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法師行》全文閱讀

作者:打瞌睡蟲  星際法師行最新章節  星際法師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星際法師行最新章節第兩千七百四十九章索斯特五星大區(18-09-06)      第兩千七百四十八章衛生間危機(18-09-06)      第兩千七百四十七章(18-09-06)     

第兩千三百四十六章綠野之地


  當羅羽寧,羅海峰和11在內所有都清醒過來恢複視力已經是事發三十分鍾後。
  白鳥號一眾人做了半小時的盲人,看什麼都一片雪白的那種盲。
  “星盟聯軍已經派出運輸艦隊轉移這受困的戰士,我們暫時守在這兒。”
  螺旋體空間站還在,白鳥號也停在原地,跟著墨夜的那一行艦隊卻無人敢上前,遠遠的守在後方,跟門衛似的,隻能眼巴巴遠遠看著心幻想著夜閻羅探索者團是不是獨吞了什麼大寶貝。
  那叫一個怨念和恨。
  哪怕隔著真空也能嗅到他們散發的酸味。
  當大家的視力恢複正常後再看螺旋體空間站,外觀模樣都沒有變,唯一的區別是驟然間變得黯淡了一些。
  再仔細看看,絕大部分被打馬賽克的被困戰士此刻都暈了過去,皮包骨橫躺一地。
  “你做什麼了,墨墨?”
  “對啊,當時光芒一閃沒看清楚你到底做了什麼,這些不是停止祈禱就會死嗎?”
  “還有那個光,怎麼回事?。”
  墨夜摸了摸手的盒子,那枚權杖碎片相比原本古舊黯淡的模樣閃爍著隱隱光澤,就連黯淡的雕花紋路也清晰起來。
  隻是一枚碎片而已就有這樣的效用,若是權杖合一那還得了?
  也許可以媲美一件聖魔導器。
  不過適用範圍並不大,對暗星教會來說的確是非常重要足以掌握生死的重要物品,對於大部分人來說效用極為微小。
  麵對一群嗷嗷待哺求知若渴的眼神,墨夜招招手,“去餐廳。”
  團隊習慣不可逆。
  餐桌圍了一圈人,若不是被艦長阻止怕不是在不犯規的前提下,他們周邊得為上一圈又一圈自帶小板凳的船員。
  試問誰不想聽副團講講自己的神奇的冒險經曆呢?
  羅海峰看了一眼不斷朝他們挪動的飯桌,這些人想的太簡單了,難道他們以為墨夜真的會說什麼細節,從來沒有的。
  墨夜給自己倒上剛剛鮮榨的果汁,接著從空間戒指取出母親大人提前準備好的飯盒,“吃吧,邊吃邊說。”
  看看墨夜的飯盒,嗅嗅空氣中的味道,麵前餐盤就放著開袋即食方便飯盒的一眾人心塞不已,過分了。
  “吃獨食不是我們團隊該有的精神和態度。”
  “副團,你身為團隊領導者......”
  墨夜壓根兒不理會先喝了湯,接著開口說道“這個螺旋體空間站有名字。”
  好奇心暫時抑製住了吃貨麼們的不忿,依然怨念的看著墨夜。
  墨夜取出另外幾個食盒,擺上一桌子的菜,討論氛圍瞬間熱烈起來。
  “這個空間站名為‘綠野’,是一個專用流放暗星教會祭品的地方。”墨夜伸手把腦袋上的小七揪出來,示意它解說。
  小七呼出全息光幕,餐桌中央頓時出現了‘綠野’的全息影像,毫無預兆的一群馬賽克男男女女就這麼出現在拿好筷子準備開吃的人眼前。
  為什麼?
  小七你為什麼要這麼傷害大家的就餐熱情和愉悅度,你說你又吃不著!
  小七完全不明白各位五味成雜的複雜眼神。
  “綠野是暗星教會用於流放祭品以及篩選信徒之地,其中一部分符合要求的人會被留下培養成暗星教會的教士和死士。”
  這時那個蒼老女人的身影出現在光幕中,“這個人是綠野的監察教士,她待在這已經超過一百年。”
  一百年?
  羅羽寧筷子差點驚掉。
  就這麼半死不活永遠隻能吃一種東西,不能穿衣服,沒有娛樂,什麼也不能做,居然還能堅持活一百年?
  “不會無聊死嗎?”
  “不會。”小七回答非常肯定,“她的死亡不是因為無聊,而是失去信仰。”
  從一開始的精神寄托到成為狂信徒再到信仰動搖身為一名教士她經曆過無與倫比的精彩生活,最終選擇將生命終結。
  墨夜看了眼眾人,“傳教士的身體經過特殊改造,他們的壽命會比大部分人類長許多。”
  “多長?”
  墨夜想起那位蒼老教士說的,“無關戰力等級,即使隻是沒有戰力的普通人最長可以活一千好幾百歲。”
  驚掉一桌下巴。
  羅羽寧,“老不死?”
  11,“禍害遺千年?”
  墨夜完全同意這兩人的說話。
  因為自身的自愈能力與使命,那個蒼老教士日複一日的接收著所謂神的賜福相當於經曆了一百年時間的千刀萬剮卻無法選擇死去。
  這樣的痛苦對於狂熱信徒來說不算什麼,
  “人呢?”
  墨夜點點頭,“這一次她選擇終結生命。”
  如果不是權杖碎片特殊的屬性那個人夢寐以求的死亡還不知需要等待多長的時間。
  蒼老的教士並沒有告知墨夜她的名字,死亡時得到的是徹底的解脫與釋然。
  教士的死亡不受自己的控製。
  “暗星教會在迷失之地一共有七個綠野之地,在以往的戰爭毀了四個,去掉現在這個還有兩個,小七已經將另外兩個綠野的坐標告知星盟聯軍,他們應該很就會派人過去。”
  “他們不會?”羅海峰想想那些馬賽克人群“不會也受影響嗎?”
  “不會,這個綠野之地是唯一還在運轉。”
  如果星盟聯軍把握的好等著暗星教會的人前去修複時還能促成一次埋伏襲擊。
  近百年來暗星教會的暗中運營並不是那麼順利,不然也不會如此收斂的隱藏在暗處。
  暗星教會的計劃因為墨夜將迷失之地與星盟空間節點融合而受到巨大影響。
  墨夜無意間給暗星教會的計劃橫切了一刀。
  墨夜放下碗筷,擦了擦嘴“等星盟聯軍的人來我們就離開。”
  這附近的求援艦船內還活著的戰士幾乎都在綠野之中,這些戰士還能不能恢複說不好。
  精神力受到創傷,恢複極為緩慢,對越是精銳的戰士來說影響越大。
  尤其是師士,對於精準控製機甲操控的影響幾乎是無法逆轉的。
  這些戰士即使僥幸保住性命可對於星盟聯軍來說,戰力的損失卻已然無法彌補。
  

Snap Time:2018-09-20 13:21:28  ExecTime: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