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作者:官場痞子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  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14-04-12)      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靜的等待(14-04-11)      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時出現(14-04-09)     

第六百三十六章腹背受敵


  “我要和秦海心說話。”姚澤對電話那頭的秦永林說道。
  秦永林冷笑道:“你這是在求我嗎?”
  姚澤沉默下來,半響,他籲了口氣,出聲道:“算我求你。”
  秦永林哈哈笑了起來,“求我,求我也沒用,姚澤,想見秦海心去陰曹地府見她吧,你不是在找我嗎,來吧我等著你。”
  嘟嘟的忙音讓姚澤回過神來,他茫然的望著胡靜,出聲問道:“他說去陰曹地府見海心,這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姚澤無力的問道,雙手抱頭表情顯得痛苦不已。
  胡靜心疼的抱住姚澤的腰身,眼淚嘩嘩的流了下來,哽咽的道:“姚澤,你別這樣,越是這個時候你越要冷靜一些。也許他故意為了讓你亂了方寸才這麼說的,如果你自己先亂了方寸就正中他的下懷。”
  姚澤雙手顫抖的從荷包掏出煙來,含著煙要去點火,卻因為手抖動的厲害怎麼也點不燃,胡靜趕緊拿過姚澤的打火機幫姚澤點上,然後輕聲道:“一定要冷靜,我們一起再想想辦法。”
  姚澤悶頭抽了幾口煙,重重的籲了口氣,然後道:“現在隻有看向成東那邊的消息了。”
  ……
  淮源方麵,秦永林的父親秦大禹早上的常委會上突然對唐順義難,沉著臉說江平市市長利用職權出國,佳借辦公確實出國辦自己的私事,這種行為太過惡劣,唐省長既然還助長這種歪風邪氣實在是不應該。
  唐順義喝著茶,完全不把秦大禹當回事,“秦副省長這話說的讓我有些莫名其妙了,姚澤作為江平市市長出國訪問是出於公事,這些在申請的時候已經交代清楚了,而且得到了審批通過,你說他是為了處理私事,你有什麼證據?”
  秦大禹笑道:“公事?那為什麼一達到哥倫布就沒了蹤影,把事情全部推給了副組長,他們江平市組織部副部長,不是為了私事他為什麼去了哥倫布現在本應該是和哥倫布政府進行洽談合作的事情,卻不見蹤影,他的任務本來不就是應該去學習和增加雙方的貿易往??易往來嗎?”
  “秦副省長是不是太小題大做了?你覺得這種事情有必要拿到常委會上來說,你是太閑了,還是怎麼滴?”唐順義冷笑一聲,諷刺的道。
  “唐副省長認為這是小事?那什麼事情才不是小事?”秦大禹冷哼一聲,反駁道。
  “好了,我們開會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談,老秦啊,你也真是的,就如同唐省長說的,你很閑嗎?這種事情還需要你親自盯著然後拿到常委會上來說?這個話題放到一邊吧,今天還有很多大事要商討,別把時間浪費在這些不痛不癢的事情上。”省委書記開口了,秦大禹自然也不好再說什麼,隻是臉色有些難看。
  散會後,秦大禹剛走出會議室唐順義便追上了秦大禹,然後笑道:“秦省長,你真是讓我很好奇啊。”
  秦大禹道:“有什麼好奇的?”
  “你一個省長為什麼會把精力耗費在一個地級市市長出國的目的,還打聽的這麼清楚,連他第一天在幹什麼都知道,你這種行為難道不奇怪?”唐順義似笑非笑的望著秦大禹。
  秦大禹撇嘴笑道:“誰讓他是咱們省的政治名人來著,一舉一動備受關注,我也是接到了他下屬的投訴罷了,這個姚澤也真是不像話,一點都不知道輕重,隻是和哥倫布副市長吃了頓飯,然後把所有的事情扔給他的屬下,自己跑的沒了蹤影,年輕人真是不靠譜啊空間傳送全文閱讀。”
  “也許他是有其他公事要辦呢?”唐順義為姚澤辯解道:“這才剛剛出去,就被你這麼給下了個因私出國的罪名,你讓他還怎麼做事了,秦省長我感覺你太過敏感了,幹部嘛,出國了誰沒點私心,出去看看外國的風土人情也沒什麼不合理,如果什麼事情都上綱上線就沒意思了,不是麼?”
  秦大禹沒理會唐順義的話,輕輕哼了一聲道:“反正我就是看不慣這些年輕人的作為。”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唐順義望著秦大禹冷哼一聲,“老東西,真是約活越回去。”
  ……
  姚澤在賓館等了一個小時才等到向成東的電話:“成東,怎麼樣了,查到沒?”接通向成東的電話,姚澤趕緊從沙上坐了起來,趕忙急切的問道。
  電話那頭,向成東輕輕歎氣,聲音低沉的說:“哥,那混蛋才狡猾了,用的是假車牌。”
  姚澤聽了向成東的話無力的癱軟在沙上,後麵也不知道向成東說了些什麼,直到另一個電話響了起來,胡靜提醒了姚澤好幾聲姚澤才從失魂落魄中醒過神來,舉起電話見是唐順義的專線電話,於是接通,聲音有些沙啞的道:“唐省長,有什麼事嗎?”
  唐順義電話中語氣到沒什麼生氣,隻是問道:“姚澤啊,你現在在什麼地方?”
  姚澤聽唐順義這麼問,微微一愣,道:“我在賓館啊,怎麼了?”
  唐順義道:“沒有和大部隊在一起吧?”
  姚澤找了個借口解釋道:“對,今天去見了一個在哥倫布留學的大學同學,準備待會兒趕回去呢。”
  唐順義點頭道:“盡回去吧,你在哥倫布的一切都被盯上了,今天早上秦大禹在常委會上告了一狀,不過被我給擋了回去,你手下的人靠不住啊,你自己注意點,別被人抓住了把柄。”將姚澤看做自己的準女婿唐順義才這麼露骨的將話點明。
  姚澤聽後,頓時氣的想罵娘,問道:“是組織部副部長還是建設局局長?”
  “組織部。”唐順義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姚澤放下電話後,把組織部副部長的祖宗十八代都給罵了個遍,胡靜在一旁看著姚澤暴怒的樣子,頓時就輕輕拍著姚澤的後背,輕聲道:“別氣,把身子氣壞了不值當。”
  “老東西真是個無恥的小人。”姚澤心情極其煩悶,尋找秦海心的線索中斷了,而且美國之行也被盯梢了,姚澤後悔不已,當初就不該讓組織部副部長跟著,姚澤怎麼也沒想到一直對自己示好的組織部副部長竟然是秦大禹的人,想起這個家夥姚澤心厭惡的厲害。
  無奈之下,姚澤隻好帶著胡靜離開賓館先去和江平市的考察團匯合,到賓館下麵,姚澤和胡靜分開進入,並吩咐胡靜悄悄在賓館開了個房間。
  回到自己的客房,姚澤換了聲衣服後把電話打給納蘭離,納蘭離接通後姚澤就問道:“你們現在在什麼地方?”
  納蘭離笑道:“剛和哥倫布政府領導吃完飯,正準備回賓館。”
  “好,副部長張作甫和你在一起嗎?”姚澤問道。
  納蘭離道:“在啊,有什麼事?”
  姚澤冷聲道:“讓他回賓館了來我房間。”
  ……
  哥倫布政府接送車中,納蘭離掛斷電話後,張作甫臉上帶著酒意望著納蘭離,悻悻問道:“是姚市長嗎?”
  納蘭離笑著將手機收回,然後道:“對,他讓我告訴你一聲,回去了去他房間找他花都之風流邪少。”
  張作甫心一突,臉色有些不好看了,就試探的問道:“姚市長找我有什麼事?”
  納蘭離搖頭道:“這個他到沒說。”
  “咦。”納蘭離驚訝了一聲望著張作甫。
  張作甫心虛的摸了摸臉,問道:“怎麼呢?”
  納蘭離問道:“你很熱嗎?怎麼額頭上出了這麼多汗?”
  張作甫悻悻笑了笑,摸了一把額頭的冷汗,道:“喝完酒確實有些熱,胖子就怕熱。”
  姚澤洗完澡換了聲趕緊的衣服,剛剛坐下,納蘭離和張作甫就敲門走了進來。
  姚澤翹著腿正喝茶,見兩人進來後,姚澤就笑著問道:“今天和哥倫布政府方麵關係還融洽嗎?”
  張作甫趕忙點頭,道:“很好,很好。”
  姚澤沒去理張作甫,對納蘭離繼續問道:“晚上見到哥倫布市長沒?”
  納蘭離剛要開口,張作甫又一副獻殷勤的模樣搶著笑道:“見到了,哥倫布市長對咱們江平的考察團很熱情。”
  “張部長,我問你了嗎?”姚澤臉色冷了下來,沉聲問道。
  “這……”張作甫好不尷尬,老臉憋的通紅。
  納蘭離就在一旁奇怪,姚澤不是這種隨便讓下屬難堪的性子啊,這會兒到底怎麼了?
  在納蘭離走神的時候,姚澤開口道:“納蘭離,你先回房間休息吧,我和張部長有些事情要談。”
  有外人在,納蘭離就中規中矩的點頭,然後道:“姚市長有什麼事情就吩咐我。”
  納蘭離離開房間後,姚澤笑了笑,道:“張部長過來坐,站著多冷啊。”
  張作甫悻悻笑了笑,心頓時七上八下起來,他可以斷定,姚澤一定是知道自己高密的事情了,心有些埋怨秦大禹不靠譜,明明說好了不將此事說出去的,作為一個副省長,怎麼能出爾反爾。
  “張部長喝茶。”姚澤給張作甫倒了被水放到張作甫跟前。
  張作甫坐在姚澤身邊,屁股就如同紮了針一般,坐著實在是難受,就搓了搓雙手,悻悻笑道:“姚市長您有什麼事情要和我說?”
  姚澤指著茶杯道:“先和茶。”
  張作甫悻悻道:“我不渴。”
  姚澤低沉的道:“我說先喝茶!”
  “好,喝茶,喝茶。”張作甫見姚澤臉色變了,趕忙端起杯子就去喝杯子的茶。
  “張部長你和秦省長關係不錯嘛?”張作甫剛把水喝到嘴,聽了姚澤的話,一口水噴了出來,然後嗆的他不住的咳嗽起來。
  姚澤眯著眼睛,臉色沉了下去,今天他心情本來就極其煩躁,這個張作甫既然撞到槍口上來,姚澤又怎麼會讓他好看。
  

Snap Time:2018-10-24 09:23:32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