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銷魂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  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番外風飛揚起思念的白發(13-07-22)      番外那飛逝的五年(13-07-22)      58大結局(13-07-22)     

27 讓一個女人抓狂的方法


    月如鉤,風輕拂!

    黛月樓總部內猶如每日夜晚一般,冥殤手指在琴弦上飛旋,魔音在他內力的催動下震人心魄……

    “鐺!”

    “噗”

    琴弦斷,一口熱血衝破了冥殤的胸腔,嘴間還來不及品嚐血液的味道,就已經噴射而出。yue讀小說5200xs吾愛0小說*_*=5200xs==5200小說吾愛小說

    冥殤輕輕的喘著氣兒,緩緩的平複了內腹的翻湧,他眸光冷寒的看著琴弦,眸子噙著一絲憤怒。

    最後一層他始終突破不了,如果無法完成最後一層的彈奏,所有的計劃都是閑的,而他的內傷也不會痊愈!

    “砰”的一聲,琴被冥殤掃開,琴身重重的撞到了石壁上,頓時折成了幾段。

    “啟稟樓主,七月帶回消息,在大殿恭候樓主!”

    這時,石屋門外傳來通報聲,聲音平淡清冷,除了恭敬,再無其他情緒……

    冥殤平複了心情,銀色麵具下的他又恢複了以往的陰寒,他負手走出了石屋,大步流星的向大殿行去,人剛剛入了大殿,

    七月已然恭敬的單膝下跪。

    “講!”冥殤一甩袍服在上位落座,隻是冷淡的溢出一個字。

    七月從懷中拿出一封信箋,雙手托過頭頂,恭敬的說道:“任務已經完成,這個是樓主所交代的事情,對方隻交給屬下這

    封信,說……樓主看了就會明白!”

    “嗯!”冥殤應了聲,示意一側的人去拿了信箋,他不疾不徐的打開,靜靜的閱示完畢後,方才說道:“退下吧!”

    “是!”

    冥殤看著七月離去,信箋攤於掌中,用力一震,頓時,紙片碎的猶如初雪般四處飄散,他看著飛揚的紙屑,嘴角上揚了個

    陰鷙的弧度。

    蘇墨默默的走在王府花園的小徑上,臉上極為平靜,可是,思緒卻已經不在,一連三日,她都不曾再見過尉遲寒風,從紫

    菱忌日後,好似他們就完全沒有了交集,不知道為什麼,她感覺他是在躲著她!

    為什麼……

    就因為那日她說的話?還是……

    “唉!”蘇墨輕歎一聲。

    “小姐,怎麼了?”小婉不解的看著蘇墨,說是在屋內沉悶,出來走走,可是,一路上卻又若有所思的。

    蘇墨停下了腳步,倪了眼遠處,見柳翩然正和紙鳶向這個方向緩步走來,嘴角不免噙了絲笑意,緩緩說道:“小婉,知道

    什麼方法可以讓一個本就哀怨的女人抓狂嗎?”

    小婉看了眼遠處走來的人,搖搖頭,聳肩說道:“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小姐心有想法了!”

    蘇墨嘴角的笑意加深,這樣的笑在陽光下竟是讓人看著有一股子輕靈,更加有些嬌媚,她平靜的說道:“去給蕭總管知會

    一聲,我晚上邀王爺在福來客棧一同品茗……不見不散!”

    “嗯!”小婉應聲離去,並不問蘇墨為何如此做,她隻知道,小姐所作的都是討回曾經他們欠她的,所以……隻要是小姐

    覺得對的,她都不會反對!

    小婉剛剛離去沒有一會兒,柳翩然和紙鳶已然走近,蘇墨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迎了上前,悠悠的說道:“側妃好閑情雅致

    啊!”

    柳翩然眸光有些鄙夷的看著蘇墨,冷冷說道:“哪有慕姑娘的心情好呢……被王爺扔到蠡樓,人還能完好無損的在這逛

    園子!”

    蘇墨並不將她話的嘲諷放在心,“咯咯”的笑了幾聲,好似無奈的柔媚說道:“我不忍心芳華苑的人受罰,王爺又下

    不了台,就隻能先將我送去蠡樓,可是……這不到盞茶的功夫,就急忙過去,‘親自’將我帶了出來!”

    蘇墨故意加重親自二字,她沒有忽視柳翩然臉上那瞬間轉變的樣子,她暗笑在心,繼續說道:“那蠡樓殘忍,王爺卻因為

    我一句話,將那廢掉了……唉,真是可惜了那地方,想必……側妃還沒有見識過呢吧!”

    她言下之意,竟是如果蠡樓不廢,柳翩然早晚也是會被罰進去走一遭似得。悅Du小說網xs

    “你……”柳翩然一聽,氣的一時氣結,惡狠狠的看著蘇墨,暗咬銀牙的說道:“你有什麼好得意的,不過就是個下賤的

    戲子,如果不是因為西門公子的薄麵,你以為你有何能耐左右得了王爺?!”

    “……”蘇墨看著柳翩然的樣子,不免暗暗鄙夷了下,方才悠悠的說道:“側妃真的那麼想知道……我有何能耐?”

    柳翩然未曾接話,隻是冷冷的看著她。

    蘇墨笑著深歎一聲,說道:“我能不能左右得了王爺……側妃,我們不如拭目以待了……”

    說完,蘇墨輕蔑的看著柳翩然笑了下,轉身離去,她的步子永遠是那麼淡定從容,先前她不怕柳翩然,現在……就更加不

    怕!

    柳翩然,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多行不義必自斃”!

    紙鳶看了眼氣結的柳翩然,隨後看著蘇墨離去,那樣的背影,如此從容的步伐……像極了那個人,可是,如此的性子,卻

    背道而馳!

    不管她是誰,都和她無關!

    蘇墨離去後,並沒有直接回思暖閣,而是繞道去了墨園,她站在園子的不遠處,看著天空中飛舞的紫藤花瓣,那棵紫藤樹

    好似又茂盛了許多。

    從這開始,就從這結束吧!

    蘇墨拉回眸光,淡漠的轉身離去……

    人方才踏入思暖閣,就見院子的石桌處,西門雪一人自斟自飲著,桀驁的臉上有著一絲不尋常的色彩。

    “怎麼會在我這喝酒?來了許久了嗎……”蘇墨平淡的問著,隨即人在他對麵坐下。

    “不久!”西門雪淡然的說道,為蘇墨斟了杯酒,眸子未抬的緩緩疑問道:“打算出手了?”

    “你有意見?!”蘇墨不答反問。

    西門雪薄唇微揚的笑了下,說道:“我為什麼有意見?我不但沒有意見……你如果有需要幫忙的,我還會幫你!”

    “你是在幫你自己!”蘇墨反駁的極為平靜。

    西門雪笑意加深,頗為同意的點了點頭,展開折扇輕輕扇動著,眸光深邃的看著蘇墨,半響,方才說道:“你打算怎麼做?”

    “我好像……沒有必要和你報備!”蘇墨說著,飲盡杯中酒,輕讚一聲,“果然好酒!”

    西門雪嘴角的笑意依舊,聲音卻重了幾分的說道:“報複……也要搭進自己?”

    方才,他聽聞莫離來報,說是小婉找了蕭總管,慕芸約了尉遲寒風酉時三刻在福來客棧品茗,她的意圖顯而易見!

    “想要讓他痛,有的是更好的方法!”西門雪緩緩說道。

    蘇墨笑了,笑的嬌媚動人,她放下酒杯,站了起來,往閣樓內走去,邊行邊說道:“如果我有需要,會找你的……我要沐

    浴更衣了,就失陪了!”

    讓尉遲寒風痛,也許是有很多的方法,可是……讓柳翩然痛苦,卻隻有一個方法!

    想著,蘇墨突然定住了腳步,微微偏頭側倪著說道:“哦……對了,不要跟著過來,不要讓我討厭你!”

    說完,蘇墨行進了屋內,獨留下西門雪還在院中。

    夏夜的風輕輕柔柔的吹著,退去了白日的燥熱,此刻仿佛才是一天中讓人最為安逸的時刻……

    “王爺,已經戌時了,您……”蕭隸見尉遲寒風從回來就一直站在寒風閣院子,不免提醒了聲,此刻都已經過了慕姑娘

    相約的時間,王爺去還是不去,總是要回個話的。

    說也奇怪,這慕姑娘為何突然邀王爺品茗?

    這個是西門公子的意思,還是……那個慕姑娘自己的想法呢?

    那日蠡樓的事情他略有耳聞,隻是,麵究竟發生了什麼他也是不清楚,隻是知道,第二天,王爺就讓人將那廢除了,而

    麵的蟲蟻,卻早已經僵死,那天過後,王爺好似就故意躲避著西門公子和慕姑娘,想來……今日慕姑娘相邀,也是為了此事!

    尉遲寒風拉回眸光,倪了眼蕭隸,問道:“派人去回了吧!”

    “是!”蕭隸應聲退下,不過是半個時辰,人又行了回來,有些為難的看著尉遲寒風。

    ㊣“她非要等著?!”

    “慕姑娘說……說……她會一直在那等著,如果……”蕭隸抿了下唇角,接著說道:“如果直至子時王爺還不去,她也

    會識趣,明日會搬離王府,不讓王爺和西門公子為難!”

    尉遲寒風蹙了劍眉,半響,方才說道:“本王知道了,你退下吧!”

    蘇墨靜靜的坐在福來客棧二樓臨窗的位置,她從人聲鼎沸的時候已經坐到了隻剩下她一人。

    她眸光輕輕的倪向街道,此刻的帝都大街已經變的安靜,來往看不見人影,馬上就要子時了,可是……他沒有來!

    她收回眸光,看著桌子上的杯盞,不免嗤笑一聲,她真的是太看得起自己了,竟然會覺得一句不見不散,一句搬離王府,

    就能左右的了尉遲寒風。

    她不是他的誰,憑什麼能左右的了他?!

    可是,就算如此想,她依舊堅信,尉遲寒風會來,至於她為什麼這麼肯定……

    蘇墨嘴角嫵媚的笑著,聽著傳來的登樓時發出的木板的輕響,她嘴角的笑仿佛更加的深,她抬眸向聲音來處看去,隻見尉

    遲寒風沉穩的登上了樓梯,正朝她看來……

    “你終究還是來了……”蘇墨噙著絲嘲諷的柔聲說道。

Snap Time:2018-07-22 11:10:00  ExecTime:0.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