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  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論紅娘子的“背叛”(11-08-07)      熊半仙拆字兒(11-08-07)      聽取蛙聲一片(11-08-07)     

第84章 四月廿八


    弘治十八年四月初七,十二團營提督官王嶽、英國公郭勳臨檢神機營,查神機營左哨軍副參將鮑盡忱、第三司都司官劉士庸等大小將佐共計十三人貪墨軍餉、中飽私囊,另有不法事待查,帝震怒,著錦衣衛鎖拿進京候參。

    四月初八,監察院監察禦使王良臣、兵科給事中陳霆彈劾神機營左哨軍參將楊淩攜婦人入營,夜宿軍中,帝下詔,楊淩重責二十軍棍,降一品留用,罰俸半年。

    再次日,帝召楊淩入宮,嚴詞訓責,另命提督王嶽整頓軍紀,賜楊淩雙虎符,率軍山中演武。

    山坡下,一隊隊士卒分組在前方的山穀中進行著行進射擊和原地射擊訓煉,炮聲隆隆,硝煙四起,至此楊淩率大軍開拔到山中苦訓已經二十多天了。

    左哨營三司兵力合計4500人,加上直屬參將的親兵和督戰隊,共計五千人。其中步兵3600人,人手一枝步兵火銃;炮兵400人,配備野戰重炮盞口大將軍160門,同時這四百人每人還配有一枝防身用的手銃;另500人配備多管火銃。

    楊淩得了金批令箭,委特權全權處理演兵習武事宜,著全軍領用了火器彈藥,再把這隻部隊拉上校楊的時候,他當時幾乎以為穿越時空又回到了現代:除了楊淩的親兵督戰隊是快馬長刀,整隻部隊可以說是一支完全火器化的部隊,這是大明朝的軍隊嗎?尤其是經過了滿清時期大刀長矛的斷層帶,楊淩這種激動的感覺尤其強烈。

    盡管現在的火器射速慢、射程近,單獨同大股騎兵作戰還具有致命的缺陷,但是如果能保持住這個勢頭,那麼在不久的將來,在火器突飛猛近的時刻,我們就不會落在全世界的後麵,一個最先進、最文明的國家,就不會成為西人眼中愚昧落後的種族,任人欺淩打壓。

    既便具有這些缺點,這種火器在當時的城市戰、叢林戰中照樣具有遠超過大刀長矛的威力,那根本不是血肉之軀和個人武藝可以敵對的東西。

    楊淩在雞鳴驛時見識過大將軍炮的威力,雖然遠不能和現代武器相比,但由於那時的防禦體係同等的薄弱,所以它的開花彈殺傷力並不弱於現在的大炮,還有那種多管火銃,足以在兩軍交鋒的一瞬間造成大量的殺傷。

    這種全火器裝備的部隊目前雖不是最佳的遠征作戰利器,卻是京師防守平亂的最得力臂助,楊淩知道現在憑他的權力和這支軍隊的配置還不宜去考慮那麼長遠的事情,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在最短時間內讓他的軍隊成為神機營五大營中最精銳的部隊,甚至是整個京師十二團營十萬大軍中最強大的力量。

    要做到這一點就容易多了,經過十天的空膛隊列練習,現在士兵們可以熟練地執行三列式對戰和三段式行進射擊,射擊速度和射擊密度比原來提高了三倍以上,這一來左哨軍的戰力立即大幅提升。

    軍中原本對他的能力還抱有懷疑態度的將領頓時心悅誠服,連彭大胖子和連麻子望向他的眼神都充滿敬服,楊淩直至此時才明確軍中賞罰升遷製度、訓練隊、哨、夥的獨立作戰能力,表現出色能力超群的士兵可以破格提拔,而怠懶無能的低級軍官就地免職,這一來軍隊立即士氣高昂,原本懶散的士兵都象脫胎換骨的豹子般精神奕奕。

    楊淩站在山坡上觀看著士卒們的演練,十餘天來的訓練,他白晰的臉龐被曬黑了,但是精神氣質卻多了幾分堅毅和果決。楊淩滿意地點點頭,被他勒令脫去重達四十斤的盔甲後,士卒們的行進速度和應變能力明顯提高很多。

    原本對摘盔卸甲極為不滿的將領們看到士卒們比原來快一倍的反應速度,也不得不承認看似士兵們自保能力減弱了,但是對敵的殺傷力和躲避傷害的機會其實反而增強了不少。

    “他***,我也帶了半輩子的兵了,可是就想不到可以讓士兵成站、蹲、臥三排射擊的?還有一個裝藥、一個點火、一個負責射擊的三人一班射擊法?三個人一枝火銃,打得風雨不透,愣是比原先一窩蜂的射擊強出一百倍!”

    彭繼祖佩服地望了楊淩一眼,對他道:“大人,日頭烈了,到棚下歇息會兒吧”。

    楊淩點點頭,二人返身回到山坡上以樹幹、樹枝搭起的棚下,連得祿搓著手掌道:“大人,這兩日看著手下練兵,我也有些按捺不住了,為將者當身先士卒,大人為什麼不允我們下去帶領士卒練習行軍廝殺呢?”

    楊淩端起杯來喝了口茶,看了坐在帳中的將領們一眼,笑道:“哦,那你告訴我,為將者要如何身先士卒?”

    連得祿道:“那還用說麼?要鼓舞士氣,戰場廝殺時身為將官者就要衝鋒在前,一軍之將,是全軍之魂,將勇自然兵勇。嘿嘿,不是在大人麵前自誇,末將打起仗來可是勇猛的很,苗疆平亂時,末將任百戶之職,親率三百士兵夜中摸上山去,連踹苗子三座大寨,趁亂還殺了他們號稱萬人敵的苗疆峒主”。

    楊淩頷首笑道:“不錯,果然勇猛,足以當得百戶之職”。

    連麻子聽了誇獎哈哈大笑,洋洋得意地瞟了眾將一眼,隻聽楊淩又道:“若你現在還是如此想法,你便該做一輩子百戶,再無升遷機會”。

    連麻子笑聲嘎然而止,彭繼祖“噗哧”一笑,賊兮兮地望了他一眼,心中暗道:“我便知道大人必定另有話說,沒有插口果然是對的”。

    連麻子喃喃地道:“怎麼大人覺得末將奮勇在前不對麼?”

    楊淩正色道:“對,不過是在你任百戶之職時才對。將領衝鋒在前,自可鼓舞全軍士氣,使得人人奮勇殺敵。但你現在已是都司官,手下一千五百軍兵,我問你,刀槍無眼,你若衝鋒在前,亂軍中被敵人殺了,試問你那一千五百個兄弟何人指揮?群龍無首下會不會全軍覆沒?”

    連麻子雖覺楊淩問的有理,可是為將者難道因為這個就臨戰畏縮嗎?他的臉上不禁浮起不服氣的神色,其他諸將也大多麵露異色,隻有三兩個人似有所悟地沉思起來。

    楊淩指著山下在把總、哨長、什長指揮下時而合縱,時而分兵的健兒道:“這就是我不允許你們下山,放手讓這些下級官佐獨立帶兵的原因。

    一直以來,這些將佐在你們的眼中隻是一個應聲蟲、傳聲筒,隻是負責傳達你們的命令,既沒有獨立指揮作戰的能力,也沒有獨立指揮作戰的膽量。所以大將成了軍中至關重要的人物,才有什麼臨陣不可換將、三軍不可奪帥一類的話。

    我卻以為,一個隻靠個人聲望和勇猛鼓起全軍士氣的將領,是最失敗的將軍。你看,在這,各支隊伍行止戰退皆一目了然,你身為將領隨時可以知道你的兵在哪,哪占了上風,哪趨了敗勢,隨時發出命令,調遣調整全軍的力量分配。

    如果你自已先衝到前邊去了,不要說身在局中你看不到敵我雙方的戰局變化,就是你手下的人想請你出麵指揮都找不到人,若是你一旦戰死沙場,全軍頓化一盤散沙,哪怕十倍於敵,也隻能任人宰割,這是士卒無能,還是將領之過?”

    連麻子一時語塞,楊淩又道:“為大將者,我不需要你是千人斬、萬人敵,隻要你能居中指揮,調度有方,你有本事把你手下的官佐、小校,人人都培養成千人斬萬人敵那才是上將之才,那才是一支戰無不勝的軍隊”。

    這些本來很樸素的道理聽在這些從未意識到小卒子作用的將領耳中,真是新奇無比的理論,有幾個從小卒子升起來的將領領會的最快,已不住地點起頭來。楊淩瞧他們一臉的信服興奮,不禁暗暗忱惜:可惜我沒在軍隊待過,否則寫本兒《論軍隊基層建設的重要意義》,著書立說,將來沒準兒能傳下本《楊子兵法》呢”。

    他喝了口茶,眯起眼睛看著對麵山上的一片叢林,那坡勢較矮,林木也並不茂密,但是在這兒瞧了半晌,卻看不到林中有一個人影兒,楊淩不禁滿意地笑了。

    楊淩從自已的親軍和督戰隊中抽調了三百人,要楊一清、韓林、韓武領了這些人正在那林中訓練,經過十多天來的苦訓,看來已頗見成效了。

    楊一清搜索、暗殺、設伏的本領一流,韓家父子武藝比楊一清還要高明,而且常年在山中打獵,簡直就是天生的山地叢林戰高手,機關埋伏、循跡追蹤的本領出神入化,有他們三人教授,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訓練出一枝特種精兵來。

    楊淩已經要求南鎮撫司特別提供一批專供錦衣衛偵緝、暗殺的專用軍械了。他著意地看在眼眼山林,繼續道:“讓兵卒們再練兩天,等他們再熟練些,就該你們出手了。到時你們各領一軍,彼此以對方為假想敵,練練怎麼行軍布陣,怎麼調兵遣將,讓他們多些實戰經驗”。

    “諸位將軍,要調兵遣將,不但要熟悉你手下的兵將,還要了解敵軍的實力和攻防,真正上戰場可不象在這看得這麼清楚,所以斥候的作用不可低估”。他想起雞鳴驛葫蘆穀那次險些全軍覆沒的大混戰,不由深有感慨地道:“一個好的斥候,有時可以抵得上千軍萬馬,他們的一個消息,可以決定一場戰爭的勝敗,世上料事如神、洞燭先機的諸葛亮,畢竟是可遇而不可求呀”。

    關守備笑道:“大人說的是,況且就算是孔明先生,一生也有失算的時候,我們這些臭皮匠就更不行了”。

    眾將聽了都大笑起來,這時一個士兵閃了進來,楊淩扭頭一瞧,見是自已的大舅哥韓威,他立即向幾位將佐點了點頭,跟著韓威走了出去。

    韓威接了妻子回京後也投到軍中來了。雖說這世道好男不當兵,可是畢竟比獵戶或驛卒地位高些,況且這京營的軍餉不但是全大明軍隊中最高的,軍中主將還是他的妹夫。

    楊淩跟著他走到一叢樹下,問道:“大哥,你打聽的怎麼樣了?”

    韓威道:“這事兒奇怪,你查到的證據上鮑盡忱盜賣槍丸火藥,甚至連賣與誰家、多少斤兩都寫的明明白白,明明已經呈進宮去了麼,可是現在鮑參將和劉都司在獄中公開的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罪名仍是貪墨一項,兩人好端端的呢”。

    楊淩身子一震,驚怒道:“甚麼?他們還活著?他們到底走了誰的門路,連這個罪名都能掩蓋下來?”

    韓威搖頭道:“那折子你是呈給皇上的,可是監察院十三道禦使、六科給事中不知從什麼門路知道了內容,你一本我一本的天天上折子呢,皇上就是留中不發”。

    楊淩沉思半晌,斷然道:“不行,我得回去一趟,唐姑娘為我生死未卜,我不能看著凶手逍遙法外!”

    韓威吃驚道:“這一來回得一天一宿,你是主帥,擅離大營再被人知道又要被參了”。

    楊淩道:“無妨,這兩日彈藥耗費已欲殆盡,皇上賜我雙虎符,要征調彈藥非我不可,順便去趟兵部便是了。

    四月二十八日夜,京師大雨。

    這是久旱之後第一場大雨,從晌午直下至夜幕降臨。暴雨傾盆如注。街上渺無人跡,青石板路被雨水衝刷的映著三兩樓台下的燈籠閃著幽幽的亮光,兩匹鐵騎疾如旋風,便在此時冒雨入京。

    馬上兩名騎士披著蓑衣,微微俯身避著驟雨,雄健的駿馬從雨水暢漾的大路上一掠而過,碗大的馬蹄濺起的波蕩瞬間被大雨撫平,嘩嘩地流淌著,一絲痕跡不曾留下。

    東安門北鎮撫司,千戶於永正坐在椅上品著茶水,笑眯眯地望著廊下串成線的雨水象簾子似的傾瀉下來:年初他在京郊剛買了三頃良田,今年一直未曾大雨,還以為這回要虧了收成了,老天有眼,瞧這一場下得狠的,幹得冒煙的土地可解了渴了。

    他正笑吟吟地盤算著,忽地兩個披著蓑衣的男子從雨幕中急急闖入大廳,雨水從兩人身上迅速流下,匯成了一條小溪。於永抬起眼皮子瞥了一眼,漫不經心地問道:“什麼事這麼著急,下著傾盆暴雨的也不安生?”

    楊淩一抬頭,瞧見那翹著二郎腿的錦衣千戶正是上次見過的那個金發碧眼的德國貴族後裔,他一邊解下蓑衣一邊笑道:“原來是於大人,,怎麼今兒又是你當值麼?”

    於永見這解下蓑衣走過來的人穿著一身軍中普通士卒的衣服,英俊而瘦削的臉龐上幾綹頭發還在滴著雨水,臉龐被雨澆得,卻一時記不起他是誰來,不由疑惑地道:“你是兵部的人麼?什麼事擅闖我鎮撫司衙門?”

    楊淩笑道:“於大人貴人多忘事啊,兄弟是楊淩,可還記得麼?”

    於永“啊”地一聲,一下子想了起來,最近風雲一時的人物,他怎麼會不記得。於永頓時滿臉陪笑地道:“原來是楊大人,失禮失禮,你怎麼怎麼這身打扮?”

    楊淩笑道:“這身衣服,回京方便,對了,牟大人在麼?”

    他問的是北鎮撫司鎮撫使牟斌,於永這人慣會鑽營,知道眼前這個大兵打扮的錦衣衛同知是張提督麵前的紅人,牟大人和掌刑千戶錢大人都禮敬三分,忙道:“不巧,牟大人帶著錢大人一早就出去了,到現在還沒回來,不知大人有什麼事差遣,或許卑職可以效勞。”

    楊淩聽了有些失望,這些事情他不便向於永說起,隻好隨口道:“哦,也沒什麼,本官回京辦差,順道來看看兩位大人”。

    於永笑嘻嘻地道:“大人有心了,如今雨還沒停,大人不如坐下喝杯熱茶,說不定一會兒兩位大人就喲,可巧,大人回來了”。

    楊淩一回頭,隻見兩頂轎子抬進了院中,直到了廊沿下,兩個身著飛魚服的人從轎中急匆匆鑽出,快步踏進廳來。楊淩連忙向前施禮道:“卑職楊淩,見過大人”。

    鎮撫使牟斌神色凝重,緊繃著臉兒跨進門來,見了楊淩不由怔了一怔,奇道:“你怎地回了京了?”,隨即不待他說話,立即道:“回來的正好,快快隨我房中敘話”。

    楊淩見錢寧跟在牟斌身後,也是神色惶惶的,甚至忘了跟他打招呼,不知道出了什麼大事,心情也緊張起來,當下急忙的一擺手,叫韓威暫且留下,跟著牟斌直趨書房。

    牟斌進了書房立即搶到書案前拾起筆來匆匆寫了幾行字,拿出印衿蓋了,遞與錢寧道:“快,你立即著人快馬去趟天津衛,請張大人馬上回京!”

    錢寧應了一聲,接過那張紙來急匆匆地跑了出去,楊淩不由急道:“大人,到底出了什麼事,怎麼神情如此凝重?”

    牟斌心神不寧地道:“楊同知,詳情一會再談,你今晚務必要連夜趕回軍營,恐怕隨後著你率軍回京的旨意就到了,皇皇上早朝時暈厥在朝堂之上,至晚方醒,我一直候在宮中,看那情形,這次皇上他他怕是不妙了”。

Snap Time:2018-05-24 19:53:51  ExecTime:0.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