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作者:月關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  回到明朝當王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回到明朝當王爺最新章節論紅娘子的“背叛”(11-08-07)      熊半仙拆字兒(11-08-07)      聽取蛙聲一片(11-08-07)     

第九章 家有賢妻


  結果堂前楊淩說了自已所見所聞,證實馬昂的確不曾對王老板下過重手,王家老老少少就跪在那兒哭哭啼啼大講他老子平時身體如何之好,必是馬昂行凶殺人,弄得這位兵油子縣太爺一個頭兩個大,坐在上麵瞪著兩隻圓圓的小眼睛兒全沒了主意。
  側麵矮案後坐著黃縣丞,縣丞的職責就是輔佐縣令,對於縣內之事沒有不應當問的。不過,按慣例,為避免侵權嫌疑,縣丞隻相當於預備縣令,平常就象個廟的泥塑木雕,什麼事都不表態。
  這位黃縣丞又是文人,那時文尊武卑,他根本看不起這兵痞出身的縣太爺,所以一直在他身邊認真地扮演著徐庶的角色,閔縣令也早習慣了當他不存在,根本也不去問他。
  正抓著胡子沒奈何的功夫,一個班頭湊到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閔縣令把袖子一拂,大聲道:“把馬昂暫行收押,屍體由忤作看管。其餘一幹人等先行回去,待本官戡驗一番再行定案”。
  馬昂被收進了大牢,眾人留下了姓名住址被打發了出去,楊淩也起身向閔縣令告辭,出了大堂,馬小姐急步追了上來,福了一禮道:“多謝楊秀才為我兄長仗義直言”。
  這女孩兒真個是生得人比花嬌,在這大堂上不象外邊寒冷,凍僵的臉蛋兒恢複了柔軟和光澤,白晰溫潤得如同美玉一般,令她嫵媚的容貌更加扣人心弦。
  楊淩聽她叫自已秀才,總是不禁想到那些窮酸腐儒,感覺很是不自在,於是笑道:“我也隻是照實而說罷了,方才在路上見馬小姐頗有女中豪傑的風采,何必文縐縐叫什麼秀才,直呼我的名字就是。”
  馬小姐強顏一笑,說道:“如此,多謝楊公子了,開堂再審時還要麻煩楊公子作證。”正說到此處,門外一個年約五旬、頜下三縷黑髯的官員急匆匆地走了進來,堂上的閔縣令退了堂卻未走,見他進來立即迎上來道:“馬大人,你來得正好,這事兒實在讓兄弟撓頭,你看如何是好?”
  他倒爽快,還是馬大人機靈一些,一見堂上除了閔縣令和自已的女兒外還有一個不認識的年輕人,心中有些顧忌,倒是不敢提起案子的事兒,見女兒向他見禮,隻是擺了擺手,疑惑地向楊淩問道:“這位是”。
  馬小姐忙道:“父親,這位秀才公叫楊淩,我與哥哥去為母親壽辰購買禮物,那老板昧了我的珍珠,結果被哥哥責罵自已羞氣而死,多虧楊公子為哥哥仗義直言,這才沒有因那店家親鄰一麵之辭定罪,明日過堂少不得還要麻煩楊公子的。”
  馬驛丞聽了連忙拱手道謝,彼此客套了一番,那閔縣令急性子,早已耐不住道:“馬大人,不是兄弟不想幫你,那王家人多勢眾,又有鄉鄰作證,眾口一辭,雖然有楊秀才的證詞,可是一條人命的案子,兄弟可不敢隨便放人”。
  眼見這位縣台爺如此個性,楊淩不禁為之失笑,又聽兩人要說些自已不便聽到的話,他連忙拱手告辭。馬小姐是冰雪聰明的人物,在一旁見了他搖頭失笑的模樣,覺得他象是成竹在胸的樣子,昨日酒宴上見過閔縣令,和爹爹一樣,都是軍人出身,沒有那些彎彎繞腸子,說不定這位楊秀才倒有辦法救人,畢竟這些讀書人對大明律都一定是讀過的。
  想到這,馬小姐連忙追上兩步,嬌聲道:“楊公子,看你神情可是有法子救我哥哥?”
  一聽馬小姐這麼說,閔縣令和馬驛丞都不覺精神為之一振,四隻眼睛一齊望來,楊淩嚇了一跳,連忙搖手道:“哪,哪,在下隻是一個證人,怎麼能逾越為縣尊大人出謀劃策?”
  閔、馬兩個官兒聽了頓時大失所望,不料那馬小姐卻聰穎得很,立即追問道:“如此說來,楊公子並不是沒有法子,隻是因為身份不便幹預斷案了?”
  楊淩隻消說一句自已並沒有什麼法子,那也便可以就此離開了,回去繼續尋找回到古代發大財的法子,為韓幼娘置辦一份厚厚的遺產,然後回到陰曹地府繼續讓牛頭馬麵頭痛。可是象馬小姐這樣清水芙蓉般的小美人兒,又有哪個男人肯在她麵前自認無能?
  受她一激,楊淩脫口道:“正是,在下隻是一介秀才,恰逢此事作個人證罷了,如果出頭為縣尊大人斷案指手劃腳,豈不逾越了身份?”
  馬小姐展顏一笑,忽爾向他盈盈拜倒,雙膝跪地道:“楊公子,我哥哥雖然為人魯莽了些,可是決非為非作歹的惡人,那王家店主見利忘義枉送了性命,竟要累得我哥哥為他償命,楊公子可忍心看得下去?
  縣尊大人和家父都是武人出身、性情直爽,於律法少有涉獵,楊公子既然通曉律法,怎麼能見死不救?
  聖人有雲:‘讀聖賢書,所為何事?’隻有“承擔”罷了,遇事隻說有愧無愧,不問有禍無禍,若是明知事之不公,卻尋托遁詞不能主持正義,是謂無恥,楊公子以為如何?”
  楊淩張口結舌,想不到這小姑娘如此牙尖嘴利,他臉上掛不住,一麵在心緊張地搜索著兩世融合的記憶,看看能不能從大明律和後世刑判方麵想出些辦法來,一麵上麵攙扶她起來,口中說道:“馬小姐快快請起,依我看王家店主恐怕是自有隱疾,令兄雖然推搡了他一把,斷然不會因此致他於死地,但是現在王家群情洶洶、眾口一辭,人既死在那,令兄又確實動過手,有罪無罪,哪是那麼容易辯得清的?我就算有些主意,也未必便救得了他”。
  那時候男女有別,授受不親,縱然不願受她的大禮想扶她起來,也隻能雙手虛浮,隔著那麼一尺來遠比劃一下,對方也便順勢起來了,好象這扶人的精通九陽神功,能在丈外發功傷人似的。
  楊淩雖知道這些規矩,但是行止上還是後世的習慣,竟然上前結結實實地攙住了馬小姐的手臂,將她攙了起來。柔軟的臂膀托在手上,那張柔媚可人的麵孔就在眼前,又聞到了她身上如蘭如麝的那股香味兒,比她騎在馬上從身旁一掠而過時更加濃鬱。
  馬小姐心中羞窘不已:“看他一表人材,想不到也是如此好色,竟然趁機占我便宜”,馬驛丞也覺得他直接攙扶女兒,有些孟浪了,不過這時救兒子出獄要緊,自已就這麼一個獨生兒子,真要有個好歹,便是要他用女兒換兒子那也是肯的,所以隻做視而不見,搶上來也道:“有什麼主意不妨說來聽聽,不瞞楊公子,閔縣令和我都是當兵的,這律法咳咳,如果公子有什麼辦法不妨說來聽聽,不管有沒有用,馬某都承你的大恩啦。”
  這一下楊淩可是騎虎難下了,他為難地看了閔縣令一眼,這位縣太爺如釋重負,很‘大方’地擺手道:“對對對,你們讀書人心眼兒多,有什麼好辦法隻管講來,我最頭疼升堂問案,下邊要是韃子兵,我大刀一揮便罷了,惱便惱在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聽來聽去隻有老爺我沒理,實在無法給他們判這個理,弄得我一聽見鳴鼓我心就打鼓”。
  “這個這個”,楊淩道:“常言道,知已知彼,方能百戰百勝,案情經過我是全程目擊,倒是不必贅述了,不過既然案情集中在那王老漢是被打死還是年老體衰自然而死,這個……就要對他的身體情況,以前有無病史等等要全麵了解一下,然後找出破綻,才能把責任一推二六五,還堵住他們的嘴,叫他們說不出話來“。
  “好!”閔縣令擊掌叫好,嗓門大得把楊淩嚇了一跳,馬驛丞也歡喜得連連搓掌,說道:“楊公子果然了得,老夫隻是著急,又不能公然把兒子從獄中提出來,聽你一說,好象大為可行,我兒既然沒有打他,那麼這老東西肯定原來就有毛病,閔大人呀,這件事還要麻煩你派人好好了解一下呀”。
  閔縣令沒口子地答應道:“好好好,沒有問題,到底是讀書人,我老閔頭疼不已的事,聽你一說大有門道,還是讀書人陰損,哈哈哈呃,不是,這個這個讀書人聰明”。
  楊淩暗道一聲慚愧,他不過是一時情急,拿出了昔日做理賠工作時的拖字訣罷了,地球人都知道,中國的保險業是保時容易理賠難,製度條文可以把一個碩士畢業生繞得覺得自已是文肓,索要的相關憑證之多能讓最有耐心的人發瘋,如今不過是小試牛刀罷了。
  不過一看到馬小姐柔媚如水的眼神兒滿是欽慕之色,縱然是楊淩也不免有些飄飄然,虛榮心大為滿足。
  回到家時,天上又下起了茫茫白雪,雪花飛舞天氣反而暖和了起來,雪花落在身上粘粘的。
  幼娘已經回到家,正立在門口翹首盼望著他回來,遠遠的見到他的身影便飛奔過來,見到她楊淩心中一暖,同時又有些心虛,早上幼娘出去做工,自已說過要在家好好讀書,結果卻被她逮了個現行,要是她出言責怪,楊淩還著實有些怕她。
  不料幼娘對此卻隻字未提,隻是滿臉喜悅地將他迎進門去,替他拂去身上的積雪,溫柔似水地道:“相公,你回來了,我已經做好了飯,正著急不知該去何處找你呢”。
  楊淩不好意思地道:“嗯,本來想在家安心讀書的,隻是啊,這個想起有個同年住在這,所以去探望他一下”。
  幼娘抿嘴一笑道:“相公是男人,應酬交際這些事也是必不可少的,幼娘曉得的。對了,幼娘今日在裁縫鋪做工,一上午就縫補了十件袍子,足足掙到十文錢呢。這家裁縫鋪承接驛丞署馬號的生意,那一百多個驛使,常年四處奔波,衣服磨損得厲害,裁縫鋪的生意好著呢,想不到城原來也很好做工的”。
  楊淩看著她眉開眼笑,說話時興奮得臉蛋兒紅撲撲的,不禁在她臉頰上輕輕擰了一把,笑道:“幼娘好本事,都是我的病拖累了你,剛一看到你那小可憐的模樣時,真是叫我好生心疼”。
  韓幼娘被他突然的親昵動作弄得一愣,頓時滿臉紅暈,她羞怯地垂下頭去,忸怩道:“相公,我們是夫妻,本該一生相守、相互扶持呀”。
  楊淩聽了心中激蕩,忽然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她,把她緊緊地摟在懷中,輕輕撫摸著她柔順的秀發,韓幼娘還是頭一次和他有如此親熱的舉動,靠在他胸前暈淘淘的,又是歡喜又是滿足。
  過了好半晌,韓幼娘才輕輕推開他的擁抱,紅暈滿臉,眼光卻不敢去看他,隻是低著頭撚著衣帶子羞答答地道:“相公,飯菜正熱著呢,你快坐下,我給你盛飯”。
  飯菜雖然簡單,比起在山時可強了許多,加上油坊老板還送了些油渣子用來做菜,雖然那種菜油味還不是太習慣,不過楊淩還是多吃了些飯菜。
  見他飯量漸開,韓幼娘真是比什麼都開心,眉眼間一直滿是笑意,吃完了飯,韓幼娘收拾了碗筷兒,係上圍裙洗刷起來,楊淩覺得自已實在成了可有可無的廢物,本想上前幫著她洗洗碗碟,不料韓幼娘大驚小怪,嗔道:“哪有男人做這些事情的?相公,你還是坐著吧,這是我們婦道人家的事情”。

Snap Time:2018-10-20 05:41:14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