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變》全文閱讀

作者:雲白天藍  武俠變最新章節  武俠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俠變最新章節第三百零八章調轉槍頭(14-01-31)      第三百零七章拔刀相助(14-01-30)      第三百零六章除惡務盡(14-01-29)     

第二百九十七章陰癸妖女


    “站住,不要動,否則我殺了她!”

    宇文成都將素素抵在自己的身前,對著衝來的寇仲和徐子陵大喝道。[無彈窗小说網 wwW.D586.cOM]

    寇仲和徐子陵果然停下腳步,劉黑闥神色慌張的叫道:“放開素妹!”

    而寇仲和徐子陵的表情則要淡定了許多,徐子陵冷聲問道:“你是什麼人?到底想幹什麼?我們和你到底有何仇怨?”

    宇文成都冷哼一聲,道:“我就是宇文成都,怎會和你們無仇無怨呢?閑話休提,我由一數到十,假設不把帳簿交出,就要你姐姐頭頂開花。”

    隨後宇文成都忽然驚疑一聲,奇道:“怎麼少了一人?”

    猛然朝寇仲和徐子陵望去,隻見此時不管是寇仲徐子陵還是劉黑闥,竟然都變得不再慌張,目光直直的朝著他的身後望去,宇文成都立刻覺得不妙,毫不猶豫的揮手一拳朝後方打去。

    “哢嚓!”

    宇文成都淒厲的大叫起來,隻見江雲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的來到了他的身後,並且一把抓住了他揮過來的手,用力一捏,竟生生給捏斷了。

    “現在才反應過來,已經太遲了。”

    江雲麵露可惜之色,用力一拉,將宇文成都的身體拖出一丈,遠離了素素。

    宇文成都奮起反抗,怒吼一聲,抬起腳一腳踹向了江雲的下盤,同時另外一隻手也掄向了江雲的腦袋,出手狠毒辣厲,果真不愧是宇文閥的頂級高手。

    不過宇文成都遇到的人是江雲,他就像是在關公麵前耍大刀,江雲輕而易舉的擋住了宇文成都的手。同時腳下一台,身體一曲,整個人就像是獵豹一樣,猛然竄起,肩頭直抵宇文成都的胸口。

    宇文成都雙手被製住。根本無法動彈,一下子被江雲撞到了胸口,江雲的內力早就已經達到了宗師之境,比起宇文成都高出了不止一個境界。被江雲這麼正麵的一撞,頓時口吐鮮血,身體往後砸去。

    可江雲卻不願意那麼輕易放過他。雙手再次用力一拉,宇文成都飛出去的身體頓時被江雲拉了回來,江雲冷笑一聲,右腳踹出,正中宇文成都的小腹。

    這一次江雲鬆開了雙手,宇文成都受此一重擊。一百多斤的身體竟然被江雲踢出了數丈之高,本來宇文成都是準備運起內力乘此機會逃脫的,可是他運起內力之後,才感覺到丹田之中傳來了劇烈的疼痛,根本運不上內力,重重的砸到了地麵。

    “砰。”

    宇文成都掙紮著想要爬起來,但是卻被江雲一腳踏在了身上。躺在地上,滿臉痛苦不堪和羞愧,他宇文成都好歹也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可是沒想到居然會落到被人家踏在頭頂的地步。

    “你究竟是誰?”

    宇文成都眼神冷厲,雖然被人踏在地麵,但是卻也不遠失去自己的風度。

    “啪。”

    寇仲毫不客氣的一巴掌甩在了宇文成都的臉上,笑眯眯的看著宇文成都因為憤怒而皺在了一起,可是現在卻根本沒有辦法。

    “我最討厭宇文閥的人了,先是宇文化及,現在又來了你這個宇文成都。真當我們兩個好欺負嗎?”

    宇文成都冷冷地注視著寇仲,眼中的目光恨不得將他給生吞了,寇仲依然掛著笑容,笑道:“你不是想要賬簿嗎?”

    宇文成都終於說話,他狀態低迷的說道:“仗著有人撐腰。算什麼好漢。”隨後又將目光轉向了江雲,道:“像你這樣的身手,應該不是無名之輩,閣下還是報出名號來,讓我知道到底栽在了誰的手中。”

    宇文成都雖然一路吊著江雲他們,但是因為害怕被發現,不敢靠的太緊,所以不知道江雲的真正身份,隻是當他是一個比較厲害的高手而已。

    沒等江雲答話,寇仲就先一步叫道:“虧你還是和宇文化骨一樣都來自宇文閥,竟然連誰打傷了宇文化骨都不知道?”

    寇仲的話讓宇文成都瞬時眼神收縮,驚道:“你就是‘狂刀’江雲?”

    “我就是江雲。”江雲冷冷地說道,宇文成都是宇文閥的高手之一,實力不容小覷,若是正麵和江雲交手的話,在江雲沒有出刀的情況下,最起碼也能拚個十多招。但可惜的是,他被江雲神不知鬼不覺的靠近了身,就注定了他的悲劇。

    “他交給你們了,該怎麼處理就看你們的了。”

    江雲江雲宇文成都交給了寇仲和徐子陵兩人處理,而他自己則是站在一旁看著。

    見到江雲如此一甩手,寇仲等人都是愕然,徐子陵不喜殺生,所以甩手對寇仲說道:“交給你了,是殺是剮隨便你。”

    寇仲皺起了眉頭,想了一會,然後臉色一正,冷冷地對宇文成都說道:“宇文成都,這次是因為江大哥才抓住你的,所以就放過你一次,但是下次等我再次遇到你的話,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你,以報今日之仇。”

    “放了我?”宇文成都驚愕失措,他本已經做好了身死的準備,可是誰知道最後寇仲居然說要放過他,這反差讓他完全轉不過來。

    寇仲卻是大喝一聲,“怎麼?還不滾,難道真的想要死在這嗎?”

    宇文成都連滾帶爬的衝出了好遠之後,才回頭狠狠地盯了江雲和寇仲他們一眼,今日之恥,他發誓一定要報回來。

    等宇文成都消失之後,寇仲才有些慚愧的對江雲說道:“江大哥,我就這樣放了他,你會不會怪我?”

    江雲用力的拍了拍寇仲的肩膀,讚道:“這才是我認識的寇仲,殺一個身受重傷的人,可不是你和小陵能夠做得出來的,更何況這充分的體現出了你的誌氣,相信你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親手宰掉他的。”

    見到江雲沒有責怪的意思,反而是誇獎起自己,寇仲頓時有些郝然。

    這一次雖然沒有殺掉宇文成都,但是卻也造就了一對美好姻緣,經過了剛剛的事情之後。素素和劉黑闥終於放開了心扉,互相接受了對方。

    江雲並沒有和寇仲他們呆一起多長時間,很就再次分離了,寇仲和徐子陵有自己的路要走,自己還是不要妄加幹預的為好。

    天下大亂的結果就是百姓流離失所,江雲在趕往川地的時候。一路上見識了太多的難民。這些人麵黃肌瘦,一看就知道是深受戰爭塗毒。

    江雲一路順著漢水而行,這一日竟然來到了竟陵郡的地界,江雲沿著密林一路行走,就在江雲要跨出密林的時候,意外突起。隻見在密林之外竟然傳來了一陣陣的叫喊廝殺之聲。

    江雲皺起了眉頭,這一路上他也見過了不少所謂的‘義軍’燒殺搶掠,也管了不少的閑事,這一次他也以為是遇到了這種情況,於是就順著廝殺聲響起之處而去。

    林外地平遠處,是一片聳立的崇山峻嶺,在這之間則是地勢起伏的陵丘與林木。此時火光掩映,以數百計的火把布滿陵野之上,兩幫人馬正作生死拚殺。

    而更讓江雲大皺眉頭的是,隻見在兩幫人馬的中心,竟然有一個掛在高台上的木樁子,而在木柱之上正綁著一個人。江雲之所以大皺眉頭,就是因為他看清了掛著木樁之上的是個什麼人。

    “莫非那就是陰癸派的婠婠?而這兩撥人就是竟陵獨霸山莊方澤滔的人和曲傲的人?”

    這一幕的情景江雲當然是很熟悉,因為這正是寇仲和徐子陵第一次遇到妖女婠婠的場景,一想到這,江雲於是就運起雙目開始尋找了起來。

    但是令江雲疑惑的人。他竟然沒有感覺到寇仲和徐子陵的存在,以他的感知,沒有感受到寇仲他們,那就說明,在這方圓數百丈之內他們肯定不在。

    “怎麼回事?他們既然沒在。曲傲和婠婠這麼做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讓江雲迷惑了起來,據他所知,這發生的一切,其實隻不過是曲傲和婠婠兩人的計策罷了,為的就是引出寇仲和徐子陵,之後再由婠婠動手除掉兩人。可是現在寇仲和徐子陵都沒有在,這麼做又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就在江雲暗自疑惑不已的時候,那群應該是獨霸山莊的黑衣人馬已經抵擋不住黃衣人的攻勢,漸漸地死傷慘重。

    這時因為江雲沒有隱藏身跡,所以兩幫人都是看到了他,眼看黑衣人就要擋不住了,一個應該是領頭的黑衣人,忽然衝著江雲大叫起來:“這位兄弟,我們是獨霸山莊的人,這些人抓了我們夫人,還請兄台出手相助。”

    再說話分神的那,他被對方的一個人刺中了一劍,鮮血直流,嚇得他魂飛魄散。

    一個年青胡人衝到了江雲麵前,冷冷地斥道:“朋友你和獨霸山莊是和關係?”

    江雲不滿此人的語氣,眉毛一挑,淡然道:“我和獨霸山莊沒有任何關係。”

    “既然沒有關係,那就趕緊滾開,省的我們誤殺了你,讓你丟了一條小命。”年青胡人很不屑地看著江雲。

    可誰知江雲卻忽然道:“你們是鐵勒‘飛鷹’曲傲的什麼人?”

    江雲此話一出,那年青忽然臉色霍然大變,擺出戰鬥的姿態,喝道:“你到底是什麼人?還說自己和獨霸山莊沒有關係,如果沒有關係的話,怎麼會知道我們?”

    江雲冷冷地說道:“我是什麼人不需要你知道,我不想多管閑事,更不想管你們的閑事,所以你最好不要惹我。”

    “小子,好大的口氣,既然你知道了我們,那肯定和獨霸山莊脫不了關係,就讓我庚哥呼兒送你上西天。”

    庚哥呼兒一舞手中的長劍,朝著江雲迎頭直刺,劍未至,寒氣卻已經籠罩了江雲的整個前方,使得江雲隻能後退。而若是江雲真的後退的話,庚哥呼兒就會趁勢而上,使出更加淩厲的劍招,用最的速度襲殺江雲。

    這一招端是厲害無比,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庚哥呼兒臉上充滿了自信的神色,顯然是認定江雲必將後退,而他一後退則會死在自己的手中。

    但是庚哥呼兒卻是萬萬想不到,江雲根本不退。不但不退,反而是在庚哥呼兒驚駭的目光之下,往前踏出一步,這一步直接跨出了兩丈的距離,幾乎是瞬間就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庚哥呼兒大驚失色,不過劍招已經使出。沒有回旋的餘地了,好在庚哥呼兒的劍氣淩厲無比,讓他驚慌的心稍稍的平複了一些。

    伸出一掌,穿透了庚哥呼兒無數的劍影,準確無比的擊打在了庚哥呼兒的長劍之上。

    庚哥呼兒全身一震,手中的長劍差點脫手而出。根本不給庚哥呼兒思考的機會,江雲欺身上前,一肘橫擊他的小腹,嚇得庚哥呼兒連忙後撤。

    退離江雲幾步之後,庚哥呼兒鎮定心神,身體左右閃現,手中的長劍猶如毒蛇一般。直襲江雲的雙目。江雲夷然不懼,眼中泛著厲芒,同樣是迅速閃爍,並且在一瞬間,一道流光閃過。

    “當。”

    隻聽一聲清脆的響鳴,庚哥呼兒手中的長劍已經斷成了兩截,並且他更是被這股距離給震得連退七步,反觀江雲,卻是動也未動,背上的大刀不知何時已經落入了手中。湛藍色的刀身泛著炫麗無比的色彩,令人心中發寒。

    庚哥呼兒心中驚慌失措,要知道他剛剛施展的可是鐵勒‘飛鷹’曲傲自創的三大奇功之一凝真九變的前身,名為‘狂狼七轉’的頂級武功。

    可是他以全身七個竅穴發勁,竟然都被江雲如此輕易的給逼退了。這在他看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在他的印象之中,恐怕就隻有他的師傅曲傲才有這樣的實力。

    想到這,庚哥呼兒心神俱寒,竟不再敢和江雲對拚,直接迅速後退,而江雲也沒有痛打落水狗的意思,所以也不去追。

    一不做,二不休。

    江雲眼中冷光一閃,竟然已經無緣無故的攤上了這件事情,那就索性做的更徹底一些。

    想到此處,江雲不再猶豫,騰身飛躍而起,整個人就像是金翅大鵬一般,扶搖而上,迅疾無比,以江雲的絕頂輕功,隻不過是片刻的功夫就騰移到了高台之上。

    到了高台之上後,江雲立馬就被眼前被束縛住的黃衣女的美貌給吸引住了,饒是以江雲的眼光,在見到此女之後,都是心神俱震。

    江雲敢對天發誓,這個女子絕對是他見過的最誘惑的女人,就算是黃蓉和趙敏與之相比,也要差上些許,這倒不是說兩人在容顏之上不如她,而是因為這個女人從頭到腳都透露出一種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誘惑感。

    “這就是婠婠。”

    不需要任何的猜測,也不需要任何的理由,在見到這個女人之後,江雲就肯定了這個現實,因為除了婠婠之外,他實在是想不到任何人了。

    這個美麗的如同暗夜精靈一般的女子,讓江雲頓時有了一種想要占為己有的衝動。

    忽然江雲全身一震,回過神來,心驚肉跳的暗想:“不得了,以我的定力竟然都被她吸引了,到底是我定力不足,還是她的魅力太強了,強到讓人無法抵擋的地步。”

    冰心訣的心法在江雲的心中流淌著,很的江雲就恢複了鎮定,再次朝婠婠看去的時候,已經沒有了剛剛第一眼時的那種心動。

    就在江雲失神的時候,那些鐵勒人已經衝了上來,在庚哥呼兒和其他兩人的帶領之下,朝著江雲殺了過來。

    江雲冷哼一聲,雪飲刀一閃而過,婠婠頓時被江雲從木樁之上放了下來,江雲硬著頭皮將這位陰癸派史上最出色的傳人攬住,那觸手充滿彈性的感覺讓江雲心曠神怡。

    定下心神,江雲大喝一聲:“不想死的就給我滾開!”

    霎那間,在江雲話音還沒有落下的時候,雪飲刀的刀氣已經充斥了周圍數丈的範圍,冰冷透骨的寒氣使得那些武功低微的人臉色發紫,手腳凍僵。

    “轟”地一刀劈下,頓時,狂暴的刀芒刀氣充斥了整片空間,雪飲刀遙指的前方多出了一道深深的巨痕,幸好江雲沒有殺人的意思,否則的話眼前的這些人恐怕沒有幾個能夠在他的刀下存活下來。

    趁著眾人都被他的絕世刀法震懾住了,江雲抱起婠婠衝天而起,腳不點地,如同燕子一般迅速的消失在了眾人的眼中。

    江雲目光一眨不眨的凝視著被他平放在地上的婠婠,望著她一動不動的安然睡姿,輕聲說道:“我知道你是誰了,所以你就別再裝模作樣了,難道陰癸派的傳人就隻會耍這些伎倆嗎?”

    雖然江雲的話說的很不客氣,但是婠婠依然是無動於衷,仿佛真的變成了睡美人似的。

    見到如此情況,江雲輕笑一聲,道:“既然如此,那我倒是也想要領教一下天魔大法到底有多厲害。”

    將婠婠扶了起來,江雲盤膝坐在她的背後,伸出雙掌抵在了婠婠的背後,將自己的內力真氣輸入到了婠婠的體內。

    

Snap Time:2018-06-19 01:00:03  ExecTime: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