴的宣武門,楊淩輕輕歎息一聲,嘴角露出一絲苦笑:看來自己地大明之旅還是早早結束了。他原本就隻有一年多可活,死活並不太放在心上,但是卻放心不下幼娘的安危。

    他沒有後悔自己做下的傻事,他可以不在乎大明亡不亡,不在乎皇帝是不是昏君,他沒有那麼強的曆史使命感,能改變就改變,改變不了就順其自然,畢竟興旺是曆史,而衰敗同樣也已是曆史,在他穿越過來的年代,中國人已經脫離了那段苦難。

    可是他做不到眼看著許許多多就生活在身邊的百姓因為他而活活餓死,對他來說,這些百姓可不是古人,不是故紙堆上一段淒慘地曆史,那些人就活生生的在他眼皮底下。那群可憐的、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升鬥小民。

    這群苦哈哈臉朝黃土背朝天的供給他這種人錦衣玉食,隻求自己有口飯吃而已,但凡有一點良心,他如何做得出逼死他們的事?心安理得地享受榮華富貴?如果是那樣,他相信就算幼娘,也會看不起他這個相公。

    今日斬地是朝中大臣。案子又鬧的轟轟烈烈,監斬官便由刑部尚書、一品大員洪鍾親自攬,瞧瞧眼看正午將至,洪鍾從錫筆架上提起朱筆,在斬字牌上一勾。向下一擲道:“時辰已到,斬!”

    楊淩是名震京師的大人物,民間又傳說他是為民請命才遭慘死,無數的百姓都來送行。聞聽一個斬字,人群不由一陣騷動。陡地,一聲哭咽地聲音叫道:“相公!”

    楊淩身子一震,循聲向人群中望去,隻見韓幼娘穿著一身白,被兵士持槍攔在人群外。正掙紮著想擠進來,旁邊高文心和雪梅幫她推擋著長槍。楊淩嘴唇一陣哆嗦,顫聲道:“幼娘……”

    這一刻,他的眼淚也潸然落下,癡癡望了好半晌,他才把眼一閉,高聲喝道:“幼娘。回去,不要看我砍頭,雪兒妹妹、文心姑娘,替我好好照顧幼娘。幼娘,相公對不起你,不能伴你一生一世了。相公對不起你……”

    他仰天大聲吼道:“可是相公也無法選擇,相公不能既做烈士又做壽星。不能既任高官又當隱士,你我來自雞鳴,相公知道老百姓過的是什麼苦日子,相公對得起天地良心,隻是……苦了你啊,幼娘。”

    楊淩用心良苦,他的重罪沒人赦得了,可是家放地那個寶貝卻足以保得幼娘不受牽連,如今再做這場戲,愛民如子的好官名聲是留定了,如果還有人想進讒言陷害幼娘,他也不得不有所顧忌了。

    韓幼娘娘哭道:“相公,你沒有對不住我,你是光明磊落的男子漢,這才是幼娘心目中的好夫君!”

    旁邊百姓見幼娘被阻在外邊,頓時鼓噪起來:“叫他們夫妻見一麵,大人,讓人家夫妻見一麵!”

    洪鍾眼見群情洶洶,急忙喝道:“斬!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馬上斬!把他們都斬了!”

    劊子手穿著紅衣,袒著胸腹扛著鬼頭大刀走上台來,走到他們麵前,單膝跪地,客客氣氣地道:“小的給您見禮,請大人歸天!”

    這是官員特權,尋常的百姓可沒這待遇。韓幼娘一聽馬上問斬,心急之下再顧不得官兵阻攔,她雙手架住紅纓槍,抬腿左右一踢,兩個官兵被踹中膝彎軟弱處,再也立不住踉蹌著退了開去,韓幼娘立時飛步向前,一步躍上高台,跪撲到楊淩麵前,抱住他身子大哭不已。

    楊淩強笑道:“幼娘不哭,不要哭,相公……相公……”,他顫抖著聲音說不出話來,洪鍾又急又怒,他忽地一下站了起來,指著那些官兵道:“馬上把人給我拉下來,立即砍頭!”

    “且慢!”韓幼娘大呼一聲,膝跪著轉過身,高聲叫道:“我家相公冤枉,請大人開堂重審!我家相公冤枉!”

    倪謙聽了立時抻著脖子狂呼:“冤枉,冤枉,我是被屈打成招地,我冤枉呀!”戴義、李鐸見來了機會,急忙跟著狂喊冤枉。周圍百姓聞言一陣喧嘩,有人高聲喊道:“有人喊冤,按律當停刑再審!”

    楊淩隻是無奈地苦笑,低聲勸道:“幼娘乖,我的親親媳婦兒,不要惹怒了大人,隻有你好好活下去,相公才……才走得安心呀!”

    李鐸等人法場喊冤他是不以為然的,連封補漏水的方法倪謙都說了,皇帝隻要派人掘土一驗立知真假,此時才來喊冤還有什麼用?他卻不知這些人涉臨死亡,心中那種極度恐懼,哪怕找個理由多活一時,也是要拚命爭取的。

    洪鍾冷笑道:“供詞上墨跡未幹,你們就要反悔麼?監囚官,帶人把搗亂的人拉開,再敢胡鬧就給我抓起來,立即行刑!”

    “誰敢殺我相公?”韓幼娘緊緊挨著楊淩跪定,高高舉著鬼頭刀的劊子手這一刀若從空中揮下,幼娘便得陪著楊淩一齊被砍了。

    洪鍾勃然大怒,對彈壓現場地監囚官刑部左侍郎程文義道:“我奉聖旨監斬,有阻撓者同罪,立即給我拿下楊韓氏!”

    程文義一招手,領著四個刀頭昂然走上台去,他方才見了韓幼娘硬闖法場,一步躍上高台,知道這女子武藝不低,所以領了四個六扇門的高手。

    程文義提著刀來到幼娘跟前,冷笑道:“楊夫人,請你立即退出法場,本官不追究你擾亂之罪,否則……你知道後果!”

    楊淩急得雙目圓睜,他被劊子手按住了肩頭動彈不得,隻急得不斷拿肩頭去撞幼娘,急道:“快走,快走,陪我赴死何益?幼娘,你不要犯拗,幼娘啊!”

    韓幼娘雙膝跪地,反手從身後背袋中抽出一筒卷軸,雙手高舉過頂,徐徐在空中展開,將楊淩和自己的腦袋遮在陰影下,她瞪著一雙倔強的眼睛高聲道:“我家相公冤枉,他是屈打成招。民女今日法場告禦狀,隻求皇上發回重審,若是民女誣告,願與夫君同罪!”

    程文義見她拿出一副山水字畫來,不禁有些奇怪,待那卷軸完全展開,定睛一瞧下首落款蓋著的鮮紅色小衿,程文義不由大吃一驚,他進退失據、張皇了半晌,忽地“噗”一聲跪了下去,俯首高聲道:“微臣程文義,叩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Snap Time:2018-08-22 15:39:48  ExecTime: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