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銷魂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  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番外風飛揚起思念的白發(13-07-22)      番外那飛逝的五年(13-07-22)      58大結局(13-07-22)     

02 一切都沒有了意義


  “啊……不要……”
  尉遲寒風看著蘇墨向後傾的身子,顧不得其他,飛身上前躍進,狹長的眸子滿是驚恐,此刻的他隻有一個信念,不要蘇
  墨死!
  “王爺”
  正好趕來的蕭隸大驚,亦來不及多想,凝聚了所有內力飛身上前……
  蘇墨的手在最後一刻被尉遲寒風扯住,但是,卻無法製止蘇墨身體下沉的趨勢,尉遲寒風的身子被拉著漸漸就要脫離了懸
  崖邊雪地上留下一道寬寬的痕跡,就當要墜落之際,蕭隸拉住了他的腳腕,順勢撥出了腿間的匕首深深的插入了雪地下的泥
  土……
  可是,下墜的身體豈是一個匕首能夠長時間支撐的……
  “墨兒……不要放手……我求你……”尉遲寒風悲慟的喊著,他不要她死,他不要!
  蘇墨笑靨如花的看著尉遲寒風,手緩緩的掙脫著他緊握的掌心,她眉眼輕輕上挑,嘴角的笑有著幾分蒼涼,內心暗暗的悲
  慟說道:風……請原諒我的自私!
  蘇墨嘴角的笑越發的美麗,下墜的身子讓她的發絲和大氅都飄了起來,在底下無邊的雲霧映襯下,仿佛輕舞的仙子……
  “啊……不要……墨兒……不要……”尉遲寒風大吼著,掙脫著蕭隸的禁錮,嘶吼的叫道:“蕭隸,放開我……本王命令
  你……放開我……”
  “王爺,屬下……屬下做……不到……”蕭隸吃力的說著,匕首在土地漸漸的向前滑行著,這樣下去……他和王爺都會
  命喪崖底!
  “啊”蕭隸一聲厲吼,手腕聚集了全身的力量,猛的一提……硬生生的將尉遲寒風拉了上來,甩到了後麵。Yue讀小說5200xs吾愛0小說*_*=5200xs==5200小說吾愛小說
  “噗……”尉遲寒風本就受傷的內腹經由剛剛強自用了內力更加的耗損,不受控製的大口大口的血噴出了外麵,可是,就
  算如此,他依舊拖著自己無法站起的身子向懸崖邊爬去,沿途,白色的雪上都是他嘴留下的鮮紅。
  蕭隸剛剛起身,就見尉遲寒風如此,急忙上前拉住了前移的身子,悲痛的說道:“王爺,你就放開姑娘吧……就讓她自由
  的去吧……”
  “啊”
  尉遲寒風趴在雪地,仰頭長嘯,淚水不受控製的滑落,他拚命的叫著,發泄著內心的沉痛和生不如死。
  “啊”
  這樣犀利的叫聲,震驚了躲在樹洞安眠的鳥雀,紛紛驚的四處飛竄。
  “王爺!”蕭隸亦流下了淚水,一臉痛楚的看著尉遲寒風。
  “唔……噗……”
  尉遲寒風猛然張嘴,一大口熱血猶如傾倒一般的噴出,隨之……人深深的陷入了無邊的黑寂……
  “王爺……”蕭隸驚恐的大叫一聲,急忙抱起了尉遲寒風,飛奔的跑到馬兒邊,策馬往黎玥城奔去……
  “少爺,你確定祁芸花今日會開嗎?”嵐玉背著小竹簍坐在大石上,看著一臉狂傲不羈,嘴邊掛著邪佞的笑意的慕楓,嘴
  角撇了撇,攏了攏身上的大氅,一臉的懷疑毫不掩飾。
  慕楓眯縫著那雙桃花眼,手把玩著玉簫,安撫嵐玉的說道:“祁芸花喜溫濕寒氣,這東黎數十年不下雪,我觀天象,這
  些日子氣候低沉,必然是要下場雪的……這都能被我算到了,你說……這祁芸花要是不開,豈不是對不起我?!你要相信你家
  少爺我……知道不!”
  “……”嵐玉不免翻了翻眼睛,對於慕楓的自信撇了撇嘴,嘟囔的抱怨了起來,“這麼高的懸崖……就為了采個花,沒有
  等到祁芸花接骨,我的骨頭已經全廢了……”
  “本少爺又沒有讓你爬上去摘……不就是讓你看著嘛!”慕楓揚唇笑著看了眼嵐玉,手中玉簫輕輕敲打了下她的腦袋,佯
  裝嚴肅的沉聲說道:“專心給本少爺盯著,這花一開就要摘,否則功效可就大減了……”
  “是……少爺……”嵐玉將話拖得長長的,抬起了頭盯著崖上打著花苞正欲開放的祁芸花,無聊了,眼睛時不時的四處的
  亂瞟著。
  慕楓將玉簫在手打了個轉兒,繼而置於唇邊,緩緩的吹了起來,簫聲輕柔蜿蜒,在四麵環了高不見頂的山壁中緩緩回繞
  著,回聲讓人覺得仿佛有著數人同時在吹奏著。
  “啊……少爺……你看……”嵐玉突然大驚,指著上空飄落的身影……
  慕楓仰天一看,手掌翻轉,玉簫已然插/入了後腰,他足下輕點,拉過一側的蔓藤,借由懸崖壁上的凸起翻身而上,空中
  幾個飛旋翻轉,衣袂翻飛之際人已經將墜落的身體接住……從頭至尾,他的臉上一直掛著那邪佞的笑意。
  “啊……少爺……少爺,花開了花開了……”
  這時,又傳來嵐玉一驚一乍的大叫聲。
  慕楓拉著藤蔓回頭看去,卻見祁芸花已然將緊合著的花瓣向四方分散著,他劍眉輕蹙,來不及將手中的人放下,足下一點
  崖壁,拉著藤蔓向對麵飛去……
  “哇……”嵐玉張著嘴看著這一個景象,一身白衣的慕楓擁著一個身披粉色大氅的女子,手擒藤蔓飛舞,宛然一副天外飛
  仙的畫卷!
  慕楓在要達到祁芸花旁的時候,一把將手中的嬌軀拋到了上空,適時……探手摘了祁芸花含在唇瓣,隨即反身接住了再
  次下墜的身體,他眉眼一挑,足下踏著崖壁借力,逐又拉著藤蔓向來處蕩去……
  突然,他丟開了藤蔓,擁著嬌軀的身子飛旋著下落到了地上!
  他拿過嘴的祁芸花,有些可惜的說道:“唉……還是晚了一步,現如今卻也隻是個治骨的好藥,已經失去了最佳的作用
  ,無法續骨了!”
  嵐玉“哦”了聲,並不可惜那個藥失去了藥效,而是對慕楓救下的人有著十足的好奇,想著,就向慕楓懷的人看去,隻
  見那女子臉色蒼白,臉上有著很多錯綜交雜的細痕,有幾道還頗深,顯然是掉下懸崖的時候被崖壁上樹枝荊棘之類的物什刺到
  ,身上也有著不同程度的劃痕……
  “少爺……你說……她是輕生還是被人陷害?”嵐玉問道。
  慕楓看了眼懷中的人,問道:“有區別嗎?結果都是掉到了這萬丈深淵,然後被我救了……”
  嵐玉一聽,撇了撇嘴角,疑問道:“少爺要救她?這個……不像少爺的性子嘛!”
  “她害的我失去了采摘祁芸花的最佳時辰,如果再讓她死了……我這藥王穀少穀主的身份豈不是讓人恥笑?!”慕楓一臉
  的理所當然,將花交給了嵐玉,一把打橫的抱起了懷中的人向前行去……
  前方,儼然有一個不太寬敞的甬道,直入懸崖深處,而那甬道的盡頭,竟然就是江湖上人人都想一探究竟的藥王穀的其中
  一個入口!
  帝都,福來客棧。
  冥殤幽幽的轉醒,他虛弱的撐著胳膊坐了起來,眸光有些渙散的看了看四周,這才清醒了過來。
  他捂著腹部下了床榻,費力的走到桌子旁為自己到了杯水,剛剛入嘴,就見他“噗”的一下全都吐了出來,他看著手中的
  茶水,深深擰了下眉頭,急忙放下,走出了屋子……
  沒有走幾步,迎麵走來一個小二,他一把拉住,陰冷的問道:“現在什麼時候了?”
  小二哆嗦了下,小心翼翼的說道:“回爺,現在已經是酉時一刻了……”
  酉時一刻!
  冥殤暗暗蹙眉,他竟是昏迷了大半天了……
  想著,放開了小二,想樓下走去!
  “唉,想不到二少爺就這樣走了,那麼好的一個人!”
  “是啊!上次我的雜貨鋪遭到惡霸尋事,還是二少爺打發的呢……後來,也都沒有人敢來了……”
  “真是可惜了這麼好的一個人……”
  “唉!好人不長命啊!”
  “……”
  冥殤突然頓住了腳步,回眸看去,隻見一個桌子上坐著四五個商販在喝著茶,他走了上前,問道:“你們說的那個二少爺
  是?”
  眾人向他看來,其中一個沉歎的說道:“就是黎王爺的弟弟!”
  尉遲寒月?!
  “他什麼時候死的?”冥殤急急問道。
  那些人一臉怪異的看著他,撇了下嘴說道:“二少爺前日歿的,昨日下葬……挨,人呢?”
  正說著,眾人隻覺得人影一晃,冥殤竟是已然消失在他們麵前,眾人不免打了個冷戰,麵麵相覷。
  冥殤速的穿梭在黎玥城的大街上,想起剛剛客棧上寫的日牌,他沒有想到,尉遲寒風那一掌竟是害的他昏迷了近三日!
  三天!
  這三天有著多少變故……尉遲寒月死了他不關心,可是……蘇墨出府了嗎?
  想著,人已經到了黎王府外,看著四處懸掛的白綾,心有種不祥的預感,他極力克製著想一探究竟的衝動,抬眸看了眼
  天色,轉身離去!
  冥殤穿梭在王府周圍,來到後院的牆外,四處看了看,飛身上了院牆,可是,剛剛行了數步就被隱藏的暗衛發現,無奈之
  際,急忙離去!
  如今他身上有傷,輕功無法達到最高,也就無法躲過這王府的暗衛,他沉思了下,疾步往雅築行去……
  雅築比之王府內更是一片蕭條,本就沒有多少人的雅築因為尉遲寒月的離去,更加的深沉。
  冥殤閃身之際已然找到了靈堂,他飛身上了門扉處的大樹,看著開著的門內,有著兩人正跪在尉遲寒月的靈牌前哭泣著…
  …
  “二少爺……朗月對不起你!”朗月哭著說著,一旁的星辰亦抽噎著,說道:“這也不能怪你,誰知道蘇姑娘會如此做呢
  ……”
  “是我笨,如果看著姑娘就好了!”朗月說道。
  星辰一聽,吼道:“不是你的錯,是我的錯,姑娘給我說想去澤月溪的時候,我應該陪著她,我應該堅持不讓她一個人去
  ……”
  “不是,是我送信的,如果我不送信給王爺,姑娘等不到王爺,就不一定會死……都是我的錯……”朗月亦吼道,他們連
  二少爺最後的心願都無法做到,他們對不起二少爺。
  冥殤一聽,頓時整個人猶如被過了電一樣,定在了那,過了好一會兒方才回過神,他飛身下了大樹閃入了靈堂,朗月和
  星辰聽聞衣袂翻飛的聲音,剛剛回頭,雙雙已經被他擒住了脖頸。
  “你……是……誰……”朗月感覺到自己呼吸困難,困難的問道。
  “說,蘇墨怎麼死的!”冥殤厲吼道。
  “你放開我……咳咳……”
  冥殤一把放開了朗月和星辰,二人重新呼吸到空氣,急劇的咳嗽著,紛紛看著一身陰寒的冥殤。
  朗月平複了氣息,冷聲問道:“你是誰?和姑娘什麼關係……”
  冥殤微眯了眼眸,掩去了眸子的冷寒,緩緩說道:“我是她南朝的摯友,前來尋她,卻聽聞近日發生的事端,便來了這
  ,剛剛一時情急多有得罪,還望告知詳情!”
  朗月審視著冥殤,這個人身上散發出的氣息絕非善類,如此高的武功更是少有,心便存了心思的說道:“二少爺歿了,
  姑娘悲痛之下隨著去了……”
  “是嗎?”冥殤突然眸子一睜,兩道寒光射向了朗月,竟是有著看透一切的犀利,“剛剛可是聽到你提及什麼送信……”
  朗月暗暗蹙眉,心知曉這人必是聽到了他們剛剛說的話,他冷冷說道:“這個我就不方便給你說了,而且……我也奉勸
  閣下一句,這是東黎,而非南朝,這黎王府的事情,閣下還是少管的好!”
  “我今天如果非要知道呢?”冥殤冷嗤一聲,渾身籠罩著嗜血的殺意。
  星辰亦冷嗤一聲,冷冷說道:“那……恐怕要讓閣下失望了……”
  說著,便出手上前,朗月隨即跟上,他們自小在一起,早就熟悉彼此話語和動作,二人攻向冥殤,彼此間配合的天衣無縫
  ……
  冥殤暗暗冷笑的應付著二人,如果不是因為他對了尉遲寒風一掌,如今有著內傷,他們二人根本在他的手下走不過十招!
  漸漸的,二人顯了頹勢,冥殤嘴角冷漠的一挑,雙掌分別對上了二人劈來的手掌,二人受了內力的衝擊,身子竟是猶如斷
  了線的風箏,向後飛去,重重的撞到了牆上,適時噴出大口的血……
  “自不量力!”冥殤冷哼一聲,陰冷的問道:“說,蘇墨到底是怎麼死的?”
  “姑娘自個兒跳崖了……”星辰吃力的說著。
  “不可能!”冥殤反射性的說道。
  朗月嗤笑著,嘴的血不斷的向外溢出,緩緩說道:“那封信隻不過是想見王爺最後一麵,我方才也隻是說如果沒有送信
  給王爺,王爺沒有去見她,她不一定會死……”
  “她在哪?”冥殤嘶吼的問道。
  “雲霧崖……”
  朗月的話剛剛說完,就見冥殤人已經閃身到了門外,他和星辰無力的趴在地上,嘴的血不斷的向外溢著,剛剛的對掌已
  經震碎了他們的內腹。
  “朗月……早知道……剛剛……剛剛直接……直接告訴……告訴他了……也就……也就不用礙了……礙了這……這掌了…
  …”星辰邊吐著血,邊自嘲的笑著說道。
  朗月無力的趴在地上,已然沒有了力氣說話,他不說……因為知曉星辰是明白他的意思的!
  他們不知道這個人的來曆,可是……不想他無緣無故的將蘇墨的死怪罪到王爺身上!
  最主要的是……二少爺死了,蘇姑娘也死了,他們已經沒有了牽掛,他們想去陪二少爺,不想二少爺路上孤單……
  不對,蘇姑娘也死了,二少爺不會孤單,以後……他們就可以好好的伺候二人,以後……
  朗月和星辰二人相視一笑,無力的閉上了眼睛。
  風吹過,幹涸了血跡,靈堂越發的淒涼起來……
  黎王府外匆匆行來數輛馬車在門扉處停下,隨即,就見麵出來了的人每個都一臉的急色,手中提著藥箱,儼然是剛剛從
  宮趕來的太醫。
  寒風閣內,眾太醫會診,一個個臉色凝重,每個人都上前為尉遲寒風把著脈,卻一個比一個眉頭蹙的緊。
  “太醫,王爺情況如何?”蕭隸焦急的問道。
  太醫們相互看了下,葛太醫方才顯了幾分無奈的說道:“王爺本就因為數月在戰場耗損了心力,當初拔箭之時更是九死一
  生,未曾調養好就又舟車勞頓……”
  “這些我都知道,現在王爺什麼情況!”蕭隸急於知道尉遲寒風現在的情況,聽葛太醫講著之前的事情,心中焦躁,卻又
  不能和他計較。
  葛太醫沉歎一聲,道:“那樣的身體損耗心神,王爺卻又在近日過度使用內力,加劇了內腹的迫力,現在……儼然五髒六
  腑俱損!”
  蕭隸沉痛的看了眼床榻上昏迷的尉遲寒風,前幾日夜就又受了極重的內傷,方才雲霧崖上更是耗盡了心力……
  “要如何醫治?㊣”蕭隸問道。
  “唉!”葛太醫又是一歎,緩緩說道:“宮中奇藥極多,皇上也下了旨意,任由用之……可是,外傷好治,心病難醫啊…
  …王爺此時意誌消沉,完全沒有求生的欲望,要老朽如何去醫?!”
  蕭隸聽了,腳下不免踉蹌了下!
  心病……如今蘇墨在他麵前跳崖,王爺的心就這樣死了……
  想著,蕭隸抓住了葛太醫的手,急切的說道:“葛太醫,不管如何,你都要救王爺,你都要救他!”
  “老朽也隻能先維持王爺心脈不受外寒入侵,可是……如果王爺自己沒有了求生的欲望,恐怕……這天下,除了藥王穀穀
  主慕無天,任誰也無法救得王爺醒來了!”葛太醫歎氣的說完,上前打開醫藥箱,拿出金針為尉遲寒風過穴。
  正如他所說,心病難醫!
  尉遲寒風此刻已然陷入了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夢魘一直糾纏著他,他隻想停在夢,夢的月色下……佳人紫藤樹下輕
  舞,嘴角含笑的看著他,對他說:墨兒永遠是你的!
  此刻的他內腹因為強行使用內力,使之幾乎已經到了生命的盡頭,而他的意誌更是消沉,和上次戰役不同,同意的生死邊
  緣,可是……那次,尉遲寒風潛意識有著強烈的求生欲望,而現在……他隻想跟隨蘇墨而去!
  夜下,燭火搖曳,蕭隸跪在尉遲寒風的床榻前,哭著磕著頭,泣聲說道:“王爺……屬下求求你,你醒過來吧……”
  可是,床榻上的尉遲寒風一動不動,俗世已然沒有人能喚回他,他也沒有了任何眷戀!

Snap Time:2018-10-23 19:44:12  ExecTime: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