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至尊》全文閱讀

作者:我拿青春賭明天  武神至尊最新章節  武神至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神至尊最新章節第二百二十六章山穀少女(7)(13-06-05)      第二百二十五章山穀少女(6)(13-06-04)      第二百二十四章山穀少女(5)(13-06-04)     

第二百二十四章山穀少女(5)


    “你確定嗎?我明天可是會離開。”林憶微微一愣,在她耳邊輕聲道。

    “我知道你遲早會離開!”艾麥兒將臉埋入他的懷中,幽幽的聲音從懷中彌漫而出。

    “所以我不要你娶我,我隻要做你一夜的新娘。”

    “一夜新娘?”

    林憶輕輕撫摸她地香肩,輕聲問道:“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莫非這的人都很隨便?聽說有一個地方有外客到來,當地人會選擇最漂亮的女人,陪客人睡覺,男人甚至會讓自己的妻子陪客,視為一種正常的禮節,莫非這也是?林憶心暗自揣測。

    “和你在一起的短短時光,是我一生最快樂的日子,我想……我想……給自己留下一個最美好的結局,你願意給我嗎?”艾麥兒輕聲道。

    她這一生中,過得太平淡,痛楚之中的世界,從來沒有泛起過浪花,而隨著林憶的到來,她的世界變了,變得充滿夢幻般的期待,這一切如果真的是一個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地夢,她隻希望這個夢有一個完美的結局。

    一個少女明說要給他,林憶心中滾燙,張開雙臂將她攬入懷中,耳邊傳來緊張的呼吸聲!

    “我不是一個……輕賤的女人,真的!”

    “我知道!”林憶也在她耳邊,道:“你是一個可愛的女人!”

    艾麥兒陶醉了,讓她更陶醉的事兒是,男人手一彎,她倒入他的懷抱之中,也倒入一個溫暖的獸皮之中,獸皮翻卷,兩人一齊裹入其中,林憶嘴唇就在她的唇上方。

    “艾麥兒,你真的想好了嗎?”

    “我想好了!”艾麥兒手一伸,挽住他的脖子,有些羞澀道:“今天我都想好了……我願意,如果一個女人真的需要將身子給男人,我真的希望能給你!”

    林憶嘴唇一落,準確地落在她的唇上,艾麥兒身子輕輕一震,閉上了眼睛,火熱的雙唇纏綿,她的舌頭鑽入男人口中,也在溫柔地纏綿,她的嫁衣不知何時解開,麵什麼都沒有,隻有她聖潔的軀體,這身體剛剛洗過,洗得幹淨又柔軟。

    一雙大手帶著異樣的磁力,從頸上而下,直達雙峰,艾麥兒小嘴兒微微張開,舌頭縮回來了,但很快調整一下身體,繼續接受他的吻,也接受他對她的愛撫,真好!

    他沒有一下子就進入她,但這分明就是愛撫,這愛撫表示他憐惜她,有這憐惜就足夠了。

    艾麥兒激情彌漫,輕輕伸出手,撫摸著他的臉:“讓我好好看看你!”

    這是一張年輕的臉,長形,皮膚細滑,頭發好柔順,眉毛油滑,嘴唇很厚實,難怪吻著她的時候這麼舒服,林憶笑道:“我很醜的!”

    “不!”艾麥兒身子扭動,喃喃道:“我知道你是最好看的男人!”

    兩具身體一陣纏繞,艾麥兒象是風中的鮮花,輕輕戰栗,兩腿不由自主地夾緊,林憶抱起她,輕聲道:“要是害怕,我不動你!”

    “不!”艾麥兒趴在他身上:“我……我不怕!”

    手摸到她的後背,她不出聲,果然不怕;摸到她的前胸,微微顫抖,有點怕;摸到她的下身,艾麥兒輕輕喘息,兩腿本已勇敢的分開,但在他手下又不由自主地夾緊。

    她覺得這隻手好有魔力,就象在全身上下無處不在,每到一個地方,這個地方都會顫抖,很快就一片酥麻,頭腦中的羞澀和緊張慢慢消散,思維也慢慢變得空白。

    而此時,她全身的感覺器官,仿佛都集中在他的手指上,感覺分外強烈,呼吸的急促她沒感覺到,身子的發軟她也沒感覺到,一股激情的泉水在全身左衝右突,不得其門而出……

    一陣隱隱的疼痛傳來,艾麥兒思緒回來了,她知道她已經到了告別女兒身的最後關頭,男人進入的好慢,在進入之時,他溫柔地吻住了她的唇,雖然用最溫柔的方式進入她,但就在完全進入的瞬間,艾麥兒依然滿頭的汗水。

    “疼嗎?”耳邊有輕聲的問。

    艾麥兒本已因疼痛而改變的臉色,重新恢複成紅色,頭抬起,吻上男人的唇。

    “不,你……做!”

    “我看得出來,你很疼!”

    林憶抽身而出,左手一路而下,輕輕按在她的神秘處,艾麥兒突然覺得一股曖流湧入,極溫暖的熱流,疼痛立刻無影無蹤,全身也仿佛浸在溫泉之中,快活極了,但她也害羞極了。

    “別……別用手!”她可以將自己給他,但他的手壓在她的羞處,就讓她尷尬極了。

    這個要求很容易滿足,手拿開了,換了一樣東西,一樣火熱。

    進入,充實極了。

    也刺激極了,但疼痛哪去了?為什麼不疼?

    艾麥兒睜開眼睛,還來不及問,男人動了,這一動,艾麥兒心中的疑惑全都飛了,一波美妙得讓她心尖兒都在顫抖的感覺,從結合處彌漫開來,直達她的口中,化作一聲蕩氣回腸的呻吟聲傳出老遠。

    快感一波接一波,美妙無處不在,艾麥兒的呻吟聲象唱歌,身上有了汗水,汗水又被他溫柔地摩擦幹,但身上有一個地方的水珠,卻越來越多,怎麼也幹不了……

    她突然變得非常奇怪,一道道電流一來,全身崩得好緊,拚命地向後麵退,好象害怕他繼續欺負她,身子在後退,但她的手又緊緊地抱住他。

    這幅離奇的反應讓林憶興趣大張,壓緊,再度深入,艾麥兒一聲尖叫,手在他背上扭,扭得好重,林憶停下,艾麥兒聲音象從夢中傳來。

    “我要死了……你弄死我了……”

    她隻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如何能承受林憶的狂暴?林憶動作慢了好多,溫柔地重新喚起她地激動與興奮,終於在三個來回後,在她全身戰栗之中,一股熱流射入她體內最深處,兩人緊緊抱住,共同感受這最美妙的時刻。

    艾麥兒隻來得及說三個字:“抱緊我!”就沉入了夢鄉,好甜美地夢鄉!

    兩人身子還在深度融合,林憶長長吐了口氣,舒服!舒服極了!將她輕輕抱在自己身上,任由土根相連,頭從獸皮中伸出,天上的星星仿佛看台上的觀眾,沒有掌聲,但有燦爛的笑臉。

    很快,他也沉入了夢鄉。

    艾麥兒做夢了,在夢中,她出嫁了,嫁給了一個帥氣的年輕男人,這個男人麵孔有些不清晰,但他的笑容真動人,也真溫柔,拉著她的手走到桌邊,桌邊是一對巨大的紅燭,好亮好亮,怎麼會這麼亮?

    她嘴角動了動,長長的睫毛動了動,突然一股強烈的刺激傳來,刺眼!怎麼回事?夢還沒醒嗎?她眼前為什麼還是如此亮堂堂?一麵湖水清晰在映入眼簾,無數的花瓣飄落湖麵,周圍是綠樹紅花,她躺在男人懷中,這個男人的麵孔總算是看清了,好帥氣。

    她卷曲著躺在男人懷抱之中,輕輕一扭動,艾麥兒輕輕呻吟出聲,這個夢真是太美了,連這事兒都這麼真實,突然,她愣住了,這是夢嗎?夢中會有這麼清晰的畫麵?閉上眼睛,眼前地一切消失,艾麥兒在仔細回味,回味得身子顫抖,突然大叫:“啊!”

    這一聲大叫將林憶喚醒,睜開眼睛,艾麥兒呆呆地看著他,趴在他懷看著他,小嘴兒張得老大。

    “醒了?”林憶笑嘻嘻地說:“累了吧?”手一合,將她的腰抱住。

    沒有動靜,艾麥兒依然一幅見鬼的模樣,終於合上了嘴:“是你嗎?”

    林憶愣住,這都抱上了,還做了愛,自始至終沒有鬆開她,用得著問這個嗎?沒等他回答,艾麥兒大叫:“我自由了,不再痛楚了!”

    林憶猛地坐起,將她也抱起:“你感覺到了什麼?”聲音好急切,好激動。

    艾麥兒激動地點頭:“真的,我渾身都變得輕盈,想飛向天空高高飛翔!”

    艾麥兒張開雙臂,比劃一下,猛地抱住他的腰:“……我好高興,是不是做夢?”

    “看來你是真的好了!”林憶撫摸著她的後背,望著她舒展的皺紋,喃喃地說:“可是這……這是為什麼?”

    唰地一聲,艾麥兒抬頭,看著他的眼睛,疑惑道:“是啊,為什麼呢?”

    “也許你們這的女人,新婚後就能好了!”

    林憶沉吟半晌,笑道,白天到夜間,唯一地變故或許就是剛才發生的事情,隨著傍晚對湖水的解秘,山穀中人痛楚之謎也算是解開了,湖水中有黑暗能量,她們體內也積累了一部分,受到侵蝕能理解。

    “亂說,山穀中的女孩都要嫁人的,沒聽說哪個嫁人後……就能解除痛楚。”

    艾麥兒紅著臉,在他胸脯輕輕打了一拳。

    林憶笑了:“可你能!”

    艾麥兒愣了,是啊,沒有別的解釋,她能解除,千真萬確的能夠,在和他那個之後,立刻就不同了,隻有這個解釋。

    “難道非得和你……”一句話脫口而出,後麵的話說不出來,艾麥兒臉紅如霞。

    林憶沒有回答,他心中突然浮現一個念頭,或許不僅僅是水屬性能量在起作用,他好象忽略了一樣東西,自身那變異了的力量之氣!與她交合之際,他的力量之氣進入了她的身子,難道是這個原因?

    想通了這個原因,他有一個想法,試驗一下,看能否為整個部落解除痛楚的苦難,在她身上能成功,沒有理由在別人身上不行!林憶信心大足之餘,在她唇上深深一吻:“要我幫山穀中其他人解除痛苦嗎?”

    艾麥兒先是眼睛放光,但很快臉上紅了,紅著臉苦苦地想,想了好久才支支吾吾地說:“山穀中其他的……姐妹說不定會答應,但……但那些男人怎麼辦?”

    林憶微微一愣,哈哈大笑。

    

Snap Time:2018-07-22 09:00:53  ExecTime: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