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作者:官場痞子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  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14-04-12)      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靜的等待(14-04-11)      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時出現(14-04-09)     

第四百五十六章通靈的海龜


    眼前是一隻老態龍鍾的大號海龜,由於圍觀的人太多,那海龜將頭龜縮在龜殼,不敢伸出頭來。

    秦海心擠進去後,見到這隻奇大的海龜頓時瞪大了美眸,一臉的不可思議,眼前的海龜不僅個頭大,連龜殼都是一副蒼老古樸的樣子,看上去極其玄妙。

    人群中有村民對撲捉到這隻大號海龜的漁夫讚歎的說道:“就這麼大號的海龜,賣給有錢人,恐怕得賣不少錢,老孫頭,這下可是發達了啊。”

    那帶著破草帽的老孫頭嘴叼著一支煙,臉上露出燦爛的笑意,一嘴烏黑發黃的牙齒露了出來,他用腳踢了踢海龜的龜殼,笑眯眯的道:“這家夥都成精了,這麼大個的,我撲魚這麼多年,從來沒見過,你們說要是再給它些年月會不會真修煉成精了。”他高興的大笑了起來。

    周圍的村民無不露出羨慕的神情,光這隻龜賣給有錢人當寵物都得賣個好價錢。

    其中有村民樂的笑著說道:“你說吃了這龜的肉,會不會祛百病之類的,這個成精的玩意說不定吃了能夠延年益壽也沒個準呢。”

    “就是,我看這隻烏龜可以當做珍貴的藥材,或者煲湯來喝,吃了它的肉,那龜殼可以用來做藥引,賣給中藥鋪子,也是一筆不不菲的收入啊。”又一個中年婦女建議的說道。

    秦海心在一旁聽了直皺眉頭,也許這龜真是通靈了,眾人的話讓它慢慢的伸出了脖子,仿若一副求饒的模樣看著眾人,眼中似乎充滿了希冀一般。

    “嘖嘖嘖,你看這龜多靈性,不得了啊,不得了。”老漁夫讚歎一聲,準備將海龜弄走。

    姚澤隻是來看稀奇的,見沒什麼可看了,就準備喊秦海心離開,那知道在漁夫躬腰去抓海龜的時候,秦海心出聲了,她對老漁夫問道:“你準備怎麼對它?”

    老漁夫看了秦海心一眼,咧嘴一笑,問道:“姑娘喜歡?”

    秦海心似乎能感覺到這個海龜的悲涼,忍不住動了惻隱之心,也許是肚中懷了孩子,想給孩子積點德吧,她不忍老漁夫將海龜弄走,成了別人的盤中餐,就點頭說道:“把它賣給我吧,你開個合理的價,如果價錢合理我現在就買了。”

    老漁夫聽了,頓時高興起來,頓了頓準備說話的時候,其中一個中年婦女村婦插嘴道:“這東西百年難得一見,肯定得給個好價錢,否則賣了可惜。”她是有意幫襯老漁夫抬高價碼的。

    姚澤聽了中年婦女的話皺了皺眉,他走到秦海心身邊,問道:“你真喜歡啊?”

    秦海心笑著點頭,姚澤就走到漁夫跟前,笑眯眯的道:“老孫頭,這位姑娘是我一朋友,你看能不能開個友情價?”姚澤到大嶼山已經十來天了,對於這的村民倒是基本上都弄的清楚了,而老孫頭這幾天更是經常和姚澤一起喝著自己釀的酒,就著花生米暢聊古往今來的奇人異事,倒是歡的很。

    “她是你朋友啊。”老孫頭朝著秦海心打量一番,直讚歎的點頭道:“你女朋友吧?長的真夠靚的。”老孫頭由衷的讚歎一句,倒是讓秦海心羞紅了臉,姚澤倒是沒什麼反應,開口道:“一萬塊錢吧,這個海龜賣給我朋友。”

    “啥?一萬塊!”圍觀的眾村民炸開了鍋,頓時覺得姚澤太黑了,竟然隻出一萬塊,就想把這活成精的海龜買走。

    老孫頭沒有理會眾人的嘩然和不平,隻是笑了笑,點頭道:“既然是你的朋友,價錢好說,就按照你說的給吧。反正我老光棍一個,要那麼多錢也沒個兒孫繼承,夠花就行了。”老孫頭笑的道。

    姚澤對著老孫頭伸出大拇指,感謝的道:“謝了,待會兒有時間再去陪你喝幾杯。”

    “沒問題,哈哈。”

    秦海心從包包拿出一遝嶄新的港幣遞給老孫頭,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道:“謝謝了。”

    老孫頭接過錢,放在手掌上拍了拍,咧嘴笑著道:“別謝我,我是看了你男朋友的麵子,否則一萬塊錢,我老頭子才不幹呢,傻子才賣這個價錢。”

    秦海心羞紅著臉,想要解釋姚澤不是他男朋友,話還沒解釋出來,姚澤就扯了扯秦海心胳膊,道:“你買這個大個海龜準備拿回去養著?”這時見沒戲可看,村民各自散開該幹嘛幹嘛去了,老孫頭和姚澤說了幾句拖著他的漁網朝著家走去。

    秦海心聽了姚澤的問話,抿嘴笑道:“喂養著還不如給它自由,把它放生了吧。”

    姚澤料到秦海心可能會這麼做,不由得苦笑的道:“你這是愛心泛濫啊,花一萬塊錢做好事。”

    “就當是積德行善,給後代積點德吧。”秦海心蹲下身子,望著已經探出頭的海龜,笑眯眯的道:“走吧,你可以回歸大海了,以後自己注意一點,別再被人給撲了去,下次你就不會有這麼好的運氣啦。”秦海心一本正經的很海龜說著話,一旁站著的姚澤不由得好笑,問道:“你說的,它能聽懂嗎?”

    秦海心沒去看姚澤,隻是盯著海龜凝望著自己的眼睛,點頭道:“它能聽見的,我相信。”

    姚澤不由得莞爾,不過,當姚澤看向海龜的時候,不知是幻覺還是什麼,竟然看到海龜流眼淚?

    姚澤揉了揉眼睛,再去看的時候,那隻海龜已經朝著海邊慢慢爬去,臨近海水的時候,海龜竟然停了下來,很人性化的扭頭看了秦海心一眼,又朝著秦海心慢騰騰的爬了過去。

    秦海心滿臉笑意,又蹲了下去,問道:“怎麼又回來了?”

    海龜擺了擺腦袋,應該是搖頭的意思。

    秦海心試探的道:“不想走,要跟著我嗎?”

    海龜不能說話,不過竟然爬到秦海心腳步,朝著秦海心蹭了蹭,姚澤瞪大眼睛看著這一幕,心頓時感覺不可思議起來,不由得驚歎的爆粗口道:“真他媽神了。”

    “抱著它,我們到海邊走走。”秦海心站了起來,對姚澤笑眯眯的道。

    姚澤愣了一下,指著龐大的海龜,質疑的道:“抱著它?”

    秦海心笑著點頭,:“對啊,難道讓我一個女人抱?”

    姚澤苦笑的道:“幹脆把它放車子在來散步吧。”

    秦海心笑著點頭,“也好,這麼大個抱著散步確實難為你了。”秦海心嬌俏的笑了起來。

    姚澤將海龜放進車,秦海心鎖好車門後,兩人並肩的朝著前麵的淺灘走去。

    兩人走到淺灘的海水邊坐下,秦海心由於要開車子,所以來的時候沒有穿高跟鞋,穿了一雙粉色的涼拖鞋,她將拖鞋從腳上踢了下去,將一雙玉足埋進了沙堆,然後麵帶微笑的對姚澤說道:“還沒恭喜你,從副處級升到處級,真厲害呀。”

    姚澤苦笑道:“恭喜什麼,我寧願回去當副縣長。”

    秦海心不懂官場的事情,聽了姚澤的話,不由得莞爾一笑,便不再說話,隻是將目光望向了遙遠的海麵,俏臉上露出癡迷的表情。

    姚澤感覺這種沉默很溫馨,不想打破這種感覺,陪著秦海心坐在沙灘上,一陣陣微涼的海水拍到到岸上,浸滿到腳邊,清清涼涼的,心極其愜意,過了好一會,姚澤才打破沉悶,對著秦海心問道:“時間定了嗎?”

    “啊?”秦海心從深思中回過神,疑惑的問道:“定什麼?”

    “你的婚期啊,不是過來香港嫁人嗎?”姚澤擠出笑意的說道。

    秦海心鋝了鋝被海風吹亂的劉海,臉上夾雜著複雜的情緒,聲音嬌柔的道:“已經定下來了,下月初八。”

    姚澤心有些微恙,問道:“請我嗎?”

    秦海心望著姚澤美眸中波光閃爍,姚澤問的話讓她心微微一痛,臉色有些蒼白的道:“如果姚……姚主任肯賞光,當然得請。”姚主任,多麼生疏的叫法,秦海心感到一絲悲涼,自己竟然和姚澤連好朋友都算不上。

    “到時我一定去,希望你能幸福。”姚澤低聲柔和的祝福秦海心。

    ……

    

Snap Time:2018-08-22 03:56:30  ExecTime: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