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銷魂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  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番外風飛揚起思念的白發(13-07-22)      番外那飛逝的五年(13-07-22)      58大結局(13-07-22)     

21 抉擇


  蘇墨暗自蹙了眉頭,不免問道:“王爺所指何事?”
  尉遲寒風薄唇微揚了下,說道:“今天是墨兒的貼身侍婢紫菱的死忌,墨兒無法去看她了……本王想請慕姑娘陪同本王去
  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
  蘇墨一怔,微抿了下唇角,說道:“這……不太好吧!”
  “沒有別的意思,隻是……希望紫菱能夠安心罷了!”尉遲寒風說著,眸光有些期待的看著蘇墨,背負著的手,竟是有些
  緊張的攥了起來。0=5200小說*_*=5200xs==5200小說吾愛小說
  “黎王可真是愛護府的人……連一個下人的死忌,都會去拜!”西門雪嗤笑的說著,眸光嘲諷的看著尉遲寒風。
  尉遲寒風薄唇微揚,噙了絲淡漠的笑意,說道:“因為……她是墨兒在乎的人!而墨兒……是本王在乎的人!”
  他的話音方落,在場的人都不免驚愕,就連剛剛行來,站在不遠處的柳翩然和紙鳶都不免愕然,神情受傷的看著尉遲寒風。
  “死了……才說在乎,做這些……又有何用?又做給誰看?”蘇墨突然悠悠的說道,聲音有些空洞,嘴角噙著抹嘲諷的淡
  笑。
  尉遲寒風一聽,神色哀然,輕歎一聲,說道:“沒有用……也不給任何人看,隻是時刻提醒自己曾經的過失罷了!”
  說著,自嘲的一笑,問道:“不知道慕姑娘可否願意想陪?”
  蘇墨凝視著尉遲寒風,冷漠的說道:“我不願意做別人的替身!”
  說完,越過尉遲寒風,徑自向思暖閣的方向行去,小婉急忙跑著跟了上前,二人行經柳翩然身側,隻是輕倪了眼,不曾停
  留。
  尉遲寒風臉上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西門雪淡然的一笑,緩緩說道:“不管你現在有多愧疚,有多麼悔恨,有多想彌補以
  前的事情,也無法消磨你曾經做過的事情,黎王,你說……是嗎?”
  說完,西門雪嗤笑的闔起了折扇,背負著手,亦越過離去。
  尉遲寒風緩緩垂了眼瞼,心中沉歎一聲,方才抬步離開了王府……
  柳翩然就這樣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王府大門處。
  王爺的心始終有著蘇墨,甚至……被添的滿滿的,每年的今日,竟然還會去拜祭紫菱那個丫頭,為了蘇墨,他竟是完全
  的不看自己的身份。
  “主子,奴婢看……那個慕姑娘倒是有幾分個性!”紙鳶輕聲說道。
  柳翩然斜睨了她一眼,走了上前,柔聲說道:“蕭總管,本妃要回上蘭苑,你準備一下!”
  “是,屬下這就去辦!”蕭隸應聲,喚來人準備了馬車。Yue讀小說
  當柳翩然站在上蘭苑的門口,不免嗤笑一聲,不管外麵發生了何事,這都是如此,仿佛就是帝都的世外桃源,不和塵
  世糾葛。
  老夫人看著一臉哀怨的柳翩然,不免冷聲說道:“怎麼……又受了什麼氣了?”
  柳翩然搖了搖頭,說道:“受氣……現在就連受氣,都是一種奢侈了!”
  王爺和她相敬如“冰”,府的人雖然依舊對她恭敬,可是,芳華苑的那些人早就對她不甚搭理,見麵了,也都是明麵上
  的。
  而那個西門雪和慕芸,就更加沒有當她是王府的女主人,來去自由,儼然一副,王府就是自個兒家一般。
  他們是北國人,又得到王爺特許,她又能怎樣……
  老夫人倪了眼柳翩然,緩緩問道:“那個慕芸有什麼異狀嗎?”
  “沒有!”柳翩然應聲,住在王府也好些天了,除了前幾日的意外中毒,他並未曾有什麼不妥,沒有和王爺主動靠近,王
  爺好似也對她並不是很上心。
  “吃了一次虧,就不要吃第二次……”老夫人冷冷說道:“寧可錯殺,也不能放過!你……到現在都不懂嗎?”
  柳翩然不明白的看著老夫人,一臉的疑惑。
  老夫人冷哼一聲,站了起來,走到窗前,看著園子爭相鬥豔的各色蘭花,冷冷說道:“就算心留不住,總是要留住人的
  ……”
  “可是,寒風他……”
  “他怎麼了?”老夫人打斷了柳翩然的話,冷冷的說道:“如果,你不想失去他,就要有心準備,這時間過的越久,你
  倒是越來越會畏首畏尾了,如果……你有設計蘇墨弄到孩子的一半狠心,這個慕芸,就不會進府!”
  柳翩然的心“咯”一下,迎著老夫人犀利眸光的眼睛不經意的瞥到一側,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我不……我不明白
  娘的意思!”
  “哼!”老夫人冷嗤一聲,說道:“不要以為你做了什麼我都不知道……嫣然,你是我收養長大的,又是我的兒媳,不管
  怎樣,我都是偏著你這邊的!”
  “娘,我……”
  “好了,不要說了!”老夫人製止柳翩然想要解釋以前的事情,緩緩說道:“這個西門雪,帶著一個如此想蘇墨的人,也
  不知道存了什麼目的……哼,也不知道是不是北國想存寒風這探知什麼?”
  柳翩然愕然,微蹙了眉頭的說道:“應該……不是吧!”
  “我也隻是說說……好了,我累了,你回去吧!”老夫人揉了下額頭,示意雲嬤嬤扶著她進了內室。
  思暖閣內,蘇墨正坐在小院子喝著香茗,小婉無聊的趴在石桌上,漸漸的有了睡意……
  “困了,就進屋子睡……”蘇墨含笑說道。
  小婉聽了,迷迷瞪瞪的“嗯”了身,轉身進了屋子。
  她走了沒有一會兒功夫,就見西門雪輕搖著折扇,含笑的走了過來,在她對麵坐下,徑自到了茶,淺啜了一口,讚道:“
  好茶!”
  蘇墨輕倪了他一眼,問道:“有事要對我說?!”
  西門雪邪佞的一笑,狂傲的挑了眉角,緩緩說道:“應該是……你有事要問我吧!”
  蘇墨頓時冷了臉,對於西門雪,她總覺得有種危險的氣息,這個人藏的太深,而且,看人看的也太深。
  “是,我是有疑問!”蘇墨緩緩說道。
  “我洗耳恭聽!”西門雪嘴角的笑越發的狂妄,眸光深邃的看著蘇墨,眸子,有著深藏著的那種迷惑,那種自己也看不
  清的迷惑。
  蘇墨嗤笑了聲,添了茶,眸子微抬的說道:“你不是喜歡猜人的心思嗎……怎麼?我要問什麼,你不知道?!”
  “哈哈……”西門雪不免歡愉的笑了起來,看著蘇墨的眸子更加的幽深了幾分,他緩緩止住笑,說道:“知道嗎……黎王
  剛剛是從郊外,王府葬區回來的……”
  蘇墨一怔,微擰了眉頭,隨即恢複了淡漠,冷冷的說道:“那和我有什麼關係?”
  “真的沒有關係?”西門雪嗤笑一聲,說道:“也是,怎麼會和你有關係呢……你隻不過是有著幾分像那個黎王妃而已,
  你說……我說的對嗎,芸兒?”
  蘇墨揚唇淺笑,淡然的說道:“當然!”
  西門雪笑看著蘇墨,“唰”的一聲,闔起了折扇,胳膊撐著石桌,身子前傾上前,說道:“不想讓別人看出破綻,就要時
  刻的提醒自己,記住我說的話!”
  說完,西門雪起了身,轉身離去,邊走邊說道:“芸兒,很多事情拖的久了……總會生了變故的!”
  話音方落,人已經消失在了轉角,獨留下蘇墨一個人在哪沉思。
  她靜靜的回想著近些天西門雪的話,漸漸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他有了一個認知……這個西門雪,好似知曉了什麼!
  “小姐,小姐……”小婉大聲喚著。
  “啊?”蘇墨一驚,回了神,思緒依舊有些渙散,她看著小婉,問道:“你……不是去睡覺了嗎?”
  “趟床上就睡不著了!”小婉有些負氣的坐下,說道:“小姐,你想什麼想的這樣出神?”
  “小婉,藥王穀的入穀路徑……知道的人多嗎?”蘇墨問道。
  小婉搖了搖頭,道:“因為入穀的路徑很多,有些極為隱秘,有些外人也會知曉,隻是,每個入古的地方都會布下瘴氣或
  者有五行陣,能真正進入穀的人少之又少!”
  “我們出穀的那條路……是不是算不隱秘的?”
  小婉想了想,不確定的說道:“應該……是吧……我也不知道!”
  蘇墨輕歎一聲,其實,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問小婉這個問題,但是,總覺得,是因為她們走錯路了,西門雪從中聯想到了
  些什麼。
  “也不知道大哥她們怎麼樣了……”蘇墨喃喃的說道。
  小婉聳了聳肩膀,安慰的說道:“小姐,少爺的醫術那麼厲害,那個女的肯定會沒事的,你就放心吧!”
  蘇墨看著小婉,心仿佛被壓了大石,異常的沉重。
  一個多月了,她現在什麼都沒有做,天天置身在王府,卻就這樣安然的過著,她是不是應該有所行動了……
  她是在逃避什麼?
  想著,蘇墨站了起來,倪了眼小婉,說道:“我想出去走走,不用跟著我了……”
  小婉看著蘇墨離去,突然聳拉了肩膀……
  夕陽漸漸下沉,天邊被夕陽暈染了大片的紅霞,那樣的紅籠罩了整個王府。
  蘇墨徑自一個人走在王府的小徑,不知不覺的,竟是走到了北小院,她就站在外麵,靜靜的看著這的一切,透過院牆
  ,還能看到那顆老槐樹,如今的上麵,已然結上了白色的花串兒……
  這和墨園一樣,落了鎖!
  “一個王㊣府……有多少的禁地……”蘇墨輕聲自喃的說著,那樣淡的話,就這樣隨風飄散。
  “唉……”蘇墨輕歎一聲,轉身離去,穿過小徑,漫無目的的走著。
  她要好好想想,她到底要做什麼。
  人,不知不覺的走到了賞花亭,她抬起眼簾看去,卻見亭中有一白色身影屹立在那,本想離去,卻鬼使神差的,人走向
  了亭子。
  尉遲寒風聽聞身後有腳步聲,側臉倪了眼,見是慕芸,又拉回了眸光,未曾說話!
  蘇墨站在他的旁邊,眺望著遠方,在王府一年多,卻是不知道,這的夕陽竟是如此絢麗……
  “夕陽無限好,隻是近黃昏!”蘇墨突然感歎一聲。
  尉遲寒風拉回眸光,深凝著蘇墨,狹長的眸子微微眯了下,薄唇緊抿,好似在隱忍著什麼……

Snap Time:2018-10-23 20:06:12  ExecTime: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