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作者:官場痞子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  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14-04-12)      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靜的等待(14-04-11)      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時出現(14-04-09)     

第五百七十九章惡毒的報複


    “你起來吧。當年,在你大哥之前,你的那場車禍也是那人幹的?”林鴻德聲音變的有些顫抖,內心的怒火讓他雙手變的哆嗉起來。

    林萬山站了起來,臉上帶著痛苦之色的點頭道:“如果不是那次車禍,如今我也不會連個小孩都沒有。”

    林鴻德仿佛一下子老了十歲,臉上全是悲哀之色,他聲音不再想剛才那般洪亮,低聲問道:“這麼多年,一點線索都沒有?”

    林萬山搖頭道:“也許那人以為我們林家到我這一代便要絕後了,所以他才沒有再做出行動,這些年我一直盯著孫家和李家,他們都沒有什麼異常的情況,爸,你說納蘭家……”

    “不會。”林鴻德擺手道:“絕對不會是納蘭家,當年我確實是得罪了太多人,沒想到這些人會如此歹毒的報複……”

    “納蘭冰旋有沒有給您提供一些什麼有用的訊息?”林萬山突然問道。

    林鴻德搖頭,輕歎一聲,道:“原本她打聽到了,當年和她一起來我們林家的那個納蘭德的部下,可惜她去晚了一步,凶手已經將那人給害死了。”

    “沒在那人家找到什麼線索?”林萬山皺著眉頭,繼續問道。

    林鴻德搖頭道:“原本是有一個記事本,也許可以從那個本子上找到一點線索,可惜被那殺手給奪走了。”

    林萬山道:“看來那人確實是知道一點什麼內情,否則凶手不至於二十年後還要去殺了他。”

    林鴻德道:“如果納蘭冰旋不查這件事情,也許那個人現在還活著。”

    林萬山點頭道:“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時間,很多事情都會浮出水麵的。”

    ……

    一天後,副省長唐順義與姚澤等人離開了燕京,回淮源市。

    回去的隊伍中多出了一人來,自然是被納蘭錦發配到了淮源的納蘭離。

    下飛機的時候,唐順義將姚澤叫道了他身邊,笑道:“將納蘭離交給你沒問題吧?”

    姚澤苦笑道:“把這麼個大少爺交給我不好吧?”

    唐順義道:“你該幹什麼還是幹什麼一切不變,給他弄個空閑的職位就是了,現在也沒合適的位置給他,讓他先到你那打磨打磨,這樣我才放心。”

    姚澤問道:“那我給他安排個什麼職務呢?”

    唐順義思索一下,笑道:“要不讓他給你做秘書?”

    “這可不行。”姚澤趕緊擺手道:“他這種大少爺我不放心,秘書活需要細心的人來做,他做不了。”

    “那你就看著安排吧,別讓他在咱們淮源捅婁子便可以了。”唐順義交代道。

    姚澤點頭答應下來,又重新做回了自己的位置。

    和姚澤同一航班的還有陳媛媛和洛貝琦,不過有唐順義在,兩位美女並沒有和姚澤打招呼,裝作不認識一般。

    納蘭離坐在姚澤身邊,望著他斜對麵的陳媛媛,低聲笑眯眯的對姚澤道:“那不是陳小姐嘛,怎麼沒過來和咱們打招呼,什麼情況啊?”

    姚澤閉著眼睛道:“你傻啊,咱們省長就在後麵呢,她們能過來打招呼嗎。”

    “這有什麼問題,我怎麼感覺你在心虛?”納蘭離盯著姚澤,笑了起來。

    姚澤睜開眼睛,瞪了納蘭離一眼,悻悻道:“你一大老爺們怎麼整天這麼多八卦?”

    納蘭離撇嘴道:“不是我八卦,隻不過是你和陳媛媛表現的太過密切罷了,眼不瞎的都能看出來。”

    姚澤聽了納蘭離的話,古怪的朝他笑了笑,道:“你知道剛才唐省長過去找我歎的什麼嗎?”

    納蘭離望著姚澤的笑臉,心的慌,不由得問道:“說啥了?”

    姚澤挑眉得意的道:“他把你交給我了,也就是說,你的前途掌握在了我手!”

    納蘭離聽了姚澤的話,不由得獻媚的笑了起來,道:“姚澤哥,那啥,衝著咱們這關係,你總不至於吭我吧?”

    姚澤哼了一聲道:“那可說不準,看心情咯。”

    納蘭離信誓旦旦的保證道:“以後我就以姚澤哥你唯首是瞻了,隻要姚澤哥賞我個清閑威風的官職。”

    “清閑威風?”姚澤笑了起來:“你倒是想的很美,清閑的工作威風不起來而威風的工作也清閑不起,你自己挑吧。”

    納蘭離想了想,咬牙道:“你就給我個清閑的工作吧!”

    姚澤搖了搖頭,道:“你不打算繼承你爸的衣缽?”

    “得了吧,就我?是混仕途的料?”納蘭離自嘲的笑了笑。

    姚澤就道:“這可不好說,兩年半以前,我也認為自己不是當官的料,現在不也照樣慢慢爬起來了,雖然還沒到封疆大吏的程度,但是在我這個年齡也不差了,所以任何事情都不是那麼絕對的。”

    納蘭離道:“還是算了吧,我對仕途沒什麼興趣,先混著吧,以後找機會做點其他事情。”

    姚澤笑道:“人各有誌,不過隻要不做犯法的事情,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以你們納蘭家的實力,你以後幹什麼都不會差到那去。”

    納蘭離聽了姚澤的話,就喜滋滋的道:“借你吉言,希望如此吧。”

    姚澤和納蘭離正聊著天的時候,陳媛媛起身朝著他們這邊走了過來,然後笑眯眯的站在納蘭離身邊,道:“我們可以換個位置嘛?我有些事情想和姚澤商量一下。”

    納蘭離朝著姚澤看了一眼,然後笑著點頭道:“那你們聊吧。”他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朝著姚澤曖昧的擠了擠眼。

    “你這啥事不能回家再說啊?”姚澤沒好氣的瞪了陳媛媛一眼。

    陳媛媛坐在姚澤身邊,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道:“你這是在心虛?”

    姚澤一臉悻悻道:“我有什麼心虛的!”

    陳媛媛鄙視的睨了姚澤一眼,道:“你老丈人坐在後麵你能不心虛?”

    姚澤朝著陳媛媛翻了個死白眼,轉移話題道:“要說什麼趕緊說,馬上就要下飛機了。”

    陳媛媛就道:“你真打算給我籌資?”

    “你覺得這種事情開玩笑好玩嗎?”姚澤沒好氣的反問道。

    陳媛媛就嬌笑了起來,道:“我倒是忘記你這家夥還是個富二代。”她在江平和姚澤做鄰居的時候就發現姚澤家很有錢。

    姚澤道:“不是我家的公司,我打算把你們公司介紹給我的朋友,她們公司業務範圍比較廣。”

    “具體什麼時間能夠把人約出來?”陳媛媛正色的問道。

    姚澤道:“隨時都可以。”

    陳媛媛笑眯眯的點頭,朝著姚澤拋了個媚眼,嬌聲道:“老娘給你記一功?”

    “有獎賞?”姚澤腆著臉笑道。

    陳媛媛嫵媚的俏臉露出笑意的道:“你想要什麼獎賞?”

    姚澤笑著輕輕在陳媛媛耳邊嘀咕兩句,陳媛媛臉色就沉了下來,“想都別想,我不會讓你打洛貝琦的注意,還想雙方,你想死麼?”陳媛媛還不知道姚澤已經將洛貝琦拿下,原因是,洛貝琦讓姚澤不要告訴陳媛媛,怕陳媛媛生氣。

    比較洛貝琦暗地是陳媛媛的‘小情人’,被姚澤挖了牆角,陳媛媛能開心的起來?

    “不答應就算了,瞧你這模樣。”姚澤尷尬的咳嗽一聲道:“不打她主意也成,那我換個獎勵,要不咱們下次換個難度大一點的姿勢?”

    陳媛媛聽了姚澤的話,臉上帶著媚笑的道:“隻要你有這個本事,我隨意……”

    “爽,哈哈。”姚澤得瑟的笑了起來。

    下了航班,唐順義被政府的車子接走,臨走把納蘭離正式交托給姚澤,農業廳也派了車子來接姚澤,坐在車,姚澤犯愁的想著個納蘭離安排什麼職務,按照納蘭離的意思,他就是過來混日子的,想過的舒坦點,輕鬆一點,而按照納蘭錦的意思,將納蘭離發配到淮源這邊來,就是想打磨一下納蘭離,估摸這肯定也是希望納蘭離能夠走上仕途這條道路,隻是姚澤想不通,納蘭錦為什麼如今才讓納蘭離接觸官場,如果想讓納蘭離進入仕途,早在納蘭離大學畢業就應該將他下放下去才對啊。

    想不通這些事情姚澤也懶得去想,但是既然納蘭錦有讓納蘭離混仕途的想法,姚澤就不能順著納蘭離的意義,真讓他去混時間,這樣肯定會讓納蘭錦不滿,於是姚澤就笑著對旁邊的納蘭離道:“想來想去,現在也沒什麼合適的職務給你,要不你先委屈點,給我做秘書?”姚澤臨時改變了注意,讓納蘭離做了自己的秘書,和納蘭家有千絲萬縷的一小丟丟聯係,以後說不定能得到納蘭家的幫助也沒個準,想想納蘭初陽,姚澤心現在還是熱血沸騰的,能夠和中央領導見麵聊家常,姚澤又怎麼能不興奮!

    “當你的秘書啊?”聽了姚澤的話,納蘭離表情顯得有些鬱悶不願意。

    姚澤就道:“怎麼,你還嫌棄上了?”

    納蘭離道:“秘書多累啊,而且沒前途!”

    姚澤笑道:“我還是從科室科員開始幹起的呢,你起步可比我好多了,一進仕途能夠當上副廳級幹部的秘書,你就偷著樂吧。”

    納蘭離苦悶道:“關鍵是你這農業廳的副廳長權利不夠大啊,而且,就你?可以配秘書?”

    姚澤笑道:“這些東西都是活的,我怎麼就不能陪了,這可是副省長專門交代的,讓你當我秘書,誰敢有意見?”

    “……”納蘭離聽了姚澤的話,翻了個死白眼,鬱悶的道:“我有意見!”

    更新純文字

    

Snap Time:2018-08-22 00:19:52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