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變》全文閱讀

作者:雲白天藍  武俠變最新章節  武俠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俠變最新章節第三百零八章調轉槍頭(14-01-31)      第三百零七章拔刀相助(14-01-30)      第三百零六章除惡務盡(14-01-29)     

第三百零四章雙龍再現


    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小說網”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江雲剛一推開房門,就看到了一臉寒霜端坐在房中的商秀珣。.

    江雲先是一怔,隨後臉色一正,進入了房間,還沒等江雲開口解釋,商秀珣就麵色陰沉的問道:“你剛剛去哪了?”

    “沒去哪,隻是隨意的逛了逛。”江雲想都沒想,隨口答道。

    商秀珣憤怒的一拍桌子,喝道:“隨便逛逛?那為什麼我派人找你,卻找不到呢?說,你到底去哪了?”

    江雲麵色平靜,淡淡的說道:“剛剛我見到一個人鬼鬼祟祟的,於是就追了上去,可……”

    “可是沒有追到,是吧?”商秀珣打斷了江雲的話,冷哼道:“我看那個鬼鬼祟祟的人就是你,江雲,並以為我們不知道你的來曆,你到我們飛馬牧場來到底有什麼目的?”

    “你查過我了?”對於這個結果,江雲沒有絲毫的意外。

    商秀珣目光不離江雲,道:“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狂刀”江雲駕臨我們飛馬牧場,到底所為何事?還請直言。”

    江雲望著眼前的這位絕色美人,雖然在生氣,但卻也還是顯得如此美麗。江雲淡淡的說道:“如果我說我真的沒有任何目的,場主相信嗎?”

    “不相信。”商秀珣斷然說道。

    江雲一臉苦笑,商秀珣說道:“若是你想要讓我相信,那就告訴我你剛剛去了哪?”

    “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剛剛我去了後山,並且還認識了一個人老人,此人就住在牧場後山,想必場主應該也認識吧。”江雲知道商秀珣和魯妙子之間的關係,所以想在魯妙子臨死之前,幫他們兩人和好。

    “什麼”商秀珣失聲道,難以置信的望著江雲,喝問道:“你說你剛剛去了後山,而且還見到了一個老家夥?”

    “是的。”江雲點點頭。

    商秀珣霍然站起,然後對著江雲喝道:“你跟我來。”

    江雲沒有在意商秀珣命令般的口氣,聳了聳肩之後,就跟著商秀珣而去。

    商秀珣帶著江雲,一路行去,三拐兩拐就來到了魯妙子的小樓之外,小樓之上沒有任何的聲響和動靜,商秀珣就站在樓下,俏臉拉的很長,不滿的喝道:“老頭兒,你違背諾言了。”

    魯妙子的聲音從樓上傳了下來,道:“場主已三年沒有踏入我安樂窩的範圍來,何不上來和老頭兒喝一杯六果漿?”商秀珣的話雖然說得極為不客氣,但是聽魯妙子說話的語氣,顯然是一點都沒有責怪的意思。

    但是商秀珣卻是滿臉寒霜,冷冷地說道:“本場主沒有興趣喝你的那什麼六果漿,隻知你違背承諾,究竟是你自己離開,還是要由我親自趕走你。”

    商秀珣的話讓魯妙子重重的歎了一口氣,道:“我何時何處違背了諾言?”

    見到魯妙子還死不承認,商秀珣頓時沉聲道:“三年前娘親過世時,你在娘前親口答應絕不管我牧場之事,又不會離開後山半步,所以我才肯讓你留下來。現在你竟敢見我牧場之人,這不是違諾又是什麼呢?”

    魯妙子從樓前探出,從二樓往商秀珣瞧去,商秀珣怒聲道:“不準看我。”

    魯妙子不為所動,目光射向江雲,問道道:“他可是你牧場之人?”

    商秀珣頓時愕然,江雲的確不是飛馬牧場的人,而且還是毫無關係,剛剛她隻是一時聽到魯妙子的消息,所以沒有來得及細想就衝了過來,現在被魯妙子的話給噎住了。

    魯妙子說道:“既然他不是飛馬牧場之人,那麼我見他就不算是違背諾言。”

    聽到魯妙子的這話,江雲也是有些忍俊不禁,這魯妙子還真是會耍賴,因為江雲知道,魯妙子不但出過後山,而且還出過飛馬牧場,隻是商秀珣不知道罷了。

    商秀珣頓時語塞,氣的她直跺腳,道:“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小說網”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魯妙子,娘親已經死了,為何你還死皮賴臉的待在這不肯離去。”

    魯妙子歎了口氣道:“可否再給我幾天時間,這幾天過後,場主就不會在見到我了。”

    商秀珣在氣頭上,根本就聽不懂魯妙子的話,所以冷哼道:“哼,看在娘親的麵子上,就再給你幾天期限,若到時候你還不離去的話,就別怪本場主了。”

    隨後又狠狠地盯了江雲一眼,喝道:“你還不趕跟我走?”

    江雲無奈的看了一眼,和魯妙子打了個招呼之後,就緊隨商秀珣而去。望著商秀珣離去的背影,魯妙子身形單隻,悵然若失。

    回到了江雲的房間之後,商秀珣立馬就對著江雲說道:“以後不許你在去見那個老家夥,否則我就會立馬趕你離開,知道嗎?”

    對於商秀珣和魯妙子的真實情況到底是如何,江雲也不是太清楚,不過江雲還是開口勸道:“場主,魯妙子前輩雖然以前有對不起你們的地方,但是他畢竟已經知道錯了,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他已經……”

    江雲剛想要說出魯妙子已經沒有幾天可活了,商秀珣就憤怒的拂袖而去,並且留下一句惡狠狠的話:“以後不準你再在我的麵前提起那個人。”

    江雲深感無奈,這個商秀珣雖然是個女子,但是個姓卻極為要強,根本不是他能夠勸動的。

    於是江雲又在飛馬牧場住了兩天,這兩天,江雲每一曰都會去找魯妙子,兩人聊得非常投契,而且魯妙子此人見識卓越不凡,對江雲的武道之路也是有了很大的啟示。

    本來魯妙子還想交江雲他的絕學,但是卻被江雲拒絕了,魯妙子雖然被尊稱為天下第一巧匠,但是江雲對於這些並不敢興趣,他的目標就隻有破碎虛空,學了更多的東西,隻會讓他的武道之路更加的艱難,所以江雲是絕對不會去做的。

    對於江雲的拒絕,魯妙子顯得極為的惆悵,想他魯妙子的身份地位,竟然還有人會拒絕他的傳授,這實在是一大奇聞。

    不過江雲卻是對他說了,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找到更好的弟子。江雲所說的人自然就是寇仲和徐子陵了。

    兩天之後,飛馬牧場來了兩個不速之客,這兩人正是裝作廚子的寇仲和徐子陵二人,在這兩人剛一進入飛馬牧場的時候,江雲就已經發現了他們,隻不過並沒有立即上前去認。

    在寇仲和徐子陵來到飛馬牧場之後,江雲就知道飛馬牧場即將迎來災難,他之前答應過魯妙子,說飛馬牧場有難的時候,一定會出手相助,江雲當然不會食言了。

    還好這一次飛馬牧場的對頭隻是四大寇,江雲自忖可以對付,更何況現在還有寇仲和徐子陵兩人。

    知道寇仲和徐子陵在飛馬牧場安定好了之後,江雲才動身去找他們。

    “小仲,小陵。”

    寇仲和徐子陵正躺在木板床之上,舒舒服服的準備睡覺,可是就在這時,忽然一道聲音傳入了他們的耳中,讓他們頓時毛骨悚然,寇仲吃驚的喝道:“什麼人?”

    “怎麼?才這麼短時間不見,就聽不出我的聲音了嗎?”

    江雲的身影猶如幽靈般的出現在了寇仲和徐子陵的眼前,把兩人嚇得一跳,等他們看清是江雲的模樣之後,才有些緊張的撫了撫胸口。

    寇仲道:“原來是你啊,江大哥,我還以為是什麼人呢?把我和小陵都嚇了一跳。”

    “才幾天沒見,膽子就變小了?”江雲麵帶笑容的調笑著寇仲。

    望著江雲,徐子陵和寇仲的眼中都帶著一絲親近,並且顯得很是放鬆,徐子陵說道:“江大哥,這也不能怪我們,主要是這段時間,我們一直都在東躲藏省的,心神不定,所以剛剛才沒有聽出是江大哥你的聲音。”

    江雲沉聲問道:“是陰癸派的人在追殺你們嗎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小說網”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

    寇仲和徐子陵大驚道:“江大哥,你是怎麼知道的?”

    江雲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因為我也和你們一樣。”

    “什麼?”寇仲和徐子陵同時駭然,不可思議的問道:“江大哥,你也被陰癸派的人追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江雲擺擺手,道:“先別說我,還是先說你們吧,你們被陰癸派的什麼人追殺的,而且為什麼會逃到飛馬牧場來。”

    寇仲歎了一口氣,眼中射出了憤怒之色,道:“我們是被陰癸派的一個男人追殺的,據他所說,好像是‘陰後’祝玉妍的師弟,就是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邊不負!”江雲冷聲說道。

    寇仲奇怪的看著江雲,問道:“江大哥你認識這個人?”

    “不認識。”江雲搖了搖頭,道:“不過我雖然不認識他,也沒有見過,但是卻聽說過他,此人乃是祝玉妍的師弟,是一個陰狠狡詐之輩,而且為人更是卑鄙。你們知道東溟夫人的來曆嗎?”

    “東溟夫人?”寇仲和徐子陵都是不解江雲為什麼會問到東溟夫人,於是徐子陵不解地問道:“江大哥,這又和東溟夫人有什麼關係呢?”

    江雲和寇徐兩人坐了下來,江雲仔細的說道:“因為東溟夫人和陰癸派有著很大的關係。”

    寇仲驚道:“這不可能吧?東溟夫人不是東溟派的人嗎?東溟派來自琉球,東溟夫人怎麼可能和陰癸派有關係呢?”

    江雲麵色嚴肅的說道:“因為這其中的曲曲折折實在是太複雜了,你們隻要知道,這東溟夫人其實並不是琉球人,而曾經是陰癸派的人,並且在陰癸派的地位還不低,是僅次於陰癸派宗主的,也是陰癸派下一任傳人。”

    “什麼?”寇仲和徐子陵都是駭然失色,寇仲道:“既然如此,那麼東溟夫人為什麼會離開陰癸派,跑到琉球嫁人呢?”

    江雲雙目等著寇仲和徐子陵,緩緩地說道:“因為她就是被追殺你們的那個邊不負給強暴了,使得天魔大法無法練至最高境界,於是叛離了陰癸派,跑到了東溟派去了。”

    這一次寇仲和徐子陵連驚訝的語氣都無法發出了,他們實在是沒有想到,這其中居然會有這麼多事情來。

    不過很的徐子陵就問道:“江大哥,可是你上次不是說過嗎,陰癸派規矩甚嚴,叛教者死,那為什麼‘陰後’祝玉妍不殺了東溟夫人呢?”

    江雲道:“很簡單,因為虎毒不食子!”

    “虎毒不食子?”寇仲和徐子陵一頭霧水,但是一瞬間之後,兩人都是駭然失聲道:“東溟夫人是‘陰後’祝玉妍的女兒?”

    “沒錯。”江雲重重的點頭。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寇仲和徐子陵兩人都依然還是有些難以接受。

    江雲笑道:“這也沒有什麼,不過你們一定要小心陰癸派,他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因為你們手中有他們需要的東西。”

    “什麼東西?”徐子陵問道。

    江雲道:“楊公寶庫,他們的目的就是楊公寶庫麵的一件東西。”

    寇仲奇怪的問道:“楊公寶庫麵有什麼東西值得他們這麼煞費苦心?”

    “邪帝舍利!”

    “邪帝舍利?這是什麼東西?”寇仲更加的不解了。

    江雲解釋道:“邪帝舍利乃是魔門兩派六道之中聖極道的寶物,聖極道的曆代邪帝,在臨死之前,都將畢生的武學精華注入到了邪帝舍利之中,所以邪帝舍利之中蘊含了無盡的能量,能夠讓人的武功突飛猛進,尤其是對魔門眾人。若是被魔門中人得到邪帝舍利,到時候一定會功力大增,尤其是像祝玉妍這種人。”

    “這麼說,這邪帝舍利根本就是一個邪物了?”徐子陵問道。

    

Snap Time:2018-06-19 00:56:26  ExecTime: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