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作者:官場痞子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  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14-04-12)      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靜的等待(14-04-11)      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時出現(14-04-09)     

第四百八十五章折返淮源


  李德將秦海心母女兩人送回去後,去了一趟廢棄工廠,於乾已經被禁錮在這一個星期,此時衣衫襤褸頭發亂糟糟的,活像個乞丐。
  他雙眼充滿了血絲,臉上也呈一種病態的虛弱,他被綁在一把大木竹椅上已經好幾天,除了大小便會給他解開繩子以外,其他時間都是被綁在上麵的。
  三名大漢在他不遠的地方玩著鬥地主,於乾口幹舌燥,就喊道:“大哥,能給我點水喝嗎?”
  其中一人輸了錢,扭頭瞪了於乾眼,怒聲道:“還他媽想喝水,老子有尿你喝不喝?”
  於乾一臉怒意,但見那漢子起身要揍他,他感覺弱了下來,訕訕道:“我不喝了,不喝了。”
  李德將車子停好走進了工廠,拍了拍身上的黑色西服,聳了聳鼻翼,感覺到工廠一股子騷臭味他不由得皺了皺眉,然後對著三個打牌的漢子沉聲道:“不是說了不準虐待他嗎,他要喝水為什麼不給?”
  剛才那發火的漢子見了李德就悻悻一笑,從桌子上拿起礦泉水喂給於乾喝。
  於乾喝完水後,望著李德帶著祈求的神色道:“李叔叔,你放了我吧,就把我當個屁給放了吧,我實在受不了了,求求你……求求你。”
  李德走到於乾身邊蹲下,然後笑眯眯的輕輕搖頭道:“我真不打算放了你,你害死我兒子,你覺得我會這麼輕易就放了你?”
  於乾帶著哭腔道:“李明海真不是我殺的,我也是受害人,我是受了陳光毅的挑唆,否則我怎麼回去抓秦海心,後麵李哥有衝了出來,這……這都是偶然的。”
  李德望著一臉祈求的於乾道:“這些都不重要了,人都已經死了,還說這些有什麼用。”他冷眼望著於乾,輕笑一下,道:“你知不知陳光毅已經死了?”
  於乾聽了李德的話,詫異的瞪大了眼睛。
  李德笑著點頭,道:“對,沒錯,陳光毅是我找人殺的,他的手下殺了我兒子,所以我必須殺了他,讓他下去給我兒子贖罪,至於你……”
  “李叔,真的,李叔,這些和我沒關係,您……您別殺我,我不想死。”於乾在聽到陳光毅被李德殺後,心又恐又驚,聲音中帶著顫抖。
  李德厭惡的看了於乾一眼,道:“放心好了,我現在還不會殺你,留著你還有用呢。”
  見於乾一臉疑惑,李德再次笑了起來,道:“你知不知道你那傻子二弟馬上就要和秦海心結婚的事情麼?等他們結了婚,秦海心就能全麵掌控於家產業,到時候於家的產業最終都會落到我手,而你的作用就是,如果秦海心失敗了,你就是我威脅於宗光的籌碼。”
  “你說,於宗光會不會為了你放棄整個家族產業?”
  “不,不會的,我爸討厭我都來不及,怎麼可能會為了我把那麼大的產業給你,你放了我,我幫你抓於淩風,於淩風才是我爸的寶貝,隻要把他抓了,我爸一定會乖乖就範的。”於乾趕緊說道。
  李德笑眯眯的望著於乾嘖嘖稱奇的道:“你還真是夠厲害的,怕死到了這種程度,連自己弟弟都要出賣,真是個禽獸啊。”
  於乾帶著一臉瘋狂之色的道:“他不是我弟弟,他隻不過是那個婊子和我爸生的野種,我才沒有什麼弟弟。”
  “少和我廢話,你們家那些破事我才沒心情去聽,我隻是來告訴你一聲,陳光毅已經死了,如果你不老老實實的配合我,下一個死的就是你,老實在這待著吧。”李德鄙夷的看了於乾一眼後,對著三名看守的人吩咐幾句,然後轉身離開了廢棄工廠。
  ……
  自從見了秦海心以後,姚澤感覺香港這邊的事情越來越複雜,李德掌握了自己的證據,威脅著秦海心嫁給於淩風這些事情都不是能用正經手段去和他搏鬥的,他打算回江平一趟,畢竟江平是李德的老窩,而自己強硬的後台也在江平,所謂無奸不商,而且像李德這種江平的大富豪,姚澤不相信他賺的都是清白錢,正好大嶼山農改接近尾聲,需要有人回淮源一趟給領導報告這邊的情況,姚澤便打算自己親自走一趟。
  飛機穿過雲霄直接飛入蔚藍的天空,姚澤靠在經濟艙的座椅上,微微一下,心想,這次總不會碰到小空姐楊穎了吧,正當姚澤眯著眼睛假寐的時候,感覺自己前麵站著個人,姚澤微微睜開眼睛,見自己前麵身穿空姐裝的女子正躬身望著自己,臉上一臉的似笑非笑之色,姚澤驚訝的瞪大了眼睛,“這都行?”
  次美女空姐不是楊穎又是誰?
  “好你個姚澤,走了連說都不和我說一聲。”楊穎杏目怒視著姚澤,一副佯怒的模樣,嬌俏的臉蛋因為嬌憤顯的極其漂亮。
  姚澤笑眯眯的看了看周圍,然後低聲道:“丫頭,形象,注意形象啊,你可別忘了你是空姐。”
  “為什麼走之前說都不跟我說一聲,打算就這一走了之,以後再也不見了?”楊穎紅著眼眶,根本不在乎什麼影響。
  姚澤一臉的苦笑,做了個噓的手勢後,道:“我又不是不來了,這次回去隻是有些工作任務,等任務完成了還會回來的,你跟我急什麼啊。”
  楊穎一副半信半疑的模樣問道:“真的?”
  姚澤笑道:“比珍珠還真,我從來不騙女人的。”
  “切,誰信你啊,你是回淮源嗎?”楊穎出聲問道。
  姚澤點頭道:“是啊,回去有些事情。”
  楊穎點了點頭,然後輕聲道:“晚上我去找你。”
  姚澤詫異道:“你不用工作。”
  楊穎抿嘴笑道:“這你不用管,反正晚上我去找你。我要看看你住在什麼地方。”
  姚澤苦笑道:“成,你到時候打我電話。”
  姚澤下飛機後,馬不停蹄的回到農業廳,去農業廳副廳長李國定哪匯報了香港農改那邊的情況,李國定聽好笑眯眯的點頭,“好啊,能把香港那邊的事情順利搞好,回來了我們農業廳專門給你搞個慶功宴,估計市委那邊也會進行表彰,姚澤啊,我都有些羨慕你了。”
  姚澤和李國定坐在沙發上,遞了一支煙給李國定,然後道:“還不是多虧李廳長照顧我才能如此順利。”
  李國定聽了就哈哈笑了起來,道:“你這馬屁拍的可有些虛偽了,我可沒那個能力去照顧你,你以後的前途可要比我好的多,我啊,都老了。”
  姚澤和李國定閑扯了幾句,然後又把自己要回江平市兩天的事情說給李國定聽,李國定聽了就問道:“香港那邊不急吧?”
  姚澤道:“現在已經接近尾聲,不急的。”
  李國定就笑道:“那你就回江平住兩天,這段時間辛苦你了,不過可不要耽擱太久。”
  姚澤笑著點頭,道:“我會盡趕回香港。”
  姚澤從農業廳出來的時候,夜色已經降臨,天氣有些微涼,他攏了攏自己的夾克領子,然後抽去一支煙點上,走到街對麵的小飯館點了一葷一素坐下,然後等著上菜。
  如同有心靈感應一般,姚澤正想著要不要聯係一下劉曉嵐的時候,劉曉嵐的電話便打了過來,姚澤掏出手機笑眯眯的接通。
  劉曉嵐在電話媚聲媚意的道:“老公,現在忙嗎?”
  姚澤第一次從劉曉嵐嘴聽到軟綿綿的老公兩字,感覺心都要融化了,悻悻的笑道:“不忙不忙,正準備吃飯呢。”
  劉曉嵐在電話嬌聲道:“是不是和女孩子一起吃飯?”
  姚澤笑道:“我一個人呢。”
  劉曉嵐此時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雙腿重疊在一起,露出柔美的線條來,她聽了姚澤的話,就嬌聲道:“我想陪你吃飯。”
  姚澤哈哈笑道:“好啊,你過來吧。”
  劉曉嵐笑了一下,啐道:“等我做飛機來香港估計可以吃早飯了。”
  姚澤將煙蒂塞進煙灰缸,望著小飯館外麵的人來人往,心情異常舒暢,笑著道:“誰說我在香港。”
  劉曉嵐驚喜的瞪大美眸道:“你回來啦?”
  姚澤點頭笑道:“當然,剛下飛機沒多久呢,要不要過來陪我吃飯,就在咱農業廳對麵的小館子。”
  “等著我,我馬上過來。”
  大概是過了二十分鍾,劉曉嵐一身高檔的職業套裝,踏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風風火火的走進了小飯館,這麼富貴逼人、貴氣十足的少婦出現在這種小飯館,立馬引起了小飯館所以客人的側麵,劉曉嵐美眸環視一圈,在靠窗戶的位置看見姚澤正朝著自己招手,便微微抿嘴,朝著姚澤走了過去。
  姚澤等劉曉嵐在自己旁邊坐下後,苦笑道:“你這氣場也太足了,不是讓我遭人嫉妒嗎。”
  劉曉嵐差不多另個月沒見姚澤,心想的厲害,就笑眯眯的抱住姚澤的胳膊,嬌聲問道:“那你不感覺很幸福嗎?有我這麼出眾的女人死心塌地的跟你。”
  姚澤見劉曉嵐一副嬌媚的模樣,頓時心就有些起火,恨不得現在就能和她溫存一番,“當然幸福,晚上去了大床上肯定會更幸福的。”
  “色狼,今天晚上不能陪你,我的去冰旋那。”劉曉嵐抿嘴笑道。
  姚澤一臉鬱悶道:“那個冰旋啊,我回來一趟容易嘛,為什麼不陪我。”
  劉曉嵐就嬌聲道:“我也沒辦法啊,都已經答應人家了,誰知道你今天要回來,冰旋你不是見過麼?上次咱們一起吃過飯。”
  姚澤回憶了一下,頓時想了起來,苦笑道:“是那個處處和我作對,看我不爽的冷美人吧?”
  聽了姚澤這個評價,劉曉嵐咯咯嬌笑了起來,點頭道:“對,就是她。”
  

Snap Time:2018-10-24 09:20:50  ExecTime: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