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作者:官場痞子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  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14-04-12)      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靜的等待(14-04-11)      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時出現(14-04-09)     

第四百四十九章曲終人散時


  坐在車,姚澤見後排座位的李陸菲一臉悶悶不樂的樣子,低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就猶豫著要不要把周楠婷喊出來和李陸菲見一麵,或者周楠婷能從李陸菲嘴套出些消息來。
  李陸菲即便知道周楠婷在香港,也不會將消息泄露出去,於是姚澤撥通了周楠婷的電話,這幾天姚澤工作任務太重,一直沒時間陪周楠婷,周楠婷在香港人生地不熟,也不太敢一個人瞎逛,打了姚澤幾次電話都說忙,鬱悶的隻好窩在賓館看電視。
  見姚澤的電話打了過來,周楠婷麵帶喜色的趕緊接通,抱怨的道:“終於舍得給我打電話了?”臉上一臉的幽怨隻可惜姚澤看不見。
  姚澤笑著從鏡子看了一眼後排的李陸菲,然後道:“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飯?”
  “好啊、好啊,吃完飯再去看電影、逛街。”周楠婷笑眯眯的說道。
  姚澤笑道:“成,我去賓館接你。”
  掛斷周楠婷的電話,李陸菲疑惑的問道:“不是說隻有我們兩個人嗎?”
  姚澤笑道:“臨時決定喊她的,見到她你一定會很開心的。”
  “誰啊?”李陸菲更加疑惑起來。
  姚澤一副神秘模樣道:“見了你就知道了。”
  ……
  竇可瑩一直住在賓館住了三天,等到額頭上的淤青消除之後才打算回家,這幾天雖然和姚澤住同一個賓館,不過兩人沒有再碰到麵。
  竇可瑩倒是對姚澤多了一絲好感,這個年輕的‘小流氓’雖然嘴上喜歡沾點便宜,不過人品倒是沒多大的問題,至少那天晚上喝醉了,他沒有乘人之危。
  如果她知道姚澤用手拍了她的屁股,不知道她還會不會覺得姚澤人品很好。
  回到家的時候,竇可瑩倒是沒想到家來了客人,是竇魏國多年的老友,政務司司長蔣天正,兩人坐在沙發上寒暄,竇魏國的老婆蔡芬在廚房做飯。
  聽到開門的聲音,竇魏國朝著門口望去,見是自己女兒,竇魏國笑的道:“咋這個時候回來了?”
  竇可瑩臉上帶著笑意的走到兩人跟前,笑著和蔣天正問了聲好後,才對他父親竇魏國說道:“突然想家了,回來看看你們二老,怎麼了,不歡迎啊?”
  一旁的蔣天正聽了竇可瑩嬌俏的話,頓時哈哈笑了起來,道:“可瑩還是和小時候一樣可愛,一點都沒變,相貌倒是越發的落的水靈了。”蔣天正由衷的讚歎道。
  竇可瑩抿嘴一笑,在竇魏國旁邊坐下,然後柔聲道:“蔣叔叔謬讚了,晴晴才是正真的大美女呢。”
  說道自己女兒,蔣天正就是一陣唉聲歎氣,鬱悶的道:“我這個女兒真是讓人操碎了心,什麼都好,就是感情搞的一塌糊塗,哎……”
  竇魏國聽了蔣天正的話,朝著竇可瑩瞅了一眼,也是感歎的道:“現在的年輕人,處理感情問題太過幼稚,一點都不成熟,哪像我們那個年代,離婚的有幾個,現在倒好,這離婚倒是家常便飯的事情了。”
  “誰說不是呢,我那女兒現在就鬧著和他丈夫離婚呢,真是愁死人了。”蔣天正談起女兒蔣勤勤的事情,臉上便是一臉愁容。
  見兩人說起了婚姻的事情,竇可瑩趕緊轉移話題的道:“蔣叔叔,晴晴現在還在給你當秘書?”
  “可不是。”蔣天正一臉苦笑的道:“她這秘書當的比我還厲害,什麼事情都管著我,還美其名曰是在幫著她母親監督我,怕我被年輕的小狐狸精給迷上了,對這個女人我實在是沒轍啊。”
  竇可瑩聽了嬌笑一起,“晴晴可真有意思,這都幾年沒見過她了,倒是有些想念。”
  蔣天正道:“想念了就多聯係聯係,雖然你們都嫁人了,但是姐妹情誼可不能丟了。”
  “嗯,最近幾天我會聯係她的。”竇可瑩笑眯眯的對竇魏國道:“爸,要不我和晴晴一樣,去給您當秘書去?”
  竇魏國沒好氣的道:“咋滴,你也想來監督我?”
  竇可瑩笑道:“你心虛?”
  竇魏國哈哈笑著說道:“你這死丫頭,沒大沒小的,我做事光明磊落,什麼時候心虛過,你如果想當我的秘書我還真求之不得,要不明天就給你辦個入職手續?”
  竇可瑩悻悻一笑,道:“算了吧,我可不喜歡你們那的工作氛圍,死氣沉沉的,不知道晴晴姐是怎麼熬過來的。”
  蔣天正接嘴道:“那丫頭倒是很喜歡這份工作,工作積極性比我還高。”
  竇可瑩覺得兩人聊的話題沒意思,正要去廚房找蔡芬的時候,竇魏國的話引起了竇可瑩的注意,剛才沙發上站起來,又坐了回去。
  “你剛才說的那個姚澤有那麼厲害嗎?”竇魏國接著剛才的話題和蔣天正聊道。
  蔣天正笑眯眯的點頭,讚歎的道:“可不是嗎,二十四歲的處級幹部,在內地,有多少體製中人在這個年紀能到這個水平,不說他的職位有多高,光是他的農改計劃就很不得了,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能在咱們這個糧食產量大國的農業上用心的去做文章,前途絕對不可限量啊。”
  竇魏國笑著點頭,道:“還真想見見這個年輕人,看看被你誇的神乎其神的小家夥有多厲害。”
  蔣天正笑道:“要不抽個時間讓那小家夥見見咱們這個警界的大佬?”
  “哈哈,我看成,好久沒痛苦的喝上幾杯了。”
  竇可瑩想起前兩天遇到的那個年輕男子也叫同樣的名字,頓時有些好奇起來,對著蔣天正問道:“那個姚澤是不是女兆,姚?”
  蔣天正笑著點頭,打趣的道:“怎麼,咱們可瑩想認識一下那個年輕才俊?”
  竇可瑩俏臉一紅,嗔怪道:“隻是好奇這個姓氏,蔣叔叔別取笑侄女。”
  “這個姚澤你們安排他住在什麼地方?”竇可瑩又問道。
  蔣天正饒有興致的看了竇可瑩一眼,臉上帶著略含深意的微笑道:“安排在金海大酒店,侄女如果有興趣我可以給你他的電話號碼,你們年輕人可以一起聚聚嘛。”
  “老蔣,你不安好心啊,我閨女都是結婚了,你這麼做是想抬起他們夫妻間的關係嗎?”竇魏國惡狠狠的瞪了笑的蔣天正一眼,而後對竇可瑩道:“你去廚房幫幫你母親,我和你魏叔叔有些事情要談。”
  竇可瑩點了點頭,臉上變的有些不自然,蔣天正所說的姚澤竟然和自己前兩天遇到的那個年輕男子是同一人,他竟然還是內地的一名處級幹部。
  竇可瑩苦笑不已,覺得這種偶遇倒是有點意思,雖然知道了姚澤的身份,不過竇可瑩可沒有再次聯係姚澤的意思。
  吃完晚飯,送走蔣天正之後,竇可瑩原本樂的俏臉變的憂鬱起來,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蔡芬見女兒沉默的低下頭,就好奇的問道:“可瑩,你這是咋了,情緒怎麼突然變失落了?”
  竇可瑩朝著蔡芬看了一眼,蠕動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蔡芬急切的道:“到底怎麼了,又和於乾鬧矛盾了。”
  送走蔣天正的竇魏國剛好聽到蔡芬的話,頓時就黑著臉,道:“那小子現在是越來越過分了,他這是在挑戰我的耐性,可瑩,不信就和那混蛋離了吧。”
  “胡說八道什麼,有你這麼勸女兒的嗎?”蔡芬瞪了竇魏國一眼,然後又扭頭道:“別聽你爸胡說八道,夫妻間吵吵鬧鬧是平常的事情,離婚不到萬不得已就別去想。”
  竇可瑩抬起頭,紅著眼眶朝著蔡芬看了一眼,道:“我想離了。”說完,委屈的眼淚嘩嘩的從眼角流淌出來。
  竇可瑩的舉動把竇魏國和蔡芬嚇了一大跳,蔡芬把竇可瑩摟入懷,關切的道:“女兒,你這是咋了?有什麼委屈就說出來,讓你爸給你做主。”
  竇魏國沉著臉,冷聲道:“還能怎麼樣,肯定是那個混蛋惹了我女兒,我現在就去收拾他。”竇魏國怒氣衝衝的就要出門。
  竇可瑩趕緊喊住竇魏國,擦了擦臉頰的眼淚,道:“別去找他了,這次已經到了非離婚的地步,所以沒必要再去找他麻煩。”
  竇魏國坐在沙發上,對著竇可瑩問道:“你們之間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什麼這次這麼堅決的要離婚?”
  竇可瑩搖了搖頭,道:“別問了,我隻是告訴你們一聲,我要離婚了,至於具體原因,現在還不方便說。”竇可瑩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道:“我累了,先回房休息。”
  望著竇可瑩默默的走進自己的臥室,竇魏國和蔡芬對視一眼,滿是不解的神色。
  ……
  姚澤將車子停在了酒店門口,搖下車窗,然後對著俏生生的站在門口左顧右盼的周楠婷揮了揮手,周楠婷看到姚澤,漂亮的臉蛋上露出一抹動人的微笑,她身上穿的是姚澤上次在地毯上給她買的一條牛仔短裙,修長的美腿上套著黑色的褲襪,上衣是一件米灰色的合同襯衣,腳上穿著一雙齊小腿位置的褐色皮靴,她走到副駕駛位置,直接拉開門坐了進去,不待她說話,姚澤笑著朝著後排努了努嘴,笑著道:“瞧瞧後麵坐著誰。”
  周楠婷上車的時候隻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姚澤身上,聽了姚澤的話,她扭頭看去,頓時美眸露出驚喜之色,“呀,菲菲,你也在啊。”她打開副駕駛的車門,跑到後排和李陸菲坐到一起。
  李陸菲看到周楠婷時也是露出驚喜之色,周楠婷這一聲不吭的就消失了一個多月,李陸菲此時見到閨蜜頓時憂鬱的臉頰終於露出了開心的笑意。
  (求一下月票,看看自己賬號有沒有月票,有的投一下,謝謝了。)
  

Snap Time:2018-12-17 17:37:08  ExecTime: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