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主宰》全文閱讀

作者:天蠶土豆  大主宰最新章節  大主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主宰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邪神隕落(大結局)(18-10-18)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生靈之力(18-10-18)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最後一戰(18-10-18)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十目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三尺火影,一團乾坤星空,一顆宛如龍目之珠,三者呈品字形飄掠而出,直指天邪神。
  它們的速度並不快,但隻要當它們在凝聚而成時,便已是注定會落在敵人的身上,仿佛是宿命一般。
  它們所過之處,並沒有引起任何的動蕩,也沒有任何驚天動地的聲勢,可就是如此的平靜的一幕,反而是令得天邪神的麵色第一次出現了劇變,他的雙目之中,浮現出了深深的忌憚。
  顯然,他並沒有料到,牧塵,炎帝,武祖三人的聯手,竟然能夠達到這一步。
  牧塵在施展出那一道攻勢後,麵色微顯蒼白,不過很快就漸漸的恢複過來,擁有著太靈聖體的他,能夠源源不斷的恢複靈力,幾乎用之不竭,所以即便是施展出這種級別的攻勢,都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恢複過來。
  他望著被三道攻勢鎖定的天邪神,微微沉吟,忽然腳掌一跺,隻見得這虛無空間中,忽有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浮現出來。
  空間裂縫之中,隱隱現出了一方世界,那顯然是一座沒有生靈出現的破敗下位麵。
  空間裂縫猶如巨嘴,將牧塵,炎帝,武祖以及那天邪神所在的區域,都是籠罩而進。
  因為牧塵知道接下來他們的攻勢具備著何等的毀滅力,一旦擴散出來,不僅靈魔大陸,甚至周圍十數座大陸都會灰飛煙滅。
  而麵對著這座下位麵的籠罩,那天邪神隻是瞥了一眼,並沒有理會,因為他域外邪族大軍也是在此,能夠避免他們被波及,進入下位麵戰鬥是最好的事情。
  虛空之中,牧塵,炎帝,武祖以及天邪神都是落入了那一座下位麵中,隻不過所有的視線,都是能夠透過那空間裂縫,望見其中的景象。
  所有的視線,都是死死的望著天邪神所在的方向,因為在那,三道匯聚了牧塵三人全部力量的攻勢,已是悄然而至。
  天邪神麵色緊繃,他望著那飄然而來的三尺火影,乾坤星空以及古老之珠,雙手在此時緩緩的合攏。
  他的身後,滾滾魔流流淌,最後匯聚在他的腳下,形成了一座黑色的魔蓮。
  此時的天邪神,麵無表情,周身魔光流動,竟是宛如一尊魔佛,隱隱間,有著一種詭異的梵唱之音,悄然的響起。
  天邪神身體上,那九隻邪目在此時漸漸的閉攏,隻見得九道黑光從皮膚表麵蔓延,最後匯聚在了天邪神舌尖之上。
  他的舌頭,仿佛都是在此時變得漆黑如墨,流淌著無邊黑暗,詭異至極。
  三道攻勢,已至前方。
  三尺火影以掌做刀,率先斬下,那一斬,仿佛一縷火焰劈斬開了整個世界,這座下位麵溫度暴漲,甚至連大地都是開始融化。
  天邪神眼瞳中倒映著那道三尺火影,旋即似是有著低沉詭邪的聲音,從其嘴中傳出:“九目,滅界咒。”
  他猛的抬頭,嘴巴怒張:“哞!”
  仿佛是魔佛梵唱,有咒言成形,一個約莫丈許左右的魔言從天邪神的嘴中跳了出來,那個魔言,蘊含著無邊的邪惡與破壞,猶如是猙獰惡魔,一旦釋放出來,就會吞滅世間。
  咚!
  魔言升起,與那三尺火影碰撞在一起,那一瞬,沒有巨聲傳來,因為一切的聲波,都是在那種力量衝擊下,化為虛無。
  所有人都隻能夠看見,那座下位麵,在迅速的崩潰。
  一團乾坤星空砸來,玄奧無比,若是被砸中,即便是以天邪神之強,都得身受重創,於是,他再度張嘴,口吐魔咒。
  “哞!”
  魔言跳起,與乾坤星空相撞。
  兩道魔言,便是將火影與乾坤星空當下,緊接著,天邪神看向那呼嘯而來的原始之珠,卻是率先出口:“哞!”
  魔言衝出,與那原始之珠撞擊而去。
  嗡!
  察覺到魔言的襲來,那原始之珠微微一晃,竟是釋放出一片光明,光明與魔言相撞,將其抵禦,與此同時,原始之珠中又是一抹古老之光掠出,直指天邪神。
  這一顆太初丸中,蘊含著三座原始法身的力量,無盡光明體之力用來防禦,難以摧毀,萬古不朽身之力展開攻擊,最後再以太靈聖體之力為後盾,源源不斷,永不枯竭。
  所以,當那天邪神瞧得那一抹古老光束時,眼神也是微凜,不得不再度開口,口吐一道魔言,與那古老之光,再度相撞。
  嗡嗡!
  下位麵之中,雙方最強的力量交鋒在一起,雖無巨聲,但誰都能夠感覺到那種毀滅的波動,因為這座遼闊無盡的下位麵,在那餘波中,不斷的破碎。
  哞!哞!
  足足九個魔言,猶如極惡之魔,盤旋而出,不斷的的與那三尺火影,一團乾坤星空,一顆原始古珠重重的轟擊,碰撞。
  巨大的漣漪,則是不斷的擴散,最後直接是碾碎空間,形成了空間風暴,將整個下位麵都是籠罩而進。
  在那靈魔大陸以及大千世界中,所有的視線,都是緊緊的望著那下位麵中,雖然他們的視線已被空間風暴幹擾,無法看清情勢,但依舊不敢轉移開來。
  因為他們都明白,那的絲毫勝負,都將會影響他們的命運。
  那下位麵中的風暴,不知道持續了多久,終於是開始有所消退,最後漸漸的盡數散去,而那無數道目光,也是投射而來。
  風暴退散,下位麵迅速的變得清晰。
  而當眾人看清楚那下位麵此時的情勢後,也是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冷氣,隻見得那之前下位麵中存在的諸多大陸,早已在此時化為了無盡塵埃。
  整個下位麵中,空空蕩蕩,一片虛無。
  唯有在那虛空中,六道身影,遙遙對峙。
  顯然,這座下位麵,已經在先前雙方的交手中,徹底的被毀滅了。
  眾人震撼於雙方間的破壞力,但緊接著立即投向天邪神所在的地方,隻見得在那虛空中,天邪神淩空而立,腳踩魔蓮,在其周身,九道魔咒緩緩的盤旋。
  而在天邪神的前方,三尺火影漸漸的黯淡,最後燃燒殆盡,一團乾坤星空,也是隨之破碎,那一顆原始古珠,更是碎裂開來...
  大千世界無數生靈望著這一幕,一股寒意頓時湧上心頭,難道連牧尊,炎帝,武祖三人的最強攻擊,也都被天邪神給破了嗎?
  若是如此的話,還有什麼手段,能夠對天邪神造成威脅。
  而反觀域外邪族那邊,諸多強者的臉龐上,則已是有著大喜之色湧現出來。
  哢嚓!
  不過,就在有人歡喜有人愁的時候,仿佛是有著一道細微的聲音,從那下位麵中的傳出,再然後,無數道視線便是駭然的見到,盤旋在天邪神周身的九道魔言,竟是有著裂紋浮現,最後直接是砰然碎裂開來...
  天邪神的身軀,也是在此時猛的一顫,腳下的魔蓮憑空燃燒,他的唇角處,甚至是有著一絲黑色的血跡,浮現出來。
  整個世界,仿佛都是在這一刻寂靜無聲。
  域外邪族那些強者臉龐上的大喜,在此時凝固,進而化為濃濃的駭然,他們怎麼都沒想到,在他們心中近乎無敵猶如魔神一般的天邪神,竟然會在此時出現傷勢...
  而大千世界這邊,無數生靈同樣一片寂靜,他們麵麵相覷,也是有些無法相信,這天邪神竟然會受創。
  虛無的下位麵中,天邪神麵色陰沉,他伸出手掌緩緩的抹去嘴角的血跡,語氣漠然,沒有絲毫情感波動的道:“真的是沒料到,我竟然會傷在你們的手中。”
  先前他也已是催動了最強的攻勢,但終歸還是低估了三人此次的攻勢之猛烈,所以最後雖然抵擋了下來,但本體還是受到了一些波及。
  雖說這種傷勢對他而言不值一提,可這無疑是表明著,牧塵,炎帝,武祖三人,是真的能夠傷到他。
  無敵的姿態,在此時被打破。
  牧塵,炎帝,武祖三人對視一眼,不過神色中倒並沒有太多的喜色,因為他們也都是驕傲之人,自然不會因為讓得天邪神受了一點小傷就誌得意滿。
  “以有心算無心,我等三人聯手,才讓得閣下受了這點小傷...”炎帝淡笑一聲,道:“天邪神,果然名不虛傳。”
  武祖也是看向天邪神,雖然立場不同,但對於這種強大的對手,他依舊是給予了一分尊重,旋即開口平靜的道:“不過如今看來,天邪神想要滅我大千世界,卻是需要大費周章了。”
  先前的交鋒,已是表明他們有了抗衡天邪神的力量,雖然無法取勝,但同樣的,天邪神也是無法以強大的優勢勝過他們。
  而域外邪族想要稱霸大千世界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為天邪神的存在,如今天邪神被他們牽製,光憑域外邪族其他的力量,斷然是做不到摧枯拉朽的摧毀大千世界。
  所以雙方隻會進入如同以往那般持久作戰,互相消耗。
  牧塵眼中靈光流轉,他語氣平淡的道:“隻不過,這持久下去,你的優勢,則會越來越弱。”
  的確,如果陷入了持久作戰,大千世界固然也會付出慘烈的代價,但至少能夠為他們贏來時間,隻要再過個數十年,炎帝,武祖都有可能在那蒼穹榜上,留下完整的真名。
  而到了那個時候,莫說是三人聯手,就算是獨自一人,恐怕都是能夠勝過這天邪神...
  所以,眼下的局麵,不知不覺間,竟是讓得天邪神陷入了一種尷尬的境地。
  強行出手,卻是被牧塵,炎帝,武祖阻攔,可若是無法打破僵局,持久下去,正好給了炎帝,武祖他們可趁之機。
  天邪神麵色無喜無悲,看不出絲毫的情緒,但其眼神,似乎變得極為的幽深起來。
  “天邪神,退出大千世界吧,從哪來的,就回哪去,這大千世界,不容你染指。”牧塵聲音低沉的道。
  天邪神眼中幽光閃爍,片刻後,他似是古怪的笑了笑,抬頭望向牧塵三人,道:“真的是沒想到,在這一個小小大千世界中,我天邪神竟會被逼得如此之狼狽...”
  他搖了搖頭,輕聲道:“隻是,你們就真的以為,我就沒辦法翻盤了嗎?”
  牧塵,炎帝,武祖三人瞳孔微微一縮。
  天邪神盯著三人,緩緩的道:“先前我所說,依舊有效,隻要你們肯投靠於我,我可保你們親友平安,這是我最後一次招攬,希望你們能夠把握住機會。”
  炎帝麵色漸漸的凝重,眼神淩厲的道:“何必妄言,無非以命相賠罷了,還有何手段,盡管施來。”
  牧塵與武祖身軀也是緊繃起來,周身靈力升騰,戒備的望著天邪神,以後者的實力,既然會如此說,必然是還有留手。
  隻是,他們實在不知,現在的天邪神已是巔峰的九目狀態,他還能夠有什麼留手?
  天邪神揉了揉眼目,然後眼目微垂,道:“這般手段,代價太高,原本我不願,但如今看來,已是不得不如此。”
  說著,他又是輕笑一聲,道:“不過也罷了,隻要能夠占據這大千世界,再大的代價,都是能夠取回。”
  他伸出手指,放入嘴中,猛的咬破。
  黑色的血液,從他的指尖流淌出來,然後他伸出手指,抹在了雙目,然後眉心三目,緊接著一路而下,形成血線,劃過了掌心兩目,心髒之目,最後落在了肚臍邪目之上。
  至此,九隻邪目被黑色的血線連接,形成了一幅詭異的畫麵。
  做完這些,天邪神雙手合攏,結成古怪的印法,他的嘴角,更是在此時,緩緩的掀起一抹瘋狂而猙獰的笑容。
  “希望你們接下來,不會被嚇到...”
  “魔祭,九目!”
  熊熊!
  就在這一刻,天邪神九隻邪目上,竟是燃燒起熊熊的魔炎,魔炎炙烤著邪目,發出刺耳的聲音,而淒厲而痛苦的尖嘯聲,也是在此時自天邪神的嘴中傳出。
  “哈哈哈哈,給我獻祭吧!”
  九隻邪目迅速的燃燒,最後被焚燒成虛無,猶如未曾存在。
  此時此刻,天邪神失去了所有的眼目,甚至連臉龐上的雙目所在,都是一片虛無,看上去詭異得令人心生驚悚寒意。
  不過就在九隻邪目化為虛無時,隻見得九道黑線,從天邪神的皮膚中穿梭而過,最後匯聚向天邪神的眉心處。
  那的血肉,開始被撕裂開來。
  最後,牧塵,炎帝,武祖三人便是麵色劇變的見到,在那天邪神眉心處,似乎是有著一顆邪惡到光是看上一眼,就能夠將人化為魔的邪目,緩緩的冒出來。
  就在此時,天邪神那陰冷得讓世界都顫抖的聲音,低低的響起。
  “這就是我最後的手段...”
  “祭九目!”
  “化十目!”
  ...
  ..
  

Snap Time:2018-10-18 04:22:56  ExecTime:0.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