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法師行》全文閱讀

作者:打瞌睡蟲  星際法師行最新章節  星際法師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星際法師行最新章節第兩千七百三十六章滾大的誤會(18-08-06)      第兩千七百三十五章真信啊(18-08-06)      第兩千七百三十四章真傳(18-08-06)     

第兩千七百三十六章滾大的誤會


    一個渾身浴血的身影猛地撲了過來,奇特的能量波動在空中泛起一陣陣漣漪。

    就在同一時間地上的屍體猛然爆開化作一團團血霧,血色霧氣彌漫將格雅的身影徹底吞噬淹沒與血霧混為一體。

    血霧翻飛衝向墨夜,人形血霧衝著墨夜冷笑,“接受真神的審判。”這是格雅的最後一句話。

    血霧仿佛一根根細密的尖針紮入墨夜的身體。

    在旁人看來此刻墨夜被這團血霧穿透,身體向後拱起彎折成蝦米狀騰飛。

    “啊!”

    驚呼聲響起。

    “暗星大主教......”被爆了這麼驚天動地的呼喊聲沒能順利的出口。

    與墨夜身形一致的光影被徹底衝散,仿佛被重力擊碎的沙雕在空中碎裂成散沙灑落。

    血霧穿透,血腥氣息在空氣中彌漫。

    攻擊完成的一瞬,當血霧再一次凝聚恢複成格雅的模樣時原本被認定已經被殺死的墨夜這會兒卻在十多米外的地方重新出現。

    ‘光影傀儡’

    高級光明係魔法,可以擬態成任何活物形態,自如活動逼真程度與施法者魔力等級控製能力息息相關,是一種輔助類魔法。

    直白點說可以算作是傀儡術與障眼法的結合,這種光影傀儡並不具備攻擊能力,可是卻能在一瞬間造成攻擊者判斷失誤。

    墨夜再次出現時格雅瞪大血紅的雙眼,“不,不可能。”

    說著又一次化作血霧衝向墨夜。

    這種能量波動並非普通的元素係異能,而是一種特別的異能屬性,並非自然生成而是因為輻射變異造成的,每一次使用施展會給身體帶來極大的傷害消耗。

    墨夜能清晰的感覺到對方生命力正在逐漸衰弱,攻擊能量卻在不斷增長。

    這是在用生命在攻擊,想要墨夜死的決心可見一斑。

    ‘光影傀儡’

    又一次墨夜被血霧貫穿,遠遠近近的圍觀信徒們一陣驚呼“啊”

    看見墨夜又一次完整出現後驚呼變調,“謔”

    “不不不不”

    格雅並不私心,又一次燃燒生命力化作血霧。

    對方的身體在能量波動起伏的一瞬間元素化,可以說是生命形態發生了改變,將自身當做武器,紮入攻擊者的身體分裂對方的肌膚骨骼器官所有一切。

    正常情況下被攻擊者的身體會被紮出億萬億萬數不清的細密孔洞,陽光照一照沒準能看出是一百目細孔防曬網。

    可每一次都沒能紮準真人。

    目標物總是光影傀儡。

    “啊”

    “謔”

    圍觀信徒們再一次驚呼。

    接下來的一分鍾就這麼陷入了“啊謔!啊謔!啊謔!”的驚呼循環之中。

    一次攻擊更比一次厲害,血霧越發細密尖銳,光影傀儡一次次被衝散。

    格雅的生命力也隨之一次次衰弱。

    直至這最後一次恢複人形當格雅將要再次凝聚力量轉化成血霧時,一股無形的精神壓迫籠罩住她。

    “你的生命力所剩無幾,再轉化一次不可能再恢複人形。”

    墨夜清冷平靜的聲音傳入格雅耳中,她充耳未聞,圍觀信徒們卻虔誠敬仰的看著墨夜。

    “真神慈悲,即使麵對叛神者也一次次給與悔過的機會,迷茫的羔羊啊,回頭是岸。”

    “真神的召喚你還不能理解嗎,暗星大主教才是真正的神選之人,你所作所為背叛真神的意誌,不要再執迷不悟!”

    原本對墨夜無動於衷的格雅卻在幾名年邁信徒的呼喚聲中露出一絲絲茫然思索神色。

    這幾位年邁的苦修士常年與格雅一起跪行祈禱,他們皮膚潰爛,身形消瘦,並沒有格雅那麼幸運擁有變異能力,身體在日複一日的輻射與跪行折磨之中損耗消磨。

    這兩名苦修士的話讓格雅神色微動。

    格雅攻擊轉化的動作稍有停頓,表情茫然疑惑,充滿不解。

    “真神賜福於我,真神之音日夜叮囑......”

    這時候聽聞消息速趕來的羅妹子衝到墨夜麵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查看了一遍,確定墨夜受傷之後才鬆了一口氣。

    “我就離開一小會兒你就惹上生命危險,怎麼回事啊你?!”

    墨夜“......”這母親大人上身一般的責問是什麼情況。

    墨夜推,羅妹子紋絲不動,墨夜再推,羅妹子依舊巋然不動,純比力量羅妹子果然所向睥睨。

    “我得保護你。”

    “嗯。”

    墨夜說著令風之子將羅妹子卷向空中再挪後。

    墨夜走到格雅麵前,“你為什麼要殺我?”即使心已經隱隱有所猜測,她還是希望能從這人口中得到確切的證實。

    格雅一臉茫然的看著墨夜,仿佛被捂住了眼耳口鼻。

    苦修士們上前一步一再相勸。

    絮絮叨叨念著聖典禱告詞。

    就在此時,墨夜身後不遠處爆開另一團血霧。

    人形血霧在空中仿佛巨獸張開的大嘴要吞噬天地,血腥凶煞氣息淩冽。

    “天靈靈地靈靈錘子雷神大顯靈!”

    伴隨著羅妹子一聲大吼,巨錘虛影在空中猛地一砸,血霧被砸開了花仿佛一朵破敗枯萎的花朵飄落地麵,花瓣散落一地,全特麼碎成了渣渣。

    第二次凝聚估摸著是沒戲了。

    “暗星大人的侍衛好厲害”

    “那一句是聖典咒語嗎,聽起來與真神紀事中的古老語言有幾分相似之處。”

    “這才是得到真神賜福的人吧!”

    羅妹子一錘子定乾坤,不止是那團血霧,直徑六百米範圍內出現一個巨坑,巨坑周圍蛛網紋遍布,周邊的人齊齊上下晃動好幾下,仿佛是那大廚鍋被顛勺的食材,起伏顛簸。

    墨夜身後的危機算是解除,可這些人忽然冒出來二話不說就要攻擊的原因卻依然尚未明了。

    按照他們的信仰堅貞程度,明明應該是對暗星大主教最為忠貞的一群人,可偏偏是這些忠貞虔誠的苦修士中出現了第一波想要殺死並真切付諸行動的人。

    墨夜早有心理準備,可依然有一絲疑惑需要得到解答。

    對於其他苦修士來說他們卻並不覺得困惑而是從另一個角度理解。

    “你忠於真神,我們都忠於信仰真神,真神借大主教之口說出旨意,背叛暗星大主教即是背叛真神,你真的想要這麼做嗎?”

    格雅搖搖頭,臉色的表情風雲變化,仿佛有兩個人在她體內打架決鬥,不斷的變換著神情。

    “不,她不是,她不是真神眷顧之人,大主教才是,她是偽裝的叛神者,你們都被欺騙了,她殺死了大主教,她是叛神者,她是叛神者!”

    格雅的神情忽然堅定起來,聲嘶力竭又堅定不移的指著墨夜大吼,她對自己的判斷深信不疑,即便之前還有些許疑惑,此刻卻不知為何忽然變得極為堅決。

    墨夜能清楚感知到她精神力波動的驟然起伏變化消失,所有的疑惑消散,這名苦修士的信念再一次堅定。

    隨之堅定不移的當然就是她殺死墨夜的決心,殺氣幾乎凝如實質。

    既然格雅提出了質疑,這個疑問的種子相當於埋進了其他信徒的心中,或者換一種說法這的信徒心都有疑問,可是長久以來的信仰基礎讓他們閉嘴不言,可也正是長久以來的信仰基礎讓他們心生懷疑。

    一直虔誠相信著的大主教怎麼就成為叛神者了呢?

    如果這件事沒能處理好,接下來的隱患會更大,正如閻安所說,不背叛信仰又想把控利益做老大完全可以分裂搞出另一個教派,有理有據。

    暗星教會的勢力隱線遍布全星盟,一時間尚未完全收攏掌控在手中,如果這時候分裂出另一個教派麻煩可不小,天知道那些人會不會立刻發了瘋似的的搞獻祭,暗地使壞,或是幹脆投靠衛蘭帝國或是蟲族,****這種例子曆史上也不是沒有。

    統治者為了自己的權力鞏固和統治穩定什麼事幹不出來?

    何況此時此刻的衛蘭帝國統治階級恐怕根本找不出幾個能歸屬到正常基因範疇內的人類。

    這個麻煩必須當下就解決。

    “你口口聲聲說我是叛神者,證據呢?”

    “真神在我耳畔日夜叮嚀,我與我的兄弟姐妹們自然能夠聽見分辨真神的聲音,真神說你才是叛神者,你蓄意謀害了大主教,你是將要受到審判下地獄的叛神者。”

    篤定堅信不疑的話語脫口而出,這人看著墨夜的眼神充滿仇恨,所有的疑惑與茫然盡數退散。

    “這人在不久前還尚存疑惑和茫然,此刻卻忽然堅定起來,是什麼鞏固了她的想法?”

    這短短的一兩分鍾發生了什麼?

    墨夜轉頭看向筆直站著一臉堅定的年邁苦修士,對方被風之子無形的臂膀舉起。

    這引起信徒們一陣驚呼。

    這人可是剛剛幫她說話的。

    苦修士一臉正氣,帶著寬厚與年邁修士特有的神叨叨氣質,倒是顯得墨夜這忽然的攻擊很莫名其妙。

    “特殊精神異能者?”

    被指出了異能屬性年邁苦修士的神情有一絲絲微妙的變化。

    “這還不夠,你們是前任大主教暗中培養的死士。”

    “你們信仰前任大主教躲過信仰真神,對嗎?”

    墨夜說的疑問句卻用著肯定句的語氣。

    絕對沒有猜錯,墨夜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

    這個人隻是其中之一,還剩下多少墨夜一時也不清楚,甚至對方不主動站出來根本無法分辨。

    “你這個虛偽的叛神者,你阻截了大家接受神力光芒的機會,你阻斷了信徒與真神溝通聯係的途徑,剝奪信徒得到的真神賜福,你以為這樣就能欺騙大眾奪走不屬於你的信仰之力嗎,不,真神的叮嚀時時刻刻在我耳邊響起,你不會得逞的。”各樣瘋狂的喊。

    墨夜起先有些疑惑,在對方說起神力光芒這件事時,忽然想起輻射相關。

    被自己忽視的東西電光火石的閃現。“啊”恍然大悟。

    輻射帶來的苦痛與備受摧殘的身體並不會因為穿上輻射隔絕衣物就停止消除。

    反而因為沒有了對比,連那暫停一下下時得到的愉悅幸福感都被剝離,這種心理安慰治療被忽然中斷的確很可能觸發這些人隱藏的心理問題。

    這是墨夜疏忽了。

    輻射後遺症帶來的痛苦的確會讓人懷疑信仰。

    “輻射疾病治療中心,這件事要立刻幹起來。”

    “放心主人,我已經把可用醫務人員名單列出,你可以從其中選擇令其加入”

    從投入建設到可以使用這期間不是一天兩天時間,也許魔法治愈藥劑能暫時緩解輻射病帶來的苦痛。

    但是在緩解痛苦的同時還得注意這些人的心理健康,尤其是苦修士,一個個神叨叨的不能用常理踱之。

    墨夜來不及阻止,格雅再一次幻化成血霧,她的生命力被燃燒到極致。

    這種特殊異能對身體的摧殘破壞與輻射一樣,致命的危險。

    這一次的攻擊出其不意充滿了殉道的決絕,隻可惜無論是所謂真神還是其他什麼,他們所信仰的從一開始隻是被編織的謊言而已。

    血霧散落在空氣中,光影傀儡被擊碎。

    那名苦修士此刻忽然爆發,與幻化成血霧不同,他精神力自爆,不具備殺傷力,但是卻又另一種奇特的功效。

    墨夜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喪命式的通知。

    墨夜感應到年邁苦修士的精神力在爆炸的一瞬間仿佛億萬信息光點散落朝著不同方向飛射而出。

    這就是格雅所謂的真神在耳邊的叮嚀,這樣被大主教培養出來的死士肯定不止一個兩個。

    墨夜阻截了精神力信息。

    暗黑屬性的精神力籠罩整座神城沒有錯漏任何一絲,阻截吞噬這些信息點。

    血霧飄在空中。

    墨夜舉起真神權杖,心的小人翻了個白眼,嘴說道,“真神庇佑。”

    光芒大盛,飄散的血霧重新凝聚。

    格雅從一團血霧的狀態恢複到人形,虛弱倒地無力站起,所有身體指標都在危險位置必須立刻接受治療,而對於圍觀信徒來說這不亞於是一次神跡。

    好吧,真神的信仰再一次得到鞏固,墨夜感應到一大波信仰之力源源不絕的湧向魔源晶石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鬱悶,誤會就是這麼越滾越大,實在其妙不可言。

    

Snap Time:2018-08-22 03:56:43  ExecTime: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