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法師行》全文閱讀

作者:打瞌睡蟲  星際法師行最新章節  星際法師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星際法師行最新章節第兩千兩百一十三章狗年大旺旺(18-02-16)      第兩千兩百一十二章吃了吐出來(18-02-16)      第兩千兩百一十一章無心插柳(18-02-16)     

第兩千兩百零九章混亂伊始


    靜止的淡銀色光線瀑布即使在黑色的雨幕之中依然兀自散發著冰冷幽光,不受絲毫影響。

    它就像是神的銀色發絲從雲端垂掛,讓世人有了觸碰神靈的機會。

    雨水在接近銀色光線的一瞬便被包裹,屬於清洗程序的能量在銀光中被分解隨即消散不見,最終成為這銀光的一部分。

    這樣特殊的能量反應使得天空中出現一片奇景,垂掛的銀色光線瀑布周邊環繞緊貼著黑色雨幕,兩者之間的距離也許隻有不到零點一公分,但凡再靠近一些黑雨便會被分解,這是清洗程序鎖能覆蓋的最大範圍。

    清洗程序在麵對淡銀色光線時束手無措,空間亂流亦是如此,麵對這種能量,無論是黑雨還是龍卷風哪種形式,已然超出了清洗程序此刻的能量極限。

    淡銀色光線瀑布在這個循環日開啟之初便處於靜止狀態,空間亂流亦然,可這樣的靜止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此刻已經有了鬆動的痕跡,伴隨著一陣雷鳴聲,從帝都星流瀉而出的淡銀色光線驟然間傾盆落下,左右擺動。

    雨勢因此也被動擺動。

    而空間亂流周邊的降雨更是受到極大影響,黑雨被吞噬又在隨機坐標被吐出。

    這意味著不一定是城市戶外,包括室內各個房區都可能隨機出現黑雨,哪怕隻是一滴對於毫無防備的居民來說也將是滅頂災難。

    黑色的雨滴被空間亂流吞噬,在雨水被隔絕的建築群內,空間能量波動區域性加劇,在督查委員會全無所覺的時候黑色的雨滴悄無聲息毫無預兆的出現在建築室內不同區域。

    彼得斯城督察委員會總部大樓,正在巡查的一組仿生警衛剛剛繞過二層的空中回廊準備前往第三層,走在最前方的隊員卻毫無預兆的向後彈飛,似乎被什麼東西擊中,整個身體弓起向後方飛射,炮彈一樣被射了出去。

    “警戒。”

    “發現病毒入侵。”

    另一名仿生警衛旋身,伸出手,手腕射出的蛛網一下拉住了差點撞上後方牆麵的警衛,並將其拉了回來。

    然而就是這向回拉動的過程中,他看見對方腹部有一隻渾身被打濕的蟲族正齜牙咧嘴吱吱叫喚著。

    回拉的動作此時立刻調整為攻擊,手掌張開,赤紅色的光柱發射,與此同時一道透明的束縛網將被攻擊的警衛包裹。

    “感染體出現,請求支援,立即隔離本區域。”

    此類事件不僅僅發生在督查委員會的總部大樓,這樣無法偵查,難以預見的情況相比起帝都星的刻意計劃更令執事長擔憂。

    被空間亂流送到室內的不隻有黑色的雨水還有凶獸和蟲族。

    原本靜止不動的濃霧區域空間裂縫忽然劇烈運動起來,一隻接著一隻凶獸出現,還有飛竄而出的蟲族。

    這些驟然出現的凶獸與蟲族淋了一身黑雨又被空間亂流隨機傳送到城市各個角落,其中一部分被傳到了建築群室內。

    彼得斯城的天空熱鬧起來,遭殃的卻是封閉室內對正發生的變故一無所覺的普通市民。

    他們對於此刻發生的一切一無所知,除了茫然與恐懼並不明白到底出了什麼事。

    蟲族和凶獸的忽然出現對於他們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掉腦袋上。

    室內所有通道出入口都有仿生警衛把守,即使沒有仿生警衛站崗的位置也有監控存在,他們的每一個動作都在監視之中,想要外出探查不被發現根本不可能。

    所有人的神經壓抑緊繃著,廣播的催眠效果大幅度降低,能成功被催眠的人數銳減。

    而陡然間憑空出現的蟲族與凶獸成了拉斷緊繃神經的最後導火索。

    “放我們出去。”

    “你沒有權利將我們禁錮,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有什麼目的。”

    “憑什麼不準我們出去。”

    “如果我們被入侵了,難道不應該安排反抗防禦以及避難嗎?”

    “那些奇怪凶殘的生物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會出現,我們必須要一個答案。”

    “對”

    一開始隻有一個人發言,緊接著兩個,三個,五六七八個參與進來,這也使得最終達成了群情激奮的效果。

    “我們隻是要求一個合理的解釋也不可以嗎?”

    “你們是瞎的嗎,難道看不見那些怪物衝進來了”

    凶獸和蟲族都是凶殘的狩獵者,生命危在旦夕,可是本該保護他們的警衛,士兵對此卻無動於衷,隻是冷眼看著。

    蟲族的利爪撕破了一人的背部,一番激戰,幾個市民聯手解決了這隻蟲族,可是參與戰鬥的人也傷勢慘重,沒多久便死去了。

    從早上起床開始生活便陷入了無邊黑暗,這之間甚至沒有轉化過程,所有的事情發展極端突兀。

    在所有人的記憶,前一天還是豔陽明媚,和平盛世,怎麼一夜之間所有的一切都變了。

    一個瘦小身影穿過走廊速回到人群中找到自己大哥,“哥,我在封鎖區邊緣查探過,牆麵正被腐蝕,不過有警衛站崗,我沒敢靠近,而工作人員隻說是管道故障需要整修。”

    綠色皮膚下有鱗紋若隱若顯,年輕的斯奈科族人牽住自己妹妹的手,蹲下身“我認為留在這兒會很危險,必須想辦法逃出去,可是逃出去也許更危險。”

    小女孩的描述也佐證了青年的猜想,“所有的出入口都有警衛把守,除此之外還有封鎖牆,我看見有人硬闖被殺死了。”

    小女孩打探情報的能力很強,觀察到的任何細節都沒有放過,隻是這時候實在探聽不出任何好消息。

    “哥哥,我們是不是會死?”

    原本這兩兄妹此刻一個應該去學院上學,另一個去修理廠工作,在過去的不知道多少個循環日都是如此,可是此刻卻被困在所謂的封鎖安全區,不被允許外出。

    躲在屋不是辦法,可是走出自己家之後同樣找不到出路。

    彼得斯城的建築由一個個小方塊組成,方塊可以左右上下移動,即使是在整座城市拚接在一起的狀態下同樣如此。

    被黑雨汙染的區域方塊被移動組連在一起。

    哪怕此刻市民隻是躺在自家屋子的床上也會在不知不覺之間被移動到一起。

    美其名曰方便安置保護,可實際上當然是為了能夠更好的搜查,並杜絕任何一絲有人脫逃的機會。

    仿生警衛將這些隔離區域牢牢看顧起來。

    也許要不了多久,就會有命令傳達,在必要的時候,這些重新組合的方塊會被分離,從彼得斯城的建築群主體中脫離,宣告徹底放棄,這並非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而絕大部分城民對此一無所知,他們的恐慌更多還是來自於忽然出現的大怪獸。

    “可是哥哥,那些黑色液體難道比怪獸更可怕嗎?”

    “我不知道,但是總覺得怪怪,我的記憶......”鱗紋青年不安的搖搖頭,“記憶混亂,不管這麼多,我們先想辦法離開這片區。”

    “可是處處都是警衛我們怎麼離開?”

    這算是個大問題,大搖大擺走出去是不可能的。

    封鎖線那邊一直在鬧事,根本沒人理會,到此刻也沒有任何一個說的上話的市政工作人員出麵,隻有警衛,這一切太反常了。

    “去這。”

    他喚出地圖,指了指。

    “我沒記錯的話這住著兩個政府工作人員,他們是修理廠的客人,我記得地址上是這麼寫的。”

    這似乎是他們唯一的機會,於是兩兄妹沒有猶豫,立刻開始行動。

    兩人的種族特性給他們的行動帶來很大的便利優勢。

    “三層樓,六百八十二個大小方塊,這一區域被完全封鎖,我們現在處於這個位置。”

    鱗紋青年指著地圖中做下角的位置畫了哥圈,“從這走到目標位置最短路徑需要經過十九塊方塊,距離不算很遠,十公而已。”

    這樣的距離如若是正常情況下,使用交通工具不過是眨幾下眼睛而已,傳送的話更是眼睛沒眨完就到了。

    可現在是特殊情況,重重監控警衛把守,要穿過十幾個方塊,避開警衛,這距離忽然遠如天邊。

    “哥哥,你想到辦法了嗎?”

    “每一層有通風管道,隻能從那兒進入另一層樓。”

    “肯定也有人守著的。”

    “我知道可那也是我們最後的機會。”

    如果從那個地方走不過去,那就真的沒辦法了。

    大約是因為篤定沒有人能夠從封鎖線離開,所以在封鎖樓層區域內部往來管製並沒有特別嚴厲,可上下樓層活動需要留下身份信息,提交申請。

    多半是不可能得到批準的。

    隻要想辦法進入另一層樓,就能很抵達目的地。

    鱗紋青年和小女孩兩兄妹牽著手速前進。

    兩人的身體在速移動中膚色漸變,呼吸與心跳幾乎消失不見,幾乎呈現透明狀態,隻有在移動過程中能感覺到輕微的半透明質感。

    而年紀更小的女孩更是在移動過程中也難以發現,無論是熱感還是其他能量追蹤,因為種族屬性的特異,對於他們來說都是無效的。

    從這方麵來說,斯奈科族人是天生的刺客。

    “哥,你怎麼忽然停下來了,萬一被警衛發現,我們可能被烤來吃。”

    小女孩癟著嘴對於大哥停步不前疑惑不解。

    “我收到一個隱秘通訊頻段發送的信息。”

    馬布的通訊頻段被小七接手之後一直在不間斷的發送信息通告,試圖聯係上有需要的人,可是一場黑雨降下,許多聯係上的市民已經被清洗。

    “隱秘頻段,說了什麼,是外援嗎?”小女孩一下興奮起來。

    “也許吧,這通訊頻段內發送的內容會即時自主刷新清理掃除痕跡,發送信息的人做的非常小心。”

    “我們逃出去的機會加大了?”

    “不,這隱秘頻段發送的可不是好消息,逃出去也是死。”

    小女孩不明白了,“那我們現在回家嗎?”

    “回去是等死,出去是送死。”

    聽起來好慘啊,小女孩摸不著頭腦,看著鱗紋青年“那我們現在要去送死嗎?”

    “是的。”

    “那點把,不要耽誤時間了。”

    鱗紋青年笑著搖搖頭,兩人加了行動速度。

    他嚐試給隱秘頻段發送信息,“如果有回音的話,我們可以找到援手。”

    成功進入封鎖區域的二層。

    “別動。”

    鱗紋青年感覺到了地麵的移動,雖然平穩細微可是方塊正在移動,在眼下這種情況下這可不是好預兆。

    一隊警衛從走廊另一端走過來,兩人站在拐角屏息等待,“星辰庇佑,千萬別走過來。”

    兩人都不確定當近距離接觸的時候是否還能成功隱匿身形。

    當這隊警衛走過之後兩人鬆了一口氣,總算就要到目的地了。

    身為彼得斯城的市政工作要員,韓林此刻卻與其他人無異,相當於被軟禁在封鎖區域。

    甚至有兩名警衛以貼身保護之名行監控之實。

    韓林不願意被人時刻盯著,隻能返回自己的屋內,來回踱步,越是思量越是難以平定內心的不安。

    “韓先生現在是不是很焦急想要離開封鎖區域?”

    耳邊忽然傳來的聲音讓韓林一瞬震愣,隨即立刻鎮定。

    “你有什麼要求?”

    事情進展到這還算順利。

    彼得斯城內意識到不對勁想要離開封鎖區域的人並不少,可是能夠付諸行動的人並不多。

    大部分居民集中在中空的大廳內,嘻嘻索索的交談聲,義憤申討,這些聲音對於仿生警衛來說不過是毫無意義的噪音而已,完全可以自行降噪或是屏蔽。

    任由城市居民如何抗議,並沒有鎮壓也沒有搭理,隻是在封鎖線外冷眼看著而已。

    警覺心強一些的早已經意識到情況不對,心越發不安。

    也許強烈不安導致的副作用,許多人腦海中出現了模糊的記憶碎片,就仿佛那些事他們曾經曆過千萬次一般。

    站崗的仿生警衛忽然起身,一腳踹開韓林的房門,驚詫的發現室內已經空無一人。

    “封鎖搜查,韓林不見了。”

    

Snap Time:2018-02-24 08:15:47  ExecTime:0.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