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至尊》全文閱讀

作者:我拿青春賭明天  武神至尊最新章節  武神至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神至尊最新章節第二百二十六章山穀少女(7)(13-06-05)      第二百二十五章山穀少女(6)(13-06-04)      第二百二十四章山穀少女(5)(13-06-04)     

第二百一十三章落荒而逃


  “轟!”
  驚天的碰撞,在天空之上爆發開來,整片荒漠,都是在此刻瘋狂的震動起來,一道道巨大的裂縫飛快的蔓延開來,沙丘以肉眼能見的速度,逐漸消失在視線內。
  小龍懸浮在半空,目光凝重,望著那漫天青光湧動之處,林憶的這一擊,堪稱其攻擊的極致,借助著聖龍護甲以及真元體的力量,再加上霹靂劍技以及黑色魔焰的強橫,這一擊,就算是半步尊階的強者,也足以徹底的轟殺!
  不過,那老者顯然不是省油的燈,這老家夥不僅靈力修煉達到了皇階大成,而且很顯然在精神力的修煉上,也是有著不低的造詣,想要將其轟殺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
  “!”
  就在小龍凝重的注視下,那漫天青光湧動處,一道人影猛然倒射而出,最後猶如一枚隕石般從天砸落,狠狠的撞進下方黃沙之中,濺起滿天沙塵。
  那道人影落進黃沙之中,緊接著狼狽的閃掠而出,一口鮮血,忍不住的從嘴中噴了出來,看其模樣,竟然便是林憶!
  見到林憶噴血倒退,小龍也是一驚,旋即目光望向不遠處的天空,那的青光開始飛速消散,而隨著青光的消散,一具巨大的冰甲,也是再度靜靜的出現在了小龍的注視中。
  “竟然被抵擋下來了?”
  望著那螢螢冰甲,小龍眼中掠過一抹不可思議之色,林憶先前的那一擊,攻擊力極端的強悍,即便那老者是半步尊階強者,也不可能如此輕易的將這一擊抵禦下來!
  荒漠上的林憶,倒並未因此而色變,他抹去嘴角的血跡,目光死死的盯著那靜靜的懸浮在天空上的冰甲。
  “哢嚓!”
  在四目不轉睛的注視下,突然間,一道細微的聲音,悄然的在天空上響起,然後,一道道細密的裂縫,開始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出現在那冰甲之上!
  短短不過一息時間,巨大的冰甲之上,卻被密密麻麻的裂縫所布滿!
  “砰!”最後一道裂縫,就如同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般,悄然顯現,而後,整個冰甲,都是在這一刻轟然爆裂而開,化為漫天細密的光點……
  隨著冰甲的爆裂而開,隱藏在其中的黑袍老者,也是露出了身形,他麵無表情,身體保持著雙掌拒出的姿勢,下一霎那,其身體表麵,突然如同放鞭炮一般,傳出一道道悶響,而後一道道血霧,接連不斷的從其身體之上迸射而出!
  “砰砰砰!”
  在林憶與小龍的注視下,老者身形暴退,而伴隨著他每一次腳步的退後,身體上便會炸開一團血霧,而其氣息,也是逐漸萎靡。
  “噗嗤!”
  老者暴退了上百步,腳步終於是停滯下來,當即又是一口鮮血噴出,那張枯黃的老臉,慘白得毫無人色,看上去極端的可怖。
  而在最後一口鮮血噴出時,老者的神智仿佛恢複了過來,雙眼之中,浮出濃濃的驚駭之色,他未曾想到竟會在林憶的攻勢下,出現這般慘重的傷勢!
  先前林憶的那一擊,如果不是最後關頭,傾盡全力施展出最強的防禦,恐怕現在的他,連整個身體,都將會被那股恐怖的力量,震成漫天碎片!
  “這小畜生,怎麼可能施展出如此恐怖的攻擊!”感受著體內那極重的傷勢,老者幾乎有著發狂的衝動。
  在他看來,以其半步尊階的實力,要擊殺林憶,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眼下的事情,卻是讓他明白了現實的殘酷,他不僅未將林憶輕易擊殺,還差點將這條老命交待在此處。
  不過發狂歸發狂,但這老者卻不是蠢貨,眼下他受了重傷,雖然他明白,先前那種程度的攻擊,就算是林憶也不可能連續發動,可此時的他,已是沒有把握徹底的擊殺林憶,甚至,萬一後者還有著其他的什麼手段,很有可能,他今日連離開這,都是有些顯得困難了。
  這種念頭,若是在數分鍾之前,他還會嗤之以鼻,但在經曆了先前驚心動魄的激戰後,他對林憶生起了忌憚之心,絲毫不懷疑後者,真有手段將他徹底的留在這。
  “你這老混蛋,果真是命硬啊!”就在黑袍老者,心中念頭瘋狂翻滾時,林憶眼睛也是微微一眯,冷笑道。
  然而,在冷笑之時,他心中也是警惕起來,先前的那道攻擊,對於他來說,也是不小的消耗,而且聖龍護甲與真元體皆是有著時間的限製,現在他未能徹底轟殺對手,其若是繼續糾纏,他很有可能會落入不妙的境地。
  想到此處,林憶眼神也是微微有些陰沉,臉龐上陡然掠過一抹狠戾之色,手掌緊握末日劍,調動著體內僅剩的靈力。
  “嗖!”
  不過,就在林憶調動著體內靈力,準備再度拚命時,那半空中的老者見狀,麵色卻是陡然劇變,身形如同驚弓之鳥一般閃電般的倒射而退,然後在林憶驚愕的目光中,遠遁而去。
  “小畜生,你給老夫等著,紫月門不會放過你的!”
  伴隨著黑袍老者逃遁而去,他那憤怒的咆哮聲,也是迅速的傳開,在這片荒漠之上回蕩……
  “這……”
  林憶膛目結舌的望著那逃得比免子還快的身影,一時間竟是沒回過神來,雖然他知道先前的攻擊,對手必然不好受,但他同樣是消耗不小,若是繼續鬥下去,誰死誰活都還是未知之數,但這老家夥竟然就這麼慫了。
  “這老家夥,看來被你剛才那招打怕了……”小龍同樣因為眼前一幕愣了愣,片刻後,方才怪笑道。
  林憶無奈的雙肩一聳,雙掌張開間,一把短劍便顯現在了眼前,那正是從泰峰手中搶來的魔劍。
  “那老家夥應該是尋著短劍內的烙印,追蹤而來,待我將這烙印抹去,那老家夥就再也找不到我們了。”
  林憶心神一動,一股強大的精神力便是蠻橫的湧進短劍之中,他現在,也算是貨真價實的半步皇階,要抹去一個死人的精神烙印,倒並不算什麼困難的事情,因此短短數分鍾時間,他便是睜開雙眼,成功的將短劍內的精神烙印抹除而去。
  “先離開此處,那老家夥此次托大,想要獨吞末日劍,這才一人追了過來,若是他再帶上一些紫月門的強者,恐怕局麵又將會是另外一幕,不過不管怎樣,還是盡快離開此處!”
  將這隱患抹除,林憶也是鬆了一口氣,然後對著遠處的小龍一招手,後者便是化為一道金光,遁入林憶的腦海中。
  “這老混蛋,我遲早要讓他付出代價!”林憶眼中怒火湧動,此次如果不是他蘇醒的及時,恐怕小龍都會遭了這老混蛋的毒手。
  “趕緊走吧,萬一那老家夥不死心再回來,又得一番苦鬥,現在的你,還無法徹底的應付他。”小龍此次顯然也是受創不小,在說了一聲後,便是化為一道流光,掠進混沌劍之中。
  “放心,等下次見麵,一定把這個後患解決掉!”
  林憶恨恨的咬了咬牙,然後略作整理,便是張開紫色能量翼,身形化為一道虹芒,對著與那老者相反的方向,暴掠而去。
  在林憶他們迅速撤離時,那黑袍老者卻是猶如驚弓之鳥一般,一路上將速度施展到極致,極為狼狽的對著丹拉城的方向逃竄而去,先前那般生死一線,顯然是將其駭破了膽,如今哪還敢如同林憶他們所想一般,再轉回去尋麻煩。
  而在他這般亡命飛掠下,數個時辰之後,丹拉城的輪廓便走出現在他的視野中,然後其速度陡然加快,帶著滿身的鮮血,極為狼狽的自天空上衝進城中。
  一般說來,在丹拉城這樣的城市內,天空上是禁止飛行,所以,當黑袍老者出現時,倒是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不過所幸當即便是有著不少的人,認出了這位紫月門的權勢人物,所以倒無人敢多說什麼……
  不過,現在丹拉城中,也並不乏一些實力強橫,眼光毒辣之人,他們在第一眼見到黑袍老者的時候,便是明白,此刻的後者,已是受了極重的傷勢……
  無量宗分部所在的方向,一座塔樓上,希玲美目詫異的望著那自天空上,飛過的一道狼狽身影,喃喃自語道:“以這老鬼半步尊階的實力,誰能將他傷成這樣?”
  “小姐,據我們得來的消息,紫月門的人似乎是發現了那青年的蹤影……”在希玲身後,一人低聲道。
  “是林憶嗎?”
  聞言,希玲微微一怔,下一霎那,那對充斥著誘感的美目之中,便是湧上了一股難以掩飾的震撼之色,纖細的玉手,也是不由自主的掩上了紅唇,一道極為細微的聲音,自其唇間,帶著一絲難以置信的味道,傳了出來。
  “難道真是他?這怎麼可能?!”微微轉身,希玲渾身充滿震憾的味道,望著身後之人,目光中充滿了狐疑的色彩。
  

Snap Time:2018-09-20 13:12:06  ExecTime:0.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