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銷魂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  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番外風飛揚起思念的白發(13-07-22)      番外那飛逝的五年(13-07-22)      58大結局(13-07-22)     

054 我來伺候你


  蘇墨淡淡一笑,原本平日的淡漠時就已經極美的臉,此刻由於嬌羞和笑意讓尉遲寒風更加的心神蕩漾。悅Du小說網xs*_*=5200xs==5200小說吾愛小說==*_*=5200xs==5200小說吾愛小說
  蘇墨看出尉遲寒風的急切,深深的凝視著他,說道:“今天我伺候你!”
  她的話無非讓尉遲寒風身子一震,眼眸變的幽深起來。
  蘇墨雖然嬌羞卻也不回避,她緩緩起了身子,坐在床榻上解開尉遲寒風的褻衣,為他退去了身上的衣服,看著他那矯健的
  身軀和那已經早已經高揚的分身,頓時,臉頰上的紅早已經布滿了全身。
  尉遲寒風此刻倒也不著急了,他倒要看看蘇墨接下來要如何?!
  蘇墨淺笑的微微俯下了身子,唇……輕輕的印在了尉遲寒風iang易判鎊刃o獾拇繳希尉遲寒風剛剛想貼近她,她的唇卻襜r/>
  經離開,隻是眼底藏了些狡黠的笑意。
  尉遲寒風一見,心知被她玩弄了,索性徹底的由著她。
  蘇墨再次俯下身,唇印在了他深邃的眼眸上,刀削的臉頰上,滾動的喉結上……一路下滑直到他健碩的胸前,粉嫩的舌尖
  輕輕滑過胸上的小點,她能感受到尉遲寒風的身子僵住。
  蘇墨嘴角的笑意加深,素白的小手輕輕滑過尉遲寒風的胸膛,來到他的腹部,在他肚臍之處輕輕畫著小圈。
  尉遲寒風感覺自己下腹的那團火在蘇墨的手下燃燒的越來越旺,他眯縫著雙眼看著剛剛抬起了頭的蘇墨,眸子越發的幽深
  起來。
  蘇墨單手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嘴角淡笑的看著強忍著的尉遲寒風,他那猶如黑曜石般的眼眸好似一泉深不見底的潭水,仿
  佛能將她整個人都吸了進去……
  蘇墨淡笑的將臉壓近,吻,輕柔的落在了尉遲寒風的額頭閃個,順著鼻子一路下滑,適時,原本在他肚臍處打轉的手也畫
  著直線輕輕下滑著……
  “唔!”
  尉遲寒風忍不住溢出歡愉的聲音,這個小東西竟然用手握住了他那……
  蘇墨封住了尉遲寒風的嘴,香舌探入了他的嘴,有些生澀卻又不服輸的挑逗著他的舌,小手也不安分的侍弄著他的分身。
  尉遲寒風的分身在蘇墨的手中變的越發的腫脹,熾熱的好似要灼傷了她的手。悅Du小說網xs
  他感覺自己要爆炸了,如果在得不到宣泄,一定會在蘇墨的手下廢了,他沒有想到,蘇墨隻是幾個輕微的,毫無技術可
  言的動作竟讓他無法把持。
  尉遲寒風一個用力,將原本主動的蘇墨壓倒了身下,看著他眸中微微的驚訝,眸光微凝的問道:“你這個折磨人的小東西
  ,這些都是誰教你的?”
  蘇墨低垂了眼簾,眸光側到了別處,撇了撇嘴角,道:“當然是王爺這個調情高手教的……”
  “哦……是嗎?”尉遲寒風笑的越發邪魅,用腿掰開了蘇墨的雙腿,將自己置於了她的腿間,沙啞的說道:“那本王就在
  教你些折磨人的……”
  說完,他腰微微上前,腫脹的分身在那幽穀的入口來回撕磨著,大掌更是輕輕揉捏著頂端的柔軟,嘴,早已經含住了傲然
  開放的蓓蕾,舌尖在上麵嬉戲打轉著。
  “嗯!”
  蘇墨不安的扭動著身子,尉遲寒風如此的幾方攻占,徹底讓她亂了心神,她微微弓起了身子無言的告訴著尉遲寒風她的想
  法,可是,尉遲寒風卻怎麼也不進入,隻是在穴口停留撕磨著。
  尉遲寒風感受到身下人兒的難受,可是,他並不打算如此放過她,按著柔軟的手指微微用了些力,頓時,蘇墨的身子開始
  微微顫秫著。
  “恩……”
  蘇墨迷離的微微合著眸子,嘴忍不住溢出淫靡的聲音,她的手緊緊捏著尉遲寒風的臂膀,身子越發的向他迎去,卻奈何
  始終得不到滿足。
  “風……我……我……”蘇墨咬著唇,臉上的紅的好似要溢出血一般。
  尉遲寒風放開了蓓蕾,抬頭俯視著蘇墨,邪魅的問道:“你……怎麼了?”
  蘇墨心知尉遲寒風蔘iang室獾模可是,心那到難忍的騷動讓她無穟思敖啃擼索性大方的承認,道:“我……我想你要我!br/>
  尉遲寒風笑了,拿開了揉捏的手,一個用力的挺身將自己深深的埋入了那狹窄的幾乎容納不下他分神的甬道,其實,他也
  要撐不住了,他的分身早已經腫脹的要爆裂。
  “啊……”
  突然得到滿足,蘇墨嘴情不自禁的溢出了心滿意足的聲音。
  尉遲寒風用力的來回衝刺著,一下似一下,一下深過一下,直至將那帶著某些意義的熱流揮灑,方才停歇。
  室內突然變的安靜,隻有兩個人的歡/愛後的喘息聲,一室的淫靡彰顯著剛剛的曖昧。
  尉遲寒風並沒有讓自己離開蘇墨的身體,而是就這樣讓彼此感受著,過了好一會兒,方才翻身到一側,長臂撈過疲憊的嬌
  軀,蓋上了錦被,闔起眼眸淡淡說道:“本王又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墨兒,這個墨兒熱情似火,本王喜歡這樣的墨兒!”
  蘇墨羞澀的將自己埋於尉遲寒風的臂彎,雖然知道他此刻沒有看她,她隻是靜靜的抱著他,嘴角的笑意加深。
  我為你敞開心扉,我願意為你改變,隻為你!
  趙翌從王府出來,一晚上強裝的神情頓時塌陷,此刻的他仿佛整個世界都黑暗了,他仰起頭看著天上那彎月牙,嘴角的自
  嘲多了幾分淒涼。
  帝都的夜已經深,卻依舊有幾家酒肆傳來吆喝的聲音,趙翌不知不覺的走到一家酒肆,不顧別人審視的目光,大喝道:
  “小二,給爺來幾壺好酒!”
  “好叻!”小二應了聲,不到一會兒的功夫,就取來了酒,邊放到趙翌的桌子上,邊說道:“爺,需要小菜嗎?”
  趙翌倪了眼桌子上的酒,拿起一壺,冷然說道:“你看著辦吧!”
  說完,也不用杯子,就仰著頭將壺的酒飲了幹淨,二話不說,又拿起了一壺仰頭喝起來,等小二端了幾個小菜來時,桌
  上已經倒著三四個酒壺,“去,給爺拿兩壇子來!”
  小二一聽,好心勸道:“爺,你這樣喝傷身!”
  趙翌眸光一挑,冷厲的看向小二,小二頓時心一驚,急忙跑去搬酒。
  趙翌就如此喝著,也不吃菜,酒壺喝幹了就抱著酒壇喝,酒水順著嘴角滑落,沁濕了前襟都不自知,此刻,他隻想一醉解
  千愁!
  夜,越來越深,酒肆的人早已經都走的隻剩下趙翌一人,掌櫃和小二為難的看著喝酒的趙翌,上去勸了幾回,卻都被他那
  淩厲的眼神嚇的立即轉頭。
  也許是趙翌還有些意識,身子晃晃的站了起來,從懷拿出一枚銀錠,大著舌頭說:“小二,結賬!呃……在……在給爺
  拿壇酒!”
  小二哆哆嗦嗦的又抱了一壇過去,小心翼翼的交給了趙翌。
  趙翌看著小二的神情“哈哈”大笑起來,笑了會兒方才接過酒壇,說道:“打擾之……之處……請……請海涵!”
  說完,抱著酒踉蹌的離開了酒肆。
  大街上早已經寂靜的不聞人聲,偶爾傳來打更人的聲音,趙翌眼中氤氳了不知道是霧氣還是酒氣,原本俊朗的容顏上全是
  悲慟。
  他打開酒壇繼續喝著,他想醉,卻怎麼也無法醉,為什麼要如此清醒,為什麼腦海閃過的都是蘇墨的影子,為什麼耳邊
  傳來的是她對王爺傾訴愛意的歌聲……為什麼……
  “啷!”
  趙翌憤恨的將酒壇扔到了地上,人也隨之在牆角滑落坐在了地上,夜風吹過,空氣都是剛剛酒壇破碎後彌漫的酒香的氣
  息,他淒涼的笑著閉上了眼眸,嘴喃喃自語:“蘇墨,蘇墨……蘇墨……”
  緊閉的眼風中突然滑落了一股溫濕,微風吹過,臉頰上的水汽有些涼意。
  趙翌“”的笑著,想他在軍中自命不凡,自小又極為自負,竟然深深迷戀上了一個有夫之婦,而且是黎王爺的王妃,
  他情何以堪?
  “趙翌啊趙翌,你一身情卻種錯了地方,……”趙翌嘴角那自嘲的笑,在夜風下顯得異常的孤寂,他是個不容易動心
  的人,動了……卻無法㊣在輕易放手!
  當趙翌醒來時,感覺到自己的頭都要爆裂了,微微張開眼睛,一切都極為熟悉,他不免蹙了眉頭,昨夜他依稀記得無力
  再走,並沒有回府,此刻怎麼在自己的屋子了?
  “你醒了?”
  正想著,趙暉踏入屋內,見他醒來,無奈的搖搖頭,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那樣不自製?竟然醉倒在大街上!”
  趙暉的聲音有些埋怨,示意外麵的丫頭將醒酒湯端給趙翌,方才說道:“也不想想你現在的身份,怎麼還能像軍營隨意
  ,昨夜還是打更的宋伯送你回來的,如果不是正好他替更,你就隻能在大街上睡一夜了!”
  趙翌喝完醒酒湯,瞥了眼趙暉,不在意的說道:“也沒有什麼,就是在王府喝多了!”
  “你的酒量和處事分寸能是在王府喝多了的人?”趙暉冷嗤一聲,看著趙翌,沉聲說道:“趙翌,老實告訴大哥,你那些
  天一直去等的那個女子是誰?”

Snap Time:2018-10-23 19:21:50  ExecTime: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