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寵傭兵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貓小貓  毒寵傭兵王妃最新章節  毒寵傭兵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毒寵傭兵王妃最新章節番外104男人要負責的(14-07-29)      番外103是不是要分離了呢(14-07-28)      番外102他就是他(14-07-28)     

番外104男人要負責的


    君不離確實要走,可是,他是要大大方方的走,並非逃走,被窈窕這麼一說,原本都沒怎麼樣呢,現在倒真有些尷尬了。

    紫晴和耶律芊芊同時朝這邊看過來,也沒說什麼,就是看著。

    君不離朝他們看過去,一樣沒說什麼,就是看,一時間,氣氛突然就不對勁了。

    見狀,窈窕又喊了一句,“媽咪,哥哥要逃走了!”

    一邊喊,一邊那小手還不忘抓緊君不離。

    “臭丫頭,你故意的吧!”君不離低聲。

    窈窕無辜地搖頭,隨即認真教育,“哥,你太不負責任了!”

    “這跟責任有關係嗎?”君不離鬱悶了。

    “哥,你沒聽芊芊阿姨說靜兒姐姐喜歡你嗎?”窈窕認真問道。

    “然後呢?”君不離納悶了,他倒要聽聽這丫頭能說出個什麼所以然來。

    “哥,作為女人……”

    “等等!什麼女人不女人,你就是個小丫頭。”

    窈窕聳了聳肩,“好吧,但是,作為一個女的,我認為……”

    “廢話那麼多幹嘛,直接說。”

    “我哪廢話了?你到底聽不聽!”窈窕一不高興另一手也拽住君不離,就是不讓他走。

    “說……”君不離耐著性子。

    “作為女的,我認為當一個男的,聽到有人說喜歡他的時候,突然一走了之,那是極度不負責任的表現。”窈窕好認真。

    君不離陰沉沉著俊臉,反問道,“難不成一聽說有人喜歡,就得負責了?丫頭,如果你覺得這有道理,我覺得,你應該去教育教育爹爹。”

    喜歡爹爹的女人,那可得從西荊排隊到大周去了。

    “你聽我說完!”窈窕沒好氣地一巴掌朝君不離臉上打去,好吧,她那小胳膊小手的,兩個手掌加起來還不夠君不離一張臉呢!

    君不離深吸了一口氣,餘光瞥見一旁媽咪和芊芊阿姨都還在看著他們,無奈,他隻能聽下去。

    “如果你也喜歡那個女人的話,你就要去追求,因為女孩子生來就是被追求的,這叫做負責。”窈窕說著,頓了頓,又道,“如果你不喜歡那個女人的話,你就要去拒絕,這更加叫做負責,要不,你會耽誤人家美好的青春的。”

    “好!”

    突然,耶律芊芊大喊,衝窈窕豎起了大拇指,“小丫頭,你才多大呢,居然知道這麼深刻的愛情道理,不得了呀。”

    耶律芊芊說著,大步走過來,紫晴也跟著過來,看著自家小女兒,別說多開心。君不離嘴角抽搐著,隻是,心下卻也琢磨著窈窕這句話,似乎,還真有那麼點道理。耶律芊芊一把抱起窈窕來,認真地端詳,瞧她粉雕玉琢,精致的五官,越看越喜歡,笑道,“丫頭,要不是你年紀太小了,我真就……”

    話還未說出口,身後的君北月就出聲打斷了,“窈窕,你哥哥要和芊芊阿姨談正事呢,你過來,爹爹帶你去玩。”

    一聽這話,窈窕就樂了,冷不丁一掙,便從耶律芊芊懷中滑落,蹦躂蹦躂朝君北月跑去,牽住他的大手,生怕他反悔似得。

    “走,我要去看駱駝!”

    紫晴忍著沒敢笑,君不離的臉色有些難看,爹爹太偏心了,這分明是拯救妹妹放棄他的節奏呀!

    很,窈窕便很不負責任地跟爹爹走了,留下君不離一人應對兩個……女人!

    紫晴在君不離右側坐下,見狀,耶律芊芊連忙在他左側坐下,問道,“紫晴,你剛剛說芊芊那丫頭說什麼要嫁?”

    紫晴沒敢說話了,目光不斷往兒子臉上飄,納悶著,這家夥不是要逃走嗎?怎麼現在還沒走?

    “嗯?你說呀?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了?”耶律芊芊又問。

    紫晴正要開口,誰知,君不離猛地站起來,“母後,芊芊阿姨,你們聊,我出去走走。”

    說罷,便急急走開,見狀,耶律芊芊撲哧一聲給笑得人仰馬翻,“哈哈,這小子比窈窕還可愛呢!我就開個玩笑,他能害羞成這樣!”

    害羞?

    君不離剛出門就聽到頭的笑聲,嘴角抽搐得都停不下來,有其女必有其母,真可怕,也不知道當年司徒叔是怎麼熬過來的。

    他本想好好休息,梳理梳理這些年來發生的事情,如今,倒不知道要去哪了,便漫無目的地走了起來,不自覺琢磨起了窈窕的話,追求與負責……

    此時,在另一座宮中,司徒靜兒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靈動的雙眸骨碌骨碌轉達了幾圈之後,猛地發現是自己的宮殿,她一下子從床榻上蹦起來,驚了!

    “回來了?”

    她震驚著,連忙低頭看自己,上上下下檢查,幸好幸好,她沒事。

    謝天謝地,君不離沒有咬她。

    乖乖,那家夥居然撲她,太恐怖了!

    記憶就停留在君不離撲倒她的那瞬間,後麵的事情,迷迷糊糊的她全部想不清楚了。

    誰救她的呢?

    “公主!你醒了!”婢女大喜,立馬有人跑出去報信,去找大夫,有人端茶倒水過來伺候!

    “公主太好了,你終於醒了!”

    “皇上可一直守著你呢!這才剛剛出去沒多久!”

    “公主,你怎麼樣了?哪不舒服嗎?”

    ……

    七嘴八舌中,司徒靜兒蹙眉掃了眾人一眼,問道,“晴姨他們呢?朵兒姐姐呢?我回來多久了?”

    “他們都在,都來我們西荊皇宮做客,不過,說是就住幾天就走。”婢女如實回答。

    一聽這話,司徒靜兒就急了,火急火燎地下榻,鞋都沒穿便跑出去。

    “公主,你的鞋!”

    “公主,你還沒痊愈呢!你回來呀!”

    “公主,皇上怪罪下來,奴婢擔當不起,你趕緊回來呀!”

    ……

    任由背後一大推人追,司徒靜兒身影一閃就給不見了。

    她要趕緊去問清楚怎麼回事,血主墓穴那邊發生了什麼,君不離和窈窕的天狼牙癮解除了嗎?

    當然,最重要的是,她要趕緊去提醒朵兒姐姐,這一回可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臭書生跑了。

    要是再讓臭書生跑了,天曉得要多少年才能再見到他呀!

    司徒靜兒橫衝直撞,一直往夢朵兒住的宮殿去,可誰知,一個轉角,突然“”一聲……

    呃,好疼,她記得這沒有牆的啊!

    捂著腦袋,抬頭一看,竟見…

    

Snap Time:2018-07-21 16:04:42  ExecTime: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