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銷魂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  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番外風飛揚起思念的白發(13-07-22)      番外那飛逝的五年(13-07-22)      58大結局(13-07-22)     

44保護她隻有傷害她


  “萬一知曉,王妃豈不是很危險?”蕭隸擰眉說道。悅Du小說網xs=5200xs=吾愛0小說*_*=5200xs==5200小說吾愛小說
  尉遲寒風來回踱著步子,劍眉輕蹙著,心思百轉間,心抽痛著下了最終的決定!
  他緩緩停下了腳步,狹長的眸子輕輕一挑,淡漠的說道:“本王倒要看看,他到底是存了什麼目的!”
  蕭隸蹙眉,頗為擔憂的說道:“那……是否要將王妃先行接入府中?”
  尉遲寒風聽後,輕蹙了眉頭,想起蘇墨方才臨離去時眼底那抹哀傷,心仿佛被尖銳的利刃劃了幾道,痛的他幾乎無法呼吸。
  “王爺……”蕭隸見尉遲寒風突然不對,擔憂的喚了聲,見他抬手示意自己無事,不安的說道:“太醫也在偏廳侯著,等
  下王爺還是讓把把脈吧!”
  尉遲寒風點點頭,未曾推托,如今已然知道了事態,他就不能允許自己在身體不佳的情況下,害的墨兒出了事端,他不允
  許!
  就算要他死才能換回墨兒一生的平安……他也願意!
  “該是接她入府的時候了……”尉遲寒風輕輕的說道,陰鷙的眸子被微眯而下的眼簾遮住,掩去了眸底那深藏的嗜血。
  如果保護她唯一的辦法隻有傷了她的心,那麼……就讓她徹底的對他失望吧,也許這樣,他死了,她才不會悲傷!
  蕭隸暗自蹙眉,有些疑惑的看了眼尉遲寒風,不解王爺為何說是接她入府,而不是回來……
  偏廳,幾位太醫每天不展的坐在那,經過一夜,也不知道王爺的身體如何,雖然聽聞已然起身,卻沒有見到人,心中
  總是落了擔憂。
  見尉遲寒風和蕭隸一前一後的進來,急忙起身恭敬的行禮,“參見王爺!”
  “起吧!”尉遲寒風清淡而又慵懶的應了聲,隨即在上位坐下,淡漠的說道:“勞請太醫斷脈!”
  “王爺嚴重!”太醫們行禮,隨即,李太醫率先上前把脈,隻是片刻,不免老臉驚現疑惑,有些不解的自喃道:“王爺體
  內的寒氣竟然絲毫不存……”
  眾太醫聽聞,紛紛驚愕的互視著。
  先不說昨夜王爺寒氣侵襲脾肺,且藥物無法送入,就算慕側妃有辦法將那湯藥為王爺送服,也斷然不會一晚的時間,便寒
  氣盡消。
  “李太醫對此有何看法?”尉遲寒風收回手臂,輕睨了眼,淡淡的問道。
  李太醫捋了捋胡須,說道:“王爺體內寒氣去除的如此……隻有兩個可能。據老夫所知,金針過穴導引之術能將體內戾
  氣導出,可是……這普通之下,會此金針導穴的人寥寥可數!另外……也許是王爺內功深厚,暗自運行了小周天也不可知……”
  “哦?”尉遲寒風輕咦了聲,微微頷首,說道:“既然本王已然無大礙,你們退下吧!”
  “是!臣等告退……”太醫躬身行禮退下。
  李太醫行至門扉處,老態的臉上不免顯現一抹疑惑,他方才有注意到,王爺手腕處有一個極為細小的痕跡,那個應該是針
  灸時留下的……
  昨夜,屋內隻有慕側妃一人,難道是她為王爺金針過穴的?!
  李太醫低著頭隨著眾人出了王府,上了馬車,一路上,思緒都陷入沉思中……
  金針過穴乃是藥王穀獨門針灸手法,不外傳,而側妃姓慕……可是,藥王穀這代僅有慕楓一人,卻不曾聽聞,慕無天有個
  女兒?
  越想,李太醫眉頭不免深鎖,那種對醫術的好奇心縈繞在他的心頭。Yue讀小說
  經過暴雨洗滌了幾日,陽光在此刻格外的令人舒逸,空氣中彌漫著花草的香氣。
  王府內的人在李嬤嬤的帶領下清理著連日來陰霾所殘留的痕跡,王府內到處穿梭著侍從、丫鬟。
  芳華苑的女子們更是見難得的好天氣,相約而遊,行走在王府花園內。
  鶯鶯燕燕的嬌笑聲在王府內四處可聞,她們的歡笑聲儼然和遠遠的,正在賞花的柳翩然形成了對比。
  “唉,媚兒姐姐,你說……這慕側妃可真是受寵呢……”小雪突然說道:“我聽說啊,昨夜蕭總管去思暖閣請了慕側妃去
  寒風閣照顧王爺,一晚上,王爺就好了,今日生龍活虎的!”
  媚兒睨了眼身側的素素,不免嬌媚的嗤笑一聲,說道:“這人的命啊……還真是不能比!有些人呢,就是禍,有些人呢…
  …卻因禍得福!慕側妃人家福澤深厚,深的王爺寵愛,自是能有庇護王爺的!”
  小雪聽聞,不免也嘲諷的看了素素一眼,隨即輕笑著說道:“昨夜柳側妃和慕側妃一起前去探視王爺,都被拒之門外了,
  卻想不到……最終,還是慕側妃更勝一籌!”
  茉莉看著眾人邊走邊嬉笑的說著,眼見走到柳翩然身側,卻依舊沒有收斂,還在徑自說笑,不免無奈的輕搖了下頭。
  王府沉浮,她們始終看不清。
  柳側妃就算再不受寵,她也是王爺的青梅竹馬,誰也撼動不了她的低位。
  而慕芸……
  茉莉杏眸微凝,嘴角有著一絲淡淡的笑意,她仿佛是一個迷,一個擾亂了王爺的迷!
  想著,眾人已經到了柳翩然身前,紛紛行禮,道:“參見柳側妃,側妃萬福!”
  柳翩然冷寒著臉,眸光掃過眾人,眼底藏著一絲狠戾,冷冷說道:“本妃就算在不受寵,也是這王府的主子,如果你們想
  和方小蝶一樣的下場……本妃不介意送你們一程!”
  眾人不免心中一驚,猛然間想起,上次方小蝶因為仗著王爺寵愛,開罪了柳翩然,後被扔到了蠡樓,雖然現在那已被廢
  ,可是,經由柳翩然一說,眾人還是不免打了個冷戰。
  柳翩然見眾人神情,不屑的冷嗤了一聲,領著紙鳶轉身離去。
  她心中苦悶,不願意和那些芳華苑的人多費口舌。
  慕芸今日從寒風閣出來,正逢她正好前來詢問王爺狀態,見她冷漠的從麵走出,神情間竟是有著幾分氣憤不知為何……
  如今蘇墨已經回來,她幾次暗中去賦雅小築都未曾能對其下手,王爺竟然派了幾名宮中女衛在她身側隨護!
  想著,腳下一滯,不免微側了頭看去,穿過小橋流水,遠遠的,那思暖閣就在眼底,柳翩然眸光突然變的狠戾,心中不免
  冷嗤。
  就讓她們鷸蚌相爭好了!
  人回到蘭花園,小憩了片刻,見廚下送來避暑的飲品,淺啜了幾口,獨自在涼亭中輕輕撫琴。
  琴音隻為知己醉,嬌顏卻無君來賞。
  柳翩然淒涼的一笑,蔥白的手指猛然壓住了琴弦,杏眸中閃過狠戾之色……
  黎玥城西郊楓葉林內,冥殤一襲黑衣,臉帶銀色麵具,負手握著一根笛子佇立在林間,經過連日的雨水清洗,楓葉被風雨
  打落了一層,厚厚的鋪在濕潤的泥土上。
  “沙沙沙……”的一陣細碎的腳踩樹葉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冥殤緩緩轉過身,隻見一個白衣女子,臉上蒙著薄紗緩緩朝他
  行來。
  “參見樓主!”女子冷然淡漠的行禮,眉眼間看不出一絲漣漪。
  冥殤看著女子,陰鷙的眸子越發的變的幽深,他冷冷說道:“下一步你該如何做?”
  女子眸光微抬,眸光有些空洞的看著冥殤,淡漠的說道:“讓尉遲寒風徹底對我迷戀,對我心存愧疚,然後……”
  “然後如何?”冥殤眸光一滯,冷冷的看著女子。
  女子有些迷茫起來,冥殤舉起笛子置於唇邊,暗自提了內力,低靡迫心的曲樂緩緩溢出,彌漫在楓林四周,女子的神情間
  有些痛苦,但是,人卻倔強的站在那。
  “然後,讓他死在最愛的人手中……”女子陰冷的說著,眸光中散發著狠戾和狂妄的痛恨。
  笛聲在女子說出後戛然而止,冥殤唇角微揚了個狠戾的弧度,冷冷說道:“你可以走了……”
  “是!”女子聽後,淡漠的轉身離去,背脊挺的直直的,腳步不疾不徐的消失在了楓林出處。
  突然,冥殤眸子一凝,掌心暗藏了內力,猛然間向一側掃去……
  隻見掌風落出,一襲白色聲影飄然而落。
  “何必如此無情!”西門雪輕搖著折扇,邪佞的笑著說道。
  冥殤拉回眸光,沒有表情的說道:“西門公子什麼時候學會這江湖的下三濫手段?”
  西門雪唇角微揚,狂妄的笑著朝冥殤走去,邊行邊說道:“特殊時期當然要特殊對待……否則,我怎能探知她……的身份?”
  西門雪說著,看了眼方才女子消失的地方一樣。
  冥殤冷漠的勾了下唇,淡然的說道:“怎麼……不舍得他了?”
  “!”西門雪嗤笑一聲,道:“你認為呢?”
  冥殤沒有說話,淡漠的站在那。
  西門雪睨了他一眼,轉身離去,邊行邊說道:“不要小看了他,他能穩坐東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黎王,絕非隻是因為那
  世襲的爵位!”
  話音落,人已然消失,獨留下冥殤依舊站在那,銀麵下的他臉上籠罩了一抹寒氣,他從來就沒有輕看過尉遲寒風!
  西門雪出了楓葉林,直奔黎玥城,他本欲回王府,卻轉身去了賦雅小築,人剛剛行進,見尉遲寒風正從樓上走下來,急忙
  閃身到了一側,待人離去後方才上了樓。
  雅閣內,安子豪正悠哉的喝著茶,突然間西門雪進來,趕忙放下杯盞,起身恭敬的喚了聲“二少爺”!
  西門雪頷首示意他起身,問道:“和她還有聯係嗎?”
  安子豪心中一驚,隨即嬉笑的說道:“還是有的,雖然她不太理會!”
  西門雪徑自為自己倒著茶,抬眸睨了眼,冷哼一聲,緩緩說道:“看來……我要重新評估你的能力了!”
  安子豪一聽,頓時心驚,急忙說道:“二少爺又何必心急,有了上次,加之我前些日子在黎王麵前演的那出戲,一旦事發
  ,由不得黎王不信!”
  “你倒是自信的很……”西門雪淺啜了口茶,轉念問道:“他可是又來尋她的?”
  安子豪心知他問的是什麼,點點頭,道:“可是,蘇墨正在休息,黎王來了並沒有見到人……”
  西門雪應了聲,他知道她去了楓葉林會冥殤,想來……人還未曾回來。
  珠簾輕動,他眸光看向樓下的水榭台,正有一人在那撫琴,西門雪起來了身,隔著珠簾看去……
  他唇角輕揚,眸光深邃的看著那個女子。
  看來……也就是這一兩天了!
  思暖閣。
  蘇墨有些慵懶的躺在竹椅上,享受著連日陰霾後的陽光,她輕輕的闔著眸子,神情淡漠中帶著些許的悠然。
  “小姐,小姐……”
  突然,遠遠的傳來小婉急促的聲音,伴隨著那細碎而又慌亂的腳步而來。
  蘇墨暗暗搖頭,心㊣不免腹誹起來,這小婉也在王府待了這麼久了,這性子卻是一點兒也沒有收斂,好在是有些手
  段,否則……怕早就吃了虧了。
  想著,眼睛未張的悠悠說道:“又怎麼了……”
  “小姐,你還有閑情逸致在這曬太陽呢!”小婉見蘇墨一臉無謂,頓時跺腳,說道:“王爺將那個賦雅小築的女子接進
  府了,還……還……還將她安排住進了墨園!”
  “騰”的一下,蘇墨坐了起來,眸光疑惑的看著小婉,見她重重的點了點頭,心……猛然間滑落,頓時整個人仿佛都掉進
  了冰窟一般。
  他……他……他讓那個女的住進墨園……
  “小姐!”小婉擔憂的喚了聲,臉上氣鼓鼓的,負氣的說道:“我這就給王爺說去,我要告訴他小姐的身份,他怎麼可以
  認錯人呢!”
  說著,人就欲轉身離去。
  “回來!”
  淡漠而又堅定的聲音在小婉的身後響起,她方才抬起的步子再也無法跨前一步,她扭過身,跺著腳說道:“小姐……”
  蘇墨淡然一笑,掩去眸底那深藏的悲慟,淡漠的說道:“我回來,不是為了風花雪月,我回來,是背負著仇恨!”
  小婉聽後,突然心涼涼的,她哀戚的看著蘇墨。
  “我對他無愛,他的情在誰那和我無關!我隻需要討回他們欠我的……就好!”蘇墨冷然的說著,眸光清冷的掃過小婉
  ,隨即冷漠的轉身向屋內行去。
  小婉看著蘇墨的背影,心難過的皺了眉,輕聲自喃的說道:“小姐如果真的對王爺無愛,又怎麼會這麼久了還不忍心動
  手……”

Snap Time:2018-10-23 20:28:38  ExecTime: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