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子風流》全文閱讀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士子風流最新章節  士子風流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士子風流最新章節第二百三十四章愛卿所言甚是十(13-09-07)      第二百二十一章恭喜發財十(13-09-07)      第二百二十章王八國戚十(13-09-07)     

第二百三十四章愛卿所言甚是十


  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如意坊拋出的諸多東西一時讓人難以消化,這一項項的舉措,商賈們還需再仔細琢磨琢磨,尤其是最後一條,那什麼小旗、百戶或許對於其他人來說,花費如此巨大的代價隻弄一個虛銜,既不是官,又無朝廷認證,怕隻有傻子才會興匆匆的去做。
  可商賈就是商賈,商賈有錢,而且收益巨大,越是這等財富巨萬的人,就越希望得到安全感和社會地位。
  不少商賈都愣愣地盯著那積分的規則,一個個默不作聲,心在盤算,盤算以自己的財力用什麼合適的方式積攢積分才能在商會中提升自己的等級。
  大商賈有大商賈的盤算,小商賈也有小商賈的盤算,對大商賈來說,與其操心勞力,還不如直接砸銀子方便,隻是直接砸銀子未免又有些高昂,使人一時下定不了決心。
  可對於小商賈,若是能節省銀子,那自然是好,問題是怎麼個節省法。
  嘉靖看著一個個緊皺著眉的商賈,就知道這所謂的積分製恰到好處地擊中了他們的心坎,正好處在他們的心理價位上,說多了,似乎手的財力勉強還可以支持,說少了,卻又是一筆極大開銷,讓他們放棄又舍不得,不放又是肉痛,。
  他不由暗暗搖頭,嘴角微微上揚,露出會心笑容,隨即悄悄地退出大廳,朝一直隨侍左右的黃錦使了個眼色,道:“去叫徐謙吧。”
  黃錦點點頭,飛地去了。
  片刻功夫,黃錦滿是為難地過來回報道:“陛下。徐謙在兩宮太後娘娘那邊,娘娘們不肯放人。”
  嘉靖不由搖頭苦笑。道:“罷,請不動了。朕隻好親自去。你領路吧。”
  隨著黃錦上了二樓,緊接著黃錦在一處小廳外頭停下,朝嘉靖使了個眼色,嘉靖會意,抬步進去,發現頭的人還真不少。
  兩宮太後一身便服,盤腿坐在小塌上,至於三位國舅,卻都笑吟吟地站著。徐謙居然有坐著的資格,手抱著一副茶盞,側坐在榻邊的椅子上,嘉靖進來的時候,國舅們紛紛行禮,徐謙也連忙站起來道:“陛下萬金之軀……”
  嘉靖搖搖手,隨意找了個靠近小塌的位置坐下,笑吟吟地道:“你們在說什麼這麼高興?”
  張太後表情端莊,眼中卻是掠過絲絲喜意。王太後的笑容卻是掛在臉上,對徐謙溫和地道:“你繼續說,陛下也一道聽聽。”
  徐謙這時候不好再坐了,侃侃而談道:“這如意坊無非是急商賈之所急。給他們提供便利,他們便利了,咱們就能掙銀子。這世上什麼人的銀子最好賺?尋常百姓手沒錢,你就算給他提供便利。他也消費不起。官人士紳們眼睛隻盯著土地,而且也不會大張旗鼓的花錢。便是費盡了口舌,所掙得也是有限。唯有這些商賈不但手頭銀子多,而且敢明目張膽的花錢。”
  王太後笑吟吟地道:“這個法兒好,哀家在安陸的時候也知道一些世情,說起來,當年咱們那個王府,據說還沒安陸某家大商賈奢華呢,商賈有銀子,不掙他們的掙誰的?”
  張太後本想說幾句這麼做未免有些與禮教不合,可是看王太後興致勃勃的,便將這句話咽進了肚子。
  徐謙隨即又道:“買賣歸買賣,商賈們做買賣,隻為了生利,可是學生是讀書人,聖人門下講的是君臣父子,而三位國舅又是皇親國戚,咱們這種人暗地做買賣,卻不能和尋常商賈一樣眼中隻盯著利錢,所以學生才弄出商會來,引導商賈們為宮效勞,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咱們是王臣,腳下也是王土,豈可隻顧著自己,而罔顧了宮?”
  王太後眉開眼笑地道:“正是這個道理,做買賣不忘陛下和哀家,這才是讀書人皇親國戚的樣子,難得你有這樣的心思,陛下,你怎麼說?”
  嘉靖苦笑,隨即板起臉來,道:“母後,這徐謙很是可惡,朕來是要尋他算賬的。”
  王太後詫異道:“這又是何故?”
  嘉靖冷冷一笑道:“他命人冒充官差,眾目睽睽下汙蔑順天府府尹和內閣大臣。”
  嘉靖身為天子,若是連方才那一出把戲都看不出來,那就真的是混賬了,他自然相信他的大臣手腳不幹淨,無論是內閣大臣又或者是順天府尹,施政能力暫且不說,私德方麵也不說,可是撈錢絕對都是一把好手。
  可問題就在於,這些大臣絕不是傻子,身為內閣大臣又或者是順天府府尹,會不清楚這如意坊的來路?既然知道,以他們宦海數十年的經驗,怎麼可能會蠢到直接派個差役來勒索?要收拾如意坊,或者是要從如意坊頭榨出油水來,他們有的是辦法,但是絕不會使出這樣下三濫的手段。
  徐謙故意安排這一幕好戲,一方麵是要借此宣傳,以提升如意坊的身價,讓商賈們產生信賴。另一方麵卻是一個陽謀,用這種辦法給人潑了髒水,卻同時也是打了一副預防針,其他書友正在看:。
  想想看,今日大家都看見,有自稱內閣大臣和順天府尹做背景的人跑來公然勒索財物,卻被這兒的主人們凜然回絕,下次若是有什麼官麵上的人物盯上了如意坊,想要使什麼手段,別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人會怎麼看?多半大家會以為,是你們這些人敲詐勒索不成,竟還喪心病狂,借機打擊報複。
  這就是為什麼士林清議無論如何抨擊內閣,內閣也大多當作沒有聽見,無論人家怎麼冤枉你,說你生兒子沒屁眼,宰輔們一個個表現得很是超然,反而是罵人的人若是遭了官司或是什麼,內閣少不得還要過問一下。為何?無非就是怕別人說所謂的官司其實是你暗中指使報複罷了。
  徐謙的心思可謂是陰險到了極點,不但給人潑了髒水,卻還得讓人哭笑不得,還給如意坊上了一道保險,畢竟人家手頭還有個明報,真要不可開交的時候,天知道明報會不會全力開動,罵得你欲哭無淚。
  別人看不穿徐謙的心思,嘉靖卻看出來了,若換做是其他人,嘉靖或許不會往深去想,隻是他一向知道徐謙這廝做事總帶有目的,往深一琢磨,也漸漸揭開了這一場‘陰謀詭計’。
  三位國舅見那一幕好戲被嘉靖拆穿,嚇了一跳,連忙道:“陛下息怒。”
  嘉靖冷著臉,冷哼一聲,道:“息怒,哼,你們做的好事。”
  徐謙的臉色表情平靜,據理力爭道:“陛下,此言差矣……”
  此言差矣這種話也虧得他敢說。
  但是他顯然沒有半點心虛和心懼,繼續道:“這如意坊是為宮中效力,雖然也做買賣,可買賣是虛,報效君恩是實,至於順天府尹與內閣的大人也是為陛下效力,既然同是為陛下分憂,那麼若是毀譽他們一下,能夠使得這如意坊取信商賈,為君分憂。想來諸位大人們久讀聖人書,通曉事理,定然不以為忤,反而與有榮焉。”
  歪理!絕對是歪理。
  聽了這個歪理,嘉靖的眼珠子都就要掉下來。
  這意思就是說,如意坊給袞袞諸公們潑了髒水,諸公們本著人人為君、君管你們去死的原則,居然還得彈冠相慶,你不流幾滴激動的眼淚,你都不好意思出門,不好意思對人說,你是在報效國家。
  俗語說得好,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堂堂浙江解元不要臉起來,一張口就讓人淚流滿麵,哭笑不得,而且人家居然還振振有詞,乍聽之下,還真覺得有幾分有理,至少在王太後和嘉靖聽來,竟覺得很是動聽。
  因為按照程朱聖人的理論來說,臣子確實是要為君王赴湯蹈火的,所謂君臣父子,君對於臣來說,就等於父對於子,皇帝是你爹,現在如意坊能給你爹掙錢,得來好處,你這做兒子的,潑你點髒水,你好意思反對嗎?
  聖人最看重的就是孝順,其中有許多典故文章都有不少極端的例子,比如做爹的混賬,要害自己的兒子,兒子非但不以為忤,還百般孝順,甚至是做爹的要害死兒子,做爹的生了病,兒子還要割下肉來盡孝道。
  人家肉都肯割,你這算什麼?
  嘉靖瞪著眼,他自然巴不得臣子們能像理論上那樣,把自己當爹一樣供著,可問題就在於,大明朝的臣子不太把皇帝當爹,隻是徐謙這番話聽在耳有章可循,也不能說他錯了,因為別人可以反駁,偏偏皇帝萬萬不能反駁,因為這個歪理本就是天子統治萬民的基礎,君是父,臣是子,若是反駁這個道理,那豈不是要天下大亂?
  “陛下,你覺得學生說的有道理嗎?”。徐謙笑地看著嘉靖,慢悠悠地問。
  嘉靖憋了一口氣,發不出來,良久,他長吐一口濁氣,臉上閃露出溫和的笑容,他的回答沒有出乎徐謙的預料:“愛卿所言甚是。”(未完待續)
  

Snap Time:2020-10-25 15:26:38  ExecTime:0.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