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變》全文閱讀

作者:雲白天藍  武俠變最新章節  武俠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俠變最新章節第三百零八章調轉槍頭(14-01-31)      第三百零七章拔刀相助(14-01-30)      第三百零六章除惡務盡(14-01-29)     

第三百零六章除惡務盡


  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小說網”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江雲目光巡視著周圍,尋找著四大寇所在的地方。。此時雙方的戰鬥已經達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雙方都已經殺紅了眼,不過飛馬牧場的人畢竟人少,不是對手,所以過了一會之後,就被四大寇的部隊給逼得連連後退,退到了飛馬牧場的外圍地界。
  江雲身法極,在人群之中騰閃挪移,那些人根本無法捕捉到江雲的身影,可是四大寇也不知道到底跑到了哪,江雲找了半天,愣是沒有找到。
  過了許久,江雲登上了一株參天大樹之上,俯視著戰場的形勢,終於發現了四大寇的所在,於是江雲飛速的衝了過去。
  四大寇此時正聚在一個山穀之中,不知道在商量著什麼,當江雲來到這的時候,一眼就認出了四人,雖然江雲沒有見過他們四人,但是從他們的打扮和氣勢來看,定然是四大寇無疑。
  這四人周圍聚集了大概有數十人,江雲微微思考了下,然後就不再猶豫,直接朝著四大寇衝了過去,好看的小說:。
  “什麼人?”
  江雲的聲勢極大,雪飲刀刀光閃過,地上就倒下了幾人,對於這些強盜土匪,江雲沒有絲毫的憐憫之心,殺了他們就是為民除害。
  直到江雲斬殺了十幾人之後,疑是四大寇的其中一人頓時大喝道:“小子,你是什麼人?”
  “取你命的人。”
  江雲冷喝一聲,雪飲刀刀光一閃,無可匹敵的刀氣攜帶著狂暴的殺氣就將四大寇籠罩了起來。見到江雲如此威勢的一刀,四大寇都是駭然大驚。同時往後退去。
  其中一人狼狽的退開之後,大怒的看著江雲,喝道:“小子,你到底什麼來頭,可知道本人是誰?”
  江雲無視周圍圍攏過來的賊寇,冷冷地看著說話之人。雪飲刀刀身流光四色,不帶一絲血跡,但卻是令人心寒不已,震懾的周圍賊寇都不敢靠近。
  “那你是誰呢?”
  那人一挺胸脯,高聲道:“本人向霸天,江湖人稱‘寸草不生’。”
  江雲望著此人,隻見向霸天的容貌賣相確實令人不敢恭維。是個五短身材的胖漢,矮矮的個子。短短的手腳,腆著肚子,扁平的腦袋瓜兒好象直接從肥胖的肩上長出來似的。可是那對像是永遠眯起來的眼睛卻是精光閃閃,還且帶著邪異的藍芒,讓人一看知道他不但是內功精湛的高手,而且還是走的邪門的路子。他兩手各提著一隻銀光閃閃邊沿滿是銳齒的鋼環,更使人感到他的危險和詭秘性。都不知有多少人飲恨在他這對“奪命齒環”之下了。
  轉向向霸天旁邊的那個賊寇,江雲道:“那你又是哪一個?”
  江雲所指的這人是個粗壯結實。背上交叉插著兩根狼牙棒,臉上賤肉橫生,額頭還長了個令他更形醜陋的肉瘤的大漢。
  這人雙目寒光閃閃,注視著江雲。口中說道:“本人房見鼎,江湖人稱‘雞犬不留’。
  江雲暗自點頭,然後又看向了另外一人,此人身材高瘦,一副壞鬼書生的模樣,唇上留了副兩撇八字須,背上插著個塵拂,打扮得不倫不類。。
  “那你應該就是人稱‘焦土千’的毛燥了?”
  “正是你爺爺。”毛燥陰惻惻的笑道,聲音令人覺得份外惡心。
  江雲看向了最後一人,此人身型雄偉,長了一對兜風大耳,額上堆著深深的皺紋,顴高腮陷,兩眼似開似閉,予人城府深沉的印象。但其相貌倒不像其它三人般令人討厭,有點像不愛說話的老學究。這人應該就是四大寇之首的‘鬼哭神嚎’曹應龍了。
  “我已經認識你們了。”江雲忽然莫名其妙的對著四人說道。
  向霸天那肥胖的大臉一怒,喝道:“小子,你還沒報出名號呢。”
  江雲抬起雪飲刀,淡淡的說道:“將死之人,又何必知道我的名字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小說網”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呢?”
  “臭小子,你找死。”
  向霸天左右雙手同時揚起,奪命齒環相互碰撞,發出了一道清脆的響聲,隨後那些圍住江雲的手下頓時衝著江雲殺了過去,有的使刀,有的用劍,全部都朝著江雲的要害之處攻去。
  江雲雙目寒光一閃,所有人都隻見到刀光一閃,那十多個衝向江雲的賊匪同時頓住,然後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之下,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開了殺戒之後,江雲就不再說話,直接衝著四大寇就殺了過去,所到之處,無一生還,好看的小說:。
  以曹應龍為首的四大寇,都是被江雲的威勢給震懾住了,江雲的刀法並不算如何的玄妙,但是卻沒有人可以從他的刀下活命,每一刀使出,都會有人倒下。
  隻不過是短短的十幾個呼吸的功夫,幾十個手下都已經被江雲斬殺,但是雪飲刀之上依然是沒有沾染一絲血跡,隻不過不同的是,江雲身上的殺氣已經猶如實質,壓得四大寇都是心驚不已,差點都要忍不住掉頭逃跑了。
  “你,你到底是誰?”向霸天吃驚的看著江雲。
  江雲聲音猶如魔王降臨,道:“我說過了,死人是不需要記住我的名字的。”
  “驚寒一瞥!”
  幹淨利落的一刀,從上而下,帶著絢麗無比的光芒,劃破了虛空,攜著無匹的殺氣,直斬向霸天。
  向霸天怒吼一聲,揚起手中的奪命齒環,架在頭頂之上。隻聽‘當’的一聲,向霸天竟然直接被江雲的刀氣劈腿十多步,狼狽的坐到了地上。
  其他三大寇都是駭然失色,隻聽曹應龍大吼一聲,道:“兄弟們,點子硬,我們一起出手。”
  “好。”其他三人都是點頭同意,向霸天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連同三人一起朝著江雲殺去。這四人已經相交了多年,對彼此也算是比較熟悉了。所以配合起來,聲勢也是極為不弱,殺氣凜然。
  江雲冷冷地一笑,隨後雪飲刀接連砍出,雖然四大寇人數眾多,從四個方向同時攻向江雲。但是身處中間的江雲卻是夷然不懼。雪飲刀猶如索命鐮刀,每一刀使出,都帶著無比可怕的刀氣,令四大寇都是不敢觸其鋒芒。。
  “當當,當當。”
  兵器交鳴聲響遍小山穀之中,一轉眼的功夫,四大寇就已經和江雲交手了有十幾招了。可是在這十幾招之內,四大寇已經被江雲的刀法給完全的壓製住了。而且還被江雲的刀勢籠罩,就算是他們想逃,也決然逃不過江雲的手心。
  打了那麼久之後,江雲已經完全的摸清了四大寇的手段,所以輕喝一聲,不再留手,雪飲刀劃過了一道詭異無比的線路,直接劈在了向霸天的奪命齒環之上。隻見向霸天的奪命齒環頓時裂成了碎片,緊接著悶哼一聲,張口吐出一大口血,砸到了十幾步之外的地上。身體抽搐了幾下之後,就沒有了動靜。
  “老四!”
  一見到向霸天死在了江雲的手中,其他三人在悲痛的瞬間,也是心中駭然,三個人根本不需要打招呼,竟然同時從三個方向逃去。
  在江雲殺了向霸天之後,其他三大寇也是徹底的明白了,眼前的這個人使刀的年輕人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惹得起的,若是在繼續停留的話,就會步上向霸天的後塵。
  四大寇雖然並稱於世,但實際上他們都是自私自利之輩,如今向霸天死了,他們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報仇,而是逃跑,隻要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可是江雲會讓他們逃走嗎?
  當然是不可能的了,隻見江雲一蹬地麵,身體猶如一顆炮彈般射了出去,後發製人,隻不過是兩個呼吸的功夫,就已經追到了毛燥的身後,雪飲刀重重的劈了過去。
  “喝!”
  感應到身後的刀氣,毛燥心中大駭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小說網”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知道自己若是不回身抵擋的話,就絕對是死路一條。無奈之下,毛燥隻能強行的扭動身體,轉過身來,甩出手中的拂塵。
  可是毛燥的拂塵又怎麼可能抵擋住江雲的雪飲刀,雪飲刀根本沒有停頓一下,一下子就將拂塵劈成了碎片,直接砍中了毛燥的身體,毛燥連哼都沒有哼出一聲,就栽了下去,。
  江雲雙腳踏在毛燥落下的身體之上,借力轉身,衝向了正飛奔而逃的房見鼎,速度之,令人震驚,幾個挪移就要追上了房見鼎。
  本來房見鼎見到江雲去追毛燥,心中的緊張放了下來,以為自己的性命保住了,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毛燥居然連江雲一刀都沒有接下,直接就被江雲斬殺了。更讓他恐懼的是,江雲竟然沒有去追曹應龍,而是選擇了他。
  房見鼎驚駭之下,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拚命的飛奔著,這一刻他真恨自己為什麼沒有多長兩條腿,那樣的話,說不定就可以跑得更一些了。
  可是不管房見鼎如何想,他也不可能得過江雲,江雲屏住呼吸,一口氣就追上了房見鼎,他一點大樹,直接就衝到了房見鼎的前方,阻擋住了房見鼎前進的方向。
  房見鼎臉色憋得通紅,不停地喘著粗氣,而江雲則是神情淡定,高下立分。房見鼎此時也是認清了,知道自己不管如何逃,都不可能逃得過江雲的手掌心,所以他直接就對江雲問道:“你到底怎麼樣才肯放過我。”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放過你的。”江雲將雪飲刀插入刀鞘之中,冷冷地看著房見鼎。
  見到江雲絲毫不近人情,房見鼎也知道多說無益,大喝一聲,就衝著江雲殺了過去。
  江雲冷冷地看著房見鼎,房見鼎此時已經是在困獸猶鬥了,不過這頭困獸對於他來說,沒有任何的威脅可言。
  隻見江雲雙掌齊出,一招‘雙龍取水’擊出,強勁的真氣直接轟中了無法閃避的房見鼎身上,房見鼎頓時口吐鮮血倒飛而去,江雲飛身而起。從天而降,‘飛龍在天’。給了房見鼎最後的一擊。
  沉重的掌力直接將房見鼎的五髒六腑震碎,房見鼎睜著雙眼,迷惘的看著天空,再無神采。
  “怪就怪你們這輩子選擇了最賊匪。”
  望著房見鼎死不瞑目的樣子,江雲毫無憐憫之心,這種人根本不值得別人憐憫。
  曹應龍速度極的飛奔著。在四大寇之中,以他的武功和智慧最高,所以他挑選的逃亡路線也是最好的,他左轉右轉,很的就奔出了將近十路。
  一口氣跑了那麼遠的路,哪怕是以曹應龍那精湛的內力,也是無法持續。所以隻能停下來恢複一會才能夠繼續。
  這麼長時間沒有追來,曹應龍覺得江雲是不可能追上來的了。於是也就放鬆了下來,可就在曹應龍放鬆下來的那一瞬間,一道猶如鬼魅般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不跑了嗎?”
  “你?”曹應龍無比驚恐的望著江雲,道:“他們怎麼樣了?”
  “死了。”江雲淡淡的說道:“所以,現在輪到你了。”
  曹應龍大口的喘著氣,望著風輕雲淡的江雲,他已經知道自己遠遠不是江雲的對手了,所以幹脆坐到了地上。問道:“我認栽了,隻要你肯放我離開,我願意把多年劫來的財寶全部都送給你,並且發誓不再踏足江湖。”
  江雲搖了搖頭。道:“這種不義之財,不知道害了多少人,用這樣的前,傷天害理,就算你送給我,我也不會要的。更何況金銀珠寶對我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
  聽了江雲的回答之後,曹應龍頓時心中氣悶,過了一會才沉聲道:“若是我已絕密情報相告,不知你聽過之後,是否願意放我離開?”
  江雲輕蔑的一笑,道:“我不想聽你的什麼情報,而且你
  

Snap Time:2018-10-22 07:12:44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