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作者:官場痞子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  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14-04-12)      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靜的等待(14-04-11)      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時出現(14-04-09)     

第六百八十四章裝逼被打臉


  夜晚,燈火闌珊。
  每到天黑,燕京大學到處充滿著歡聲笑語,戀人們成雙成對的出現在校園的竹林、石亭、池塘邊相偎相依,林蕊馨從來沒有因為這些現象而動心,她幾乎是獨來獨往的,來燕京大學半年了,隻和兩個女室友關係還不錯,這便是她唯一的朋友網。
  林蕊馨雖然極為低調,但是美名卻在燕京大學傳開。
  曾被評為燕京大學最美校花。
  很多星探和劇組都邀請過林蕊馨,希望可以和林蕊馨合作,林蕊馨是聽說過娛樂圈的潛規則,對於娛樂圈極為厭惡,自然一一給回絕了。
  “瞧,那不是林蕊馨嗎。”
  “咦,真是她啊,還真他媽漂亮。”
  “你這不是廢話嘛,燕京校花能不漂亮?”
  林蕊馨走在校園,無不引人側目,這些人的眼神中有欣賞的也有貪婪的,不管如何,林蕊馨一一無視過去,也沒有什麼人敢隨便和林蕊馨打招呼,林蕊馨的氣場足以讓他們自卑到不敢接近。
  不過還是有一些所謂的公子哥,自我感覺良好的上前去搭訕,毫無意外的結局總是被無視,就有一群公子哥打賭,誰若是能夠拿下林蕊馨,大家合資為那個拿下林蕊馨的人買一輛跑車,這一炒作,林蕊馨的追求越發的多了起來,在燕京大學可謂是無不知道其名的。
  “林蕊馨……”林蕊馨步伐有些的朝著校門口走去,走到大門口的時候被一輛開著紅色保時捷的男人叫住。
  林蕊馨微微頓住腳步,側頭看了保時捷男一眼,微微蹙眉道:“我們認識?”
  “不認識,但是我們可以做朋友。”保時捷男露出一個自認為很迷人的微笑。
  林蕊馨麵無表情的道:“對不起,我沒興趣和你做朋友。”
  不管保時捷男的難看表情,林蕊馨再次加腳步朝著大門口走去,大門口還有她喜歡的人在等她呢。
  “真把自己當回事了,不就是長的漂亮點嘛,裝什麼高傲!老子有的是錢,等著吧,瞧老子怎麼用錢把你砸上床去。”保時捷男陰森的望著林蕊馨的背影開始意淫自己用錢征服林蕊馨的場景。
  林蕊馨一向低調,衣服從來不將什麼名牌,穿著算的上樸實,就有許多人認為林蕊馨家庭條件不好,認為這種女人隻要舍得砸錢一定可以拿下。
  “哥……”姚澤正站在燕京大學的大門口漫不經心的望著來來往往的美女大學生,一聲清脆的喊聲傳了過來。
  隻見林蕊馨漂亮的臉蛋上帶著羞澀的淺笑朝自己走了過來,身材高挑的林蕊馨腳上穿著一雙白色運動鞋,一身時尚修身的牛仔裝將她苗條的身姿勾勒的無比惹眼,烏黑的馬尾辮給她漂亮的臉龐更加襯托了幾分青春的味道,她就這麼帶著迷人的淺笑朝姚澤走了過來,因為林蕊馨的喊聲,周圍所以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姚澤身上。
  “蕊馨啊,難道你是燕京大學的名人?”林蕊馨走到姚澤身邊,姚澤苦笑了起來,問道。
  林蕊馨抿嘴笑了笑,挑眉道:“怎麼,你有壓力?”
  林蕊馨嬌柔的微笑頓時在周圍炸開了鍋,他們從來沒見過林蕊馨和那個男人說話,更別說這會心的笑意了。
  周圍的男人無比對姚澤羨慕嫉妒恨起來。
  姚澤撇了撇嘴,笑道:“我會有壓力?你哥我經常上江平電視台,麵對幾百萬人的關注都毫無壓力,更別說這種小場麵了。”
  林蕊馨就是喜歡姚澤這副裝逼的模樣,喜歡他就喜歡他的一切說的很有道理。
  林蕊馨一副崇拜的表情攔住姚澤的胳膊,笑嘻嘻的道:“哥,你咋突然跑到燕京來了?”
  姚澤笑道:“過來辦點事情。”
  “能別這樣麼,我怕我走不出燕京大學。”姚澤掙脫了一下,卻被林蕊馨抱的更緊了。
  “就是要讓別人看見。”林蕊馨咯咯笑了起來,道:“每天都有蒼蠅一樣的人來煩我,正好你給我當了擋箭牌,今天之後肯定會傳出我有男朋友的消息。”林蕊馨一副奸計得逞的笑容。
  保時捷男將車子開出大門口,瞧見林蕊馨和一個陌生的男子親昵的挽在一起,頓時表情一變,林蕊馨竟然有男朋友了?
  他將車子停在了姚澤身邊,對著姚澤上下打量一番,見姚澤穿著一般,除了長相不錯以外似乎沒什麼優勢不由得鄙視起來,“林蕊馨,這是你男朋友?”
  “是的,我男朋友,請不要打擾我們好麼?”林蕊馨一副不耐煩的望著保時捷男說道。
  姚澤頗為無奈的笑了起來。
  保時捷男子又朝著姚澤打量幾眼,笑道:“哥們在那混?”
  姚澤道:“我不是燕京人。”
  “哦?”保時捷男更加鄙視起來,他毫無顧忌的扭頭望著林蕊馨,笑道:“林蕊馨,你眼光也太……”
  林蕊馨當下臉便沉了下來,正要發火的時候被姚澤輕輕拽住了胳膊,他不想去和一個學生斤斤計較就低聲道:“走吧,哥帶你吃好吃的去。”
  林蕊馨點了點頭,跟著姚澤朝著燕京大學的後街走去。
  保時捷男被姚澤給無視,心極為窩火,開著車子就追了上去,“喂,小子,你開個價,把林蕊馨讓給我。”
  “你找死!”姚澤聽了保時捷男的話,頓時火就冒了起來。
  “喲,我找死?”對於一個外省男的威脅,保時捷男自然當做了笑話,“別給臉不要,給你二十萬,林蕊馨讓給我,否則我讓你離不開燕京!”
  姚澤笑了起來,臉上露出一絲猙獰,他低頭朝著周圍地上看了一圈,隨手撿起一塊板磚,在保時捷男驚詫的目光下,他猛的出手,將板磚扔在保時捷男的車上。
  的一聲響。
  保時捷前麵的擋風玻璃被砸的龜裂開來,這邊的動靜引來不少人圍觀。
  姚澤讓林蕊馨站到一旁去,然後冷著臉一把將保時捷男從車上拽了下來,冷聲道:“把你媽二十萬賣給我如何?”說著話,他鐵一般的拳頭砸在了保時捷男的小腹上。
  保時捷男沒想到姚澤會突然出手,被嚇的有些傻了,小腹傳來劇痛讓他憋紅了臉,躬曲著腰身隻感覺心一陣作嘔。
  “咳咳……你他媽……”保時捷男咳嗽兩聲,緩過氣來,剛要怒罵,要被姚澤給一腳踹翻在地。
  “回家找你媽去吧。”姚澤望著卷曲在地上的保時捷男,然後拿出手機將電話打給納蘭離。
  納蘭離剛到李芳然家門口,接到姚澤的電話,他笑眯眯的道:“是不是反悔了,想出去玩玩?”
  姚澤道:“我在燕京大學這揍了個人,待會警察肯定會過來,你趕緊過來解決一下,我還有事情先閃了。”
  納蘭離聽了頓時不悅道:“靠,惹了事讓我給你擦屁股?”
  “那你擦不擦?”
  納蘭離想著自己年後的鎮長生活,咬牙切齒的道:“擦!”
  原本打算去李芳然那歡愛一番,抬頭望著李芳然家開著燈的窗戶,納蘭鬱悶的歎了口氣,掉頭朝著燕京大學開去。
  納蘭離以前一直是個惹禍的主,對於解決這種小事自然是輕車熟路。
  見姚澤拉著林蕊馨要走,卷曲在地上的保時捷男捂著肚子怒聲道:“混蛋,有本事別走,老子非廢了你不可。”
  姚澤扭頭笑道:“放心好了,馬上會有人來和你交涉,你最好是趕緊打電話給警察蜀黍,否則待會又挨打就不好玩了。”
  “小子,你就囂張吧,即便是你能跑,林蕊馨她跑的了嗎?隻要你今天敢走,我會讓林蕊馨為此事付出代價。”保時捷男陰森著臉,咬牙切齒的怒聲道。
  對於保時捷男威脅的話,姚澤自動忽略過去,他扭頭對林蕊馨問道:“想吃什麼?”
  林蕊馨笑了笑,道:“咱們去吃水餃吧,好懷念湯山縣的水餃。”
  “成,吃水餃去。”姚澤點了點頭,在路邊招來出租車,兩人坐進車子,林蕊馨笑嘻嘻的對司機道:“去附近的大娘水餃館。”
  ……
  納蘭離在去燕京大學的路上集結了他的幾個狐朋狗友公子哥,沒一會兒保時捷男的車子就被四五輛奔馳寶馬給圍住。
  而警察也在這個時候趕了過來。
  為首的警察瞧見這種狀況,不由得皺起了眉頭:“怎麼回事,剛才誰報的警?”
  保時捷男子捂住肚子走了過去,道:“我報的警,我的車子被人砸了,還將我給打了,我爸和你們局長認識,你自己看著辦吧。”
  為首的警察聽了保時捷男的話,微微一愣,問道:“你父親是誰?”
  “義達公司知道麼?”保時捷男道。
  “呃,原來是張總的公子。”為首的男子立馬露出了笑意,然後溫和的問道:“什麼情況,說說看,我給你做主。”
  保時捷男當下就添油加醋的將事情的經過給說了一遍,那名警察將警帽取了下來,摸了摸自己淩亂的發型,然後朝著不遠處的納蘭離看了看,對保時捷男子問道:“是那家夥嗎?”
  保時捷男搖頭道:“不是他,但是他們是同夥,砸我車的那家夥逃跑了。”
  納蘭離朝著保時捷男走了過來,然後不耐煩的對警察道:“廢話說完了沒?”
  “你什麼態度,信不信我現在就將你抓回去。”警察一臉的怒色。
  納蘭離冷笑一聲,將電話遞給警察,道:“你們黃局長讓你接電話。”
  “黃局長,什麼黃局長?”警察愣了一下,問道。
  “你們區的黃局長你不知道?”納蘭離沒好氣的道。
  “黃……黃局長。”那警察頓時瞪大了眼睛,悻悻的將電話接了過去,然後走到一邊,不知道電話麵說了什麼,那警察如小雞啄米一般,不停的點頭稱是,模樣極為小心翼翼。
  保時捷男瞧見這狀況,頓時心一突,心想該不會是惹了惹不起的人物吧?
  在燕京,他家雖然算的上有錢,但是和那些真正的上層貴族比起來,他屁都不算一個。
  “剛才就是你惹的我哥?”納蘭離眯著眼睛望著保時捷男子問道。
  保時捷男子剛要開口,納蘭離迅速出手,啪的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保時捷男的臉上,頓時將保時捷男的臉給扇的血紅血紅起來。
  “就你這模樣還敢在燕京囂張?”納蘭離不屑的朝著保時捷男撇嘴笑了笑,然後扭頭對他身後的幾個狐朋狗友道:“交給你們了,注意輕重,讓他躺半個月就差不多了。”
  囂張,赤裸裸的囂張!
  當著警察的麵,納蘭離將保時捷男給揍了。
  那警察接完電話瞧見四五人圍攻保時捷男也不敢上去勸架,隻能尷尬的站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剛才他們黃局長提點過,納蘭離的身份雖然沒被點透,但是這警察知道,今天算是碰到了正真的紅二代了。
  “那個……”警察怕把人給打死,頓了頓,為難的開口,對納蘭離輕聲道:“這位公子,給我個麵子好嗎。別在打了,把人打死了事情就難辦了。”
  “成,那我給你個麵子。”納蘭離讓他幾個朋友住手,然後眯著眼睛對那警察笑道:“這邊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怎麼處理你應該知道吧?”
  “知道,知道。”那警察趕緊點頭。
  納蘭離走到保時捷男身邊,望著他慘目忍睹的模樣,譏笑道:“你服不服氣?”
  保時捷男嘴角溢出血來,被揍的鼻青臉腫,他哪還能開口說話,納蘭離接著又道:“你必須服氣,否則我讓你在燕京混不下去,記住我叫納蘭離,不服氣可以來找我。”
  “納蘭離!”保時捷男本來心還想著事後花錢找人卸掉這混蛋的胳膊腿,聽了納蘭離的名字,他心頭一顫,納蘭離的名字他並不陌生,聽他們那個圈子不少人提過納蘭離這個名字,納蘭家如同一座山一般壓在保時捷男子的心頭,讓他沒有一絲報仇的勇氣。
  保時捷男在燕京大學算的上比較出名的公子哥,卻被林蕊馨的男朋友揍的沒了脾氣,今天的事情必然會在燕京大學傳開。
  

Snap Time:2018-10-24 08:18:38  ExecTime: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