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作者:官場痞子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  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14-04-12)      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靜的等待(14-04-11)      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時出現(14-04-09)     

第四百九十九章桃花運


    想要做王素雅心中的那種男人真難!

    姚澤苦澀一笑,提著行李箱走出香港國際機場,在他後麵跟著兩個人高馬大的壯漢,自然就是向成東和笑傲天了。

    “這次來香港也許會幹些危險的事情,你們敢幹嗎?”姚澤停了下來,目光望著兩人,表情嚴肅的問道。

    向成東和笑傲天對視一眼,而後,向成東撇了撇嘴,滿不在意的說道:“姚澤哥讓我幹啥盡管說就是,我相信你。”

    姚澤點了點頭,道:“這幾天暫時沒什麼事情,先休息幾天,過幾天給你們安排任務。”

    姚澤給向成東和笑傲天安排了住處後回了自己居住的酒店,將行李放好,這時房間的門被敲響,姚澤穿著拖鞋去開門,見是李陸菲,姚澤微微一愣,接著笑道:“你怎麼知道我回來了?”

    李陸菲笑著道:“剛才在一樓看見你了,喊了你半天沒應我。”

    姚澤將李陸菲讓了進去,然後笑著道:“可能是剛才想事情太入神,沒注意到吧。”

    李陸菲走了進去,然後笑眯眯的問道:“吃飯了沒?”

    姚澤給李陸菲拿了瓶礦泉水,然後道:“下飛機就回酒店了,還沒吃了,準備待會兒隨便吃點。”

    “正好,我約了楠婷一起吃晚飯,咱們一起吧。”李陸菲笑眯眯的道。

    姚澤猶豫一下,李陸菲見了就繼續道:“你再不答應楠婷可得生氣了,這段時間對你很不滿呢。”

    姚澤苦笑的點頭,“也好,的確是有一段時間沒看她了,那你等我一會兒,我去洗個澡咱們就走。”

    姚澤拿著幹淨的衣服去了浴室,李陸菲就拿著遙控板坐在外麵的沙發上看電視,這時姚澤的房間再次響起了敲門聲,李陸菲見姚澤還在浴室洗澡,就猶豫著要不要去看門。

    外麵的人一直不停的敲著門,李陸菲沒辦法,隻好起身去將門打開,見是副廳長周大誌,李陸菲臉色變的難看起來。

    見看門的是李陸菲,周大誌微微一愣,而後朝著麵看了一眼,帶著玩味意味的望著李陸菲問道:“姚主任呢?”

    李陸菲沒給周大誌好臉色,寒聲道:“在洗澡。”

    “洗澡?”周大誌不由得朝著李陸菲身上打量幾眼,饒有興致的道:“現在還怎麼狡辯?當初我說你和姚澤有一腿還死不承認,讓我玩了一次就像是要了你的命似的,你這女人真是得了便宜還要立牌坊,那姚澤不就是比我年輕比我帥點嗎,他床上功夫有我好嗎?”周大誌低聲問道。

    “滾!”李陸菲臉色變的難看起來,眼睛死死的盯著周大誌。

    周大誌見姚澤在麵的浴室洗澡,就裝著膽子,一把將惡語相向的李陸菲給按在牆邊,一隻手掐住了李陸菲的脖子,另一隻朝著她胸部上按去。

    李陸菲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臉上憋的通紅,周大誌寒著臉望著李陸菲,陰沉著語調道:“少他媽在我麵前裝純潔,我玩你是你的福分,別給臉不要,否則我不會讓你有好日子過,還是那句話,跟了我我給你想要的好處,否則……”周大誌掐住李陸菲脖子的手一用力,李陸菲臉上呈血色,進氣多吸氣少,“畜生,你做夢,我不會放過你,一定會讓你死,一定!”

    “是嗎?”周大誌陰森的笑了笑,一隻手狠狠的扭住李陸菲的一隻**,頓時把李陸菲扭的痛苦不已,一臉的扭曲,隻是悶哼兩聲,沒有發出聲音,死死的望著周大誌。

    周大誌怕真把李陸菲給掐死了,鬆開李陸菲的脖子,然後拍了拍自己的西服,對李陸菲不屑的道:“待會兒姚澤出來了告訴他一聲,我來找過他,讓他去我那一趟。”然後走出了房間。

    李陸菲無力的靠在牆邊,身子緩緩的蹲了下去,捂著臉低聲哭泣起來,還不敢哭的太大聲,怕被麵洗澡的姚澤聽見。

    姚澤從麵出來的時候李陸菲已經坐回了沙發,故意低著頭翻看雜誌,前麵的頭發擋住了她的臉,讓姚澤看不出異狀,姚澤笑著對李陸菲問道:“待會兒去什麼地方吃飯?”

    “不知道。”李陸菲一張口聲音有些沙啞,姚澤就微微一愣,問道:“你怎麼了?”

    李陸菲依然低著頭,搖了搖頭,道:“沒事,我們走吧。”說著話,她趕緊站了起來,就要出去,卻被姚澤一把抓住拽了回來,姚澤瞧見李陸菲眼睛通紅,皺眉道:“怎麼了?”

    “真沒事。”李陸菲聲音有些澀,眼眶更紅了些。

    “剛才還好好的。”姚澤敏感的朝著門口看了一眼,然後下意識的問道:“周大誌來過了?”

    李陸菲有些詫異姚澤如此機敏,不過還是點了點頭,聲音沙啞的道:“他剛才來找過你,讓你過去找他。”

    姚澤表情難看起來,“我會去找他的,不過不是現在,我們先去吃飯。”

    兩人走在街上,姚澤見李陸菲情緒不怎麼後,一路上低著頭不語,姚澤就歎了口氣,道:“如果受了什麼委屈就和我說,不管是誰,我都會幫你。”

    李陸菲抬起頭擠出笑意的道:“謝謝姚主任,我真沒事。”

    姚澤擔憂的看了李陸菲一眼,見李陸菲對著自己露出笑意,姚澤也隻好勉強的笑了笑,李陸菲不願意說,姚澤自然不好追問。

    兩人去了酒店附近的一家燒烤店,周楠婷早已經等在那,見到姚澤,周楠婷臉上露出喜悅之色,趕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道:“你今天咋有時間過來吃飯了,真是稀奇。”

    姚澤笑道:“剛才淮源回來,這些天倒是冷落了你,抱歉。”

    周楠婷撇了撇嘴道:“得了吧,跟我這麼客氣我不習慣。”三人圍坐在桌邊,姚澤點了些烤串和一些港式特色的小吃,然後叫了些啤酒先喝了起來。

    周楠婷給自己倒了一杯,端起來抿了一口,而後微微蹙起了柳眉,對姚澤道:“我明天就回去了。”

    姚澤喝著啤酒,聽了周楠婷的話,微微一愣,放下杯子,問道:“回淮源嗎?”

    周楠婷點了點頭,道:“對,我父親已經妥協了,說我自己的婚事自己做主,不在強迫我了。”

    姚澤就笑了起來,道:“那是好事啊,咱們得幹一杯。”

    周楠婷笑嘻嘻的道:“那是,我這算是徹底解脫了。”她和姚澤碰了一下杯子,然後抿了口酒,見旁邊的李陸菲情緒不高,就問道:“陸菲這是咋了,誰欺負你了?”

    李陸菲笑了笑,道:“哪有,就是你馬上要走了,我有些舍不得。”

    李陸菲翻了個白眼,道:“你不是馬上也得回去嗎,別一副生離死別的樣子,開心點。”

    李陸菲笑了笑,點頭,然後一口將杯子麵啤酒喝幹,道:“今天我們喝盡興。”

    走在回去的路上,周楠婷低聲對姚澤問道:“你有沒有覺得陸菲今天有些不正常。”

    姚澤對著周楠婷翻了個白眼,道:“別疑神疑鬼的,人家那不正常了。”

    “可是……”

    “姚主任,你送楠婷回去吧,我自個坐車回賓館。”周楠婷剛要說話,走在前麵的李陸菲突然回頭,對著姚澤笑了笑,說道。

    姚澤問道:“你沒喝多吧?”

    李陸菲擺手道:“沒事,你看我像喝多的樣子嗎?”

    姚澤笑了笑,“那成。你路上注意些。”

    ……

    李陸菲回到賓館時,在門口碰到了周大誌,周大誌似乎也是剛從外麵吃完飯回來,臉上帶著酒氣的朝著剛把房間門打開的李陸菲走了過去,見李陸菲臉上通紅,周大誌問道:“喝酒了?”

    李陸菲怨恨的望著周大誌道:“滾遠點,我看了你惡心。”

    周大誌朝著周圍瞅了幾眼,見沒人,就一下子將李陸菲給推了進去,然後迅速將李陸菲的房門關上。

    房間傳出李陸菲的聲音:“滾開,你這雜種。”

    “你不是看我惡心嗎,老子今天就惡心給你看看,看老子今天幹不死你……”

    ……

    “姚澤回去後我想辭職不幹了。”姚澤和周楠婷坐在賓館附近的一個公園石凳上,周楠婷對姚澤說道。

    姚澤點了支煙,抽了口後,問道:“為什麼不想幹了?”

    周楠婷笑道:“那種工作不適合我啦,我的性子直,肯定是不適合在體製混的。”

    “也是。”姚澤笑了笑,問道:“那你有什麼打算?”

    周楠婷一抹水靈靈的大眼睛望著姚澤道:“打算最近兩年內結婚生子,然後相夫教子做一個好太太好母親。”

    姚澤頗為驚訝的看了周楠婷一眼,“你找到喜歡的男人了?”

    “當然。”周楠婷挑眉笑了笑。

    姚澤啊了一聲,問道:“我怎麼不知道?”

    周楠婷瞪了姚澤一眼,道:“憑什麼我的事情要讓你知道!”

    姚澤笑而不語,然後起身道:“那我走了。”

    周楠婷突然咯咯嬌笑了起來,一把拽住姚澤的胳膊,又讓他坐了下去,笑靨如花的嬌聲道:“你吃醋生氣了?”

    “我犯的著吃醋?你又不是我女朋友。”姚澤撇嘴道。

    周楠婷望著姚澤,問道:“你對我有感覺嗎?姚澤。”

    姚澤朝著周楠婷俏麗的臉蛋上看了兩眼,然後違心的搖頭道:“完全沒感覺。”

    “可是,你的眼睛已經出賣了你。”周楠婷一副看穿姚澤的模樣,突然又正色了起來,“那你知道我喜歡你嗎?”

    姚澤聽了周楠婷的話隻感覺頭疼的厲害,自己八字是不是太好了,桃花運好到爆棚。

    

Snap Time:2018-08-22 00:20:10  ExecTime: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