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官人》全文閱讀

作者:三戒大師  大官人最新章節  大官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官人最新章節新書《長樂歌》已經發布(18-11-08)      新書《長樂歌》已發布大家趕緊去啊(18-11-08)      外三篇盛世白蓮(18-11-08)     

新書《長樂歌》已經發布


  
  富陽碼頭上早已紮起了彩棚,清空閑雜人等,地上鋪好紅毯,一眾民壯穿著簇新的號服,手持紅纓長槍,昂首立在紅毯兩側。他們身後,是臨時拚湊起來的樂隊,身前則是富陽縣一眾官吏。
  “都記住自己該幹啥,千萬不可亂了章法!”事到臨頭了,蔣縣丞還不放心的叮囑一眾屬下。
  “明白了。”眾官吏哄然回答。
  官船一停穩,還沒開始下錨,蔣縣丞就趕緊率眾跪下。那廂間,王賢朝樂隊一揮手……這支由本縣各寺觀、青樓的樂人混編起來的鑼鼓班子,就一齊敲打吹彈起來。鑼鼓爆仗聲中.更有十八支大嗩嗚嗚丫丫奮力吹響,竟奏出了恭迎天使的。
  這讓船上的欽差不禁淡淡笑起來:“想不到富陽縣的禮節還很周到。”
  “可惜走音了。”他身後一個英俊的青年道士卻眉頭輕蹙道。
  “要求不要太高。”欽差大人笑道:“我走過這麼多州縣,這已經是極好的了。”
  “胡大叔的要求可真不高。”青年邊上,是個俊俏到不像話的後生,聞言嬉笑道。
  “沒規矩!”卻引來青年的罵道。
  “無妨。”欽差大人笑道:“是我讓這麼叫的。”
  這讓那小後生開心極了,朝青年擠眉弄眼。
  “那也不能不分場合!”青年頗為尷尬道。
  “好了好了,你回頭再訓,我們要下船了。”欽差大人笑著踏上船板,青年趕忙住口跟下去。那小後生也繃住臉,尾隨青年下了船。
  “富陽縣丞蔣三理,恭迎欽差大人。”蔣縣丞率眾大禮參拜,恭迎欽差下船。
  那欽差緩緩踱步下船,雖然船板又窄又晃,但他如履平地,長長的袍袖一絲不動,穩穩走到碼頭上,見隻有兩名穿官服的迎接,他淡淡道:“請起。”
  “謝欽差大人,”蔣縣丞爬起來,先為魏知縣解釋道:“適逢浙江饑荒,我家知縣大人被省委任為糧米委員,到湖廣籌糧去了,這段時間由下官署理縣務。”
  “嗯。”這位叫胡瀠的欽差大人,長得十分普通,屬於那種扔到人堆認不出來的,但身為天使,自有一股威嚴在。他點下頭道:“救災要緊,本官此來代皇上頒布禦製諸書,敕封各道觀寺廟,也是皇上為受災百姓祈福,縣一切從簡,切不可擾民。”
  “皇上慈悲,欽差大人仁厚,富陽父老必將感恩戴德!”蔣縣丞馬屁拍得山響,卻不敢把胡瀠的話當真,萬一人家隻是客氣一下咋辦?
  不過胡欽差說得似乎是實話,他拒絕了蔣縣丞請到縣衙居住的安排,選擇與一眾從人在驛館下榻。
  侍奉著欽差大人並隨行屬官上了轎,蔣縣丞吩咐王賢招呼好其餘的吏員和侍衛,便也上了自己的轎子。
  “請諸位大人上車。”王賢陪著笑,請胡欽差的一眾隨員上馬車。他幾乎將富陽大戶所有的馬車都弄來,如今他說話分外好使,他說要追狗,大戶們絕不攆雞,他說要借車使使,大戶們一句廢話不多說,趕緊將家的馬車收拾幹淨了,送到官府來待用。
  那些胥吏差役之流的上了車,但一眾護衛並不領情,王賢再三邀請,卻熱臉貼了冷屁股。他們冷淡地說道,我們坐在車上,誰來護衛欽差大人?
  王賢隻好也隻好由著他們,目送一眾護衛拱衛著轎子緩緩而去,這時帥輝湊過來,小聲道:“大人,你看那個侍衛,是不是挺眼熟?”
  王賢忙著照看全局,哪有心思注意單個人,順著帥輝的目光,他看向走在左邊第三位的那個侍衛,因為隻能看到背影,他也沒看出像誰來。
  “我怎麼覺著他像何常……”帥輝又道。
  “何員外?”王賢目光一凜,讓他這麼一說,這背影倒真是相仿,卻又覺著荒謬……姓何的去歲已經被秋決了,怎麼可能又冒出來。
  “也許是我看錯了。”帥輝小聲道:“但那兩隻牛眼實在太像了,而且他看向你的眼神,也惡狠狠的。”
  “哦?”王賢相信帥輝的話,這個昔日的夥伴雖然本事不濟,但眼尖心靈,是不會無地放矢的。
  “要不要試探他一下?”帥輝問道。
  “……”王賢想了下,搖頭道:“不,這幫侍衛很可能是錦衣衛,不到萬不得已,不能招惹他們。”頓一下又吩咐道:“讓小的們都擦亮招子,把他給我盯緊了。”
  “是。”帥輝點點頭,趕緊去布置了。
  王賢目光微凜,在碼頭立了片刻,看到胡捕頭經過,他招呼一聲,示意對方上了自己的馬車,兩人輕聲嘀咕起來。
  。
  富陽縣的會江驛地處要津,屋舍眾多,要不還真容不下欽差一行人。
  饒是如此,富陽縣上下也是竭盡全力,才能保證欽差一行的食宿。待安頓下來,胡欽差便命蔣縣丞不必隨時伺候,切莫耽誤了公務。
  “欽差大人有命,下官唯有遵從。”蔣縣丞應一聲,將王賢推出來道:“這位是本縣戶房司吏,署理典史事務的王賢王仲德,欽差大人這段時間在富陽,便由他全程陪同。”
  王賢忙深深施禮道:“欽差大人有什麼事,隻管吩咐小人。”
  胡欽差深深看了王賢一眼,點點頭道:“這段時間有勞了。”
  王賢心說這位欽差待人接物挺客氣,應該不算難伺候。
  蔣縣丞離去後,胡欽差便讓王賢,將本縣的僧會、道會請來。王賢趕忙命人去傳,盞茶功夫,青藤道長和閑溪和尚便來了。
  一僧一道見過欽差後,胡瀠客氣請兩人坐下,端詳一番,笑道:“二位氣度著實不凡,想不到這小小一縣,竟也藏有真人大德。”
  “阿彌陀佛,大人謬讚。”閑溪和尚合十道:“不知大人召我二人前來,有何吩咐?”
  青藤道長也緩緩點頭。
  見兩人一副公事公辦的表情,胡欽差並不意外,便對兩人講起了頒布禦製諸書,敕封各道觀寺廟之事,請他們將寺觀的僧道名錄呈上。
  兩人已然帶在身上,便由那青年道士轉交給胡欽差。
  胡瀠接過來翻看幾頁,微微皺眉道:“難道本縣隻有一寺一觀,各二十僧道?”
  “洪武二十四年,太祖皇帝命各州縣隻許保留大寺觀一所,僧道集中居住,限各縣僧道各二十人。”青藤子緩緩答道。
  “但據本官了解,”胡瀠眉頭緊鎖道:“各縣原有寺廟道觀並未廢棄,有大量沒有度牒的僧道存在。”
  “在山野寺觀中或許有之。”青藤子道:“至少縣城沒有。”
  “,青藤道長不必多心,本官不是來興師問罪的,”胡瀠笑笑道:“恰恰相反,當今聖上仁德廣厚,特命本官考察天下寺觀,隻要沒有太大的問題,都會給予敕封的。”頓一下道:“至於其中的僧道,經本官當麵考試合格,也會頒發度牒的。”
  “善哉善哉。”聽了胡欽差這話,兩人都有些動容。
  “所以請二位,給本官一份詳細的本縣寺觀清單,”胡瀠一字一頓道:“不要再敷衍我。”
  “是。”兩人麵有慚色,告辭下去。
  胡瀠凝目望著他倆的背影,很久才收回目光,低聲問道:“你怎麼看?”
  “應該沒問題吧,”青年道士低聲道:“如果有問題,他們應該不敢來吧。”
  “那不見得,”胡瀠緩緩搖頭道:“要是本官一到,他們就望風而逃,豈不不打自招?”
  “他們哪不妥?”青年道士反問道。
  “這兩人太淡泊了,雖說出家人淡泊名利,但淡泊到他倆這樣,實在是少見。”胡瀠道:“這是多大的恩典啊,他倆卻隻說了個善哉善哉,哪像是外縣那些僧會道會?”
  “也許真是高僧大德也說不定。”青年道士道。
  “……總之盯住他倆。”胡瀠笑笑,壓低聲音道:“但不要打草驚蛇,我敢斷定,那人絕對不會在富陽,這倆人就算是他的手下,也肯定是最外圍,動了他倆,就會把那人驚出浙江!”頓一下道:“到時候就難找了!”
  “大人為何斷定,那人就在浙江?”青年道士不解道。
  “明教的狗鼻子最靈,既然他們最近一直在這一片尋找,那人應該就在浙南。”胡瀠輕聲道:“我們反其道而行之,故意往西去,然後繞到江西,要讓那人以為,我們已經放過浙江,把重點放在江西福建,這樣他才不會繼續南逃……萬一把他逼到海上去,就太糟糕了!”
  “然後我們再暗中查訪,確定他的最終位置?”青年道士終於明白了。
  “不錯!”胡瀠點點頭,不無感慨道:“想在大明朝找那個人,看似不難,實在難比登天。有太多人不想讓我們找到他了……”
  青年黯然道:“是啊,他畢竟是……”話說了一半,便沒了下文。
  “所以得找一個,和過去沒有瓜葛,也不太講禮義廉恥的厲害角色,來替我們辦這件事。”胡瀠緩緩頷首道:“我這次來富陽,其實多半是為了他……”
  。
  

Snap Time:2018-12-19 00:47:36  ExecTime:0.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