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  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論紅娘子的“背叛”(11-08-07)      熊半仙拆字兒(11-08-07)      聽取蛙聲一片(11-08-07)     

第79章 再失一局


    楊淩笑地縮回了手伸在空中的手,一步步向鮑參將走去,神色間並無慍意。方才忽然被鮑盡忱戲弄了一番,楊淩心中的確又羞又惱,不過他也明白空降部隊一向最易招致原班人馬的反對,況且楊淩若不是和弘治帝看對了眼兒,也不可能坐火箭似的竄到這位將軍頭上。

    想到這,楊淩便心平氣和了,對這位鐵塔般魁偉的將軍充滿敵意的舉動,不免有種憐憫之意,他笑吟吟地上前扶起鮑參將,把著他的手臂緩步向點將台上走,邊走邊對張副將道:“大人,怨不得鮑將軍誤會,聖上恩寵,所以頗多讚譽之詞,楊淩年未及弱冠,氣質風度本就比不得鮑參將戎馬半生的威風。”

    張春見他有意和解,暗暗鬆了口氣,他瞪了鮑盡忱一眼,轉首對楊淩幹笑兩聲道:“這廝是個莽撞人,衝鋒陷陣、戰場殺敵倒是條好漢,但卻沒有識人之明,才鬧出這誤將馮京做馬涼的笑話,楊參將今後與他為袍澤,可要多多擔待了”。

    鮑盡忱見楊淩拿他的戲弄毫無辦法,心中正在得意,聽了張副將的話,心中十分不悅,他一向自視甚高,雖知張副將是一番好意替他開脫,仍是忍不住冷哼一聲,肩膀一抖,刷地甩開了楊淩的手。

    張春見他官迷心竅,如此的不通情理,不由臉色一變,神情間溢起幾分怒意。楊淩見這位鮑參將這般不識抬舉,當眾再次折了他的顏麵,心中有些恚怒。他一甩袍袖,冷哼一聲,轉身向張副將走去,與他比肩而立。這一來,鮑盡忱獨自站在他身後三步遠的地方,全副披掛,直愣愣的忤在那兒,倒似成了他的親兵護衛。

    楊淩向張副將拱了拱手,然後看向台下,台下五千衣甲鮮明的勁卒肅然佇立、雅雀無聲,隻聽得風吹旌旗,獵獵作響。楊淩目光一掃,隻覺這些兵卒雖然隊列整齊,衣甲鮮明,瞧起來威武無比,卻總象是少了一股氣勢。

    他忽地想起雞鳴驛駐紮的邊軍,那些人雖然痞痞氣的,一旦列隊而戰,卻是煞氣衝天,那種往來縱橫,睥睨天下的氣勢是戰場廝殺中培養出來的氣概,而這些人站得雖然筆直,隊列整齊無比,卻明顯少了那種虎虎生氣。

    楊淩微微一笑,目光隨意地向柳彪一掃,說道:“柳彪、楊一清,台前聽令!”

    楊一清忙將馬韁丟給張副將的親兵,匆匆走到台前,與柳彪一起單膝跪地,楊淩道:“你二人本是我的親隨,本將今日任職神機營左哨軍主將之職,你二人今後也入軍中,為我親兵!”

    二人抱拳施禮道:“卑職遵參將大人諭!”楊淩點了點頭,跨前一步,麵向全軍將士,卻不喚他們起來。

    鮑盡忱方才故意裝作認錯了人,領著全軍將士向柳彪大禮參拜,借辯白之機狠狠羞辱了楊淩一頓。可這時校場內數千人肅然而立,他剛剛拜過的人卻跪在楊淩麵前動也不動,鮑盡忱見了心中又羞又惱,隻覺楊淩是有意羞辱他,不禁緊攥雙拳,狠狠地瞪了楊淩一眼。

    楊淩拂了拂長衫,負手而立,提起調門朗聲道:“諸位左哨營的兄弟們,本將新來乍到,和大家還不熟悉,說點什麼好呢?嗯如果非要站在這兒故作親切地和大家嘮家常,楊某可有點兒裝大尾巴狼了”。

    台下官兵想不到這位文人出身的將軍,開場白竟是這麼幾句話,不由得轟然大笑,原來被眾將約束的緊張氣氛一掃而空。

    楊淩笑吟吟地站在那兒,等聲音漸漸小了,抬起雙手虛按了按,繼續說道:“勞動全軍將士搞出這麼大的舉動來,是歡迎本將就任,楊某受寵若驚啊。說起來無非就是彼此認識一下嘛,那我就在這兒自我介紹一下,鄙姓楊,叫楊淩,曾任雞鳴縣驛丞、詹士府侍讀,如今,大家都知道了,就是神機左哨營主將,初次見麵,楊某向全軍將士們問好了!”

    楊淩說著雙手抱拳團團一揖,台下五千官兵見大將軍抱拳行禮,頓時甲胄亂響,那間跪倒一片,紛紛說道:“拜見參將大人!”

    楊淩雙手抱著拳,凜凜的目光從幾位都司臉上緩緩掠過,滿臉麻子的連得祿連都司見了不由身形一矮,跪了下去,那位粗壯肥胖的彭都司還在左瞧右瞧,見連得祿跪了,忙也跟著跪了下去,抱拳施禮道:“末將參見楊將軍!”

    劉都司見他兩人都跪了,猶豫著看了鮑參將一眼,也跟著拜了下去。三位都司一拜,後邊的幾位將佐哪敢怠慢,全都拜倒在地,張春站在楊淩身側,冷冷地瞪了鮑參將一眼,鮑盡忱盡管敢倚老賣老、裝傻充愣地戲弄楊淩,畢竟可以藉日認錯了人。這時眾目睽睽之下,又有兩位大營的副將在此,他可不敢明目張膽地抗命,略一猶豫,鮑盡忱隻好咬緊牙關,一言不發地跪了下去。

    楊淩恍若不曾看到身後的動靜,他長長吸了口氣,大聲說道:“為將者,要統兵練兵。這個統字,就是令出一門,令下如山。這個練字,既要練弓馬武藝,也要練軍紀號令。這,就是本將上任,首先要曉諭全軍的將令!”他頓了一頓,高聲道:“左哨營三司將佐何在?”

    連都司聽這位東宮侍讀進士說話語氣果決,並不象個隻知之乎者也的書呆子,心中已起了畏懼之心,聞聲疾道:“左哨軍第一司連得祿聽令!”

    其他幾位將佐也一一報上官銜姓名,楊淩聽罷把手一揮,喝道:“三位都司各領本軍,明日辰時三刻校場集合,本將在此點兵!中軍官留下,其餘人等現在可以散了!”

    劉都司遲疑著向點將台上看了一眼,鮑參將正抱拳跪地,根本看不到他臉色,三位都司相視一眼,隻得唯唯而退,各領本軍退出校場,一時間走得空空蕩蕩。鮑參將本想盡集三軍,先給楊淩來個下馬威,想不到楊淩下了個套兒,讓自已跪在這兒,三言兩語把人都打發走了,一時咬得牙齒格崩直響,臉兒都氣黑了。

    楊淩轉身,好象才看見他以的,連忙的將他扶起來,滿麵春風地吩咐中軍官準備酒筵,要與副參將一齊款待張春、劉紹堂兩位大人,以盡地主之誼。鮑盡忱聽了再也隱忍不住,他怒衝衝地一抱拳,大聲道:“諸位大人,卑職身有不適,今日楊參將就任,卑職不得不抱病迎接,這酒筵卻無福消受了,鮑某先行告退了,失禮!”

    完他也不待楊淩回答,抱拳後退三步,霍地一轉身,蹬蹬蹬下台去了。張春望著他的背影微微搖頭:楊淩這個參將是皇帝欽點的,將來的前程絕不隻於一個參將,連這點眼力都沒有,你還妄想坐上主將的位子?

    隻是鮑盡忱在軍中資曆甚老,頗有些對他俯首聽命的官佐,真要狠下一條心來和楊淩擰著幹,這兩個人一個是軍中老將、深孚眾望,一個是禦前新寵,得罪不得,自已夾在中間,以後可就要頭疼了”。

    他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想到這,不禁擔憂地瞧了劉紹堂一眼,隻見這位第二副將也苦著臉向他望來,兩人目光一碰,相視一歎,同時大搖其頭。

    辰時一刻,楊淩在柳彪的幫助下頂盔掛甲、肋下懸劍,出了參將大帳。

    楊淩聽錢寧說過,這些年國家安定、除了北疆,戰事並不多,京師三大營幾乎沒有用武之地,是以軍紀鬆馳,京營的主將如果家眷在京,是不必長駐軍中的,反正往返城中與南苑的距離馬程並不遠,他本想著晚上回家去住,但是今日一進大營,鮑參將就給他來了個下馬威,楊淩倒不想走了。所以昨晚便遣柳一清回城一趟,將自已駐在軍營的消息知會了幼娘。

    楊淩這時仍未將鮑參將的無禮太放在心上,官威久而自存,畢竟自已才是軍中主將,時日久了聲威自然崛起,鮑盡忱的影響就會慢慢減弱,隻要他現在不再來找自已的麻煩,這事兒還是打個哈哈揭過了的好,兩人共掌左哨營,如非必要,大可不必和他鬧得太生分。

    此時校場上連得祿的第一司已列隊整齊,等候參將大人檢閱了。這個麻子例來篤信關情不管官兒大小,送禮卻要跳著級送。隻比自已大一級的官兒,就算舍得花銀子他也不會把位子讓給你坐,所以送也白送。不過這免費的交情卻不妨賣給他,所以早早的就把第一司一千五百名官兵拉出來穿戴整齊在校場上候著了。

    第二司彭繼祖的人正慢騰騰地向校場集合著,一些士卒嘻嘻哈哈的正在打鬧,瞧見參將大人頂盔掛甲,領著四十多名身著黃銅鎖子甲的親兵進了校場,不禁噤聲起來,趕緊的走進隊列。

    楊淩往點將台上一站,配上這套明光鎧,還真增添了幾分英武之氣。隻是這銅盔、戰袍、護鏡、戰裙、戰靴組成的明光鎧足有四十多斤,楊大將軍威武倒是威武了,要不是柳彪、楊一清扶著,他上馬下馬都嫌費勁兒。

    楊淩扶劍四望,又抬頭看看天,扭頭向柳彪低聲問道:“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柳彪低聲回道:“大人,已過了辰時二刻了,再有片刻功夫便是辰時三刻”。

    楊淩點了點頭,目光飄向校場一角,那本該有第三司的軍隊,但現在空落落的沒有一個人影兒。台下的彭繼祖和連德祿也注意到了這種情形,兩人湊近了竊竊私語,偷偷觀察著楊淩的反應。

    這位參將大人昨兒可是說過令出一門,令下如山。如今馬上辰時三刻,第三司炮營的劉士庸居然一兵一卒都不到,倒要看看這位參將大人如何下台了。

    楊淩真的怒了,他攥緊了劍柄兒,一雙劍眉也緊緊地蹙了起來。劉士庸一人既無膽子,也沒有必要得罪他,必是鮑盡忱主使無疑了,昨日看現場幾位將佐的表現,他就已瞧出那位劉都司和鮑參將眉來眼去的彼此關係非淺,想不到這位鮑參將昨兒當著兩位神機營副將折辱了他一番,今日仍要故伎重施。

    楊淩壓抑著怒氣,眼角偷偷瞟了站在點將台下的親兵隊長一眼,不知這人是否也是鮑參將一黨,若是待會兒過了時辰,我派他去執行軍法,擒了劉士庸來見我,他會不會聽命呢?楊淩現在能確信可控驅使的隻有楊、柳二人,想要振起軍威,也嫌底氣不足,心中不免忐忑起來。

    過了會兒,楊一清悄聲道:“大人,馬上辰時三刻了”。

    楊淩籲了口氣,放鬆了肩膀向台下望去,隻見第一司、第二司三千人馬肅然而立,無數雙眼睛都緊盯著他,楊淩的眼皮跳了跳,緩緩望向轅門去,正要下令親兵隊長執行軍法,就聽遠處人喊馬嘶,頃刻間一騎白馬潑啦啦衝進轅門,大呼小叫地道:“都給我快著點兒,馬上列隊集合!”

    楊淩一見他不禁怒火驟燃,忍不住大喝一聲道:“劉士庸,本將要你辰時三刻校場集合,何故來遲?”

    劉士庸翻身下馬,大步流星走到台前抱拳施禮道:“回參將大人,大人下令辰時三刻校場集合,卑職片刻不敢耽誤,現在正是辰時三刻!”

    他頭也不抬,高聲說道:“第三司全營人馬一千五百人,除三人生病外,其餘全部帶到,請大人檢閱!”

    第一、二司的人馬早已靜立台下,這第三司人馬一到,人喊馬嘶,雞飛狗跳,頓時踩踏得有半個月沒下雨的校楊塵煙四起,楊淩瞧他軍中有些個兵卒四處亂竄,好似找不到位置一樣,氣得身子都微微顫了起來:這些官兵天天都要點將演操,豈有找不到自已的站位的道理,那幾個兵痞分明是有人指使、故意而為”。

    楊淩一見,頓時色變!

Snap Time:2018-08-21 17:28:48  ExecTime: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