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銷魂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  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番外風飛揚起思念的白發(13-07-22)      番外那飛逝的五年(13-07-22)      58大結局(13-07-22)     

039 出征前夕事端起


    柳翩然應了聲,緩緩向前,道:“大家研究的如何了?”

    傅雅陪在身側,將方才大家講的慢慢的和柳翩然說著,由於柳翩然的加入,眾人遊園也自然而然的有了等級之分。Yue讀小說5200xs. 吾愛0小說*_*=5200xs==5200小說吾愛小說

    柳翩然和傅雅緩步前行著,紙鳶和寶珠在身後兩步隨行,後麵則跟著芳華苑的數名姬妾,氣氛也因為柳翩然的加入,顯

    的沒有了方才的活絡。

    午後的太陽照耀在身上,極其的暖和,讓人有些慵懶。

    柳翩然和傅雅,二人並肩,緩步走在王府的花園中,時不時的微風,帶動著枝頭有些敗壞的落葉,飄落在小道上。

    一行人,原本是商討踐行宴的問題,現在,氣氛卻有些詭異,大家反而不曾談論,隻有傅雅時不時的說著她的想法。

    紙鳶走在二人的身後,臉色靜靜的,眸子卻有著淡淡的,不容易察覺的陰狠……她穿過柳翩然和傅雅身子的中間看去,

    前麵,是一座拱橋。

    隻是一眼,她收回了眸光,嘴角淺淺揚了下,恢複平靜……

    傅雅撇了眼柳翩然隆起的腹部,說道:“不知道王爺能不能趕回來,陪著柳姐姐迎接小生命……”

    柳翩然倪了她一眼,全然隻當傅雅此刻眸子是羨慕,她輕撫著肚子,說道:“我自是希望王爺能第一眼看到的……”

    傅雅扶著柳翩然緩緩上著拱橋,偏了頭笑著,說道:“王爺一定會……啊……”

    突然,傅雅隻覺得膝蓋後側傳來劇痛,整個人失去了平衡……身子向前傾去……原本剛剛步向前一步的柳翩然竟是順勢被

    她推滾了下去。

    “啊”

    驚叫中,所有人呆怔在原地,竟是嚇的傻了不知道如何反應。

    隻見淒厲的叫聲回蕩,傅雅趴在橋上看著柳翩然往下滾著……

    傅雅擰眉,顧不得暴露身份,想提內勁扯住柳翩然,但是,竟是無法凝聚內力,渾身仿佛癱軟一般,眼睜睜的看著柳翩然

    滾了下去……

    “主子……”紙鳶大叫,急忙提起裙擺跑了上前,看著拱橋下臉扭曲到一起的柳翩然,嚇的臉頓時蒼白,“找大夫,找

    大夫啊……”

    說著,一臉急色的跪倒在地上,手足無措的來回看著,嘴喊著:“主子,主子……主子……”

    柳翩然神情痛苦,手,死死的壓著肚子,那傳來劇痛,她隻覺得下身一片濕潤,沁濕了她的腿,蔓延了她的周身,“孩

    子……孩子……”

    紙鳶向下身看去,隻見裙衫上溢出紅色的血水,頓時厲聲吼道:“大夫……大夫呢……”

    柳翩然的額頭溢出大顆大顆的汗珠,人,漸漸有些昏迷,血,不斷的從下身慢慢溢出。

    “我……肚子好痛……”柳翩然艱難的說著,淚,從眼角落下,“我的孩子……我……”

    “主子……主子……”

    一陣嘈雜淩亂的腳步聲傳來,柳翩然的意識漸漸模糊,臨閉上眼的那刻……嘴艱難的喊著:“孩子……保住我的孩子…

    …”

    傅雅被寶珠扶了起來,二人怔怔的看著這一幕,一時間竟是也無法反應過來……

    不是這樣的,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發展的,她的孩子不應該在她的手斷送……

    饒是平日傅雅聰明、冷靜,此刻也慌了神,原本一直按照她所設定的方向走的,可是,此刻卻突然偏離。

    她眸光呆滯的從柳翩然身上挪向紙鳶,看著她那緊張的神情,不免想起她剛剛腿上的那陣酥麻……

    很,柳翩然被送回到了蘭花園,大夫和聞訊回來的尉遲寒風幾乎是同時到達府中,和尉遲寒風一同隨行的,還有被他慌

    亂拉出太醫院的謝太醫。

    謝太醫和大夫二人一臉的凝重,為了確保診斷無誤,二人分別把脈了兩次,方才戰戰兢兢的回道:“回……回稟王爺……

    側妃娘娘羊水已破多時,胎兒……”

    尉遲寒風冷寒著臉看著謝太醫和大夫,咬著牙問道:“胎兒如何?”

    謝太醫和大夫二人吞咽了下,互視一眼後,方才瑟瑟的說道:“胎兒已經在腹中斷了……斷了脈象……”

    尉遲寒風聽後,身子不穩的向後退了兩步,原本強裝的平靜竟是瞬間瓦解。悅Du小說網xs

    “王爺,側妃娘娘要盡用導胎之術引腹中死胎出來,否則,將會禍及到側妃的性命……”謝太醫畢竟蔘iang中人,見多羈r/>

    類似的事情,隻是一刻緊張後,恢複了平靜,拱手說道。

    尉遲寒風擺手,示意謝太醫施行導胎之術,他一臉沉重的轉身走入了寢居。

    時間,仿佛凝結一般,每一刻都過的異常的慢,整個蘭花園內的空氣都仿佛變的沉重,傅雅和芳華苑的姬妾們都在院子外

    站著,誰都不曾說話。

    傅雅身邊隻有寶珠陪著,芳華苑的姬妾們都站離她較遠,這樣的事情發生,王爺必定大怒,她們可不想惹禍上身。

    “主子……”寶珠深鎖著秀眉,輕聲喚了句,她心有著太多的疑惑,按照計劃,柳翩然的孩子不應該是她親自動手的。

    傅雅緩緩收回眸光,看了眼寶珠,沒有說話。

    她那刻無法提起內力,腿間瞬息的劇痛,那個是冰魄月,有冰魄月的除了她和寶珠……就隻有紙鳶,那是她給她防身用的!

    想著,傅雅的眸光不免變的深沉,她死死的盯著蘭花園的院門,柳翩然經過方才一摔,十之八/九孩子是不保了……雖然

    ,和計劃有著出入,但是,結果是一樣的。

    隻是……紙鳶為何要如此做?

    傅雅擰眉,無法猜透其中的端倪……

    相較於園子外的凝重,蘭花園內,一片嘈雜,侍婢們忙忙碌的進進出出,紙鳶在寢居門口接過奴才們遞上來的物件,一臉

    的擔憂。

    直至傍晚,導胎之術方才完畢,謝太醫將已經成型的死胎放入竹籃,用紅布覆蓋,一臉凝重的步出了寢居,“王爺……”

    尉遲寒風深蹙著劍眉,手,有些顫抖的掀開紅布,麵是一具不到一尺的死嬰,渾身沾染了鮮血……

    他還未曾來得及呼吸這人世間的氣息,就已經離去……

    眸光掃過嬰孩下腹,尉遲寒風沉痛的閉了下眼睛後放下紅布,別過了臉,眸子有著難掩的悲慟,半響,隻聽他沉聲說道

    :“入葬皇陵!”

    “是!”蕭隸應聲,接過謝太醫手中的竹籃,亦是一臉的沉痛。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

    這時,內室傳來柳翩然瘋狂的叫喊聲,尉遲寒風抬起步子急忙走了進去,就見柳翩然瘋狂的吼著,手,一直按著已經變的

    平坦的腹部。

    “啊……還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還給我……”柳翩然犀利的吼著,聲音帶著幾分嘶啞,此刻的她,顧不得身體上的疼

    痛,無法麵對孩子已經不在腹中的事實,見尉遲寒風走了進來,她死死的盯著他,眼睛瞪的仿若銅鈴般,癡癡的問道:“王爺

    ,我的孩子呢……”

    尉遲寒風沉痛的上前,緩緩在榻上坐下,擁過柳翩然,狹長的眸子有著幽幽的沉痛,“我們以後還會有孩子……”

    柳翩然的身子在尉遲寒風的懷變的僵硬,她癡愣愣的一動不動,突然,一把推開了他,淚水頃刻間猶如破堤的江水,泛

    濫成災,她死勁的搖著頭,無法相信這個事實,大吼的叫道:“我不要以後,我要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

    柳翩然發狂的吼著,哭著,最終,剛剛做了導胎之術的身體無法負荷情緒上的失控,人隻覺得眼前一黑,昏厥了過去。

    尉遲寒風眸光微眯,冷冷問道:“到底發生了何事?”

    紙鳶嚇得“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瑟瑟發抖的將花園內的事情大致的講了一遍,最後,聲淚俱下的說道:“求王爺替主

    子做主,主子雖然有時候驕橫,但是,自小和王爺一起長大,主子的本性王爺是知曉的啊,傅側妃竟然為了一己之私,將主子

    推到,害的小主子夭折……王爺,您要替主子做主啊……”

    說著,紙鳶哭著磕頭,“咚咚”之聲回蕩在寢居內。

    許久未見的暴戾的神色出現在尉遲寒風的俊顏上,他一臉陰霾的轉身離去,行至門口,腳下微微停滯,“如果……翩然有

    何閃失,一個個都不要來見本王……”

    說完,獨留下一室的寒氣。

    一屋子的奴才,紛紛擦拭著冷汗,一臉的驚恐。

    紙鳶臉上帶著淚水緩緩起身,看了眼床榻上臉色蒼白的柳翩然,輕輕舉袖擦拭著眼淚。

    尉遲寒風到了蘭花園外,眸光掃過站在外麵的眾人,最後將目光定在傅雅臉上,他深深的凝視著她,半響,方才說道:“

    來人,先將傅雅關入暗牢!”

    說完,轉身離去!

    芳華苑的人見尉遲寒風離去,紛紛離開,生怕惹到了禍端的回到了芳華苑。

    “主子……”寶珠一臉愁苦的喚了聲。

    傅雅搖搖頭,在侍衛的的“陪同”下,往暗牢走去,她沒有解釋,她要先等紙鳶給她的解釋……

    王府的情況,很的傳到了上蘭苑。

    老夫人正和尉遲寒月二人喝茶閑聊著,突然聽到柳翩然的孩子夭折了,二人一時驚的無法言語。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老夫人厲聲道。

    來人又將情況說了一遍,老夫人臉色的神色隨著那人所講,變來變去。

    “娘,我去王府一趟!”尉遲寒月急忙起身,帶著朗月和星辰匆匆離開了上蘭苑。

    “主子……”雲嬤嬤攙扶著老夫人,一時間竟是對這個突變有些無法適應。

    久久的,老夫人嘴角緩緩笑開,繼而大聲的笑著,最後,甩開了雲嬤嬤,收住了臉上的笑,眸子變的狠戾起了,“夭折的

    好……夭折的好……”

    雲嬤嬤不免打了個寒戰,她看著老夫人,突然有種說不出的恐懼感,不管如何,他們始終叫了她二十多年的娘!

    “雲兒……”老夫人突然喚道。

    雲嬤嬤一驚,急忙上前,“主子!”

    “你是不是覺得我心狠?”

    “奴婢不敢!”雲嬤嬤急忙說道。

    老夫人冷嗤一聲,陰鷙的眸子籠罩著死一般的黑寂,冷冷說道:“比起當年,我這算什麼……我承受了這麼多年的苦,我

    也要讓他們一一承受!”

    尉遲寒月到了王府時,見到一臉平靜的尉遲寒風,不免眉頭緊鎖,明日就是大哥出征的日子,卻在這會兒出現這樣的事情!

    “大哥……”

    尉遲寒風臉色平靜,緩緩說道:“不是說今天陪娘,就不過來了嗎?”

    尉遲寒月抿了下唇角,看著仿佛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一般的大哥,不免心疼,“大哥……什麼都有意外……”

    尉遲寒風抬了手,製止他說下去,隻聽他緩緩說道:“不用擔心我,倒是你,不要過分操心王府的事情,大哥不想這些瑣

    事造成你的負擔!”

    尉遲寒月沒有在說話,輕輕點頭,兄弟之間,有的時候不用說的太明白,大哥心難過,他明白,可是,那樣的傷心無從

    勸起。

    “既然來了,就留下來吃晚膳吧!”

    尉遲寒月點點頭,未曾反駁。

    一頓晚膳,兄弟二人吃的較為安靜,二人好似都故意避開了柳翩然流產的事情,隻是說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飯後,尉遲寒風派人送了寒月回雅築,他負手而立在寒風閣的園子內,臉色凝重而悲愴。

    他隻是想要一個完整的家……僅此而已!

    可是……這樣的願望,竟是從小至今都無法達成……

    整個王府都籠罩著一層愁雲,空氣中彌漫著沉重的壓迫感。

    蘇墨聽聞小雙的敘述,不免蹙眉,久久的,方才問道:“王爺……還好嗎?”

    小雙一怔,緩緩搖搖頭,茫然的說道:“我沒有看到王爺……不過,二少爺有來,陪王爺用的晚膳!”

    蘇墨秀眉輕蹙的點點頭,說道:“你們去休息吧!”

    小單和小雙應聲離去,以前,蘇墨還是王妃的時候,就不喜人伺候,墨園的奴才們都休息的很早,如今的她,更是淡漠

    ,每日晚膳後,基本就早早的將她們打發,獨留自己一人在北小院內。

    有時,她們想陪陪她,可是,卻又不想打擾她,仿佛,她的空間隻有她一人,至少……從紫菱走後,隻剩下了她一人。

    夜色越來越沉寂,蘇墨沒有任何的睡意,她坐在老槐樹下,微仰著頭看著天上那輪皎潔的月,眉頭輕蹙。

    連著數日的安寧,讓她的心漸漸平靜,也許,她天生就適合呆在如此一方小小的天地,不去接觸什麼,也不要讓別人來

    接觸她,那樣……她不會傷害到人,別人也無法傷害到她。

    突然,蘇墨感覺到一道炙熱的目光看著她,她猛地坐起身,緊張的脫口而出,“誰?”

    隨著他的聲音,衣袂帶著風聲,隻覺一個人白色身影一晃,人已經落在了她的身前……

    蘇墨擰眉,這人有門不走,非要翻牆……不過,這是他的地方,他愛怎麼著,自是都可以的。

    尉遲寒風在蘇墨的一側坐下,看著她身前的小桌上放著一隻顏色暗淡的蚱蜢,拿起來看了眼,說道:“寒月編蚱蜢的水平

    高了不少!”

    蘇墨靜靜的聽著,沒有說話,此刻,她也不知道說什麼……

    “墨兒,是不是上天在懲罰本王的自負……”久久的,尉遲寒風突然說道,他亦仰著頭,看著天上的月,卸去了平日的

    偽裝,就這樣靜靜的坐著。

    蘇墨依舊沒有說話,她隻是靜靜的看著尉遲寒風,那張俊顏,她多久沒有如此靜靜的凝視了,久的……她已經忘記……

    此刻,她不願意想起那些怨恨,今日的他……想必很難過吧,畢竟,那是他和柳翩然的孩子……是他心真正想要的孩子!

    “本王自小到大,越是在意的,越是抓不住……”尉遲寒風嗤笑的說著,臉上有著毫不掩飾的自嘲。

    蘇墨的平靜讓他有種錯覺,仿佛回到那寂靜的墨園,有她在身邊,他的心……總是無比的平靜,他可以不去偽裝,隻是平

    靜的享受著那淡淡的安寧。

    “墨兒……本王這次出征回來,我們能重新開始嗎?不問前塵往事,隻有未來……”尉遲寒風突然問道,他拉回眸光看向

    蘇墨。

    她的臉上依舊是那淡淡的神情,平靜的不起任何波瀾,他是應該開心的,至少,此刻的她平靜的沒有怨恨……

    蘇墨撇過臉,躲避著尉遲寒風那灼熱而犀利的眸光,他的眼睛有著穿透力,她不想被他看的無所遁形。

    尉遲寒風薄唇微揚,自嘲的一笑,拉回眸光,靜靜的坐著,有她在身邊,就如此……也是好的,至少,他的心得到了片刻

    的平靜。

    二人都沒有說話,彼此仿㊣佛有著默契一般。

    蘇墨考慮到他突然失去孩子的沉痛心情和翌日要出征,潛意識,她是希望他回來的……就算,回來彼此仇恨的糾纏,也

    不希望他戰死在沙場上!

    她逃避自己為何有如此的想法,也許……人的一生就是活在矛盾,因為活在矛盾,所以,生活總是處處矛盾!

    紙鳶站在暗牢的外麵,一臉的冷然,走了上前,緩緩說道:“主子讓我來問話!”

    侍衛互視一眼,開了門,放紙鳶進去,柳翩然痛失王爺子嗣,讓她來問話,大家都未曾懷疑什麼。

    傅雅看著紙鳶走進,眸光冷厲,緩緩說道:“你終於來了……”

Snap Time:2018-04-26 21:43:19  ExecTime:0.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