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乃上將軍》全文閱讀

作者:賤宗首席弟子  妻乃上將軍最新章節  妻乃上將軍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妻乃上將軍最新章節第八十九章雪(14-08-02)      第八十八章封賞責肪求生日祝縛(14-08-02)      第八十七章強大背後的脆弱(二)(14-07-16)     

第八十一章東軍突圍


  ps:歡迎喜歡我作品的讀者們加我的w信,賤宗首席弟子(jzsxdz)。Du00.coM
  “急報!關隘下北疆軍有所異動!”
  當那名東軍士卒將這個消息傳到屋內時,嚴開與陳綱驚得下意識地站了起來,沉著的臉上竟露出幾分震驚之色。甚至於,就連梁丘舞眼眸中亦露出絲絲凝重之色。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持重的嚴開第一時間沉聲問道。
  那名東軍士卒抱了抱拳,急聲稟道,“此事小的也不知,小的隻知道,北疆大營內傳來嘈雜人聲,似乎有兵馬調動的跡象……”
  話音未落,屋外又匆匆奔入一名東軍士卒,叩地驚慌失措地稟報道,“將軍,大事不好,北疆大軍眼下正在我博陵關隘外列陣,井闌、衝車等巨型攻城器械亦推到了陣前,好似欲強攻攻打我博陵關隘!”
  “什麼?”嚴開聞言臉上閃過一絲驚色。
  平心而論,自打燕王李茂繞過博陵前往冀京以來,北疆軍的老將楊淩便在此打造攻城器械,以備於有朝一日對博陵用兵,但是連接數月也不見楊淩強攻關隘,嚴開下意識地便忽略了,以至於直到此刻他才忽然想起,其實北疆軍的攻城器械,恐怕早在許久之前便已打造完畢。
  至於明明一切準備就緒,卻又為何不強攻博陵,致東軍於死地,嚴開仔細想來,多少也能猜到一些。
  要麼是楊淩畏懼東軍上將軍梁丘舞的恐怖武力,為自己小命著想,並不想逼迫太甚;要麼,就是燕王李茂在臨走前對麾下老將下達了將令,為了顧念舊日恩情而命楊淩將東軍以及梁丘舞困死在博陵。
  不留痕跡地偷偷觀瞧了一眼梁丘舞,嚴開心下暗暗說道。
  但這樣想來,嚴開又覺得有些不解,何以燕王李茂先前對東軍以及梁丘舞網開一麵,如今卻又命令楊淩對博陵展開攻勢呢?
  忽然。嚴開好似想到了什麼,帶著幾分喜色對梁丘舞說道,“將軍,楊淩連接數月對我博陵圍而不攻。如今卻毫無任何征兆地反其道而行之,末將以為,想必是燕王李茂在攻伐冀京前後遇到了阻礙,欲召喚楊淩前往助之!”
  梁丘舞的直覺那是何等的敏銳,聞言眼眸中閃過一絲暖意,輕聲說道,“這麼說,安此刻已經回援冀京了麼?”
  在心中暗暗稱讚梁丘舞的驚豔直覺,嚴開附和地點了點頭,輕笑說道。“想來就隻有這個解釋了!李茂自幼便自尊心極強,倘若隻是一時受挫於冀京,短時間內難以攻克京師,他絕對不會自滅威風的召此地另一半的北疆軍前往援救,除非他此時此刻陷入被動。不得已要召集楊淩一部……冀京盡管有老太爺與呂公在,更有南軍、北軍在,北池侯文欽亦是武藝精湛的猛將,但若要憑此叫李茂落於下風,恐怕還是力有不逮,唯一的解釋就是,姑爺已率得勝凱旋的冀州軍回援了冀京。並且一戰力挫李茂,逼得後者不得不召集援軍!”
  話音未落,旁邊陳綱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說道,“小安那小子不是在江南平叛麼?這麼就回來了?”
  見陳綱將姑爺謝安稱之為那小子,嚴開有些無可奈何地看了他一眼。旋即目視著梁丘舞,等待著她針對此事作出判斷。
  “當真是出乎意料……”在嚴開與陳綱兩位親如兄長般的部將的注視下,梁丘舞臉上不由的綻放出幾絲溫暖人心的笑意,旋即正色說道,“既然如此。我軍這邊也得有所相應才是!”
  仿佛是聽懂了梁丘舞話中深意,嚴開臉上露出一個古怪的表情,試探性說道,“將軍,您的意思,不會是想盡可能地拖住楊淩,不叫他支援冀京的李茂吧?”
  梁丘舞一雙秀目望向嚴開,她的清澄的目光,無疑是宣告著嚴開那番話的正確性。
  “這……可有些麻煩了……”有些為難地望著梁丘舞,嚴開臉上盡是為難遲疑之色。
  他當然能夠理解梁丘舞的心意,再者,就算撇開其他的,他東軍自數百前建軍以來,何時給大周其餘軍隊拖過後腿?
  可問題是,眼下他東軍已被那老將楊淩打地四分五散,盡管附近的雪丘尚有項青與羅超的近萬騎兵,但關鍵在於這些騎兵皆被北疆大軍限製在某些小區域上,無法援救到博陵,單憑博陵關隘內這寥寥三千左右兵將,嚴開說實話沒有絲毫信心能抵擋楊淩的進攻。
  畢竟那楊淩並非是尋常的將領,那可是他們梁丘家的大爺、北疆之虎梁丘恭所創初代漁陽鐵騎的兵將,論資曆、論經驗,豈是他們可以相提並論的?
  想來想去,東軍唯一的勝算也隻有依靠梁丘舞的武力,但問題是,經驗豐富的老將楊淩根本不與東軍硬碰硬,他利用高明的圍城斷糧戰術,一步一步削弱著東軍士卒的戰力,以至於如今的博陵城內東軍士卒,每日口糧僅僅隻有往常的小半,這微薄的食物,如何支撐起東軍進行高強度的作戰?
  守,隻有守,在屢次突圍不果的情況下,死守博陵關隘,已是東軍唯一的出路,然而就在這艱難的時刻,梁丘舞卻主張要相應冀京那邊的戰事,盡可能地將楊淩以及燕王李茂麾下另一半的北疆大軍拖在此地,絕不叫其支援冀京,這簡直就是一件難如登天的事。
  “小姐,容末將說一句……”就在嚴開尋思著如何勸說梁丘舞之際,陳綱沉思了一番後,忽然壓低聲音對梁丘舞說道,“小姐,陳綱我雖屢屢怒罵那楊淩匹夫乃是縮頭烏龜,但說到底這也隻是逞逞口舌之罷了……那個老匹夫確實厲害,是我陳綱有史以來見過的最難纏的家夥!
  前番十餘次突圍,我方均未占到便宜,就算是小姐親自統帥突圍,亦屢次被那個老匹夫用強弩逼被關內……小姐的勇武,陳綱心中清楚,若不是記掛著我東軍兵將的情況,不欲麾下兒郎損失過重。單憑小姐一人,天下何處去不得?
  因此,末將提議,小姐您……就往冀京去吧。與姑爺的冀州軍匯合,冀州軍的強盛,如今已得到證明,在短短一年內,便將三王勢力與太平軍賊子掃蕩幹淨,若小姐到了軍中,冀州軍必定是如虎添翼,到時候,李茂不再話下!”
  梁丘舞越聽越是心驚,畢竟陳綱在話中透露出的意思。竟是要叫她梁丘舞獨自突圍逃生。
  似乎是注意到了梁丘舞激動欲言的表情,陳綱抬手打斷了她,持重老成地說道,“我東軍神武營乃冀京四鎮之首,前番得悉冀京被圍、陛下被困。卻屢番突圍不成,無法援救京師,這已然給我東軍蒙羞,如今種種跡象表明,姑爺或已率得勝凱旋之師回援冀京,並且大有可能已在戰場了狠狠挫敗了李茂的銳氣……這可是天賜良機!若小姐此刻前往冀州軍,助姑爺平息燕王李茂的叛亂。我軍亦能一掃之前蒙羞的恥辱,不愧曆代先皇對我東軍的器重!”說到這,他單膝叩地,雙手重重抱拳,斬釘截鐵地說道,“大局為重。請小姐速做決斷,突圍前往冀州軍!”
  梁丘舞聞言麵色為之動容,幾番張嘴欲言,但卻說不出一個字來。
  她清楚地記得,當初在冀北戰役時。在戰局不妙時,亦是陳綱率三百東軍勇士獨力斷後,奮命廝殺,這才給了她梁丘舞喘息機會。
  但是作為代價,當時陳綱所率的三百騎,亦個個英勇戰死沙場,就連陳綱本人,渾身上下亦受數十道創傷,險些就難治身亡。
  然而即便如此,今時今日,陳綱仍然義無反顧地提出了斷後的請求。
  “陳二哥……”
  “嘿,不愧是‘萬夫莫敵的鬼將’所說的話,端得張狂霸氣!”嚴開哈哈一笑,出言調侃道。
  “萬夫莫敵的鬼將……”陳綱咧嘴笑了笑,帶著幾分挑釁的意思,衝著嚴開說道,“‘遇嚴不開’,沒了老子,給你兩千兵將,你能夠守幾日?”
  仿佛是聽懂了陳綱話外深意,嚴開虎目微微一凜,笑罵道,“你這個多事的家夥不再更好!兩千兵將,嚴某我守個十日半月那還是綽綽有餘的!”
  何等狂妄、何等霸氣的言論,麵對著老將楊淩那包括西軍解煩軍在內的八萬兵卒,嚴開竟說出能死守十日甚至是半月的話來。
  “那就行了!”長吐一口惡氣,陳綱回顧梁丘舞正色說道,“準備一下,小姐,我等即刻突圍!”
  “陳二哥……”見陳綱自作主張,梁丘舞愣住了。
  隻見陳綱與嚴開對視了一眼,用帶著濃濃溫情的口吻,低聲說道,“小姐,我與老嚴,都是看著您長大的……陳、嚴、項、羅四家,世代受東公府器重,我等祖輩、父輩,皆在老太爺、大爺、二爺手底下為將,而今時今日,便是我等兄弟為東公府捐軀的時刻了!從眼下起,陳綱與嚴開,便不再受將軍將令了……”
  旁邊嚴開亦笑著插嘴道,“雖然我與陳綱皆已年過三十,不過,小姐還是容忍我等任性一回吧……”說到這,他幾步走向屋外,沉聲喝道,“傳令下去,替陳綱將軍點一千精壯兒郎,助上將軍殺出突圍!”
  “得令!”在屋外守衛的東軍士卒聽到,當即二話不說去傳令了。
  “嚴大哥,陳二哥……”望了望嚴開,又望了望陳綱,梁丘舞的眼眶不禁有些濕潤,她很清楚,若是她這麼一走,博陵的三千東軍勢必會全軍覆沒。換而言之,嚴開與陳綱這兩位親如兄長般的部將,可是用自己的性命強拚著,欲替她殺出一條通往冀京冀州軍的順暢大路啊。
  “大局為重!”拍了拍梁丘舞的肩膀,嚴開用一副長兄般的口吻低聲勸道。
  望著嚴開與陳綱二人毅然決然的堅毅目光,梁丘舞忍著眼眶內的晶瑩,咬牙點了點頭。
  因為,若是冀京境內,冀州軍確實已將燕王李茂逼入絕境,那麼,無論說什麼,她東軍也不能叫楊淩的那六萬北疆大軍再過去攪局。
  非常之時,就必須壯士斷腕。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楊淩這支北疆軍拖死在此地,集中力量將燕王李茂率先擒殺!
  “嚴大哥,陳二哥……保重!”
  見梁丘舞的眼神逐漸從不忍猶豫轉變為堅毅決然,嚴開與陳綱對視一眼。歡喜地哈哈一笑。
  “那就……出發!”
  時隔半月,博陵關隘的門戶緩緩打開了,而與此同時,燕王李茂麾下老將楊淩已率數萬北疆大軍在關前擺好陣型。
  “唔?”眼瞅著那緩緩開啟的博陵關隘大門,老將楊淩眼中閃過一絲疑慮,捋著胡須喃喃自語道,“奇怪,竟然出動出關?”
  從旁,部將田凱懷疑道,“莫非這關內的東軍。已得知冀州軍或將派遣援軍至?”
  “應該不會……”楊淩搖搖頭,仔細分析道,“東軍四將的項青與羅超二人若得知冀州軍或有援軍至,這不奇怪,畢竟人家每日率騎兵奔襲在外。可博陵已被我軍團團圍住,按理來說得不到消息才對!”
  “那就是對方見勢不妙,準備再次突圍了?”
  “多半是了!”捋了捋胡須,楊淩老神在在說道,“見老夫大軍叩關,不死守,反而欲應戰麼?有意思。不愧是東軍!傳令下去,叫各軍稍安勿躁,隻要嚴密防守,縱然那梁丘舞再是強橫,也無法殺出重圍!”
  “得令!”
  這邊正說著,博陵關隘內已衝出了一支騎兵。據楊淩目測差不多有七百騎左右,而這支騎兵衝鋒的方向,竟然是他楊淩的本陣?!
  見此,楊淩眼中浮現幾分驚詫。
  縱然是他戎馬一生,作戰經驗極為豐富。此番亦被那七百騎東軍騎兵那堪稱自殺性的衝鋒攪地心中納悶。
  要知道他這邊可是有著六萬多的大軍啊,單憑七百騎兵對其發起衝鋒,這不是找死又是什麼?
  “能做得出來這種事的,想來東軍之中也隻有他了吧……萬夫莫敵的鬼將,陳綱!”楊淩麵色波瀾不驚,淡然地看待著遠方衝鋒而來的七百東軍騎兵。
  說實話,對於陳綱這種莽夫所為,楊淩打心底是看不起的,畢竟當初北疆之虎梁丘恭之所以能製霸草原,依靠的可不隻是過人的武藝,謀略,才是漁陽鐵騎當時製衡的關鍵。
  然而即便如此,當楊淩瞅見遠處的陳綱時,亦不由得麵露吃驚震撼之色。隻見那陳綱竟脫掉了上半身的鎧甲,赤著上身,腦門上亦綁著一根白布,上書一個“死”字。
  顯然,這廝既然殺出關隘來,就沒想要活著回去!
  而但凡是被他撞見的北疆士卒,皆遭攔腰斬死厄運,下場何等的淒慘!
  很難想象,明明是北疆一方占據著兵力上的絕對優勢,但是在陳綱那番忘命般的衝鋒下,竟逐漸呈現潰散之勢。
  不得不說,對於這等膽氣彪悍的猛將,即便楊淩因為某些事對東軍有些偏見,亦不由他心中對陳綱肅然起敬。
  “看來當年此子率三百騎突襲十萬北戎騎兵一事,果然不虛!隻不過……老夫可並非咕圖哈赤啊!”重哼一聲,楊淩抬手一指陳綱的方向,嚴厲地喝道,“弓弩隊準備,目標前方東軍騎兵七百騎,放箭!”
  果然,楊淩不愧是極擅用兵的將領,見陳綱來勢洶洶,他卻不與硬拚,指揮軍隊調開了騎兵與步兵,僅用弓弩手壓製那七百騎兵的來襲,以至於接連幾波弓弩的激射過後,那七百騎兵頓時死傷慘重,就連陳綱本人胸膛亦中了一箭。
  “該死的!”一把拔掉胸口的箭矢,陳綱轉頭望向楊淩本陣方向,怒聲罵道,“楊淩老匹夫,你個縮頭烏龜,隻會仗著兵多,算得什麼豪傑?可敢與陳某大戰三百回合?!”
  楊淩聽聞此言為之失笑,見左右侍衛表情氣憤,他擺擺手淡淡說道,“不必在意,老夫本來就沒想著要當什麼豪傑!就讓他去罵吧,此人罵得越凶,就愈發證明此人已然技窮!”說罷,他轉頭回顧左右侍衛說道,“弓弩莫停!”
  “是!”
  不多時,又是一波弓弩朝著陳綱那七百騎兵激射而去,霎時間,東軍七百死士人仰馬翻,隻看得關內梁丘舞心中激怒。
  “不可!”似乎是注意到了梁丘舞的神色,嚴開正色勸道,“眼下還不是時機,將軍稍安勿躁!”
  “可是嚴大哥……”
  “大局為重!”
  “……”眼瞅著嚴開那不容置疑的表情,梁丘舞啞口無言,重重一拍身旁石柱,竟將那石柱拍碎些許。
  而這些,嚴開隻當瞧不見,聚精會神地審視著戰場的局勢。
  終於,楊淩的注意逐漸被頑強的陳綱以及那七百東軍騎兵所吸引住了,而就在這時,嚴開雙目猛地一睜,低聲喝道,“出發!”
  梁丘舞翻身上馬,咬咬牙帶著那三百騎兵沿著關隘重圍而去。
  隻可惜,這一幕卻並未逃脫楊淩的眼睛。
  “,原來是聲東擊西之計麼?還以為東軍是想做最後的反擊,沒想到終究還是為了那炎虎姬梁丘舞的突圍而故布疑陣……”說著,楊淩大手一揮,沉聲喝道,“圍上去!槍兵在前結陣,弓弩手於後掩護,休要走了炎虎姬!”
  “喔喔——”
  “事已至此,怎能容你等走脫……”楊淩喃喃自語了一句,忽然,他的目光不經意地瞥了一眼他大軍側麵的遠方,旋即,他的眼睛猛地一凜。
  隻見在遙遠處的土坡上,數騎勒馬而立,遙遙望著這邊的情況。
  在此背後,塵埃大起,隱隱仿佛有千軍萬馬。
  

Snap Time:2018-09-20 12:21:12  ExecTime: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