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作者:官場痞子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  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14-04-12)      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靜的等待(14-04-11)      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時出現(14-04-09)     

第六百七十七章燕京來的客人


    “小澤,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消失在了你的視線,你會找我嗎?”宋楚楚突然問道。

    姚澤愣了一下,道:“這種時候問這種問題不好吧?”

    “回答我嘛!”宋楚楚嬌嗔的道。

    姚澤苦笑道:“當然會,無論天涯海角都會去找。”

    “真的?”

    “嗯,比珍珠還真。”姚澤確定的點頭,迫不及待的按住了宋楚楚的肩膀。

    宋楚楚這才滿意的笑了笑,然後羞澀的道:“繼續吧。”

    “……”姚澤翻了個白眼,隻感覺無奈的很。

    姚澤沒有讓宋楚楚失望,當姚澤低下頭,掰開宋楚楚的修長雙腿,親吻到那最隱秘的地方時,一陣陣強烈的感讓宋楚楚胸口上下起伏的厲害,這麼強烈的感是宋楚楚從來沒有體會過的,感受著柔軟的舌頭在自己那個地方舔動的刺激,她雙手死死的抓住床單,貝齒緊緊的咬住了紅唇。

    “舒服就叫出來吧,叫出來你會更舒服的。”姚澤抬起頭,見宋楚楚俏臉憋的通紅,提醒的道。

    宋楚楚聽了姚澤的話,沒有再去刻意的控製自己不出聲,隨著姚澤撩撥的頻率,她喉嚨中發出斷斷續續的嬌喘聲來。

    “姚澤,你好厲害,弄的楚楚姐好舒服。”宋楚楚忍不住用她那兩條修長的美腿去夾住了姚澤的腦袋,然後動情的呻吟起來。

    宋楚楚反應越大,姚澤就越發的賣力,終於在姚澤一陣唇槍舌戰的撩撥下,宋楚楚發出一聲悠長的嬌媚呻吟聲,身子頃刻間直蹦蹦的,然後接著便是一陣無止境的顫栗,姚澤竟然這樣讓宋楚楚興奮的到達的**的巔峰。

    一陣哆嗦之後,宋楚楚感覺身子輕飄飄的,仿佛是坐在雲端一般,隨著柔軟的雲朵飄飄蕩蕩的。

    她渾身無力的躺在床上,一邊喘息一邊撫摸著姚澤的臉龐,輕聲道:“看你弄的這麼熟練,是不是給別的女人也這樣過?”宋楚楚語氣中故意露出一股醋味來。

    姚澤笑道:“絕對沒有的事情,這些我都是從電影麵學來的。”

    “信你才怪了。”宋楚楚皺了皺鼻翼,然後輕哼了一聲,笑眯眯的道:“不過,真的挺舒服呢,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那是當然,我說過會讓你永遠也忘不了今晚,待會兒還有更舒服的等著你呢。”姚澤嘿嘿笑著說道。

    宋楚楚嗚咽一聲,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道:“可是我困了,不想再玩了。”

    姚澤:“……”

    “楚楚姐,你這是打算落井下石麼?”

    宋楚楚咯咯嬌笑了起來,道:“身子都被你弄的沒了力氣,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姚澤嘿嘿笑道:“你不用使力的,你隻要乖乖的躺好就成了,今天說什麼都要辦了你,免得夜長夢多。”

    “……”宋楚楚聽著姚澤曖昧的話,嫵媚動人的俏臉露出一抹羞意和期待。

    “準備好了沒,我可要進去了?”姚澤將宋楚楚的兩條腿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後堅挺的下身直指玉門關。

    宋楚楚輕輕嗯了一聲,然後雙手抓住了姚澤的胳膊迎合著姚澤的動作。

    在姚澤的撩撥下,宋楚楚早就是河水泛濫了,所以姚澤沒費什麼力氣,腰身隻是輕輕向前一頂,下身如同一方小舟,滑進了宋楚楚溫暖的港灣。

    宋楚楚麵的暖和已經緊裹感讓姚澤忍不住悶哼了一聲,姚澤沒想到宋楚楚下身會像初行此事的少女一般緊促不已。

    宋楚楚被姚澤的大東西給擠了進去,也是嬌媚的哼了一聲,然後帶著迷離的雙眼望著姚澤,輕聲呢喃道:“小澤,你的好大……弄的我下麵好漲。”

    “楚楚姐,喜歡嗎?”姚澤雙手捏住宋楚楚的胸部,一邊抽送著一邊出聲問道。

    宋楚楚氣如蘭的點頭,額頭和鼻尖上已經沁出了汗漬。

    一陣抽送,姚澤笑眯眯的籲了口氣,道:“楚楚姐,咱們換個姿勢吧。”

    宋楚楚帶著羞赧的表情道:“這種姿勢很好啊,幹嘛還要換。”

    “換下姿勢更有情調嘛。”姚澤不理宋楚楚答不答應,一把將宋楚楚的身子給翻了過去,讓她扒在床上,然後準備從後麵進入。

    “你……幹嘛。”宋楚楚扭頭望著姚澤,嬌媚的道。

    姚澤手握堅挺,笑眯眯的道:“以前是不是從來沒試過這種姿勢啊?要不今天咱們把所有的姿勢都給試一遍。”

    宋楚楚輕睨了姚澤一眼,抿嘴媚笑道:“全都試一遍,你能行嗎?”

    若是在以前肯定是不行的,自從姚澤嚐試了《皇帝內經》麵的馭女之術後,感覺身體比以前更加有活力了,隱隱能夠感覺道小腹似乎有一團熱流竄動,書中介紹,如果馭女之術能夠持之以的堅持,體內是能夠產生內力的,姚澤不知道自己身體有沒有內力,但是身體確實感覺更加強壯了。

    “能不能行,咱們試試不就知道了。”姚澤說著話,雙手掰開宋楚楚肥碩挺翹的臀瓣,望著那臀瓣麵的粉嫩一抹,姚澤呼吸急促的再次挺身而入直搗黃龍。

    噗的一聲響。

    姚澤一下子頂到了宋楚楚的花心深處,粗大的物什與緊榨的密處摩擦,發出一陣水漬的擠壓聲來。

    宋楚楚背著曖昧的音調給羞紅了臉。

    她將頭埋進被窩,身子呈大字形張開,姚澤扒在她身上賣力的耕耘著,小腹和宋楚楚肥碩的挺翹的臀部撞擊在一起產生一**的臀浪來……

    兩人幾乎折騰了一夜,臥室中到處有兩人纏綿過的痕跡,宋楚楚在這一夜也真正的體會到了做女人的樂趣,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姿勢全部嚐試了一遍,雖然很羞人,但是心中卻有感覺很刺激。

    一直到天亮了,兩人才相擁而臥的沉沉的睡了過去。

    這一覺一直睡到了下午三點多,王素雅給姚澤打來電話,姚澤才幽幽醒過來。

    他摸著床頭櫃去接通電話,聲音有些含糊的道:“姐,有事嗎?”

    王素雅在電話那頭見姚澤聲音迷糊,微微一愣,輕聲問道:“你該不會還在睡覺吧?”

    姚澤悻悻道:“昨天有些事情處理,睡的太晚,這不就睡到這個點了。”

    王素雅就有些責怪的道:“都和你說了很多次了,不要熬夜,什麼工作非得熬夜去完成啊,多傷身子,以後可不行這樣。”

    姚澤連忙答應,然後問王素雅有什麼事情。

    王素雅道:“家來客人了,你趕緊回來吧。”

    “客人?”姚澤微微一愣,然後問道:“誰啊?”

    王素雅輕聲道:“好像是從燕京過來的,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你先回來再說。”

    掛斷王素雅的電話,姚澤微微蹙了蹙眉,燕京過來的會是誰呢?

    難道是納蘭離提前上班了?不可能啊,這才過年幾天應該不是納蘭離,那會是誰呢?

    姚澤在燕京那邊沒什麼朋友啊。

    “怎麼呢?誰找你啊?”宋楚楚也醒了過來,雙手抱住姚澤的腰身,臉蛋靠在姚澤的胸口,聲音帶著磁性的問道。

    姚澤道:“我姐打來的,說是燕京的朋友,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人。”

    宋楚楚就道:“那你趕緊回去看看吧。”

    姚澤道:“你和我一起去我家吧。”

    宋楚楚笑了笑,道:“我才不去呢,被你折騰了一晚上,那還走的動道啊。”

    “那我背你吧。”姚澤笑道。

    宋楚楚沒好氣的睨了姚澤一眼,道:“你想讓眾人皆知我們的關係?和你發生那種事情我已經夠後怕了,以後要更加小心謹慎才是。”

    姚澤笑著道:“放心好了,不會有事的。”

    姚澤一再勸說,宋楚楚都沒答應去他那,她有她自己的考慮,去姚澤那邊確實是不太方便,怕招人說了閑話,她到沒什麼所謂,就怕給姚澤造成什麼不好的影響。

    姚澤起床後,給宋楚楚熱了杯牛奶又煎了兩個荷包蛋讓宋楚楚吃下之後才折返回錦繡別墅區。

    昨晚上車子其實並沒有壞,隻是姚澤想留在宋楚楚家,所以才找了這麼個借口。

    姚澤將宋楚楚拿下之後心情極為舒暢,一邊開著車子一邊哼著小曲,雪勢漸漸的變小了,馬路上的積雪被道路清潔工給清理過後,倒是沒那麼難行駛了。

    回答家,姚澤將車子停在門口,然後掏出鑰匙將家門打開,麵能夠聽到王漢中和人交談的聲音。

    到底是誰呢?

    姚澤換上拖鞋後,朝著客廳走去,瞧見一身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他微微一愣,頓時詫異不已。

    納蘭錦?

    納蘭離的父親這個時候怎麼來了江平?

    “小澤,回來了啊。”王漢中瞧見姚澤笑了笑,然後招手道:“趕緊過來,你燕京的朋友來了。”王漢中還不知道納蘭錦的身份,不過看他的派頭也不想混的多差的人,所以才對他熱情的招待。

    姚澤從詫異中回過神來,朝著納蘭錦笑了笑,道:“納蘭叔叔,您怎麼突然來江平了?”

    納蘭錦笑道:“到這邊來辦差,順道來看看你。”

    大過年的能辦什麼差?

    姚澤當下更加疑惑起來。

    “我們可以單獨談談嗎?”納蘭錦出聲對姚澤問道。

    姚澤趕緊點頭,道:“當然,咱們去舒服吧。”

    納蘭錦對著王漢中笑了笑,然後和姚澤一起進了書房中。

    

Snap Time:2018-08-22 03:54:26  ExecTime:0.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