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主宰》全文閱讀

作者:天蠶土豆  大主宰最新章節  大主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主宰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邪神隕落(大結局)(18-12-04)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生靈之力(18-12-04)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最後一戰(18-12-04)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最後一戰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天地之間,靈光綻放,籠罩著整個大千世界。
  而在那蒼穹榜下,牧塵的身形仿佛都是在這一刻變得充滿了一種無法言語的威嚴,舉手投足間,引動世界偉力。
  “恭賀牧主,成就主宰!”
  靈魔大陸上,無數強者歡呼而起,聲音如雷,響徹天地。
  整個世界,之前都是因為天邪神的十目而變得絕望,但誰又能料到,局麵再度峰回路轉,他們大千世界中,竟然誕生了有史以來第一位在那蒼穹榜上留下完整真名的主宰強者!
  那種劫後餘生般的狂喜,幾乎是令得所有人為之瘋狂,嘴中呼喊著牧主之名時,眼中盡是激動與狂熱。
  在那響徹世界的歡呼聲中,蒼穹榜徐徐的消散,牧塵周身光芒也是盡數的消散,此時此刻的他,看上去宛如一個普通人一般,甚至連身體內部,都是沒有一絲一毫的靈力波動。
  牧塵落於炎帝,武祖身前,然後對著兩人抱了抱拳,道:“晚輩先行半步,還望兩位前輩莫怪。”
  炎帝,武祖聞言,則是灑然一笑,道:“值此大千世界存亡之際,首要目的,便是要阻擋那天邪神,你能挺身而出,說起來,反倒是我二人欠你一個人情。”
  牧塵搖了搖頭,道:“我是因這大千世界的危機,方才能夠借助諸多機緣,領先半步,說來應是算做取巧與捷徑,兩位前輩憑借自身積累,未曾依靠一座原始法身相助,距那完整真名,僅有半步,這一點,牧塵遠遠不及。”
  牧塵所言,倒的確屬實,原本按照他的估計,想要達到如今這一步,起碼都是需要將近百年的積累與苦修,但誰都沒料到,大千世界會出現這種變故,令得他不得不強行逼迫自己,爆發出諸多潛力,最終才能夠借助諸多機緣,率先登頂。
  如果大千世界沒有這一次的災劫,第一個登上蒼穹榜的人,必然是炎帝與武祖,而非他牧塵。
  炎帝,武祖對視一眼,溫和一笑,道:“時勢造英雄,曆來如此,我等二人曾經的脫穎而出,也曾依賴時勢,這個世間,能夠把握住時勢,趁風而起的人,並不多,你能握住,這自然是你的果斷與能力,不必過於自謙。”
  “隻是接下來,對付這天邪神的重任,就得交由你了,我二人從旁掠陣,為你相助。”
  牧塵彎身抱拳,鄭重的道:“必不負所托。”
  而後,他也不再多言,抬起頭來,眼神淩厲的看向了天邪神所在的方向,此時的天邪神,同樣是麵色變得極為的陰沉,那隻第十邪目中,閃爍著無邊的黑光。
  “真是沒想到!”
  天邪神那隻邪目,死死的盯著牧塵,道:“原本我還以為此番最大的對手會是炎帝與武祖,卻是沒想到,最終被你登了頂。”
  “我大千世界億億生靈,不甘為奴,自然會有人趁勢而起,這個人,就算不是我,也會是旁人。”牧塵淡淡的道。
  天邪神咬著牙,森然道:“你們這大千世界,還真是氣運不小,這樣都能翻身!”
  他的聲音中,充滿著惱怒與恨意,原本當他十目出現時,就已是勝券在握,可誰能想到,牧塵也是在這一刻完整了真名。
  天邪神非常的清楚,一旦在那蒼穹榜上留下完整真名,就代表著牧塵能夠運轉世界偉力,而這大千世界,就會相當於他的主場所在,有著無邊加持。
  今日之戰,必定是一場惡戰。
  天邪神麵目陰沉,深吸一口氣,眉心邪目忽然有著黑暗光芒暴射而出,最後凝聚在了他的手掌之上,隻見得一柄約莫數丈的黑色長矛,緩緩的在其掌心凝現而出。
  “十目幽魔矛!”
  那柄黑矛通體幽暗,其上竟是有著十隻詭異的邪目,緩緩的眨動著,釋放著無比的邪惡氣息,一股恐怖無比的波動,隨之散發,整個下位麵都是在顫抖。
  叮!
  天邪神手持魔矛,重重一跺,頓時虛空破碎,巨大的裂縫猶如蜘蛛網一般的蔓延開來。
  他眼神陰厲的盯著牧塵,森然道:“今日我倒是要看看,你這完整的榜上者,又能奈我何?!”
  牧塵望著天邪神手中的魔矛,雙目微凝,顯然,後者已是開始不作任何的保留,連這柄之前從未出現過的魔矛,都是取了出來。
  “武器麼...”
  牧塵微微沉吟,忽的一揮袖,天地間有著無邊靈力匯聚而來,最後熊熊燃燒,化為一片靈力火海,緊接著,他屈指一彈,一道黑光射出,落入了靈力火海中。
  那道黑光,赫然是一根巨大的黑**柱,正是在那許久以前牧塵所使用的武器,大須彌魔柱。
  隻不過後來隨著實力的增長,牧塵使用它的次數越來越少,隻不過到了如今他這種地步,已是可以親自出手鑄造一柄超越絕世聖物的武器。
  既然如此,倒是可以用這大須彌魔柱作為原材。
  熊熊!
  靈力火海燃燒,可怕的溫度迅速的將大須彌魔柱融化,化為漆黑的液體流淌在其中。
  “還缺一點輔佐之料。”牧塵望著那流淌的黑色液體,再度屈指一彈,一道劍吟聲響徹,隻見得那通體晶瑩的天帝劍也是被他投入靈力火海中。
  天帝劍本就有所殘破,其中蘊含的力量也已使用殆盡,不過其本身材料,倒是能夠用來熔鑄,為他煉製出一柄大千世界最強的武器。
  天帝劍迅速的化為晶瑩的液體,最後在牧塵的操控下,與黑色液體相融,最後迅速的成形,緊接著牧塵催動天地靈力,源源不斷的灌注而進。
  與此同時,他心念一動,那世界偉力,也是隨之降臨,落入其中。
  轟!
  不過短短數十息的時間,火海之中,忽有震天之聲響徹,然後所有人都是見到,一道暗黑光柱暴射而出,懸浮在了牧塵的身前。
  光芒散去,露出了其中之物,隻見其物,倒是與大須彌魔柱相似,不過卻是沒了那種凶煞之感,反而是變得厚重雄渾,宛如是擎天之柱,無可撼動。
  “從此以後,就叫你大須彌聖柱!”聽到牧塵此言,那大須彌聖柱頓時爆發出璀璨光芒,仿佛是在歡呼雀躍,顯露出了極強的靈性。
  牧塵手掌一動,大須彌聖柱便是迅速縮小,最後化為一根巨棍,落入牧塵的掌心,微微一震,空間震碎,遙遙的指向天邪神。
  “哼。”
  天邪神一聲冷哼,手持魔矛,一步邁出,便是出現在牧塵前方,魔矛揮動,卷起萬重魔光,每一重魔光,都足以毀滅一座大陸。
  牧塵手持大須彌聖柱,怡然不懼,正麵迎上,聖柱蘊含著世界之力,浩蕩磅。
  鐺!
  魔矛與聖柱重重的撞擊,數百萬丈的力量漣漪爆發開來,破壞力極強。
  炎帝,武祖則是在此時退後,他們兩人聯手,靈力灌注這座下位麵,形成了極強的胎膜,將下位麵籠罩覆蓋,讓得牧塵與天邪神的毀滅交鋒無法擴散至大千世界,造成毀滅。
  鐺!鐺!
  無數道視線,都是帶著駭然的望著那下位麵中的戰鬥,兩道光影糾纏在一起,魔矛與聖柱硬憾,每一次的撞擊,都是爆發出毀滅風暴。
  而即便是有著炎帝,武祖幫忙阻擋,但那隱隱間傳出來的波動,依舊是令得無數強者感到恐懼。
  吼!吼!
  毀滅天地的交鋒持續著,天邪神見到攻勢屢屢被阻,也是發出低沉的咆哮,那麵龐凸顯出猙獰之色,黑色的液體流淌在其身軀表麵,最後竟是形成了一副凶惡無比的猙獰魔甲。
  此時的他,更像是那一尊毀滅魔神。
  鐺鐺!
  短短一炷香的時間,兩人交鋒了上萬回合,簡直就是天地失色,日月無光,生靈驚懼。
  不過,最讓得大千世界無數生靈稍稍心安的是,即便是天邪神如此凶暴的攻勢,但牧塵依舊沒有顯露出頹勢,借助著世界的偉力,牧塵的力量,顯然並不遜色於十目天邪神。
  咚!
  魔矛與聖柱凶悍的對碰在一起,掀起毀滅衝擊,牧塵與天邪神身軀皆是一震,倒飛而出,腳下的空間不斷的崩塌。
  “天邪神,這大千世界是我的主場,僵持下去,對你可沒什麼好處。”牧塵手中聖柱重重跺下,眼神冷厲的望著天邪神,道。
  “該死!該死!你真該死!”
  天邪神的麵目,在此時顯得極為的猙獰,那隻邪目瘋狂的閃爍,帶著狠毒光芒,盯著牧塵,顯然他也明白這種僵持對他極為的不利。
  “既然你想早點死,那我就成全你!”
  “十目魔像,吞滅乾坤!”
  天邪神發出低吼咆哮,下一瞬間,忽有無邊無際的魔光從其體內席卷而出,最後在其後方匯聚,漸漸的化為了一尊看不見盡頭的魔神虛影。
  那頭魔神,仿佛連接著天與地,在其龐大的身軀上,十隻邪目眨動著,每一隻邪目,都是散發著令人恐懼的邪惡波動。
  望著那頭魔神虛影,炎帝與武祖眼神也是微凜,看來這天邪神是要暴走了。
  轟!
  十目魔像十目邪目看向牧塵,頓時有著一道無邊無際的魔光暴射而出,一個瞬間,便是出現在了牧塵前方。
  咚!
  牧塵手中大須彌聖柱暴漲,化為百萬丈巨大,猶如擎天巨柱,狠狠的對著那魔光砸下。
  轟隆隆!
  大須彌聖柱重重的砸在那道魔光上,不過卻是被一股恐怖的力量震開,牧塵本身,也是如遭重擊,倒飛出了數萬。
  “給我死來!”
  天邪神咆哮出聲,十目魔像邪目不斷的閃爍,一道道毀滅的魔光鋪天蓋地的暴射而出,那等架勢,顯然是不將牧塵轟成虛無不罷休。
  “不好!”
  炎帝,武祖見狀,麵色微變,這天邪神的攻勢,來得太過的凶猛了。
  而就在他們準備出手援助牧塵時,在那遙遠處,忽有古老的光影席卷開來,仿佛一輪玄光之鏡,任由那多少道魔光暴射而來,都是被玄鏡吞滅。
  如此半晌,魔光終是停歇。
  天邪神麵色陰沉的望著遠處,隻見得那,牧塵淩空而立,而在其身後,古老靈光中,竟也是有著一道光影矗立。
  那道光影,模樣與牧塵如出一轍,隻是在其腦後,有著一輪光圈,光圈呈現五色,各自散發出無比古老的波動。
  若是仔細感應的話,則是會發現,那赫然是萬古不朽身,無盡光明體,太靈聖體,夜神古體,荒神體的波動。
  “太初世界體!”
  牧塵立於虛空,低沉之聲,自其嘴中傳出。
  之前四道化身歸一,同時也是造就了一座新的至尊法身成形,這道新的至尊法身,集合了五座原始法身之長,玄奧至極,威能無窮。
  “你也吃我一招試試!”
  牧塵淩厲的看向天邪神,雙手陡然結印,隻見得身後那道光影腦後的五色光環陡然暴射而出,從天而降,直接是出現在了十目魔像的上方。
  “五祖化魔環!”
  嗡嗡!
  五色光環中,光芒綻放,隱隱間仿佛是顯露出了五座古老的原始法身,靈光凝聚,形成火炎般的靈光澆灌而下,落在那十目魔像之上。
  吼吼!
  被這古老的靈光澆灌,那十目魔像頓時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聲,龐大身軀上的魔光黯淡,猶如是在被融化。
  “魔吞!”
  察覺到周身的變化,那天邪神也不敢怠慢,一聲低吼,十目魔像猛的倒吸一口氣,無邊的魔氣在其巨嘴中匯聚,壓縮。
  “魔噴!”
  轟!
  下一刻,仿佛是一條黑暗到極致的魔海奔騰而出,重重橫掃,源源不斷的衝擊在那五色光環上,將那源源不斷降臨下來似火炎般的靈光,抵禦下來。
  大千世界中,無數道視線都是緊張無比的望著靈鏡中,誰都看得出來,此時雙方的鬥法已經白熱化,各種殺招,層出不窮。
  雙方稍有不慎,被抓住破綻,恐怕就是傾覆之危。
  “這天邪神,有些急了。”炎帝,武祖望著這一幕,則是能夠知曉,隨著時間的推移,牧塵的優勢在逐漸的明顯,畢竟這乃是大千世界,身為主場,牧塵能夠借助世界之力,源源不斷的與天邪神對峙。
  而對於這種情況,那天邪神顯然也是有所預料,所以他的麵色,越來越陰厲。
  天邪神立於十目魔像之下,他眉心第十目瘋狂的閃爍著,許久,他的臉龐上,猛的掠過猙獰之色。
  “既然你咄咄逼人,那也怪不得我了!”
  他知道,如果不打破這個僵局,他必然會落敗。
  轟!
  十目魔像裹挾著天邪神,猛的化為一道魔光衝天而起,十目閃爍,直接是撕裂了虛空,出現在了靈魔大陸之外的虛空中。
  十目魔像仰天咆哮,震耳欲聾的魔嘯聲,響徹大千世界。
  “億魔化阿鼻,魔獄降臨!”
  轟轟轟!
  就在咆哮聲落下的瞬間,隻見得那域外邪族大軍中,忽有無數道魔影發出慘叫之聲,然後就是憑空爆炸開來,化為血霧衝天而起。
  十目魔像巨嘴一吞,便是將那滔滔血霧吞沒,然後巨手結印,龐大的身軀也是爆炸開來,緊接著,滾滾魔流鋪天蓋地的傾瀉開來。
  這些魔流,直接是洞穿了虛空,化為億萬股,出現在了大千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這一刻,大千世界各方大陸上,無數道駭然的視線見到,在那虛空之外,蘊含著毀滅的魔流破空而來,猶如滔天巨浪,要將大陸覆滅。
  靈魔大陸上,無數強者駭然失色。
  “哈哈,既然你想要保護這大千世界,那我就將它全給毀了!”億萬道魔流破碎空間,流向大千世界,而那天邪神陰厲惡毒的聲音,也是響徹而起。
  牧塵,炎帝,武祖三人的身影也是緊隨著出現在靈魔大陸上空,他們望著那無邊無際的魔流,也是麵色忍不住的一變。
  “這個家夥,真是瘋了,他自爆了十目魔像,對他自身也是重創!”炎帝麵色凝重的道。
  “必須阻攔下來,不然的話,大千世界損失會極為的慘重。”武祖沉聲道。
  “但這阿鼻魔流,分化億萬,湧向大千世界,想要阻攔,極為不易。”炎帝眉頭緊皺。
  此時的大千世界,各方大陸都是一片混亂,無數生靈都是瑟瑟發抖的望著那從天而降的魔流,一旦那魔流流淌下來,恐怕整個世界都會化為地獄。
  牧塵眼中靈光閃爍,眼中倒映著大千世界那一座座混亂的大陸,他聲音低沉的道:“那股魔流,能夠吞滅生機,並且在吞滅中不斷的壯大,天邪神隱匿在其中,吞噬無數生靈精血,試圖壯大。”
  炎帝,武祖瞳孔微縮,道:“那就更不能讓他得逞了,你可有辦法阻攔?”
  牧塵自虛空盤坐下來,他衝著炎帝,武祖微微點頭,輕聲道:“兩位前輩請放心,若是讓得此獠得逞,那晚輩也虧對大千世界賦予我的機緣了...“
  “他想要分化億萬,吞滅大千世界生靈,既是如此,那我就讓他見識一下,當那億億生靈匯聚而起時,同樣有著非凡之力。”
  ...
  (明天大主宰就會大結局了。
  唔,之前說的抽獎活動,也會在明天晚上搞大結局直播活動的時候抽取,一共十位,每一位獎金一千RMB外加一套大主宰簽名書,大家記得在我的公眾威信上麵回複各自的手機號碼,到時候會用這個來聯係。
  PS:想要試試運氣的童鞋,可以打開威信,搜索天蠶土豆,然後回複你的電話號碼。)
  ...
  

Snap Time:2018-12-17 23:44:24  ExecTime: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