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銷魂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  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番外風飛揚起思念的白發(13-07-22)      番外那飛逝的五年(13-07-22)      58大結局(13-07-22)     

034 第五夜


  尉遲寒風一手緊緊的掐著蘇墨的腰,一手拉著馬韁,雙腿用了力,馬兒腹部吃痛,四蹄狂奔著……
  “尉遲寒風,你放開我”
  蘇墨的聲音沙啞而沒有力度,被風吹散,尉遲寒風冷峻著臉,隻是一個勁的策馬狂奔著,而且越來越……
  蘇墨隻覺得自己的五髒六腑都要顛出來了,她不顧疼痛的扭曲著,卻怎麼也掙脫不開尉遲寒5200xs. 吾愛0小說==*_*=5200xs==5200小說吾愛小說
  “嘶”的一聲馬啼聲,馬兒仰起了前蹄嘶聲鳴叫著停住了奔跑。悅Du小說網xs
  尉遲寒風攬著蘇墨的腰下了馬,腳步未做停頓的拉著蘇墨就往王府內走去,沿途,所有人都紛紛行禮退讓,心臆測著發
  生了何事?!
  “王爺……”柳翩然蹙著秀眉迎上,看了眼有些狼狽的蘇墨,心極為不舒服,臉上卻帶著柔笑的說道:“娘剛剛派了人
  來傳話,說……讓我們回去陪她和寒月用晚膳!”
  尉遲寒風冷眼看了下,輕聲應了聲,繼續拉著蘇墨越過了柳翩然,往寒風閣走去……
  柳翩然臉上的笑有些僵硬,直到那二人走入了寒風閣,方才收起了笑意,臉上全是忿然之色。
  她是這府的妃,她即將是未來王府主人的娘……竟然,敵不過一個被貶了的女人!
  “主子……”紙鳶輕輕喚了聲。
  柳翩然回過神,又倪了眼,方才憤恨的回了蘭花園。
  寒風閣內,尉遲寒風一把將蘇墨甩到了屋子內,蘇墨腳下趔趄了下,跌坐在地上。
  小單和小雙站在門外,微微抿唇,偷偷的側眸向麵看去,突然,“砰”的一聲,門在二人還沒有看到任何時闔了起來。
  屋內,空氣仿佛凝結,安靜的隻有彼此那淡淡的呼吸。
  “蘇墨,是不是愛你非要如此傷?”
  半響,尉遲寒風有些淒涼的看著她,輕輕的問道,那樣的感覺,卻像是自己問著自己,有著自嘲,有著無奈,更有著深深
  的痛苦。
  蘇墨仿佛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半響,方才說道:“你的愛……我要不起!”
  說完,艱難的從地上起來,腿有些不受力的顫抖著,身子也隨之搖晃,她淡淡的看著尉遲寒風,此刻,已經說不出看著他
  的感覺,她緩緩走了過去,抬起了右手……
  尉遲寒風沒有動,狹長的眸子微微凝視著她,看著她艱難的走近,看著她眼神空洞的看著他……
  蘇墨的手輕輕的覆上尉遲寒風的臉頰,入手的溫暖讓的小手顫抖了下。
  她的手很冰,現在是盛夏,她的手本不應該如此的冰,冰的好似在雪地呆了許久一般。
  蘇墨笑了,笑的嫵媚動人,她空洞的緩緩說道:“知道嗎?我就是用這隻手將鼠藥放到了那碗蛋花湯……紫菱最愛喝的
  蛋花湯……我也是用這隻手將蛋花湯遞給紫菱的……”
  她的話深深敲擊著尉遲寒風的心,他看著她的樣子,心害怕了……
  就算麵對千軍萬馬,就算麵對生死關頭,他都沒有怕過,可是,此刻……他怕了!
  蘇墨嘴角的笑越發的絢麗,那種笑讓人心驚,她眸光一滯,嘴角的笑一僵,目光犀利的看著尉遲寒風,冷冷的說道:“是
  我親手殺死了紫菱,是我……尉遲寒風,你知道不知道,那刻……我的心……”
  蘇墨收回手,捂著自己的胸口,腳步踉蹌了下,笑著說道:“我的心……痛!本以為,我親手殺死我的孩子的時候我痛徹
  心扉,那樣的痛我沒有辦法言語,卻原來……還可以更痛!還可以更痛”
  蘇墨嘶聲的叫著,她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墨兒……”尉遲寒風看著她這樣,心急劇的收縮著。
  “不要叫我!”蘇墨嘲諷的看著他,冷冷的說道:“也許以前我對你還有著奢望,可是……現在沒有了,永遠也沒有了,
  我們之間徹底的完了,我活著……也就隻是懲罰自己的執著……我活著,也隻為了等著趙翌!”
  尉遲寒風的眸光一凝,陰鷙的眸子犀利的看著蘇墨,抬著沉重的步子走了上前,緩緩道:“你就那麼愛他?”
  “是!我愛所有人,但是,唯獨不會愛你……”蘇墨笑著抿唇,接著說道:“我不管你是真的愛我,還是存了目的的愛我
  ……不要再在我的身上浪費力氣,因為……我對你隻有厭惡!”
  “好,很好!”尉遲寒風此刻猶如一頭隱忍了千年怒火的野獸,眸子充血的看著蘇墨,她嘴角的冷嘲,她眼底的不屑,都
  將他激怒,他一把抓住蘇墨,冷冷道:“你真是浪費了本王對你的情意……本王竟會喜歡你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厭惡?
  ,那就徹底的厭惡好了……”
  說著,一把扯掉了蘇墨身上的衣服,隨著布料那刺耳的撕裂聲,蘇墨跌坐到了一側的軟榻上,除了肚兜和褻褲所遮掩的地
  方,雪白的肌膚頓時暴露在尉遲寒風的眼底。
  尉遲寒風深邃的眸子陰暗的好似不是人間所有,陰鷙的仿佛地獄使者,他欺身上前,掐著那白皙光滑的脖頸,嘴角抽搐的
  說道:“本王曾後悔逼你,後悔要賜死紫菱,隻因為你的痛讓本王更痛,可是……本王錯了,因為,你對本王是無心的,你的
  心永遠不會在本王的身上……既然如此,本王又何必在浪費情感在你的身上?”
  說著,人就壓了上前,狠狠的擒住了蘇墨那幹涸的唇瓣,禁閉的牙齒抵擋了他的侵略,他撕咬、吸允著久違的唇瓣,大掌
  猛的捏了蘇墨的牙關,她吃了痛,反射的張開了嘴,隨之,渾厚的舌入侵了她的領地……
  她的嘴不似以往的甘甜,有著淡淡的苦澀,可是,就算如此,依舊讓尉遲寒風為之瘋狂,沒有一個人可以讓他失去控製
  ,更加沒有一個女人可以讓他變的無法思考,隻有她,這個心不在他身上的女人!
  蘇墨無力掙紮,任由他在她的嘴舔抵、吸允廝磨著……
  尉遲寒風突然放開了她的唇瓣,入眼的是她那嘲諷不屑的眸光。
  “你就算永遠占有我的身體又能怎麼樣?我的心……你一輩子都得不到!”蘇墨淡淡的說著,眼角上挑,冷嘲的看著他,
  說道:“不能得到的感覺……是不是很不舒服?!”
  尉遲寒風劍眉深蹙,冷嗤一聲,道:“趙翌得到你的心又如何,你的身……他也永遠得不到!”
  說著,一把撤掉了蘇墨身上的肚兜,尉遲寒風看去,入眼的不是那小小的山丘,而是肩膀上的傷疤印記和那腹部一寸長的
  刀口,一處奠定了他以為的情意,一處,深深的扼殺了一切……
  那兩道傷疤是去除不掉的印記,不但留在了蘇墨的身上,更是留在了兩個人的心上,不能碰觸,一旦碰觸,鮮血淋淋!
  尉遲寒風的手情不自禁的撫摸上了香肩那處,指腹碰觸到上麵,二人的心都為之一震,他突然喃喃自語的說道:“你曾為
  我拚死求藥過……”
  蘇墨自嘲一笑,冷冷道:“這個傷疤隻能證明我傻的可憐和無知……”
  “你”尉遲寒風心的怒火再一次被蘇墨那冷言激起,狠狠的說道:“也隻能證明本王傻!”
  說完,狠狠的俯身,發狠的掠奪著蘇墨身上的每一寸肌膚,他大掌扯掉那最後的褻褲,手指肆意的挑/逗著黑/森林內的花
  核,那,他撫摸過千遍萬遍,她的每一個激點他都清清楚楚,曾經,這個身子嬌媚的在他身下綻放,呻吟……
  蘇墨任由尉遲寒風撫摸、親吻著,臉上除了那淡淡的不屑和嘲諷,什麼都沒有……
  可是,當那仿佛帶了魔力的大掌肆無忌憚的侵襲著她的私/密時,她本能的驚顫了下,當那灼熱的腫脹硬生生的擠入她的
  身體時……她竟然有了一絲的滿足……
  嘲笑,不止是對尉遲寒風,也是對自己!
  尉遲寒風發泄似地抽動著身體,一進一出間想去尋找一些記憶的東西,卻什麼也找不到,蘇墨猶如死魚一般,任由他的
  侵占,不反抗,更加沒有悸動……
  律動突然停止,尉遲寒風俯身看著蘇墨,他猛然抽出了自己的身子,他負氣的坐起身,穿戴好一起,甩門離去……
  蘇墨怔怔的躺在那,一動不動,周身還殘留著尉遲寒風身上獨有的茶香氣息,耳邊是心……碎成一片一片,摔落在地上
  的聲音……
  上蘭苑,花廳內洋溢著輕輕的歡笑,老夫人和尉遲寒月不知道說到了什麼,二人不免都笑的開懷,期間,伴隨著輕咳,隨
  之傳來老夫人擔憂的聲音……
  尉遲寒風和柳翩然一前一後的走了進來,尉遲寒月看了眼,神色有些複雜。
  尉遲寒風微抿著唇角,臉上有著千篇一律的邪魅的笑意,仿佛,白天的一切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他……依舊是他!
  吃飯間,氣氛平和中透著絲絲詭異,這一頓是闊別了十三年後的一頓家宴,但卻沒有大夫人和老王爺,更加沒有寒霜、寒
  雪!
  飯局過後,柳翩然陪著老夫人閑話家常著,尉遲寒風則漫步在園子,直到涼亭站下,靜靜的看著飄著湖中的蓮花……
  “大哥!”
  尉遲寒風微倪了眼,淡淡的說道:“如果你是問我蘇墨的事情,那就不要問了!”
  尉遲寒月微蹙了下眉頭,緩緩說道:“我有知道事實的權利!”
  “離她遠點兒,她不是你能招惹的人!”尉遲寒風頭也不回的說道,俊顏上籠罩著一層薄薄的寒氣,對於蘇墨,他的心矛
  盾的不能自已,看著她痛,他更痛,可是,一旦想到她會離開他……他更是痛不欲生!
  尉遲寒月在一側的石凳上坐下,身子輕輕倚靠在柱子上,緩緩說道:“愛……其實不是禁錮,而是放手!”
  他的話平平淡淡,卻深深敲擊著尉遲寒風的心,他猛然回過身,冷冷說道:“放手……絕不可能!”
  尉遲寒月輕歎,臉上有著淡淡的笑,溫潤的說道:“小時候,我和寒雪都很崇拜你,仿佛……天下間都在你的掌控之下,
  可是,為何大哥現在卻對自己都無法掌控?”
  尉遲寒風一愣,隨著自嘲的笑了笑,道:“我能掌控什麼?如果我真的能掌控一切……寒霜不會死,寒雪不會至今不見,
  娘的病不會依舊無醫……”
  尉遲寒月蹙眉看著那麼無力的尉遲寒風,半響,方才緩緩說道:“當年誰對誰錯,那也都是上一代的恩怨,寒霜自小體弱
  ,我和她的命運早晚都是一樣的……不是嗎?”
  尉遲寒月的話有著幾分無奈何淒涼,隻聽他隨即說道:“寒霜曾經說過,上天已經在為難大家了,我們又何必再去為難彼
  此呢?寒雪自小聰慧,我們找不到他,也許……他和大夫人隱居也說不定,至於娘的病……那豈是你的錯?”
  說完,尉遲寒月站了起身,靜靜的說道:“大哥,我不想你後悔……更不想當年的事情再發生一次!”
  輕歎一聲,尉遲寒月轉身離去,他承認他對蘇墨動了情,那樣淡然的女子,外表的堅強都隻是偽裝,她的心是柔軟的,她
  值得一個人真心待她,如果讓他選擇那個人……私心,他竟是無從抉擇!
  白日,蘇墨和大哥眼神癡纏在一起時,他看的真切,彼此二人眼中那複雜的愛戀和恨意交織,那一刻,他失落的看著二
  人的離去的背影……
  蘇墨蹲在北小院內的大樹下,抱著雙腿,仰望著天空……
  下身的酸痛時刻提醒著自己,白日的一切,膝蓋上的疼痛已經麻木,此時亦無心去理會。
  “!”蘇墨苦笑的搖搖頭,索性坐在了地上,依靠在大樹的樹幹,任由夜風吹著自己淩亂的發絲。
  “你怎麼坐在地上……”小單和小雙一進院落,就發現了坐在地上,神情詭異的蘇墨,急忙上前。
  蘇墨緩緩著搖搖頭,“隻是看星星看的出了神……”
  “你這樣吹著夜風,會著涼的!”小單扶起蘇墨,一臉的關心,這兩日發生的事情讓她們也有些應接不暇。
  午夜夢回,她和小雙不免淺淺低泣,她們和紫菱相處了那麼久,如此落得如此,讓她們怎麼不難過?
  蘇墨無所謂的聳聳肩,心想:如今,著涼對她來說又有什麼呢?
  “是他讓你們來找我?”蘇墨淡漠的問道。
  小單和小雙互視一眼,搖搖頭,緩緩說道:“剛剛交班,我們不放心你,來看看……”
  “我沒事!”蘇墨淡淡說道。
  小單拿過手中的披風披到蘇墨的身上,緩緩說道:“紫菱斷然不想看到你如此……就當為了她,好好的照顧自己,我想…
  …紫菱一定不希望你為了她而折磨自己!”
  蘇墨輕抿了嘴角,蒼白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思想,點了下頭,轉身向屋內走去……
  不是因為小單的話有道理,是不想讓她們擔心,她不願意再有人為了她而受苦!
  蘇墨躺在硬邦邦的床上,輾轉難眠,隻是……心傳來一陣陣的刺痛,痛的她冷汗淋漓。
  雅築內,尉遲寒月握笛站在月下,劍眉輕蹙。
  “二少爺……”朗月見他臉色有些蒼白,極為難受,一臉的擔心。
  尉遲寒月擺擺手,捂了下心口,苦笑著說道:“你們都下去休息吧!”
  “可是,二少爺,您……”朗月一臉不放心。
  尉遲寒月微微搖頭,動作極為緩慢,由於胸口的壓迫,這樣的動作都讓他費盡了力氣。
  “二少爺……”朗月和星辰異口同聲的喊道,擔心之色盡顯。
  “都下去吧!”尉遲寒月平緩了一下,淡淡的說道,“我想靜靜……”
  “是……”朗月和星辰互看一眼,知道二少爺的脾氣,隻能抱拳退下。
  看著他們離去,尉遲寒月卸下偽裝,捂著胸口的手加重了力道,那樣壓抑的感覺,久久不能平複,想起這幾日發生的一切
  和晚上在上蘭苑得到的證實,他的心緩緩的收縮著。
  蘇墨那悲傷的容顏,久久不能從腦海除去……
  想著……大哥那醋意橫生的冷冽……以及那霸道的占有欲望!
  “蘇蘇,如果讓你放下一切,我帶你離開這……你,會選擇離去嗎?”尉遲寒月緩緩步入一側的涼亭,坐在石凳上,仰
  起頭看著漆黑的夜晚,看著天上那暈染了一層薄暈的月牙,不免歎息,心扉處的窒息感再一次的襲來……
  “唔!咳……咳咳……”
  一聲悶哼,伴隨著急劇的咳嗽,尉遲寒月的神色極為痛苦,可是,來自身體上的疼痛還不及此時心中那哀愁之痛。
  苦笑,在尉遲寒月的臉上暈開,在極力的調和下,終於慢慢的緩解了身體的疼痛。
  “寒月……如果,大哥不放手,你會違背大哥的意願帶她離開嗎?你怎能去傷害他……”
  他自喃著問著,心無法給出答案,他自嘲一笑,將竹笛緩緩放到唇下,㊣哀然的樂曲回蕩在被黑夜籠罩的雅築,隨
  著曲樂的哀傷,尉遲寒月的臉色越來越為蒼白,直至氣力不夠,樂曲截然停止……
  他倚靠在柱子上,看著手中的竹笛笛,自嘲的一笑,“蘇蘇,今生……寒月可還有機會和你在澤月溪邊暢談……為你吹奏
  《竹苑情歌》嗎?”
  帝都,仿佛大家都在追逐著夜空獨有的氣息。
  盛夏的涼風拂過,都吹起了多少人鬢角邊的發絲……
  痛苦、哀默、淒涼……
  無奈、苦意、平靜……

Snap Time:2018-10-23 19:19:47  ExecTime: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