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銷魂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  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番外風飛揚起思念的白發(13-07-22)      番外那飛逝的五年(13-07-22)      58大結局(13-07-22)     

048 心的迷失


    蘇墨緩緩走到琴架前,素白的手指微微一挑琴弦,眼眸微微抬起閃過正等著看好戲的柳翩然和紙鳶,心中無奈一歎,這古

    代的女子手段也就這些嗎?

    想著,眸光微微一凝,高傲的看著柳翩然,睥睨的眼角帶著嘲諷,緩緩說道:“彈琴雖然是怡情之物,卻也是為了取悅他

    人……本王妃身為南朝公主,不需要愉悅任何人,又學來作何?”

    她的話音方落,柳翩然頓時臉色變的煞白,置於雲袖中的手死死的攥著。小說5200xs*_*=5200xs==5200小說吾愛小說==*_*=5200xs==5200小說吾愛小說蘇墨說到了她的痛腳,如果不是因為蘇墨蔘iang謆r/>

    ,她又豈會從正妃成了側妃?

    紫菱的城府不深,聽了蘇墨的話心中頓時開心起來,雖然強忍著,卻也能從她眼睛看出笑意。

    “本王妃就不打擾妹妹取悅王爺的心思了,紫菱,我累了,回去吧!”蘇墨說著,又倪了眼神情憤然的柳翩然,轉身離去。

    紫菱應了聲,亦跟著蘇墨欲下涼亭,卻突然被什麼物什絆了下,整個人向前傾去……

    “啊!”

    蘇墨回頭,就見紫菱依舊狼狽的趴在地上,眼角掃過紙鳶眼中的幸災樂禍,她上前扶起紫菱,看著她臉上被地上的石子劃

    傷的臉頰,頓時冷意浮上眼眸,她二話不說,上前兩步就甩了紙鳶一巴掌,冷冷道:“玩心眼不要在本王妃這玩,除非你能

    覺得躲得過我的眼睛!”

    紙鳶一聽,捂著嘴巴急忙跪了下來,一臉的無辜,驚恐的說道:“求王妃饒命,奴婢不明白王妃所指為何……”

    “哼!”蘇墨冷哼一聲。

    柳翩然亦跪了下來,一臉的自責,哽咽的說道:“姐姐放過紙鳶,紙鳶如果不懂事惹到了姐姐,就請姐姐繞過她,妹妹願

    意受罰消了姐姐的氣兒!”

    蘇墨冷眼看著這一主一仆,冷聲說道:“皇兄將我嫁到南朝,我身邊除了讓紫菱跟著,別的一個人都沒有再帶,不要將小

    伎倆用到她的身上,否則……我不是個好惹的主兒!”

    說完,眸光和柳翩然憤恨的眼光對上,她心中冷嗤,喜歡做樣子你慢慢做,喜歡爭尉遲寒風你慢慢爭!

    “紫菱,我們走!”蘇墨淡然說完,轉身下了台階,卻正好對上遠處尉遲寒風和蕭隸的眼神,她無奈一歎,選了假山旁的

    小徑繞道離去,她沒有心情在這迂回,她是現代人,她不想讓自己變成深閨怨婦。悅Du小說網xs

    回到竹園,蘇墨親自為紫菱擦著藥膏,那些都是尉遲寒風送來的,極為好用,隻要不是太深的傷口,都不會留下印記,想

    著,不免想起肩胛上的傷,那個傷口……恐怕是要留下印子了,好在也不礙事。

    小單走了進來,說道:“主子,王爺和側妃來了!”

    蘇墨蹙眉。

    怎麼,這是帶著人來興師問罪來了……

    想著,尉遲寒風和柳翩然以及紙鳶已經走了進來,柳翩然和紙鳶先是給蘇墨行禮,蘇墨方才微微一福,默然道:“給王爺

    請安!”

    尉遲寒風上前扶起蘇墨,嘴iang醋乓荒ㄐ鎊鵲男Γ拉著她坐到了軟榻上,說道:“聽翩然說你們在亭子有些誤會,她r/>

    你生氣,央了本王帶她來給你道個歉!”

    蘇墨坐下,倪了眼柔柔弱弱的柳翩然,方才淡然的說道:“妹妹都說是誤會了,又何來道歉之理?”

    柳翩然豈會聽不出蘇墨語氣的嘲諷,心中憤恨卻臉上依舊楚楚可憐,微微一福,柔聲說道:“不管如何總是妹妹的錯,

    妹妹特地央求了王爺帶妹妹來給姐姐奉茶道歉的!”

    說著,柳翩然一臉哀然的從紙鳶手端過茶,上前遞給蘇墨。

    蘇墨看了眼柳翩然,心中暗笑,起身說道:“道歉就不敢當了,本就是誤會!但是,妹妹的茶也遞了,我在推脫就矯情了

    ,那就當這杯茶是妹妹賀我入府的吧……”

    她話有話,尉遲寒風慵懶的倪了她一眼,卻不曾說什麼。

    蘇墨存了小心,淡漠的眼睛看見柳翩然眸子那一抹緊張,嘴角微微一勾,伸出手去接茶杯……

    手要碰觸到茶杯的時候,手突然按住了杯盞,眸光不經意的瞥過柳翩然,果然見她眸子閃過驚愕,她拿過杯子,道:

    “妹妹的茶我就受了!”

    “多謝姐姐!”柳翩然暗自咬牙切齒,卻又無法,隻好起身微微一福道:“妾身告退!”

    尉遲寒風微微抬手示意她離去,直到走了,方才看著蘇墨說道:“翩然也隻是吃點兒醋,你也不要介意!”

    聰明如尉遲寒風,又豈會看不出剛剛柳翩然那點兒小心思。

    蘇墨示意紫菱等人退下,將杯盞放到桌上,方才淡然的說道:“我不介意!”

    尉遲寒風站了起來,緩緩欺近蘇墨,直到和她的距離隻剩下一絲的縫隙,方才說道:“真的不介意?”

    隨著他說話,嘴的熱氣撲到了蘇墨的臉上,熱乎乎的,她不免有些心神蕩漾,自從那次被人追殺,他們之間好似總是有

    些刻意的疏離卻又揮不去的曖昧。

    蘇墨急忙轉身為尉遲寒風倒茶,企圖掩飾自己內心的慌亂和臉上的尷尬,“王爺請喝茶……啊……”

    蘇墨一轉身,沒有想到尉遲寒風正好上前,手的茶半數都撒到了他的身上,她急忙放下杯子拿出帕子想去給他擦拭,卻

    被他擒住了手拉向了自己……

    “想不到……你慌亂的時候竟是如此盡顯女兒嬌羞的姿態!”尉遲寒風邪魅的笑著說道,幽深的眼眸竟是毫不掩飾的迷

    戀。

    蘇墨怔怔的看著,如此近的距離讓她的心跳都有所加,呼吸好似變的不順暢起來。

    “知道嗎?從上次陷阱中看到你的慌亂,這次是第二次……本王喜歡你有如此的表情,表示你在乎本王,緊張本王!”

    尉遲寒風說著,眼中的迷戀更深,緩緩的俯下頭向那許久未曾采摘的嬌唇壓去……

    “王爺……”蕭隸看著眼前的場景,楞了一下,急忙退出了門外,他沒有想到,這門大敞著,王爺和王妃竟然……

    蘇墨急忙掙脫開了尉遲寒風,臉上變的通紅,她慌亂的瞪了眼尉遲寒風轉過身去。

    “進來吧!”尉遲寒風輕聲喚道。

    蕭隸急忙走進,附耳焦急的說了幾句,尉遲寒風頓時臉色變的擔憂起來,邊往外走邊說道:“備馬!”

    “已經備了!”

    隨著他們急匆匆的離去的腳步,蘇墨微微疑惑,不知道發生了何事,能讓平日好似萬事都能掌握的尉遲寒風頓時變了臉

    色。

    上蘭苑。

    老夫人的屋內傳來嘶聲竭力的慘叫聲,屋外跪了一地的奴才瑟瑟發抖著,想去捂著耳朵不去聽那叫聲,卻又不敢捂著。

    屋內的聲音越來越犀利,伴隨著東西被摔爛的聲音越發的讓人心寒。

    尉遲寒風在蕭隸的陪伴下步的行來,他慌忙的敲著門,道:“娘,娘……娘,開門……娘……”

    “都給我滾!啊”

    屋內,傳來老夫人竭力的叫聲,聲音包含著被病痛折磨的痛苦和不想讓人看見的羞愧。

    尉遲寒風冷眸掃過跪在地上的人,問道:“老夫人的病不是前兩天剛剛發過嗎?”

    一個老夫人身邊一直侍候的老嬤嬤說道:“回……回王爺,夫人的病發的時間越來越短,可是……可是夫人不想王爺擔心

    ,所有……不讓奴婢們給王爺說!”

    尉遲寒風沉痛的閉上了眼眸,側過身怔怔的看著那緊閉的房門,緩緩跪在地上,身上的傲氣在那刻一絲不存,有著的隻是

    為人子的心痛和無奈。

    這些日子他竟然忘卻了娘的病,他忘記了蘇墨存在的用途,他不孝……

    想著,尉遲寒風沉痛的對著緊閉的門磕頭磕了下去,直到屋內的聲音平息了,方才起身站了起來,平靜的吩咐著人去給老

    夫人沐浴更衣後,人則離開了上蘭苑。

    蕭隸沉聲一歎,這老夫人的病生在她身上,卻痛在王爺的心,本想著能找到慕楓來給老夫人醫治,可是……慕楓的行蹤

    飄忽不定,根本尋不到。

    老嬤嬤替老夫人擦拭著身子,邊問道:“夫人,剛剛王爺在外麵都心痛極了……”㊣

    老夫人冷哼一聲,道:“不讓他痛就不知道上心!”

    “唉!”老嬤嬤微歎,說道:“也真難為王爺了!”

    老夫人臉色陰沉,蒼老的臉上都是對世俗的憤怒,當年如果不是那個女人,她就不會烙下這個病根……

    “翩然最近怎麼樣了?”老夫人突然問道。

    “再過幾天就是王爺的壽誕了,這次是王爺大婚後的第一次壽辰,舉朝文武都會來恭賀,畢竟……大婚那日王爺並沒有大

    肆鋪張!”老嬤嬤說道:“側妃想來最近是在忙著如何在那天一舉討得王爺和眾人的刮目相看吧!”

    老夫人點點頭,應了聲道:“這樣的機會怎麼也不能輸了氣勢……”

    “王爺的喜好您最知道,這側妃又是您親手調教的,又怎麼會輸給那個公主!”老嬤嬤一歎,接著說道:“隻是,這王爺

    的心思深……”

    “哼!”老夫人冷哼一聲,緩緩道:“隻有愛了才會恨的深!”

Snap Time:2018-07-22 10:59:56  ExecTime: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