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銷魂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  七夜強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七夜強寵最新章節番外風飛揚起思念的白發(13-07-22)      番外那飛逝的五年(13-07-22)      58大結局(13-07-22)     

005 洞房


    “!”

    二人正吃著,突然門被重重的打開,一抹紅影站在門扉處,紫菱嚇的急忙起身,由於用力過猛,腿撞到了桌子,她隻能忍著疼,跪在地上行禮道:“奴婢紫菱叩見王爺!”

    蘇墨靜靜的打量著尉遲寒風,猶如刀刻般俊逸的臉頰上有著如同精美的五官,濃濃的劍眉斜插入鬢,好看的鳳眸有著一雙看穿一切的犀利眼眸,高挺的鼻梁菲薄的唇……

    臉上掛著一抹似笑非笑的戲謔,猶如黑曜石般的眼睛睥睨一切的向她看來。Yue讀小說

    他和帝桀不同,帝桀身上有股天生的霸氣,而這個尉遲寒風身上則多了一份柔和,但是,你絕對不會覺得他這份柔和而覺得他溫柔,反而感覺到一種陰戾的氣息,那樣的感覺讓蘇墨有些不舒服。

    尉遲寒風嘴角掛著邪魅的笑,掃視了一圈,聲音含了戲謔的說道:“王妃覺得本王還滿意嗎!”

    說著,人亦往走來,站在紫菱的身前停下,眸子突然噙了分冷意。

    蘇墨感受到來自他身上不好的氣息,站了起來上前扶起紫菱,避重就輕的說道:“紫菱,你下去吧!”

    紫菱不安的看了眼蘇墨,又偷偷的瞄了眼尉遲寒風,見他並未曾阻攔,方才微微一福退了下去,臨關門的那刻,不免又看了眼蘇墨,臉上帶著濃濃的擔心。

    門闔上,此時屋子內一片安靜。

    尉遲寒風不說話,蘇墨也沒有說話,二人就如此靜靜的站著。

    “南帝沒有找人給你說為人婦的禮儀嗎?”尉遲寒風突然說道。小說

    蘇墨杏眸微凝,心明白他說的是她將鳳冠霞帔脫下的事情,淡漠的說道:“說了,卻以為是皇兄所說的禮節是騙妾身之說!”

    “哦?”尉遲寒風微咦。

    “這東黎國正門一日隻能迎娶一位,而正妃要等側妃的花轎先入府……這些皇兄都未曾給妾身說過,想來,那些個正常的禮儀在這應該也是背道而馳的!”

    尉遲寒風嘴角上挑,眸子噙了抹複雜的笑意,方才聽蕭隸敘述,果不其然,這個南朝的公主有些意思。

    想著,目光掃向蘇墨,退去了嫁衣的她身上換上了一件粉紅色的衣裙,配上她那豔麗的嫁娘妝更添了幾分嬌媚,早就聽聞蘇王爺的獨女美麗,卻被帝桀寵的有著幾分傲氣和嬌慣的性子,可如今看來……這美貌是真,那性子原來卻是傳說。

    “你到牙尖嘴利!”尉遲寒風說道:“這入了本王的府中,一切規矩就要按照本王來,你現在是本王的妃子,不在是南朝的公主……本王不管南帝多麼寵愛你,可是……在王府,你就要守本分!”

    “王爺放心,妾身一定會守著本分!”蘇墨語氣依舊平淡,好似說的事情完全和她無關。

    尉遲寒風倪了她一眼,一撩衣袂在八仙桌前坐下,看著上麵已經被動了的糕點,嘴角上揚的弧度加深,他伸出手去那酒壺,在兩個酒杯中倒了酒,微瞥了眼蘇墨,說道:“怎麼,還要本王請你?”

    蘇墨微歎,看著那好看修長的手,突然感歎,造物弄人,一個人怎麼可以完美至此?

    “王爺既然不願意,又何必和妾身喝那合巹酒?”蘇墨冷漠的說道:“喝了合巹酒……王爺能付得起對妾身一世的寵榮嗎?”

    她的話讓尉遲寒風劍眉一蹙,好笑的看著蘇墨,道:“真是笑話,如果不是南帝親書,本王又怎麼會娶你?一世的寵榮……哼!”

    尉遲寒風冷哼一聲,冷漠的說道:“公主是在南帝那囂張慣了嗎?”

    蘇墨聽後也不生氣,繼而說道:“既然王爺無法做到……那麼,又何必喝這合巹酒?妾身是您的妃,這個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王爺也可放心,王爺的事情妾身也不會插足,所以……”

    蘇墨拿起酒杯,將麵香氣怡人的酒輕輕的灑在地上,說道:“所以,王爺也不需做樣子!臣妾該做的一樣都不會少做,不該做的……也絕對不會多做一樣!”

    尉遲寒風笑了,這次是由心的笑,無關開心,就是覺得眼前這個人有趣,他緩緩起身,說道:“你要表達的本王都明白了,希望你能做到!”

    說完,拿起酒杯一口飲盡杯中的酒,在蘇墨還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一把擒住了她的下顎,將她的臉拉向自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欺近了她……

    蘇墨感受到危險,雙手抵住尉遲寒風的胸口,努力想將他推開,可是,卻被他用另一隻手手將她禁錮,使之更加的貼近了他!

    “尉遲……唔……”

    蘇墨的話沒有說出口,嘴就被人噙了去,她瞳孔放大,瞪著和自己的臉近在咫尺的俊容,思緒還未曾回轉,就突覺嘴流入一股辛辣的氣息。

    他竟然將她嘴的酒渡入她的嘴?!

    蘇墨隻覺一陣惡心,想吐卻嘴被尉遲寒風封住,但是,就算如此,她卻依舊用力的想逼出口腔。

    尉遲寒風感覺她的想法,噙著她下顎的手微微用力,頓時打開了蘇墨的牙關,酒,自然而然的被外力送入了她的腹中。

    直到她咽下了酒,尉遲寒風方才放開了她,嘴角噙著一絲冷笑。

    “咳,咳咳咳……”

    蘇墨被酒的強製灌入嗆的劇烈咳嗽起來,那股辛辣的氣息在喉間久久散不去,好似小針紮著她的喉嚨。

    尉遲寒風隻是站在一旁看著蘇墨咳嗽,嘴角的冷笑越來越深。

    “咳咳咳……”

    蘇墨無法製止咳嗽,臉漲的紅紅的,眼眶也因為劇烈的咳嗽而微紅,酒劃過了心脾流入胃中,灼燒的刺痛感又一次襲來。

    好久,蘇墨方才平複了下,她瞪著眼睛看著始作俑者尉遲寒風,胸口一起一伏的。

    “哼!”尉遲寒風冷哼一聲,淡漠的說道:“規矩得由本王來定……這合巹酒豈是你想喝就喝,你不想……本王就要隨了你的?”

    蘇墨緊閉了下眼睛,強自忍下內心的火氣,冷嗤的說道:“王爺以嘴渡酒,非要妾身喝下這合巹酒……難道是王爺打算給妾身一世榮寵嗎?”

Snap Time:2018-04-26 21:43:23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