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氣淩霄》全文閱讀

作者:新聞工作者  戰氣淩霄最新章節  戰氣淩霄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戰氣淩霄最新章節第4260章尋找密地(18-04-26)      第4259章選擇(18-04-26)      第4258章起始之地(18-04-25)     

第4242章你不配!


    五行者壓根就不相信先天一族又帝尊修為的修士,在他們覺得,若先天一族真的又此等的大能修士的話,完全沒必要與衡山派談判,直接滅了衡山派不是更好。

    因此,對江別鶴的話,他們很是不屑。

    江別鶴無奈,道:“那幾位前輩怎麼解釋精英試練大陣的事?沒有帝尊修為的大能修士在背後指點,精英試練大陣怎麼可能被封閉,以至於我先天一族眾長老出手都無法破開?”

    “這最多隻能說明,先天一族有一位禁製一道的大能修士罷了。”水行者淡淡說道。

    江別鶴還想要爭辯,火行者卻是不耐煩的打斷他道:“行了,我等此次出山就是為了要見識見識那位傳說中的帝尊修士,若他真的是帝尊修士,我衡山派自願與之和解,無論他們提出什麼要求我衡山派都答應……”

    “真的嗎?”就在這時,一道冷聲響起。

    回頭看去,赫然是陸天羽、北冥天、悟空真人和猴鑫四人。

    眾目睽睽之下,陸天羽幾人直接從精英試練大陣內跨了出來,真驚眾人。

    “你們怎麼?”一位長老忍不住問道。

    看出了他的疑惑,陸天羽淡淡道:“你想問我,為什麼能從陣法內暢通無阻的走出來?”

    這名長老點頭。

    陸天羽微微一笑道:“因為精英試練大陣對我來說,不過是個擺設罷了!”

    “小子,你好狂妄!”陸天羽的話音剛落,金行者就忍不住斥道。

    精英試練大陣是衡山派最驕傲的底蘊,但在陸天羽的口中卻成了擺設,他怎麼能不動怒?

    冷冷的看著他,金行者一臉殺意道:“你就是先天一族派來的使者?”

    陸天羽點頭。

    金行者繼續道:“聽說你並非先天一族的人?為何要管我衡山派與先天一族的事?”

    “沒有為什麼,隻是單純的看不慣你衡山派昔日的所作所為罷了。”陸天羽淡淡的說道。

    這番話自然引得衡山派眾人的不滿,那位周長老大吼了一聲,“小子你太狂妄了,竟敢如此侮辱我衡山派,我倒要看看,你又什麼資格說這樣的話!哼!”

    他重重的冷哼了一聲,玄兵“唰”的亮了出來,朝著陸天羽猛地揮舞過來。

    他突然出手,陸天羽卻沒有絲毫慌張,甚至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嘴角浮現出淡淡的譏諷之意。

    周長老注意到了,自然憤怒不已,大叫著就衝到了陸天羽跟前,尖銳的玄兵,也直接刺向了陸天羽的喉嚨

    他其實並沒有想著能一招將陸天羽斃命,他也知道,陸天羽是有些實力的,僅憑他能暢通無阻的從精英試練大陣中走出來這一點就能看出來。

    他隻是想探探陸天羽的底細,看他的實力和修為,能高到什麼程度。

    隻可惜,他的想法是好的,現實卻並不怎麼如願!

    陸天羽甚至都沒有要動手的意思,眼看著玄兵就要刺到他的脖頸前,他僅僅隻是抬了抬眼皮子,便有幾道符咒憑空出現,朝著周長老狠狠的打去。

    周長老心道不好,下意識的往後推去,但速度始終還是慢了許多,那兩道禁製符咒急速的飛到他胸前,狠狠的打了上去。

    “啊!”一聲痛呼,周長老連反應都沒來得及反應,便被兩道符咒打飛了出去。

    誰也沒想到,居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看著臉色淡然,像是什麼也沒發生的陸天羽,再看看躺在地上,一臉痛苦的周長老,眾人皆是一臉的震驚之色沒想到的陸天羽的實力竟然是如此的強悍!

    其實,陸天羽皇者修為,但實力高過修為的事,五行者他們也聽聞過,但他這麼輕易的便擊退周長老,還是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

    再怎麼說,周長老也是王者修為的修士!

    “看來,你就是先天一族的那位禁製一道的大能修士,精英試練大陣內的封閉陣法是不是你所為?”金行者眯著眼看向陸天羽,語氣冰冷。

    陸天羽譏笑一聲道:“道友莫不是忘了,我並非先天一族的人,為什麼要幫他們封閉精英試練大陣?對我又什麼好處?”

    金行者自然沒有忘記這一點,他隻是有些想不通,如果不是陸天羽的話,那會是誰?

    他不相信,先天一族真的有位帝尊修為的修士。

    陸天羽看出他心的想法,臉上的譏諷之色更甚了,淡淡道:“我可以告訴你,精英試練大陣內的封禁陣法並非我所為,我與先天一族也沒有任何的特殊關係!”

    “我僅僅隻是代表先天一族與你們衡山怕談判的人罷了!不知貴派考慮的怎麼樣了?要不要答應先天一族提出的條件?”陸天羽問道。

    金行者哼了聲道:“先讓我們答應他們的條件,那也要看看他們有沒有這個實力!”

    “哦?你想怎麼樣?”陸天羽問道。

    “我聽說,先天一族的首領還活著,並且已經修煉道帝尊修為,不知可否請他出來一見?”金行者眯著眼問道。

    陸天羽想都不想就搖頭道:“你不配!”

    一瞬間,金行者以為自己聽錯了,忍不住又問了一遍道:“你說什麼?”

    “我說,你不配!你們幾個都不配!”這一次,陸天羽不僅把剛才說過的話完完整整的說了一遍,甚至還指著五位行者告訴他們,他們不配和先天一族的首領見麵!

    這句話,不出意外的再次激怒了衡山派的那些長老院主,以及五行者!

    其實別說他們,就連江別鶴也是皺眉,覺得陸天羽的話說的的確過分,再怎麼說,五行者也是衡山派的前輩大能,修為已經道了準帝的邊緣。

    此等修為的修士,對一般人而言,可謂是仰視般的存在,陸天羽居然說他們不配與先天一族的首領見麵,實在過分了些。

    不過,話又說話來了,如果先天一族的首領真的又帝尊修為的話,這話就合理的多了。

    那邊,五行者的怒氣都要壓不住了。

    火行者強壓著心底的怒火,死死的盯著陸天羽道:“小子,如果你想死的話,我成全你!”

    “前輩若是像向我討教幾招的話,我倒是可以指點指點你!”陸天羽笑眯眯的回道。

    一句話,差點沒把火行者氣死!

    他什麼身份,陸天羽什麼身份,他什麼修為,陸天羽什麼修為!

    居然敢這麼跟他說話,陸天羽真的是活膩歪了!

    若非金行者攔著,他早就出手教訓陸天羽了。

    金行者相對穩重一些,他今天來的目的是先天一族的首領,縱然陸天羽實在過分,他也懶得在他身上浪費時間,便直接開口問道:“小夥子,我等也不與你逞一時口舌之,隻問你一句,先天一族的首領呢?”

    “首領前輩沒來,他說,你們這群人沒資格見他!”陸天羽說著,語氣依舊是氣死人不償命。

    金行者聞言冷哼了一聲道:“那就勞煩你回去匯報一聲,就說見不到他,我衡山派是不會接受和談的!”

    “不接受和談,那就是要強硬下去了?”陸天羽眉一挑道。

    金行者沒有說話,但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道友就不考慮精英試練大陣內,數萬弟子的性命嗎?”陸天羽問道。

    “你若敢動我弟子的性命,我定要讓他十倍抵命!”土行者怒道。

    陸天羽笑了,笑容中滿是譏諷道:“人都死了,就算給你十條名又如何?能挽回你這些弟子的命嗎?你們這些人啊!真的是夠自私,為了自己所謂的尊嚴,就可以棄這麼多人的性命不顧,真是讓在下大開眼界,大開眼界啊!”

    陸天羽說著,言語中盡是鄙夷和譏諷,一些長老和院主的臉上忍不住露出羞愧之色。

    江別鶴則直接扭頭衝著五行者道:“五位前輩,望以陣內弟子的性命為重!”

    這話也算是表明了他的態度,但五行者卻是理都沒有理他,隻是死死的盯著陸天羽。

    倒是鳩摩智在一旁淡笑著道:“這些弟子乃是我衡山派的弟子,我衡山派培養他們至今,情深意重。現今衡山派又危機,他們理應回報,哪怕陪上性命又如何?”

    鳩摩智到底是能言善道,這番話說的那麼的“合情合理”,也頗入五行者的心。

    江別鶴忍不住了,狠狠的瞪了鳩摩智一眼,目光中充滿殺意,冷冷道:“這又你說話的地方嗎?”

    鳩摩智嚇的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沒敢說話,但金行者卻是淡淡開口道:“今天的事,事關我衡山派的尊嚴和顏麵,任何人都能發言!”

    “那前輩,為何不問問陣內的這些弟子,看看他們是怎麼想的呢?”江別鶴指著精英試練大陣內的那數萬弟子道:“難道,這數萬弟子不是我衡山派的人不成?”

    金行者沒想到江別鶴會這麼說,愣了下,一時沒有反駁。

    火行者則是不耐煩道:“他們自然是我衡山派的弟子,也正因為他們是我衡山派的弟子,才要為我衡山派付出!況且,有我等在,不會讓他們全都葬身在大陣中的!”

    

Snap Time:2018-04-26 21:37:13  ExecTime:0.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