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至尊》全文閱讀

作者:我拿青春賭明天  武神至尊最新章節  武神至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神至尊最新章節第二百二十六章山穀少女(7)(13-06-05)      第二百二十五章山穀少女(6)(13-06-04)      第二百二十四章山穀少女(5)(13-06-04)     

第二百二十六章山穀少女(7)


  林憶靜靜地站在屋外,嘴角笑意彌漫,兩百年的痛楚生涯結束了,永遠地終結!留給這個山穀的是永遠都美麗的春天,他們心中的花兒已經開放,這花兒比左邊山上的花兒還要鮮豔得多!
  “我們真的不知道怎麼感謝你!”
  身後傳來激動的聲音,林憶搖搖頭,道:“不必!因為我是艾麥兒的朋友!”
  這是她的哥哥亞瑟,身體一恢複,他好象變了,變得充滿朝氣,這是他一生中從來都沒有過的時刻,也有了一生中從沒有過的激情,青春的激情飛揚處,他的心已經放飛,飛到了二十年來,都沒有踏足過的山峰之巔。
  亞瑟笑道:“我知道妹妹並沒有朋友,也不會有你這麼有本事的朋友,能告訴我,你和她是怎麼相識的嗎?”
  林憶回頭笑道:“這個問題好象並不重要,對嗎?重要的是你們都恢複了自由!”
  亞瑟點頭:“是的!這自由是你給的,我們生生世世都不會忘記!”
  “哥哥!”身後有遲疑的聲音響起,艾麥兒問道:“我們還得去幫助山穀中的人,你要一起去嗎?”
  亞瑟大喜,急切道:“我可以嗎?”
  林憶笑著點了點頭,揮手道:“就讓我們一起見證山穀的最大改變吧,出發!”
  亞瑟一馬當先,沒有了痛楚,他跑得很快,簡直要飛起來,林憶和艾麥兒相視一笑,並肩而行,走出十幾步,亞瑟的影子沒入前麵的叢林,艾麥兒小手伸出,很自然地掛在他的手臂上,兩條影子在陽光下重合,親密無間處仿佛與周圍的花草一起融合。
  茅屋邊兩位長輩也在相對而笑,父親微笑著道:“你不覺得這個孩子好可愛嗎?!”
  母親點點頭,也笑道:“你不覺得我的女兒也好可愛嗎?”
  父親點頭:“是啊,她都十六了,我還是第一次發現,她真是太美了!”
  母親輕輕偎在他身邊,輕聲道:“我年輕時象她一樣,現在都老了……”
  “不!”父親溫柔地道:“你還不老!”
  “走吧,我們去看看這山穀,你看,這花兒開得多美……”
  空氣中的溫馨彌漫,小溪邊一片鳥語花香!
  前麵是一個大大的村落,等林憶與艾麥兒姍姍來遲時,茅屋邊已集中了許多人,個個興奮而激動,明顯已經知道了林憶的神醫身份。
  林憶很客氣,每個人都是輕輕一握手,才握一半,最先與他握手之人,就開始了熟悉的驚叫,好熱鬧!山穀之中從來沒有過的熱鬧!
  一個大大的人群形成,將林憶圍在正中間,已經好了的人有的是事做,不用人吩咐跑得飛快,跑向四麵八方。
  很快人流匯聚,山穀中人不管在做什麼,都在第一時間放下手中的活,從八方趕到,茅屋的主人燒水做飯,忙得不亦樂乎,一片歡聲笑語中夾雜著聲聲驚叫,很快又融入了歡樂的海洋。
  艾麥兒臉色通紅,手中拿著一麵粉紅的小手帕,站在林憶身邊,毫不掩飾她的激動與快樂,偶爾用粉紅的手帕為她的男人擦汗,根本不管他額頭是否有汗水。
  好大的工作量!數千人的隊伍都需要救治,體內的能量已經消耗過半,所救治的人也勉強達到半數,一個老者揮手止住周圍的人群,威嚴地下令:“今天到此結束,讓恩人休息一下!”
  人群鴉雀無聲,眾人紛紛點頭:“恩人,先休息一下吧,來日方長!”
  林憶看著四周,四周的人臉上都是何等地期盼?何等的激動?這激動中夾雜著隱隱的擔憂,是啊,一個人治四五千人的傷,怎麼能夠為了自己而讓恩人身體受損,但他們等待了幾十年,看著其他人笑語連連,又如何忍得住?
  林憶搖頭:“來,我們繼續!”
  左手一揮,一大團白光罩住麵前的數百人,右手一起,水屬性能量吞吐盤旋,與變異的力量之氣,同時作用於數百人,這個姿勢久久不動。
  他站在高坡之上,頭發無風自動,耀日從身後射來,他的身體仿佛融入光芒之中,艾麥兒癡癡地看著這個高大的人影,心中滿是驕傲,這是她地男人,她的男人這一刻簡直象是神靈!
  與她持相同想法的人太多太多,所有人都寂靜無聲,不知是否是族長帶頭,有好多人同時跪下,麵向他所在的方位。
  林憶沒有感覺,他在全力運轉龍吟訣和三千弱水經,眼睛微微閉起,任由白光下的人群自由流動,恢複身體之人立刻就讓位於其他人,在這白光籠罩下,所有人隻要呆上片刻,立刻就會輕鬆自如。
  當然,場中跪下的人,也未必個個都是心存敬畏,起碼有好幾十個年輕姑娘,眼珠滴溜轉,充滿好奇,也充滿興趣,有一個還悄悄的起身,走到艾麥兒身後。
  “艾麥兒,你是艾麥兒嗎?”
  “我是!”艾麥兒聽出了她的聲音:“你是麗雅?”
  點頭!麗雅輕輕地說:“真沒想到我們還有這一天!”
  艾麥兒笑了:“他……他來之前,我們誰能想得到呢?”“他是誰呀?”麗雅打趣:“是不是你……那個?”剛才她幫他擦汗的溫柔動作,在麗雅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
  艾麥兒滿臉通紅,低頭不語,但眼珠子滴溜溜轉,又興奮又害羞,她恨不得說出來,他就是她的男人,是她真正地男人!
  又有幾個姑娘過來了,加入進來,片刻後,興奮中討論的議題,漸漸到了林憶與艾麥兒身上,可憐的小姑娘算是第一次感覺到恢複的壞處了,這個壞處就是:自己的臉紅與尷尬沒辦法掩飾,隻能逃跑!
  終於沒有人走入光圈,艾麥兒上了山坡,輕聲道:“結束了!他們全都好了!”
  林憶手一收,眼睛睜開,突然有了一種頭昏目眩地感覺,十多年來,他還是第一次!勉強一笑:“讓他們都起來吧,我先坐一會!”
  一屁股坐在地上,心神沉入體內,不禁微微吃驚,體內的能量幾乎消耗一空,力量之氣更是完全枯竭,莫非做好事還得付出巨大的代價不成?
  龍吟訣在體內慢慢運轉,一運轉立刻就有靈氣注入,來自四麵八方,這是他原有的變異能量,這些能量隻是在眾人身上,充當催化劑流動了一遍,卻並沒有消散,此時重新回到他體內,好象有了一些變化,變得充滿生機,也變得純淨得多。
  林憶微微閉上眼睛,體會著靈氣進入的快感……
  此時,他有一個奇怪的感覺,他體內成了一個小小的世界,這世界有許多居民,這些居民個個喜笑顏開,相互手拉手,圍成一個大圓圈,在體內歡快地奔馳。
  而這世界,不僅僅是有能量在跑動,還有風在吹、花兒在開放、鳥兒在鳴唱,一切都那麼酷似大自然,具有大自然的一切要素。
  也不知過了多久,林憶眼睛睜開,體內的靈力完全恢複,奇妙之處遠勝從前,如果說他的變異力量之氣,以前是一顆王冠上的寶石,隻能藏於暗室之中,但現在,這顆寶石正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睜開眼睛,麵前一個美麗的姑娘,手中的紅手帕在陽光下一片嫣紅,輕輕落在他的額頭,耳邊有她的低語:“你真的是艾麥兒最好最好的男人!”
  聲音好輕,林憶笑道:“能陪我到湖邊走走嗎?”
  艾麥兒臉紅道:“我願意陪你走到天邊!”
  兩人並肩下山,艾麥兒低頭不敢看眾人,但依然能感受到來自人群熾熱的眼光,族長的聲音傳來:“恩人,能告訴我們你的名字嗎?”
  “林憶!”林憶微微一笑:“我叫林憶,但我不太喜歡恩人這個稱呼,如果你們一定要稱呼的話,我更願意是朋友,這兩個字!”
  朋友!普通而又不普通的字眼!族長鄭重的道:“你會是這山穀數千人永遠的朋友!飯菜準備好了,請用飯!”
  林憶搖搖頭:“不必了,我更願意去湖邊坐坐,各位再見了!”
  拉起艾麥兒的手飄然而去,艾麥兒臉紅如血,跟著他深一腳、淺一腳地走,身後有小姐妹的笑聲,小姑娘越走越快,到後來簡直是跑!
  族長臉上有了笑意,盯著艾麥兒的哥哥:“亞瑟,他走了,隻有你來代替。來啊,將他抬起來,不讓他喝醉不許離開!”
  眾人哄堂大笑,紛紛而起,亞瑟因為妹妹的原因,而得到了平生最大的榮幸,也因為妹妹的原因而經曆苦難,他今天真的得橫著回家了。
  夕陽下的湖邊美麗得醉人,林憶手一伸,艾麥兒躺在他懷中,嘴唇落入他的口中,她美麗地大眼睛大大地睜著,又羞又喜,林憶深深一吻。
  “小姑娘,親嘴兒時應該閉上眼睛的!”
  艾麥兒眼睛羞澀地閉上,她早就想閉上了,但男人曾說過一句話:“你睜開眼睛時更漂亮!”她願意用最美麗地一麵來麵對他,而且她也想看他,不管看了多久,她都喜歡看下去。
  久久纏綿,親熱而又甜蜜。
  艾麥兒如在夢中,突然想到了什麼,輕輕問道:“這沒有人偷看吧?”山穀中眾人恢複了自由,有了第一個弊端:他們的親熱或許會落在別人眼中!
  林憶輕輕一笑:“的確有幾個,但沒有人看得見!”
  艾麥兒從他肩頭悄悄探頭,呆了,後麵的樹林不見了,隻有一層綠色的牆,牆上還有鮮花開放,她就如同身在一個後花園:“這是怎麼回事?什麼時候有一道牆了?”
  “神通或者叫術法!”林憶實事求是道:“包括治病的方式全都是術法!”
  “術法真奇妙!”艾麥兒重新偎緊:“你為什麼會這些神奇的術法啊?”
  林憶笑了:“因為我是一名修煉者!”
  

Snap Time:2018-12-17 03:20:50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