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作者:官場痞子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  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14-04-12)      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靜的等待(14-04-11)      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時出現(14-04-09)     

第三百八十章你喜歡姚主任


    秦海心一直忙到天黑了,才將手頭的事情忙完,見於淩風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如同小雞啄米般的參瞌睡,秦海心無奈的搖了搖頭,將文件整理好放進抽屜後,拿起桌子上的黑色小挎包,走到沙發前將於淩風叫醒。

    於淩風一臉茫然的睜開眼睛,問道:“秦姐姐,你忙完了嗎?我都無聊死了。”秦海心笑著點了點頭,道:“忙完了,走吧,去你家吃飯去。”

    帶著於淩風走出公司,大門口停著一輛勞斯萊斯轎車,是專門來接秦海心和於淩風的車子。

    兩人坐進了後排位置,車子緩緩啟動,於淩風又舊話重提的問道:“秦姐姐,我們什麼時候去海上玩遊艇?”

    秦海心敷衍的說道:“再過幾天吧,等不忙了就去。”

    “好吧,那過幾天不忙了你可得來找我。”

    秦海心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將目光看向窗外,思緒卻飄到了九霄雲外。

    勞斯萊斯緩緩的開進了富人居住的別墅區,在第三棟別墅前麵停了下來,秦海心不是第一次來這了,所以並沒有被這麵優美的環境所吸引,推開車門走了出去,於淩風和秦海心兩人一起進了別墅的大廳。

    秦海心剛剛踏進大門,就聽到了一陣爽朗的哈哈大笑聲,這笑聲中,秦海心分辨出了李德的聲音,看來他真的來商量自己的婚紗了。

    今天晚上恐怕是得定下來了。

    想到這秦海心內心有些苦楚,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難道孩子就這麼給打了?

    “海心,你來了。”坐在沙發上的於宗光瞧見秦海心和兒子走了進來,於是笑眯眯的起身,從他的表現看,對秦海心還是相當重視的。

    坐在於宗光旁邊的自然就是風塵仆仆從江平感到香港的李德,見於宗光站了起來,李德自然不能托大,也帶著笑意的站了起來,然後望著秦海心虛情假意的說道:“海心,這段時間在香港表現的不錯,辛苦你了。”

    秦海心此時並不想把和李德的關係搞的太僵,於是點了點頭,卻沒有答話,李德尷尬的咳嗽一聲,悄悄往旁邊退了幾步,李德就笑著道:“既然海心來了,那咱們就開飯吧。”

    “早就該開飯了,這都幾點了,我當是等什麼大人物呢。”一旁一個不陰不陽的聲調想起,一個穿著白色西裝的男人從沙發上站了去來,打量秦海心幾眼後,不悅的輕哼了一聲。

    “於乾,你給我閉嘴,這哪有你說話的份!”於宗光見兒子對秦海心冷嘲熱諷頓時就板起了臉,訓斥了於乾幾句,然後笑眯眯的對秦海心道:“別你他,從小被我慣壞了,咱上桌子邊吃邊聊。”

    秦海心冷眼看了於乾一眼,然後跟在於宗光身後朝著飯桌走起。

    這是一名美婦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她不悅的拽了於乾胳膊一下,輕聲責怪道:“你就不能少說兩句,別熱咱爸不高興。”

    於乾哼聲道:“我就是看那個秦海心不順眼,她如果嫁給了二弟,以爸對二弟的喜愛,以後家的打半財產恐怕都會落入他們兩人的手中,我不服這口氣。”

    “何必呢,錢夠用就成了,要那麼多還是麻煩事情,好了,別生氣了,去吃飯吧。以後說話注意著點,爸現在本來就對你意見大,你還專門做讓他生氣的事情……”

    “好了,我知道了,忍氣吞聲而已,誰不會!”於乾打斷了美婦的話,氣衝衝的朝著餐桌走去。

    於乾的老婆竇可瑩無奈的皺了皺月牙般的柳眉,歎了口氣後朝著跟著丈夫走了過去,一身合體的緊身小旗袍將她婀娜多姿的身段展現的玲離盡致,胸前那碩大的胸部和身後挺翹圓潤的大臀部無疑不是男人夢寐以求的神物……

    眾人圍坐在一張大型的餐桌上,酒菜上齊,於宗光笑眯眯的給秦海心夾了一些美味的菜肴,然後對著一旁的李德笑著說道:“既然兩家人都在這,要不咱們今天就把婚事日期給定下來怎麼樣?”

    “好啊,要不咱們最近選個黃道吉日讓兩人完婚得了。”李德巴不得兩人早點完婚,這樣就可以站於家的光,自己公司便能化險為夷了。

    於宗光笑著點頭,“這個建議不錯。”他將目光轉向自己的傻兒子於淩風,臉上帶著慈祥的祥瑞,輕聲問道:“淩風,讓海心做你老婆好不好?”

    “讓秦姐姐做我老婆嗎?”於淩風瞪大了眼睛,一臉興奮的模樣,這似乎是他的一個夢想,能娶秦海心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夢想,雖然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其他什麼夢想,但是他唯一可以弄清楚的就是如果能娶秦姐姐當老婆,這輩子肯定會很幸福的。

    “秦姐姐,可以嗎?”於淩風目光希冀的望著秦海心,眾人的目光也盯在她身上,秦海心實在是說不出可以二字。

    心已經裝了一個男人,讓他說不出違心的話。

    “都什麼年代了,還包辦婚姻,秦海心我就不信你沒有喜歡的男人,我真搞不明白你嫁到我們家是出於什麼目的,喜歡我弟弟?”於乾冷笑一聲,“如果你說是因為喜歡我弟弟,那麼我會覺得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他弟弟可是個弱智,如果不是為了於家的錢,我相信沒有那個女人會嫁給自己弟弟,秦海心也不例外。

    “於乾你幹嘛!”竇可瑩見於宗光陰沉著臉瞪著於乾,於是偷偷拉了拉於乾的胳膊,低聲惱怒的道。

    “可瑩,你們吃好了吧,吃好了就先回去吧。”兩人還沒東筷子,於宗光就問兩人吃好了沒,顯然是有意趕他們離開。

    “爸,我們……我們吃好了,你們慢慢吃,我們就先回去了。”竇可瑩見於乾還想賴賬不走,於是扯了扯他的胳膊,皺著眉小聲道:“走啊,你非得爸開口把你罵走才開心?”

    “可是我還沒動筷……”

    於乾話還沒說完,就被於宗光瞪來的眼光嚇的一哆嗦,知道自己父親的脾氣,於乾也就不再強了,一臉不服的站了起來,冷哼一聲,氣衝衝的朝著別墅外麵走去。

    竇可瑩朝著餐桌的重任帶著歉意的笑了笑,然後追了出去……

    “我這大兒子,哎……”於宗光一臉憂愁的歎息一聲,“大兒子不成器,小兒子又……”看著傻傻愣愣的於淩風,於宗光心苦悶不已。

    他對一旁的秦海心道:“海心等你和淩風完婚後,我就把公司交給你來打理,雖然我那大兒媳也很聰明,但是卻無心職場,所以以後於家隻有倚靠你。”

    聽了於宗光的話,一旁的李德心狂喜,表麵卻不露聲色的端起杯子,笑著道:“今天不說別的,就談談咱們兩家的婚事,來,宗光我敬你一杯,以後咱們就是親家了……”

    ……

    當姚澤到了約定的漓江酒店,帶著兩女進了訂好的包廂才發現,原來一科竟然隻要周楠婷和李陸菲兩名女同誌去,其他的全是男人。

    大家一個個端正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瞧見姚澤進來,眾人紛紛拘謹的站了起來,姚澤就笑眯眯的擺手道:“大家別站起來啊,都坐,都坐下,下班後咱們就是朋友,這沒有什麼上級和下級,千萬別拘束,否則在一起聚的就沒意思了。”

    姚澤雖然說的很輕鬆,眾人也跟著點頭說是,可是每個人心依舊十分緊張,和自己的頂頭上司,有著他們去留權的上司在一起吃飯,如果能不拘謹那絕對是假的。

    服務員拿來菜單,讓眾人點菜,沒有人敢當著領導的麵自作主張,點的和領導口味還好,如果點的不和領導口味,這不就是沒事找事嗎。

    見眾人都不點菜,姚澤自己也沒點菜的習慣,於是笑眯眯的將菜單遞給旁邊的周楠婷道:“周秘書,這個艱難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周楠婷倒是沒有那麼多的顧慮,笑眯眯的點頭,拿起踩點開始點了起來。

    一頓飯吃下來,氣氛倒是顯的有辛默,主要是這些一科的同事和姚澤一起吃飯太過緊張,沒有誰敢帶頭活躍氣氛,姚澤也是個不太喜歡找話茬的人,所以一頓飯吃下來不鹹不淡的,和姚澤說話最多的就屬旁邊的周楠婷了。

    吃完飯,姚澤搶著將帳給結了之後,周楠婷就笑著建議道:“我請你們去唱歌吧,我知道最近有一家新開的ktv不錯,要不要去試試?”

    姚澤知道如果自己跟上,他們太拘束肯定放不開,於是笑著擺手道:“你們去玩吧,今晚工作的有些累了,想早點回去休息。”

    “就唱一會會嗎!”周楠婷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希冀的望著姚澤。

    姚澤苦笑的道:“算了吧,你們去玩,我跟著去了你們玩的不嗨,去吧,以後有機會再聚。”姚澤不容分說的擺了擺手,朝著自己停車的位置走去。

    周楠婷見姚澤不去,自己也沒了多少興致,但是唱歌的事情是她提出來的,如果見姚澤不去,這會兒她又說不去了,那就做的太過明顯了,於是隻好悶悶不樂的和眾人一起去了ktv。

    “你喜歡上姚主任了吧……”坐在出租車上,李陸菲突然對著周楠婷低聲問了這麼一句,臉上露出神秘的笑意。

    “胡說八道,他是我的領導我隻是很尊重他。”周楠婷心虛的解釋道。

    李陸菲抿嘴笑著搖了搖頭,狡黠的說道:“如果你不解釋我還不敢確定,經你這麼一解釋,我可以確定了,你肯定喜歡姚主任,咱們認識十來年了,我太了解你了!”

    周楠婷俏臉一紅,為了掩飾羞澀,周楠婷做出一副凶狠的模樣,惡狠狠的道:“死丫頭,胡說八道什麼,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Snap Time:2018-08-22 00:18:03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