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銷魂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  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番外風飛揚起思念的白發(13-07-22)      番外那飛逝的五年(13-07-22)      58大結局(13-07-22)     

019 我心隨侍你身邊⑤


  “主子,奴婢自己來,您看看趙公子給你寫了什麼……”紫菱憶起白日遇見趙翌的情形,心不免酸澀,“趙公子說,
  看完讓您燒了!”
  蘇墨並未曾急切的去看信,非要先替紫菱處理了傷口,如果說,什麼還能讓她失了方寸,那麼……就隻剩下紫菱!
  如今,她真正在乎的隻有她,這個傻丫頭明明有機會離去,卻非要留下陪著她受苦,原因就隻是那句:不想她孤單……
  孤單!
  原本是已經習慣的東西,她已經孤單了很多年,卻不想穿越千年到此竟會不習慣了!
  蘇墨為紫菱處理好傷痕後,方才拿起桌上的信箋展開,入目的是趙翌那瀟灑不羈的字體,淡淡的一聲墨兒,她卻能感受到
  趙翌落筆時的心痛和糾結!
  蘇墨靜靜的看著,心隨著那句句筆墨而觸動著,直到最後一句“你痛,我亦痛!因為……我心隨侍你身邊,你的痛我能感
  受!”
  蘇墨的眼眶微微發紅,他果然是懂她知她的!
  他知道她心底最深處的想法,他亦知道她的痛……
  淚,不經意的滑落,滴在信箋上,暈染了墨跡。*_*=5200xs==5200小說吾愛小說==*_*=5200xs==5200小說吾愛小說
  蘇墨吸了吸,仰起頭,硬生生的將淚水逼了回去,待情緒穩定方才垂眸又看了眼,眸光落在最後一句,怔怔的看了會兒後
  方才拿起火折子燒了信。
  “主子……”紫菱輕喚了聲,她不知道信寫的什麼,但是,看的出,主子看了信後,雖然哭了,可是,嘴角卻浮現出一
  抹淡笑,那是發自內心的笑。
  “早些睡吧!”蘇墨歎了口氣,說道。
  紫菱點點頭,二人上了床榻,可是,久久的,二人都未曾合眼。
  “主子……”
  “嗯?”蘇墨淡淡的應聲。
  “奴婢聽那些人說……王爺將你調到了他的身邊當隨侍丫頭……”
  “嗯!”
  紫菱咬了咬唇,說道:“主子……您心是有著王爺的……是嗎?”
  蘇墨沒有說話,屋內頓時陷入死寂,靜的彼此的呼吸都能聽的真切。
  “可是……您為什麼……”
  “睡吧!”蘇墨打斷了紫菱的話,她不想提,更不願意提。
  紫菱側了臉,見蘇墨闔上了眼瞼,內心微微一歎拉回了視線闔上眼眸。
  這些本就不是她所能了解的,隻要主子覺得對的,她都支持,主子受苦她願意陪著,她不想說,她以後也不再問……
  紫菱皺了眉頭,心悲慟,久久無法入睡……
  翌日,柳翩然在紙鳶的陪同下回了上蘭苑,見老夫人正在花園內侍弄蘭花,款款而行的走了上前,柔聲嬌笑的說道:“給
  娘請安!”
  老夫人“嗯”了聲,隨意的說道:“先去亭子坐會兒吧!”
  “是!”柳翩然應聲往涼亭走去。
  老夫人直到將那些蘭花都修剪好了方才在老嬤嬤的侍候下淨了手,笑著往涼亭行去,倪了眼柳翩然那高高隆起的肚子,問
  道:“今兒個怎麼想著過來了?”
  “前些日子胎位不正不敢走動,大夫前幾日說穩定了,想著許久未曾來看娘,今兒天氣也舒適,就來了!”柳翩然有些嬌
  嗔的說道。
  老夫人點了點頭,二人喝著茶聊著貼己兒的話。
  “娘的身子最近好嗎?”柳翩然問出這個話時,有些心虛,眸光不免微微側了下,不敢正視老夫人。
  老夫人並未曾將她的神情錯過,心中冷笑了下,緩緩說道:“還是老樣子……”
  “唉!”柳翩然穩住思緒輕歎一聲,有些幽怨的說道:“寒風對蘇墨那麼好,想不到也未曾將孩子留住……”
  “天命如此吧!”老夫人淡淡的說著。
  “娘,您說……會不會她知道了寒風要孩子的目的?”
  老夫人輕倪了下柳翩然,說道:“這個事情就寒風身邊的人和你知道,誰會給她說?”
  柳翩然一怔,隨即嘴角扯了個僵硬的笑容,說道:“自是不會有人說,那如此看來,她還是自身的不願意為寒風誕下子嗣
  ……”
  “罷了!我這病也拖了這麼多年了,也早已經習慣了……”老夫人說著,轉念一想,突然問道:“聽說……寒風在王府
  弄了不少姬妾?”
  柳翩然一聽這個,臉也聳拉了下來,微微點點頭,有些埋怨的說道:“自從我有了身子後,他就很少在我園子過夜了…
  …他在傅雅的園子留宿也少,芳華苑建立後他這幾天基本都會呆在那!”
  老夫人眼瞼微抬了下,倪了眼,緩緩說道:“你和寒風自小青梅竹馬,卻不如一個蘇墨,現在你更是留不住寒風的心,卻
  讓他在府設立了個萬花叢!”
  柳翩然垂了眸,微咬著唇瓣,幽怨的說道:“自小我就明白,我根本無法拴住寒風的心,隻希望他的心有著翩然的一席
  位置罷了……如今,我也隻是將希望寄托在腹中孩子身上了……”
  “哼!”老夫人冷哼一聲,問道:“你就這麼確定腹中孩兒是男嗣?萬一是個女的呢?”
  柳翩然猛然抬頭,本能的拒絕去想這個問題,搖了下頭,說道:“不會的!”
  她也時常想起這個問題,可是,卻總拒絕去深思,看著老夫人淩厲的眼眸,頓時有些泄氣,說道:“傅雅那邊寒風很少留
  宿,也不曾聽到訊息,他總不會讓那些個沒名分的侍妾撚了彩頭吧……”
  老夫人聽後,不免白了眼,緩緩說道:“哼,什麼都是不好說的,你就祈禱你這次一舉的男……”
  話說著,老夫人的眸光不免變的複雜幽深,腦子的時間仿佛倒退了二十五年前的那個夜……
  那個夏末的夜晚,天空陰沉的看不到一絲的星月,昏沉的天好似將要下雨……
  王府,兩個院子的主子都在床榻上嘶聲竭力的生著孩子,進進出出的侍婢忙翻了天,老嬤嬤們更是急得滿頭大汗……
  王爺隨著先皇去狩獵未歸,所有人都怕在那個沉悶的夜出了事情,原本王爺府中添新丁是件喜事,可是,在那晚……很多
  人愁雲慘霧!
  這東黎國規矩,長子為尊,不分嫡庶!
  正妃和側妃一前一後的知孕,但卻無巧不巧的同一天誕子,這誰的孩子先出世便占了先機,如果同是男嗣,那早出那一刻
  的必然是決定了以後的命運……
  隻是,沒有人去想,這天下為何有如此巧的事情,兩個主子竟是同一天生產!
  “主子,您身子本就差,如今這又催產了幾次……如果……如果您今天還是無法生,您就……您就罷了吧,否則您的身子
  吃不消啊……”穆梓嬌身邊的貼身婢女焦急的看了看產婆,又看向已經香汗淋漓的人。小說
  穆梓嬌死死咬牙用力著,聽聞婢女說話,含恨的瞪著她,嘶吼的說道:“不行,我今天必須要生,我不能讓她再有機會站
  穩,否則……我寧願死!”
  說完,她惡狠狠的看著產婆,怒吼道:“前幾天就一直在催產,你不是說你的藥沒有問題嗎?為什麼到今天都無法……”
  產婆臉上一臉的難色,瑟瑟的說道:“娘娘,您這身子體寒,常年用藥,竟是和那催產的藥物相克……否則,第一次用藥
  就應該能生的……”
  “我不管,你想辦法,我今天一定要生!”穆梓嬌忍著腹部的劇痛吼完,看著一側的婢女問道:“那邊什麼情況了?”
  “聽說胎位不正,難產!”
  穆梓嬌一聽,頓時大笑了起來,眸光狠戾的說道:“哼,難產的好……別的都準備好了嗎?”
  婢女點點頭,道:“都已經打點好了,那邊並沒有防備,想著……仗著王爺的寵愛並未曾在意!”
  “哼!”穆梓嬌冷哼一聲,嘴角抽搐了下,狠戾的說道:“我不管,我不容一點兒的意外,我絕不容許那個女人再有機會
  爬到我的頭上……”
  穆梓嬌邊喘著氣兒看著產婆,邊問道:“女嬰準備好了嗎?”
  產婆喏喏的應了聲,說道:“都……已經準備好了……”
  “很好!”穆梓嬌冷冷的說道:“去,將催產的藥拿來,我要再喝一碗!”
  “可是……娘娘,您如果再喝,身體會吃不消的啊……”產婆為難的說著,但是,接到穆梓嬌那淩厲的眸光時,一臉為難
  的去端了催產藥。
  這前後都已經喝了好幾副了,她就怕穆梓嬌的身子受不住,萬一孩子沒有催下來,人就去了,她就是有十個腦袋也不夠的
  ,如果她撒手走了,那她的家人豈不是都要完蛋?
  越想越心寒的產婆此刻隻能祈禱著一切順利……
  穆梓嬌看著那黑乎乎的藥湯,一股反胃的情緒湧上心頭,她強自忍下,仰起頭飲盡了碗中的藥湯,不到半盞茶的功夫,腹
  部一陣絞痛,額頭溢出大顆大顆的汗珠……
  “啊!娘娘,羊水破了……”產婆看到褥子見濕,驚叫了聲,急忙上前查看,這羊水破了,如果孩子生不出來,就死在腹
  中了……
  穆梓嬌此刻心急躁,她憑著一股信念,死勁的用著力……
  “娘娘,用力……對,死勁……用力啊……”產婆比穆梓嬌都緊張,看著那下身擴充的紅,她幾乎忘記了呼吸。
  婢女死死的咬著牙看著,看著床榻上的人一會兒,竟是不忍再看,她背過身雙手合起,微仰起了頭,嘴碎碎念著什麼…
  …
  “娘娘……用力啊……”產婆的聲音漸漸不穩,突然,瞳孔擴張的看著那片汙穢的地方,有些欣喜若狂的喊道:“出來了
  ,出來了,頭出來了……娘娘……再用把力……推啊……”
  穆梓嬌一聽,突然爆發了全身的力量死勁的向外推著……突然間,仿佛身子一下子空了,那撕心裂肺的劇痛也不再……
  “啊……終於生了……”產婆幾乎要哭出來!
  穆梓嬌隻覺得人昏沉沉的,她拚著最後的執念,眸光渙散的看著產婆,虛弱的問道:“是男是女……”
  “是……”
  “娘……娘……”
  “啊?”老夫人猛然回過神,思緒還有些幽遠的看著柳翩然,問道:“怎麼了?”
  “您怎麼了?我看您一直怔神,喚了您半天也不見你應聲……”柳翩然疑惑的看著老夫人。
  “哦,我沒事,隻是想起了些往事!”老夫人淡淡的說著,啜了口茶,方才繼續說道:“翩然,王府的事情你自己要掂
  量,雖然你現在有孕,可是,也不能不防著別人,這府的老嬤嬤基本也都是以前跟著我的,有些事情娘也不必多說,你心
  要明白!”
  柳翩然聽出老夫人的弦外音,默默的點了點頭,道:“翩然明白!”
  老夫人緩緩起了身,冷冷的說道:“娘培養你這些年,早已經將你當親生的,更加希望你能和寒風有個好的未來……本以
  為隻要寒風自己心思定就可以了,卻不料這南朝北國都將和親的對象選了他……”
  柳翩然靜靜的聽著,未曾插話。
  “如今為娘也猜不透為何不喜女色的寒風會招了那麼多姬妾……但是,不管如何,你是要防的,還有那個傅雅,有的時候
  ,人做事不一定要確定後果,就算錯殺也不能放過!”老夫人說著,眸光漸漸的變的陰戾,嘴角iang鈺艿男o餿昧翩然不免r/>
  了個冷戰。
  紙鳶遠遠的看著涼亭一直談話的人,她自小在上蘭苑,甚至比柳翩然還要早,對於老夫人她多少是了解的,後來,老夫
  人收留了柳翩然,她就被指派了過去,可以說,對於二人她都基本知性,此刻……不用言語,從二人的表情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
  “你在想什麼?”
  紙鳶猛的一驚,側頭看去,隻見老夫人身邊的嬤嬤看著她,她喏喏的搖搖頭,道:“奴婢沒有想什麼!”
  “哼!”老嬤嬤冷嗤了聲,道:“紙鳶,不要忘記了你的主子是誰!”
  “奴婢不敢忘記老夫人是奴婢的主子!”
  “知道就好!”老嬤嬤淡漠的應了聲,不再說話。
  柳翩然一直到用過晚膳方才和紙鳶離去,她們走後,老夫人不經意的冷嗤了聲,方才看著貼身的老嬤嬤,問道:“今天憐
  星進去了嗎?”
  “今天入府了!”
  老夫人一聽,嘴角露出一抹笑,說道:“很好!”
  說著,眸光不免變的陰戾,嘴角的那絲笑更是偷著一股詭異,老嬤嬤看了眼,不免心打了個顫兒……
  這麼多年了,主子還是一樣的狠,不但對別人,對自己亦是!這麼多年了……始終放不下心中的恨!
  想到此,老嬤嬤內心不免無奈的沉歎,如果當年王爺不是對主子那樣的絕決,主子也許……不會變的如此……
  那樣無情的轉身,那樣狠戾的話語,將主子最後一絲的眷戀徹底毀滅,她的一生就隻剩了報複和毀滅,毀掉一切和“王府”、“王爺”有關的……
  芳華苑內,尉遲寒風慵懶的坐在椅子上,看著底下歌舞姬妾的舞姿,蘇墨在一旁冷眼看著,這些女子個個芳華絕代,環肥
  燕瘦,不論長相還是舞姿歌喉都是上品,每個人的皮膚都細嫩的好似能掐出水來……
  自從得知尉遲寒風收姬妾的消息,滿朝文武可是卯足了勁兒的討好,隻不過是幾天的功夫,竟是收羅了不少美女送來!
  尉遲寒風倒是一概全收,全然不拒,隻要送來的,全部放進芳華苑,這和那園子的名字應了景,群芳爭豔!
  “王爺……您嚐嚐茉莉親手做的糕點……”
  茉莉嗲嗲的聲音讓蘇墨微蹙了眉頭,她隻覺得渾身仿佛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眸光微倪,頓時怔神,隻見茉莉櫻唇半咬著一
  塊糕點,然後輕輕仰起了臉,眸光流轉,嬌媚姿態盡顯……
  她竟然是要用嘴喂尉遲寒風!
  尉遲寒風嘴角邪魅的笑了下,俯下了頭……
  蘇墨拉回了眸子,隻覺得心猛地抽痛了一下,置於雲袖中的手死死的攥在一起,眸光卻平淡的看著台下的歌舞!
  突然,尉遲寒風猛然推開了茉莉,隻見茉莉“啊”了一聲,嘴的糕點掉落到了地上,適時,旁邊侍候的幾個姬妾眼底含
  了嘲諷的笑意。
  “王爺……”茉莉眼中含著淡淡的委屈,不明為何尉遲寒風突然推開她,明明剛剛王爺那麼深情的看著她,她以為她在姬
  妾是不一樣的,可是……
  尉遲寒風不經意的瞥了眼蘇墨,見她臉色平淡的看著底下的歌舞,頓時,心隱了怒火。
  這時,眾舞姬突然分開,箏聲緩緩而起,隻見一女子蓮指輕動,悠揚的曲子在她的指下溢出!
  蘇墨不是很懂音律,她和趙翌學的也隻蔘iang徘卻不蕅iang朋藎蘊含了古老神韻的樂曲此刻在眼前女子的彈奏下竟是吸引羈r/>
  她,那樣深邃的曲子仿佛在傾訴著什麼……
  蘇墨看著彈奏的女子,粉麵上一點朱唇,神色間嬌媚百生,嬌美若粉色桃瓣,卻又有幽蘭之姿,此女子的出現,頓時將屋
  內的所有姬妾比了下去……
  就在蘇墨審視間,女子已經落下了最後一個音符,她款款而前,微微福身,說道:“奴婢憐星,參見王爺!”
  聲音如嬌鶯初囀,讓人不免心神蕩漾!
  尉遲寒風狹長的眸子淺淺一眯,聲音存了幾分慵懶,緩緩起了身上前,親自扶起憐星,挑起了她的下顎,看了一陣後,
  淡淡道:“果然佳色!你就是黃大人送來的?”
  憐星聽後,眸光微垂,應了聲,嬌羞的說道:“謝王爺誇獎……”
  “哈哈……好!”尉遲寒風狂妄一笑,嘴角微揚,道:“你今夜就和本王在此處留宿……”
  尉遲寒風的話一落,頓時,屋內的姬妾都羨慕嫉妒的看著憐星,她們入府好幾日,王爺雖然天天在芳華苑,卻未曾讓誰在
  這留宿過,想不到她竟然剛剛來就被留下……
  憐星的臉早已經羞紅一片,嬌柔的說道:“謝王爺恩典!”
  尉遲寒風眸光變的幽深,嘴角噙了抹冷魅的笑意,一把打橫抱起憐星往內室走去,邊走邊說道:“全部退下,蘇墨留下伺
  候!”
  蘇墨一聽,微微蹙了眉頭,卻抬了步子跟了進去,原本喧鬧的大廳,隻不過一會兒的功夫變的安靜,所有的姬妾全部退了
  出去,回了自己的房間。
  尉遲寒風將憐星放下,見蘇墨並未曾進來,冷冷的說道:“伺候本王更衣!”
  “是……”
  應聲的不是站在內室外麵的蘇墨,而是憐星。
  尉遲寒風微蹙了眉頭,卻邪魅的一笑,捏了憐星臉頰一下,幽幽說道:“本王怎麼舍得讓美人來做……”
  說著,眸光微凝,喚道:“蘇墨,進來為本王更衣嗎?”
  蘇墨暗暗吸了氣兒,抬起腳走進了內室,尉遲寒風讓她做貼身婢女時,就應該會想到要麵對如此場景的……
  憐星嬌笑的看了眼走進的蘇墨,如今的東黎,已經沒有人提及蘇墨這個人,以前提起的人也不敢直呼其名諱,那些姬妾根
  本不知道王爺身邊的婢女是有著何樣的身份,可是,她卻是知道的……
  蘇墨,那個被貶的王妃,卻想不到此刻成了尉遲寒風的貼身婢女!
  一個堂堂南朝公主,成了侍婢,竟能表現的如此淡漠……
  蘇墨上前,冷然的解著尉遲寒風腰間的鑲邊腰帶,當手去一顆顆的解開盤扣時,心,不免微微痛著,那日日夜夜的歡/愛
  仿佛就在眼前……
  尉遲寒風眸光變的深邃,看著蘇墨那冷漠的神情,心的怒氣不免更甚。
  就算此刻,她依舊如此從容以對!
  當蘇墨的退去㊣了尉遲寒風身上那身錦袍時,卻再也無法下手,因為,麵就剩下了素色的褻衣褻褲了。
  “行了,就在一旁伺候著!”尉遲寒風突然甩開了蘇墨停滯的手,眸光輕倪了眼,領著憐星進了紗帳。
  粉紅色的紗幔在火燭下讓人眼神迷離,風從打開的窗戶內吹進,那些落地的紗幔就輕輕的飄著……
  這的布置不同於她或者柳翩然的住所,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充斥了曖昧的氣息,層層的紗幔並無法掩去後麵的一切,蘇
  墨隱約的能看到人影,
  隻見憐星神態嬌羞的退了身上外罩的紗衣,直至剩下火紅的肚兜和褻褲,她手輕輕抬起,拔掉了發簪,頓時,青絲一瀉而
  下,那墨黑的發絲落在白皙的肩上,說不出的風情萬種……
  蘇墨能隱約看到尉遲寒風嘴角那抹不羈的笑,看著憐星的身子緩緩欺上前為他退著衣物……那刻,她仿佛能聽見心擰到一
  起的聲音,她想從容以對,卻終究做不到的背過了身子……

Snap Time:2018-10-23 20:20:17  ExecTime:0.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