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銷魂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  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番外風飛揚起思念的白發(13-07-22)      番外那飛逝的五年(13-07-22)      58大結局(13-07-22)     

028 淒慘的往事


    澤月溪旁,夕陽已經漸漸的隱沒在了天際的那邊,沒有了陽光的炙熱,傍晚的風更加的清爽,夏日的燥熱仿佛此刻變得

    不在。w---w--w--5200-xs--n--e--t*_*=5200xs==5200小說吾愛小說

    尉遲寒月的笛聲在一個完美的尾音下停止,他嘴角含著笑垂眸,修長的手指輕輕鋝了下笛子上的穗子。

    蘇墨緩緩睜開眼睛,側臉看著尉遲寒月,緩緩說道:“我知道一首曲子,笛子吹起來很好聽,我哼給你聽……”

    “好!”尉遲寒月點頭應聲,在蘇墨一旁的大石旁坐下。

    蘇墨輕輕的哼著,曲調悠揚婉轉,煞是好聽,她剛剛哼完,尉遲寒月再次持笛在手置於唇邊,竟是將她剛剛哼的曲子吹了

    出來……

    “這個曲子很好聽,曲調清新獨特,和我一般知曉的音律好似有著不同……”尉遲寒月微微沉思的說著,繼而看著蘇墨問

    道:“此曲可有名字?”

    “這個曲子叫《竹苑情歌》,我很喜歡這個曲子!”蘇墨淡淡的說道:“可惜……我隻會哼,卻不會吹笛子!”

    “竹苑情歌……”尉遲寒月喃喃自語了下,隨即問道:“這個曲子很特別,出自哪?”

    蘇墨一愣,隨即淡定從容的說道:“小時候聽附近的一個隱士吹的,因為喜歡,就記下了調子……”

    尉遲寒月一聽,也就未曾繼續追問,隻是略問沉思了下,突然說道:“這個曲子倒是讓我想起一件事情,記憶中……王府

    有個竹園的,可是,這次回去,不知道匾額哪去了,那個園子不知道為什麼也封了……那麵還有我和大哥一起種下的紫

    藤花樹,紫藤花每年的花期很長,花穗子隨風飛揚……很漂亮!”

    蘇墨臉上一僵,有些慌亂的撇過了臉,嘴角噙著不自然的笑,說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府並不是很長的時間!”

    尉遲寒月並未曾在意蘇墨的神情,手把玩著笛子,看著隱沒在天際的那一點兒夕陽的餘暉所殘留的紅,思緒有些漸遠,

    緩緩說道:“你白日不是想知道為什麼大哥會變的現如今這樣嗎……”

    蘇墨微楞,不想尉遲寒月還記得。

    隻聽他緩緩說道:“大哥自小聰明,上至先皇和父王,下至黎玥城的百姓、府的下人,幾乎沒有人不喜歡他,他愛幫助

    人,更是心地善良,身為長子,雖然繼承了父王的王位,卻沒有恃寵而驕,更加不會因為身份而將自己抬的很高……”

    蘇墨擰眉,滿臉的問號看著尉遲寒月,此刻,她在懷疑他所說的人是另外一個人,而不是尉遲寒風!

    先拋開她自身,就算對別人,尉遲寒風也絕對不是善類!

    尉遲寒月看了眼蘇墨,微微一笑,道:“你一定懷疑我說的不是和你見的是同一個人!”

    蘇墨聽後,也不否認,嘴角微微一抿,噙了絲若有似無的笑。

    “以前的大哥不是這樣的……”尉遲寒月沉歎一聲,劍眉緊蹙,嘴角是笑也漸漸隱去,蒼白的臉上浮上一抹痛楚,仿若整

    個人都陷入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蘇墨靜靜的看著,這樣的尉遲寒月讓她不由得感到一股悲傷之情由心而生,不免也好奇,到底是什麼事情讓尉遲寒風變成

    如今這樣!

    尉遲寒月垂了眸,看了眼笛子上的穗子,方才緩緩說道:“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我不知道,父王和娘以及大夫人她們幾個

    人之間的糾葛也不是我們所能了解的,東黎國規矩,長子為尊,不分嫡庶!大哥作為長子,自然繼承了父王的爵位……”

    蘇墨靜靜的聽著,並沒有打擾他,現在想來,她竟是對尉遲寒風一點兒都不了解,甚至……她從未曾去主動了解過!

    “小時候,我記得娘和大夫人爭的很凶,其實……也隻是娘在爭,因為,父王偏寵大夫人,我記憶中,大夫人是個溫婉賢

    淑的女人,她愛父王,也因為此,從來不願意因為自身而讓父王為難!”尉遲寒月想起記憶中的女人,臉上不免露出向往的笑

    ,過了會兒,接著說道:“娘當時本來孕期沒有到,卻怕落在了大夫人後麵,用了非常手段提前誕下大哥,也因為此,娘的身

    體落下了病根,到最後生我時供給不足!這個,也是後來我們才知道原因的……可是,娘怎麼也沒有想到,大夫人第一胎生的

    是個女兒……或許,她是不允許有一絲的差錯,方才非要提前生下大哥吧!”

    蘇墨擰眉,她知曉古代豪門爭寵的殘酷,尤其有些母親為了自己的孩子不惜一切手段,可是,當自己真正聽聞時,卻覺得

    異常心寒!

    “雖然長輩之間糾纏很多,但卻不影響我們兄弟間的感情,大夫人生時因為胎位不穩難產誕下寒霜,自小,寒霜也非常體

    弱多病。她和大哥是同一天的,二人自小就玩在一起,但是,那些都是要背著娘的,娘不喜歡我們和大夫人那邊交往過密,尤

    其對大哥管教的特別嚴,可是,這並不能阻止大哥對寒霜的心疼,寒霜也很善良,雖然身體弱,但是每天臉上都掛著笑,她的

    眼睛亮的好像會說話,和府所有的人都打成一片,後來,就連娘都會看著她笑……”

    想到寒霜,尉遲寒月臉上的笑更加的深,悠悠的說道:“因為我心力衰竭,不能情緒過大,也是她教會我,就算隻能活一

    天,人都是要開心的,不為自己,也要為了身邊關心自己的人!”

    “她……現在好嗎?”蘇墨問道,突然感覺,尉遲寒月所說的寒霜倒是和那個傅雅有著幾分相似。

    尉遲寒月歎息的搖搖頭,緩緩說道:“我不知道!”

    頓了下,他接著說道:“其實,以前的王府不管如果沉浮,她們不管如何鬥,卻都不會影響我們的感情,直到大夫人誕下

    寒雪……他如同大哥一樣,自小聰慧,不但沿襲了父王的俊美,更是結合了大夫人的溫柔,仿佛,他是集合了萬千寵愛後來到

    這個世界上的,我記得,當時父王開心極了,在王府大擺筵席三天三夜……”

    蘇墨蹙眉,隱隱間覺得這個寒雪是一個事情的起端……

    “寒雪從牙牙學語到能獨自行走,所有的一切都不無表現出他的聰明,小小年紀的他謙和待人,可是,卻怎麼也得不到娘

    的喜歡,也許……娘怕父王因為對大夫人的寵愛而有可能奏請先皇為寒雪封王吧!”尉遲寒月不免有些神傷,久久的,方才繼

    續說道:“原來……娘的擔憂是真的,父王當時真的有上折!”

    “後來呢?”蘇墨有些迫不及待。

    尉遲寒月淡淡的倪了眼,苦澀的一笑,說道:“其實,就算封了寒雪為王,也不會影響大哥的地位,寒雪雖然聰明,卻不

    若大哥穩重,可是,娘卻因為這個事情變的很犀利……”

    尉遲寒月無奈的一歎,心疼之情浮上眼眸,幽幽的說道:“也因為此,娘更加的管束大哥和我,不許和大夫人那邊來往,

    但是,大哥卻總是會偷偷的帶著我們三個出府去玩,不論她們如何鬥,都不會影響我們幾個的感情,甚至,隻要是我們幾個的

    要求是合情合理的範圍,大哥都會為我們完成……”

    突然,尉遲寒月看著蘇墨,問道:“你是大哥的貼身侍婢,必然應該知道寒風閣內有片茶花花圃吧?!”

    蘇墨點點頭,憶起南帝來時,她住在寒風閣,遊走時行經那片花圃,入眼的確實是幾株茶花,“那鎖著,是寒風閣的禁

    地!”

    尉遲寒月點點頭,道:“那片花圃也隻是因為寒雪幼時的一句話,大哥用了近一年的時間為他栽植的,可是……他卻連看

    一眼都來不及!”

    蘇墨蹙眉,吐口而出,問道:“他不會……”

    尉遲寒月明白她的意思,卻搖搖頭,道:“那個期間,府發生了很多事情,父王帶兵征戰回來,也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

    ,對大夫人大發雷霆,甚至要將她處死……”

    蘇墨的眉頭擰的更深,有些緊張的看著尉遲寒月。

    “當時的大哥也隻不過十一歲,我方才七歲,我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總之,記憶中從來沒有見過父王對大夫人那麼狠

    戾,甚至,不聽她說話,直接將她關到了暗牢……”尉遲寒月憑著記憶說著,思緒有些陷入沉思,半響,方才說道:“那個

    夜晚我一輩子都忘不了,寒霜哭的吐了血,那年,寒雪隻不過才六歲,當時,他卻沒有哭,他獨自拉起寒霜回了屋子,我和大

    哥想去看看他們,可是……卻被娘鎖在了屋子。”

    尉遲寒月的的笑含著淒涼,他傷慟的說道:“第二天,當父王去暗牢時,突然發現,大夫人不見了,看守的人全部被迷暈

    ……你知道是誰做的嗎?”

    “應該是寒雪!”蘇墨想都未曾想,緩緩說道。

    尉遲寒月點點頭,讚賞的看了她一眼,說道:“是啊,誰都不會想到,一個僅有六歲的小孩隻不過用了一晚上的時間將人

    救走,而且……神不知鬼不覺!父王知曉後,一路帶著府的人去追,不為錯,隻為擔心……”

    “追到了嗎?”蘇墨忍不住的問,其實,心明明知道應該沒有追到,可是,卻還是忍不住的問了。

    尉遲寒月臉上悲慟更深,他緩緩搖了下頭,說道:“不但沒有追到,父王還中了仇人的埋伏……歿了!”

    蘇墨聽後,緊皺了眉頭,抿了唇角,剛剛想說什麼,卻傳來尉遲寒月急劇的咳嗽聲,他的臉色也越發的蒼白起來,她急忙

    上前為他輕撫後背,擔憂的看著他,說道:“別說了,你的病無法負荷這樣的悲慟……”

    尉遲寒月從腰間拿出一粒藥塞到了嘴,過了會兒總算平息,方才笑著示意自己無事,道:“這個事情壓在我心很多年

    ,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特別想說……也許,覺得你是個可以傾訴的人吧!”

    蘇墨擔憂的看著他,當時的他那麼小,突然一天之內失去了姐姐和弟弟,隨之又失去了父親……那是怎樣的一個心情?

    她仿佛能體會,又仿佛體會不到,他和她的情況不一樣,她是被拋棄,他卻是硬生生的被拆散……

    “你估計在想,我那麼小,怎麼承受的起這樣的變故吧!”

    蘇墨一怔,發現真的在尉遲寒月的麵前無所遁形,她輕點了下頭。

    尉遲寒月搖了下頭,道:“你錯了,我當時隻是難過,無法承受的起這個變故的是大哥……”

    “尉遲寒風?”

    尉遲寒月一愕,沒有想到蘇墨會直接喚出大哥的名諱,但是,轉念一想,以為她這會兒是沉浸在他說的往事,也就釋然

    ,隨即點了點頭,道:“恩,是大哥!因為大夫人和娘的關係,父王的姬妾可以說都分成了兩派,勾心鬥角是常事,可是,不

    論如何,大哥總是睿智的將她們的恩怨不要附加到我們的身上,大哥很在乎家人,他孝順娘,也敬愛大夫人……但是,當時的

    他畢竟太小了,如何能洞悉的了一切……父王歿了,大夫人和寒霜、寒雪不見蹤跡,這個對大哥的打擊很大,也因為這件事情

    ,大哥變了……”

    蘇墨的心突然緊縮了下,雖然尉遲寒月說的輕描淡寫,可是,她卻能深深的感受到尉遲寒風的痛。

    “大哥最痛的是,知曉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誰,卻無法去指責……”尉遲寒月的神情越發的淒涼,那種兩難又豈是言語所

    能說的明白的,“上一代的恩怨我們不能說誰對誰錯,娘所做的畢竟是為了大哥……父王安葬後,娘也搬出了王府,自此再也

    沒有踏出過上蘭苑……隨後,沒有多久,我也被玄天大師帶走,一個個親人不同形式的離開他,他當時心所承受的可想而知!”

    清風突然吹來,蘇墨感覺到臉上有著涼意,竟是不自覺的哭了,一入豪門深四海,這的每個人也許之前都是善良的,可

    是,到最後卻都因為利益而變的犀利,他們爭鬥下,可曾想過下一代的感受……

    尉遲寒月伸手為蘇墨擦拭著眼淚,有些愧疚的說道:“對不起,不知道為什麼,多年的心事對著你竟是毫不猶豫的說了出

    來,讓你傷心……”

    蘇墨笑著搖了下頭,表示無礙!

    此刻,心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尉遲寒風就算對和自己娘作對的大夫人的孩子都那麼好,又怎麼會真的忍心傷害自己的孩

    子?

    虎毒還不食子呢……這之間有誤會嗎?

    蘇墨抿了抿唇,心暗暗有了決定,她要問他!她要讓他親口告訴她為什麼……已經傷了一次,就算……就算再傷一次又

    何妨?

    天空漸漸的變暗,適時,朗月和星辰驅趕著馬車回來,他們將蘇墨所說做天燈需要的東西都備齊了,並且在二人周圍放了

    燈籠照明,鋪了一方錦緞,擺了吃食後退到了馬車上。

    尉遲寒月說出了多年的往事心情頓覺輕鬆許多,而蘇墨因為有了思量也真正的放下了沉重,二人有說有笑的吃著東西。

    月上柳梢頭,天空中布滿了璀璨的星星,風,夾雜著草地的清香,耳邊有著溪水聲和鳥兒時不時的叫聲,這一頓飯,可謂

    讓二人吃的別有一番風情。

    飯後,蘇墨嘴角含笑的做著天燈,做好後,遞給尉遲寒月,說道:“寫上你的心願……”

    尉遲寒月略微沉思了下,在上麵落筆寫道:願早日找到大夫人和寒霜、寒雪……

    蘇墨吹了火折子,燃了天燈下的燃料,和尉遲寒月一起放飛了天燈,看著那緩緩升空的天燈,輕輕的說道:“希望你們可

    以早日團聚……”

    “謝謝你!”尉遲寒月真心的說道:“不光為此,更謝謝你聽我說了那麼多……”

    蘇墨搖搖頭,此刻的心其實是感謝他的,因為他說了這麼多,她方能放下心結,打算去問清楚,如果……如果那些都是

    誤會,她不想讓他在錯過!她……也不想錯過……也許,那些都是巧合,也許……他是真的愛她的!

    “我送你回去!”

    蘇墨點點頭,二人往馬車走去……

    寶珠擔憂的看著傅雅在整裝,最終,還是忍不住的勸道:“如果主子知道你要如此做,斷然是不會同意的!”

    傅雅徑自整理著,頭也不抬的說道:“他不知道!”

    寶珠拉住了傅雅整理的手,乞求的看著她,聲音有些哽咽的說道:“王爺的武功高強,你很會被他發現身份的……”

    “不會!”傅雅有些負氣的說道,甩開了寶珠的手,看著她眸中的擔憂,有些不忍,說道:“放心,我不會讓自己出事的

    ,我還沒有完成任務,我又豈會讓自己出事……在說,我這幾個月來所做的都不是為了今天?而且,王爺不一定會懷疑我……

    因為他對寒霜愧疚,他每次來都不會碰我,你難道看不出,他是在我身上找尋寒霜的影子嗎?”

    “可是……”寶珠有些慌,傅雅說的她當然知道,從入府開始,她就故意誤導王爺,加之之前送來的那封老王爺的書信,

    王爺對她本就沒有戒心,可是,世事難料,王爺睿智和主子相當,如此說來,難保不會露出破綻。

    “沒有可是!”傅雅堅定的說道:“我知道你的擔憂,可是,你不要忘記了,主子心沒有親情的牽絆!”

    說完,傅雅對著寶珠重重的點了下頭,轉身離去。

    入夜不是很久,因為有著皎月和星辰並沒有很黑,傅雅一身夜行衣靈巧的躲過府中的暗衛,她慶幸自己當時為了能追上雪

    而專門對輕功下了心思,也正因為此,她今天對自己有信心!

    寒風閣內,尉遲寒風站在窗前看著遠方的黑暗,今日他在皇宮內思緒一直走神,商討完了邊關的事情就趕回了府中,本以

    為寒月和蘇墨晚膳前會回來,卻不料朗月來傳了話,說二人在澤月溪,稍晚才會回來……

    此刻已經到亥時,二人竟然還沒有回來!

    想著,尉遲寒風的臉變的陰寒,菲薄的唇角微抿,狹長的眸子微微眯起,射出兩道陰冷的寒光……

    突然,一道隱約的琴聲傳來,尉遲寒風眸光一抬,一撩衣擺,踏窗飛身而出,夜冷緊隨其後……

    二人都聽到了那攝心魔音的琴聲,他們人還未曾到,就隱隱見一個人影抱了琴飛的離去,甚至,尉遲寒風還沒有來得及

    看到是個什麼樣的人……

    有了上次黛月樓主親臨的事情,尉遲寒風一直對這個魔音耿耿於懷,他暗暗提了真氣,腳下了幾分……

    如此,黎玥城的上空,三個人影翻飛著……

    傅雅咬著牙狂奔著,她要和尉遲寒風保持一定的距離,她不能讓他看到她的身形……終於,趙將軍府就在不遠處……

    傅雅一個閃失入了巷子,對著巷子比了個手勢,就見一個黑衣人抱著琴閃身而出,繼續往趙將軍府的方向奔去!

    尉遲寒風幾個起落,終於看到了黑衣人,他腳下輕點,一個旋轉翻身,落到了黑衣人的麵前!

    “閣下既然到了王府,又何必急於離去呢?”尉遲寒風淡淡的說道,眸光微抬,有著幾分慵懶,卻不似剛剛用了真氣疾奔

    的人。

    黑衣人退了兩步,欲轉身離去,卻見夜冷陰寒的站在那。

    “本王很好奇,這王府……誰被黛月樓買了命?”尉遲寒風眸光輕輕掃過黑衣人的衣襟,上麵有著一個彎月的標記。

    黑衣人也不說話,隻是冷哼了一聲,扔掉了琴,拔出置於背後的劍,二話不說的就向尉遲寒風攻去……

    黑衣人武功不弱,尉遲寒風卻沒有心思和他糾纏,夜冷橫劍而上,迎了黑衣人,黑衣人武功詭異,腳下步子更是毫無章法

    ,一時間,夜冷竟是無法拿下!

    夜冷的劍加了幾分,臉色更加的陰寒,在如此夜下,他周身的寒氣越來越濃鬱,就算是夏日,㊣都讓人腳底生寒。

    可是,就算如此,黑衣人依舊和他打了個平分秋色。

    尉遲寒風蹙眉,心中暗討:看來……他在黛月樓的身份必然不低!

    時間見長,黑衣人漸漸有了頹勢,夜冷尋到了破綻,一劍製住了黑衣人。

    尉遲寒風上前,人還沒有走到跟前,黑衣人突然脖子一崴,“噗通”一聲,人倒在了地上……

    夜冷蹲下探出手,過後說道:“服毒自盡了!”

    尉遲寒風也不意外,黛月樓的規矩,任務失敗的結果隻有一個……他示意夜冷挑開那人的衣襟,看著領口上繡著的“雷”

    字,不免說道:“竟然是黛月樓的四大護法之一……將屍體處理了……”

    “是!”夜冷應聲。

    尉遲寒風看了看附近,竟是趙翌的府邸前麵,隨即打了手勢,頓時,府邸處閃出一個人影,跑了上前,恭敬的說道:“參

    見王爺!”

    “最近可有什麼不妥?”

    “回王爺,沒有特別事情發生,隻是……”那人猶豫了下,也不知道當不當說,畢竟,那個不是他們任務範圍內的,他們

    隻要負責趙翌不會發生意外就好!

    尉遲寒風倪了眼,知道應該無事,也對趙翌別的事情無心思……

    遠遠的,傅雅屏住呼吸,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做了這些就隻為這個時候,如果……上天也不幫她,她也隻能另行想辦法。

    “退下吧!”尉遲寒風緩緩說道。

    傅雅一聽,一股悲傷籠罩在眼底……

    “等等……”

    尉遲寒風突然叫住暗衛,傅雅的心也隨之又緊張了起來,隻聽尉遲寒風問道:“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事情?”

    他的問話,讓傅雅頓時放下了心思……

    上天都要幫她,上天也要幫主子複仇,誰也無法阻擋!

Snap Time:2018-04-21 12:08:05  ExecTime:0.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