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銷魂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  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番外風飛揚起思念的白發(13-07-22)      番外那飛逝的五年(13-07-22)      58大結局(13-07-22)     

番外風飛揚起思念的白發


    秀發隨著清風輕揚,風中帶著怡人心脾的淡淡花香和湖麵那濕濕的氣息拂麵,讓人打心底都舒逸起來。Yue讀小說52005200xs*_*=5200xs=

    蘇墨靜靜的站在湖邊,若有所思著,輕垂波光粼粼的湖麵的眸光前偶爾閃過飛揚的發絲,那白的炫目的單一顏色在這翠綠

    的湖麵前顯的極為刺眼。

    突然,身後傳來腳步聲,越來越近。

    蘇墨沒有動,隻是拉回思緒輕輕向側麵睨了眼,隻見那白色長衫的衣袂已然落入了眼底。

    “大哥也來偷閑?”蘇墨淡淡的輕問到。

    “就許你來這尋個清淨!”慕楓淡淡的說著,慵懶的倚靠在樹幹上,順手摘下一片樹葉翻動了下,緩緩置於唇邊吹了起

    來,清脆的音律就這樣悠悠的飄蕩在四周。

    蘇墨看著慕楓,嘴角含著笑意,也學了他倚靠在樹幹上,靜靜的聆聽著……思緒,仿佛也隨著那葉笛飄的遠了……

    她回來藥王穀不到兩年,大哥就回來了,依舊是那份淡定自若和孤傲的邪佞,但是,不難看出,沒有當初那份灑脫和隨意

    ,多了幾分歲月留在他身上的淒涼和孤寂。

    大哥回來是一個人回來的,那個曾經他帶到島上去醫治的女子沒有回來,甚至……嵐玉也沒有回來。

    藥王穀的人好似有著默契,誰也不曾問過大哥那個女人是誰,為什麼沒有隨他一起回來,隻是小婉問到過嵐玉,但是,大

    哥卻也隻是說“追著她自認的幸福走了”。

    可是,言語間卻有著難言的惆悵,多問幾句,便也隻是說:“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認的幸福,不管那份幸福是需要什麼來

    堆砌,不管為了那份幸福會付出多少,隻要覺得值得……別的,就再也沒有意義!外界,也沒有任何能夠幹預!”

    蘇墨想著,內心不免一陣沉痛和無奈。

    就如大哥所說,隻要覺得那是幸福,什麼都是值得的!

    這幾年,她雖然依舊無法將身體那七花七葉的毒解去,但是,心境卻仿佛越發的平靜,這樣淡淡的思念,也是甜甜的,

    也是幸福的。

    正想著,葉笛的聲音緩緩停止。

    慕楓輕輕睨著蘇墨,緩緩問道:“轉眼你回來也五年了,心心和千千也已經知曉人事,你就打算一直如此?”

    蘇墨輕歎一聲,在慕楓麵前,她沒有隱瞞過自己的情緒,她打心底待他如親哥哥,自是那份心底深處的親情勾著她,讓她

    感謝上蒼,來到這,不僅僅得到了尉遲寒風的愛,也有了那一份久違的親情。小說

    “我體內的毒……我還沒有想到辦法!”蘇墨有些無奈的說道。

    她想寒風,很想很想,隨著日子的更替,心那份念想與日俱增,看著心心和千千二人的長大,更是心懷了期待。

    可是,她不敢,亦不能回去!

    她愛寒風,所以……懂他!

    經曆了這麼多,他為了保護她,甚至罔顧自己的性命和尊嚴,如若知道……他的命是她不顧自身安危換回來的,讓他情何

    以堪?!

    也曾想過,讓心心和千千回東黎,卻最後作罷……

    不是她狠心,而是怕……怕寒風因為孩子的緣故,最終會尋來,最後的結果……恐怕又回到了她最為擔憂的上麵!

    與其讓他那樣怨恨自己,還不如就像現在一樣,彼此心中都留下個念想!

    “我和爹研究過,等過些天將藥采齊了,就可以著手製藥了,如果順利……”慕楓看了看蘇墨那一頭白發,悠悠的說道:

    “順利的話,應該是能解去你身上的七花七葉之毒的,如果不順利……”

    慕楓沒有說下去,隻是徑自暗歎了聲,若有所思起來。

    蘇墨一臉的淡然,說道:“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維持現狀罷了,一切自有天定,順其自然就好,強求了……隻是徒增自己

    和別人的煩惱罷了!”

    慕楓一聽,不免從樹上起來,站直了身子,撇了撇嘴角,桃花眼亦上挑了起來,一副傲然的說道:“哼,我就不信……這

    天下有我慕楓解不了的毒!”

    蘇墨怔怔的看著慕楓,半響,突然唇角上揚,笑了開來。

    慕楓一見,不免瞪了眼,問道:“怎麼?不相信大哥……”

    蘇墨搖搖頭,依舊笑著,說道:“隻是覺得,大哥自從回來後都不曾如此過,那神情自若的樣子……才是藥王穀的少穀主

    ……”

    “啊……學會取笑大哥了?!”慕楓聽了,不免揚了唇,深邃的眸子有著一抹不為人知的釋然,執著著不屬於自己的心

    ,不如放手讓她去追尋,就算那份愛讓她痛了,可是,她也是幸福的,隻要她幸福了,其實……他就幸福了!

    “芸兒才沒有取笑大哥呢!”蘇墨揚著眉角,眼底滿是笑意。

    慕楓淺笑,示意蘇墨陪同一起走走,二人並肩走在藥王穀的奇花異草中,撲鼻的花香讓人舒逸極了,花間的蜜蜂蝴蝶忙碌

    的采集著花粉,來往的人嘻嘻鬧鬧的,更有些隱居江湖人士無聊的相互切磋打發時間,整個藥王穀看上去,到處都彰顯著祥和。

    “你相信大哥嗎?”慕楓突然問道。

    蘇墨不解的側頭看著慕楓,隻見他嘴iang易諾淡邪佞的飪醋旁鬥劍步子悠閑而沉穩,“其實……大哥心還是有些r/>

    底的,是嗎?”

    慕楓看了眼蘇墨,她有的時候聰慧的讓人心疼,想著,說道:“因為七花七葉必須要下在內腹有著極重的傷痛的人身上,

    而且……必須要引渡後才會中毒,因為沒有人用過此法,也自是無法去研究七花七葉所產生毒性的原理,所以……藥王穀無解!”

    蘇墨不自覺的抿了抿唇,說心不難過那都是騙人的,她想解毒,她想見到寒風,她想讓寒風看見兩個可愛的孩子,她想

    有個家……她想好多好多,可是,她如今不能!

    慕楓許是感受到蘇墨的情緒,側睨了她一眼,接著說道:“這幾年,你已然能控製住毒性的蔓延,如若這次藥沒有預期的

    有效,就算無法根除,我也必然會設法將毒控製在能掌控之內,就算……保不了你一生,也要讓你無憂無慮的看著心心和千千

    長大!”

    蘇墨抿唇輕點著頭,她知道,大哥不說無把握之話,既然說了……必然是有絲希望的。

    “謝謝你……大哥!”蘇墨由心的說著,大哥是用情至深之人,必然是懂她,知她的!

    慕楓淺笑,搖搖頭,抬手輕點了下蘇墨的額頭,寵溺的說道:“我是你大哥,如果連自己的妹妹都無法救……我回頭不如

    跳崖死了算了!”

    蘇墨一聽,一股暖意浮上心頭,軟軟的說道:“你要是跳了,那個公主天天來找我要人……我豈不會被煩死?!”

    慕楓一愣,撇了撇嘴角。

    “慕楓……慕楓……”

    就在這時,突然傳來一個女子嬌俏的喚聲,伴隨著的一對孩提發瘋了似的追逐聲,慕楓和蘇墨舉目看去,就見一身著橘色

    長裙的女子邊叫邊向他們奔來,身後,跟著一白一粉的兩個小身影。

    “說誰……誰就到了!”蘇墨意有所指的說著,看著那女子身後的兩個小人,由心的笑著,眼睛都彎成了月牙兒。

    “舅舅,娘……攔著惜蕊姑姑……”心心喊了聲,回頭看了眼有些跑的氣喘的妹妹千千,等了她,隨即拉著她一起奔來。

    “臭心心,你抓不到我抓不到我……”惜蕊停下來故意氣著心心,還做了個鬼臉後又接著跑向慕楓,喊道:“慕楓,管

    管你外甥拉,都是你教的,就知道欺負我!”

    慕楓一聽,無奈的搖搖頭,不管不顧的轉身從旁邊的岔道離去,留下惜蕊又叫又跳,隨即紅著臉追了過去。

    蘇墨笑著看著二人追逐的身影,攔住了正要追著去的心心和千千,說道:“看看,追的滿頭汗……你二叔呢?”

    “二叔在和莫離叔叔下棋呢!”千千喘著氣兒,稚嫩的聲音甜甜的說著。

    心心沒有說話,隻是看著那追著慕楓而去的惜蕊的背影,眸光一滯,從容的說道:“哼,下次再帶心心去爬樹,我就不客

    氣!”

    蘇墨一聽,無奈的搖搖頭,看著方才四歲的心心㊣,儼然一副冷然孤傲的樣子,不免感歎,那寒風的性子他倒是繼承

    的完全。

    “惜蕊姑姑帶著千千去爬樹,那也要千千願意才行啊,為什麼你不從千千這阻止?”蘇墨牽著兩個孩子的手,尋著尉遲

    寒雪的地方走去。

    心心仰頭看了眼蘇墨淡然的神情,有些氣鼓鼓的說道:“千千喜歡的我不想阻止,可是……惜蕊姑姑是大人,卻總是帶著

    千千瘋,自己都照顧不了自己,萬一讓千千掉下來怎麼辦?”

    蘇墨聽後,不免看向千千,隻見千千那黑漆漆的眼睛靈動的轉著,吐了吐舌頭,小臉因為方才奔跑而粉嘟嘟的。

    心心自小就什麼都讓著千千,千千也不知道性子隨了誰,她和寒風都是淡漠孤傲的人,心心也是,卻生了千千一個異類,

    性子活潑又愛賣乖。

    就像此刻,知道做錯事的是自己,明明害的心心和惜蕊像是有深仇大恨一樣,卻甜甜的笑著賣乖。

    有時候擁著她入睡時問及,為什麼要這樣,她就用那極為稚嫩的童音告訴她,“因為二叔說,有大哥疼的感覺是最幸福的

    ,我被心心寵著,我也覺得好幸福好幸福……”

    想到此,蘇墨不免笑開。

    夕陽將母子三人的身影拉的長長的,風兒輕動,花香漂浮,白發輕舞,好似……一切都會越來越美好!

Snap Time:2018-05-22 17:46:18  ExecTime:0.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