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氣淩霄》全文閱讀

作者:新聞工作者  戰氣淩霄最新章節  戰氣淩霄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戰氣淩霄最新章節第4342章大仇得報(18-06-22)      第4341章窮凶極惡(18-06-22)      第4340章星宿老賊(18-06-21)     

第4203章說服


    以鳩摩智和李博通的恩怨,他是絕對不會允許李博通在自己之前進入內院當長老的。

    自然的,他也絕對不可能讓白宸安穩的從精英試練大陣中走出來!

    他必須要想辦法對付白宸!

    其實,他更想直接對付李博通,但李博通的地位、權利與他相當,對付他,現階段是不可能的,但對付白宸就要簡單容易的多了……

    “你想怎麼做?”趙姓院主問道。

    “哼!那白宸不過區區虛聖修為,他現在身在精英試練大陣當中,就猶如羊入虎口一般,想要對付他還不容易嗎?”鳩摩智冷哼著說道。

    趙姓院主聞言點了點頭道:“你要是打算那麼做的話,風險還低一些。成功最好,不成功的話,也能把責任推到動手之人的身上,把自己置身事外。”

    “嗯,我就是這麼想的。通知我達摩院的弟子全力對付白宸,但這需要師兄你的幫忙。”鳩摩智看向趙姓院主道:“師兄你是此次試練大陣的值班院主,你有權開啟大陣……”

    鳩摩智想要通知自己旗下的弟子對付白宸就需要打開傳送陣,但他雖然是達摩院的掌座,也沒有權利打開精英試練大陣,必須借助於趙姓院主。

    因為趙姓院主是此次大陣的值班院主,負責觀察陣中情況,接堅持不下去的弟子出陣。

    因此,隻有他能輕易的打開精英試練大陣,並且不被人懷疑。

    當然,這麼做,肯定是違反規矩的,一旦被查出來,趙姓院主鐵定是要被處罰的。

    “師兄大可放心,隻要師兄幫忙,無論什麼樣的懲罰,隻要師弟能承受的必然幫師兄承受,並且,師弟也會給師兄補償的。”鳩摩智承諾道。

    趙姓院主聞言說道:“我倒不是擔心懲罰,而是想告訴你,你的方法雖然好,但想要對付白宸恐怕沒那麼容易。別忘了,洪興長老可是準許李博通保護白宸了。”

    “洪興長老的確準備李博通保護白宸,但我們隻要趕在通天院的弟子之前找到白宸就好。若實在不行,就連通天院其他弟子也一並解決了。”鳩摩智發狠道。

    趙姓院主臉色瞬變道:“這麼做,是不是太冒險了?”

    “有什麼冒險的?別忘了,精英試練大陣本就是弱肉強食、強者為尊的地方,在那,實力和修為才是一切。若我達摩院輸了,我無話可說,可若他通天院的人死在我達摩院弟子手中,那也不能怪我達摩院心狠手辣。”鳩摩智眯著眼,目光中盡是殺氣。

    趙姓院主還是有些猶豫道:“話雖這麼說,但師弟你別忘了,衡山派都知道你和李博通不和,你們兩家的爭鬥,必然會引起其他人的猜測的。”

    趙姓院主說的多少還是有些隱晦,一旦通天院和達摩院的弟子打起來了,引起的就不僅僅是其他人的猜測,而是其他人的肯定了!

    鳩摩智卻是混不在意道:“就算他們知道我是以公報私又怎麼樣?難道不允許嗎?要是不允許的話,那試練大陣幹脆就不要辦了,那本來就是打鬥的地方!你說呢,師兄?”

    趙姓院主不說話了,鳩摩智的話說的很有道理。

    精英試練大陣本來就是打鬥的地方,說句不好聽的,那就是個困獸之地,進到那的弟子修士,就是困獸,等待他們的隻有兩條路,要麼,認輸退出,要麼,死鬥到底。

    認輸退出,或許還能有一條生路,但死鬥到底的話,就隻有生或者死一途了。

    在那,隻有強者和弱者,沒有外院、內院之分。

    隻要能挑選出宗門想要的精英,誰會管他們是因為什麼打起來的?

    “好吧,我可以為你打開精英大陣,但我隻能允許你傳話,不能允許你進入大陣,你明白?”猶豫一番,趙姓院主最終還是答應了鳩摩智。

    隻讓鳩摩智傳音精英試練大陣的話,還不算太圍觀,就算被發現,也不會受太重的處罰。

    鳩摩智聞言點頭道:“好,能讓我傳音就夠了。”

    “那我們現在就去吧!趁著洪興長老他們還沒有回來。”趙姓院主說了一句,兩人當即便起身離開了達摩院,往精英試練大陣的入口處走去。

    ……

    與此同時,精英試練大陣內。

    白宸聞聽到葉天浪的話後,半晌沒有說話。

    他在考慮,考慮到底該怎麼做。

    平心而論,葉天浪的話有道理,他未必能找到那兩名土著,就算找到了,憑他的修為和實力,他也未必能對付的了那兩名土著。

    至於修補陣法漏洞,他就算看懂了,知道怎麼修複,也會因為沒有材料,而束手無策。

    因此,常理上,最好的選擇就是不管不顧,直接離開,尋找適合的藏身地點,想辦法熬過去,等待著最後的決鬥。

    但就這麼離開,白宸又多少有些不甘心……

    “聽我的白師弟,你想贖罪,辦法有很多種,沒必要選擇最沒有可能。憑你的天賦,我想你就算熬不到最後,成為精英,但也能獲得院主的寬恕,你畢竟隻有虛聖修為,他會對你網開一麵的。”葉天浪看的很透徹。

    白宸進精英試練大陣是來贖罪的不假,但站在李博通的角度,白宸能走到最後,成為精英自然是最好的,而走不到最後,也不能說明什麼,他畢竟隻有區區虛聖修為。

    隻要他在此次的試練大陣中表現出他應該有的潛力,李博通應該就會饒恕他犯的過錯。

    當然,這隻是葉天浪的猜測和寬慰之言,不過,基本上也算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隻是白宸聞言卻是道:“葉師兄你誤會,我一開始的時候的確是想通過這件事來立功,減輕我的罪行,但現在並不是這麼想的……”

    “那你是怎麼想的?”葉天浪好奇的問道。

    “葉師兄你有沒有想過,陣法一旦有了漏洞,漏洞就會被漸漸的被放大?”白宸問道。

    “這是肯定的,陣法漏洞猶如撕布,隻要撕開一個口子,就能把整個步撕裂成兩半,陣法也是如此。”葉天浪想都不想便說道。

    “那就是了。”白宸說道:“精英試練大陣現在已經有了漏洞,要是不堵上的話,遲早會成為大窟窿,從而壞掉整座陣法。而據我的猜測,這個時間絕對不會太長,你別忘了,陣法之外可是有一眾虎視眈眈的土著無時不刻的不想撕裂精英試練大陣的。”

    葉天浪不說話了,他知道白宸說的是事實,但他還是不讚成白宸的做法,想了想道:“就算如此,那也輪不到你出手吧?精英試練大陣中又不是隻有你一個人!你又不是這麵修為最高的、實力最強的,何時輪得到你?況且,每次的試練都有長老和院主坐鎮,他們肯定已經發現了漏洞,在處理這件事了。”

    “葉師兄既然知道有長老和院主在坐鎮看著,難道就不想表現給這些長老和院主看嗎?說不定還能換來獎勵。”白宸笑問道。

    卻不想,葉天浪想都不想便搖頭道:“不想。”

    白宸有些愣住了,道:“為什麼?這不是好事嗎?”

    “的確是好事,但你太樂觀了,依我的對長老和院主的了解,就算你把陣法修補成功了,他們也根本不會給你多好的獎勵。因為在他們眼中,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應該的。”

    “當然,最大的情況是,就算你長老和院主把獎勵給你頒下來了,也不會到你手,半道就會被其他人給搶走了。”葉天浪淡淡說道。

    白宸有些愣住道:“什麼意思?”

    “就是簡單的貪腐克扣,別跟我說,你不知道!你在通天院的夥房打雜,這種事應該很常見才對。”葉天浪說道。

    白宸無語了。

    葉天浪若不提,他還真想不起這些事來。

    通天院的夥房有個胖頭領,是通天院的正式弟子,最低的正式弟子,沒有修煉資格的那種,在其他通天院弟子當中,他就是個跟班,但在夥房,他是真正的頭領。

    白宸他們這些人在夥房打雜,每個月通天院都會給他們一些修煉資源,當然是那種最差的,幾乎可有可無的,但對白宸這些非正式弟子來說,這些修煉資源多少也還是有幫助的。

    但可惜,這些修煉資源分配到胖頭領手上後,就不會下發了。

    因為胖頭領要利用這些修煉資源來提升地位,換取錢財。

    最典型的,誰平日和他關係好,總巴結著他,他就會把這些修煉資源分給誰。

    誰的家有錢,或者有些勢力,他就會把修煉資源賣給誰。

    至於白宸這些沒錢沒勢,又和他關係不怎麼樣的人,那連看一眼的資格都沒有。

    這就是葉天浪所說的貪腐克扣。

    在夥房的時候,因為白宸並不稀罕這些修煉資源,因此沒有把這些事放在心上,但現在想想,衡山派在這方麵的確挺嚴重的。

    那麼一個夥房的夥夫都敢明目張膽的貪腐克扣,更何況其他人?

    “所以我說,你就不要惦記這些事了,與你我無關的。”葉天浪勸道。

    白宸不說話了,他已經沒有理由去反駁葉天浪了。

    葉天浪見狀以為自己說服了白宸,便說道:“好了,白師弟,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休息片刻,去那怎麼樣?”

    葉天浪指了個反方向。

    但沒想到,白宸這時候忽然抬起頭道:“不,我還是決定去陣法漏洞那看看!”

    

Snap Time:2018-06-24 05:12:01  ExecTime:0.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