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作者:官場痞子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  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14-04-12)      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靜的等待(14-04-11)      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時出現(14-04-09)     

第三百七十二章金發碧眼的俏佳人


    呃,讀者朋友過生,送上五千字大章,祝他生日樂!然後,再求一下月票,有月票的都投一下吧,痞子急需月票,拜謝了!

    --------------

    和陳媛媛打完電話,姚澤下床,重新穿上衣服,走到政府招待所大廳時,前台的女服務員剛下班,和姚澤一前一後走出大門口,看到姚澤,她臉上露出淺淺的微笑,然後對著姚澤喊了聲領導好。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然後問道:“你認識我?”

    那女孩兒甜甜一笑,搖頭道:“不認識,不過我認識那位領你過來的領導,是個很大的官。你既然住在政府招待所,應該也是政府官員吧。”

    姚澤不可置否的笑了笑,沒有回答那女孩,隻是說道:“我可不是什麼領導,話可不要亂說哦,你叫什麼名字?”見女孩子性格不錯,姚澤就隨意問了一句。

    那女孩子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話,得罪了姚澤,還算秀氣的小臉一下子變的蒼白起來,連忙道歉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以後不亂說話了,求您別告訴我們經理,現在找份工作實在不容易,求求你了。”

    女孩子年紀小,看不出眼色,以為說了什麼隱晦的話,惹得姚澤不滿,姚澤要告她的狀,情急之前,她也沒想那麼多,抓起姚澤的胳膊,帶著哭腔的求饒。

    此時,一個騎著摩托的男人將車子停在了招待所到門口,瞧著了這副場景,頓時火冒了起來,怒氣衝天的拿起手中的頭盔就朝著姚澤腦袋砸了去。

    那男子停摩托車氣勢洶洶時,姚澤就注意到他了,此時頭盔砸了過來,他自然第一時間發現,驚慌之餘趕忙將那女孩子推開,自己也朝著一旁躲去。

    !

    一聲頭盔砸在玻璃門上的巨大聲音響起,那女孩子一時沒反應過來被這聲音嚇的臉色慘白,待見自己男友氣勢衝衝朝著姚澤走來,她才恍悟,趕緊攔在前麵,急忙問道:“小南你這幹嘛,神經了。”

    “你躲開,我今天廢了這個王八蛋。”叫小南的年輕人一把推開那女孩,惡狠狠的揪住了姚澤的衣領,還沒使出拳頭的時候,姚澤突然出手,猛的一拳就朝著男子臉上砸去,姚澤雖然看上去清秀,但是平常身子骨卻練的不錯,這一拳下去直接將年輕男子砸翻在地。

    女孩見了嬌呼一聲,趕緊去扶小南。

    “你腦子有毛病吧。”姚澤整理了一下衣領,微微皺眉,感到極其晦氣,這才剛來淮源市就發生這種事情,真是個不好的開始。

    聽見外麵的動靜,招待所值班的經理板著臉,領著兩個服務員走了出來,站在大門口,出聲質問道:“怎麼回事,在這鬧什麼鬧!”

    瞧見姚澤,他臉上露出笑意來,下午李國順領著姚澤過來時,是他親自接待的,自然知道姚澤身份不一般,隻不過還不知道姚澤真是身份,不過,李國順親自靈來的人,身份自然不簡單,善於察言觀色的他,於是馬上露出了媚笑,對著姚澤輕聲問道:“您沒事吧?”

    姚澤心情很不爽,板著臉整理了一下被弄皺的襯衣,出聲道:“沒什麼大礙,不過,如果不是躲的,那一下下去不死也是腦震蕩了……”

    聽姚澤這麼說,值班經理臉上一下子陰沉起來,目光盯在了年輕女孩身上冷聲問道:“。小蘭,怎麼回事?”

    女孩的男朋友還想動手,一副蠢蠢欲動的模樣,卻被女孩死死的抱住了胳膊,不許他魯莽衝動。

    聽了經理的問話,叫小蘭的年輕女孩子臉色變的難看起來,心極其鬱悶的想,這份工作恐怕算是徹底泡湯了,想想自己男朋友剛才的衝動勁,她又覺得害自己丟掉工作的是她男朋友,於是就偷偷在他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把,直掐的他齜牙咧嘴,叫苦不已。

    此時,他才反應過來,剛才沒搞明白事情就出手,心暗自有些後悔剛才的衝動。

    “經理,對不起。剛才……剛才可能有些誤會!”小蘭打著哭調的解釋。

    “誤會?”經理冷哼一聲,旋即大概知道麵的情況,於是對姚澤問道:“需要報警嗎?”

    小蘭聽了臉上一下變的卡白,“別,求求你們別報警……”

    姚澤也不是得理不饒人的主,雖然有些惱怒那個叫小南的年輕人的暴躁勁,但是也不會自掉身價的去和他們糾纏不清,於是擺手道:“算了,人沒什麼事情。不用報警了。”

    小蘭聽了臉上露出感激之色,連聲說謝謝,經理就板著臉道:“你明天不用來上班了,等會把這個月的工資領了就走人。”他這是做給姚澤看的,怕姚澤心還有些邪火,於是想給他出出氣。

    小蘭雖然知道結局肯定是要被開除,但是聽經理說出口,小蘭心還是有些難過的,好不容易找到這麼個工作,來幹了不到兩個月就被辭退……

    想想拮據的生活,小蘭心就有些犯澀,眼淚就忍不住掉了下來。

    “小蘭,別哭,不就一破工作嗎,咱再找就是了。”小南趕緊安慰的勸說,卻被小蘭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責怪道:“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我怎麼會丟了這工作!”

    姚澤見這場景不禁搖搖頭,轉身對經理道:“算了吧,大家大沒什麼損失,再說,也沒必要把別人的錯轉嫁到她身上,她沒做錯什麼。”

    既然姚澤開口了,經理自然也懶得再去責怪,隻是瞪了小蘭一眼,道:“今天你運氣好,遇到了……”他不知道姚澤的名字,於是悻悻的望著姚澤,姚澤笑了笑,將自己名字說了出來。

    “如果不是姚澤先生氣量大,你們都得被關進局子。明天你繼續來上班吧,不過得給我寫份深刻的檢討。”

    “成成成。”小蘭喜悅的擦了擦眼淚,趕緊點頭,然後走到姚澤身邊,想要道謝,姚澤卻擺手道:“什麼都別說,不是你的錯,趕緊回家去吧。不過你得勸勸你男朋友,年輕人太衝了會吃虧的。”

    小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此時心情好了許多,皺了皺鼻子,輕聲道:“我一定好好教育他!”

    “哈哈哈。”姚澤開懷大笑起來,“成,好好教育他,幫我出口氣。”

    ……

    等小蘭坐著男朋友的車子離開後,經理望著姚澤道:“姚先生是?”自然是為姚澤的職務。

    “農業廳辦公室主任。”姚澤笑著介紹道。

    “原來是姚主任,幸會幸會。”招待所經理臉上帶著微笑,心卻是震驚不已,看眼前的姚澤最多不過二十來歲,竟然已經混到了處級,這……

    招待所經理此時用震驚來形容自己的內心都不為過,不過應酬多了,臉上自然表現的淡定許多,見姚澤時不時的看腕表,知道肯定是在等人,也不打擾,說了幾句恭維的話後,默默的退了進去,心卻開始盤算,怎麼和姚澤套上關係……

    等了一會兒陳媛媛還沒來,身上的手機倒是想了起來,姚澤拿出手機見是向成東,於是笑眯眯的道:“成東,到青城鎮沒?”

    向成東在電話笑道:“哥,我剛到,這不就給你來電話了嗎。”

    “嗯,辛苦你了,這段時間幫著暗中保護沈惠美的安全,應該會有人要找她麻煩,有什麼事情趕緊給我打電話。”姚澤囑咐的說道。

    向成東點頭道:“放心好了,我把我戰友傲天一起帶來了,出不了問題的。”兩人都是認識沈慧梅的,當初姚澤派兩人監視張國定的時候,兩人就知道沈惠美是張國定的媳婦,聯想到沈惠美和姚澤親密的關係,向成東和笑傲天自然知道姚澤給江平市電視台台長戴了一頂大大的綠帽子。

    正囑咐著向成東,前麵一輛好色寶馬飛馳般的朝著姚澤衝了過來,速度之,讓姚澤這個意誌力堅強的家夥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身子,這速度如果撞在自己身上,估計身子直接就得散架了,他匆忙又和向成東說了幾句才掛斷了電話。

    見陳媛媛笑眯眯的推開車門走了出來,姚澤鬱悶的翻了個白眼,悻悻道:“嚇唬誰呢。”

    “難道剛才沒有被嚇倒嗎?”陳媛媛捂嘴咯咯笑了起來,直笑的花枝招展胸前波濤洶湧的一圈圈的蕩漾起來,看的姚澤頓時就傻了眼。

    “走吧,我帶你去玩。”見姚澤一副色迷迷模樣盯著自己胸部,陳媛媛美眸瞪了他一眼,然後匹自朝著車上走去。

    一身粉紅的緊身連衣短裙將那昔日的超級豔星的豔麗風采再次照耀起來,姚澤望著那雙筆直嫩白到爆的修長美腿,心突然加了心跳。

    “傻愣著幹嘛,上車啊!”見姚澤站在一旁發愣,陳媛媛沒好氣的道。

    姚澤悻悻笑了笑,準備去拉副駕駛的位置,陳媛媛就到:“坐後麵去……”

    姚澤不明所以,不過還是照辦的拉開後排的車門坐了進去,進了車子才發現,副駕駛的位置竟然還坐著一個女人,看後背,這女人應該不會差到那去。

    陳媛媛抿嘴笑了笑,對副駕駛的女孩子道:“這就是我說的姚澤,我的帥哥鄰居。”介紹的時候陳媛媛用的英語。

    姚澤頓時就怔住了,難道是個洋妞?

    女子轉過身,果然驗證了姚澤的想法。

    “我靠!”姚澤在心大聲感歎,次金發碧眼的外國女人竟然長的如此漂亮,她的皮膚很光滑很白皙,如同不染塵埃的雪一般。她的眼睛雖然是碧綠的,但是卻很大很美感覺很有靈性;她的嘴唇雖然有點厚實,但是線條很好,塗上了粉紅色唇膏,看上去極其誘人,微笑中露出雪白的牙齒,比去掉皮的杏仁還要白上許多。所以的五官拚湊在一起讓人有種驚豔的感覺,她的美是一種唯美的、帶著野性的美;她的臉使你初見時驚歎,腦海中可能永遠都無法忘卻這張迷人的臉蛋。

    好一個異國風情的美妞!

    “你好,我是洛貝琦。”洛貝琦伸出白皙如雪的小手,臉上帶著淺淺笑意的望著姚澤。

    姚澤回過神,笑了笑,很紳士的和洛貝琦握了一下,然後趕緊抽回手道:“姚澤!”

    “姚先生很帥氣,早就聽媛媛講過你。”

    姚澤笑了笑,拿眼睛望了陳媛媛一眼,打趣的問道:“這位漂亮的外國姑娘是你什麼人?要不介紹給我吧?真的很漂亮。”

    陳媛媛得意的挑了挑眉,笑著道:“那可不成,她是我的!”

    姚澤記得陳媛媛前段時日說過,她自己是女同,此時姚澤不由得翻了個死白眼,鬱悶道:“你不會真有哪方麵傾向吧?”

    “你不信?”陳媛媛見姚澤搖頭,就嫵媚的笑了起來,然後對著洛貝琦說了句英語,然後勾了勾蔥鬱的手指,讓她將腦袋湊過去。

    洛貝琦抿嘴淺笑,漂亮的臉蛋上露出一抹紅暈,顯然是在外人麵前和陳媛媛親熱有些害羞了。

    不過她還是聽從的將粉嫩誘人的香唇湊了過去,兩個嬌滴滴的大美人就這麼活生生的在姚澤麵前吻在了一起。

    兩張性感的嘴唇親密的接觸,津津有味的親了起來,不時的發出嘴唇親吻在一起的聲音,陳媛媛邊親吻洛貝琦邊斜眼帶著狡黠的打量姚澤,見姚澤驚呆了,喉嚨不停的哽咽,陳媛媛更加放肆的在姚澤麵前伸出了舌頭,鑽進了洛貝琦的香豔嘴去……

    誘惑!

    **裸,毫無道德的誘惑啊!

    兩個美人親吻的誘人樣子對姚澤的視覺衝擊極其大,他隻是在銀幕上看過女人之間的親吻,看現場版的還是第一次,沒想到兩個女人吻在一起也會這麼唯美誘人。

    姚澤就鬱悶了,為什麼兩個女人這麼親吻是種誘惑,如果是兩個男人這麼吻,他肯定會把隔夜飯給吐出來,而且還附送上一塊板磚。

    望著兩個美女動情的吻在一起,陳媛媛還極其不老實的將手攀上洛貝琦頗具規模的挺拔胸部上揉捏,姚澤直感覺渾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了,下身竟然極其堅定的毫不猶豫的抬起了頭顱,“那啥……你們……你們再這樣我可回去了,太不厚道了。”姚澤鬱悶的望著兩女子悲憤的道。

    為什麼兩個極品女人會是女同,這他媽太扯淡了!

    姚澤突然感覺自己不會再愛了,這是他見過的最讓他鬱悶的事情。

    “你羨慕嫉妒恨了吧?”陳媛媛離開洛貝琦的紅唇,對著姚澤嫵媚的笑了起來。

    “是的,非常憤怒!”姚澤不可置否的點頭,心在滴血啊,這兩個美人如果同時伺候自己,那這***比當神仙都爽。

    可惜她們是女同!

    姚澤再次在心滴血的提醒自己。

    “好了,就不刺激了你。洛貝琦晚上回去了咱們再親熱,現在去嗨皮!”

    洛貝琦露出燦爛的微笑,輕輕嗯了一聲。

    姚澤則無語的翻了個死白眼,保持沉默,有一種哀莫大於心死的感覺。

    “我們這是去什麼地方?”姚澤對淮源市不熟,見寶馬車子瘋狂的奔馳在大道上,姚澤緊緊握住旁邊的握手,然後出聲問道。心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去了就知道了。”陳媛媛從反光鏡中瞥了姚澤一眼,頓時燦爛的笑了起來。

    姚澤看到陳媛媛不懷好意的微笑,身子不由自主的哆嗦一下,曾幾何時在銀幕上,這個女人可是自己心中的女神。

    什麼時候她變的如此邪惡了。

    難道原本性子就是這樣。

    她會不會是那張穿著皮衣拿著皮鞭,喜歡玩滴蠟的邪惡女王?

    姚澤一瞬間胡思亂想了許多,直到車子停了下來,姚澤才回過神。

    此時陳媛媛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接通哈哈嬌笑了兩聲,然後對著電話說的:“已經到了,馬上就上來。”

    “走吧。”陳媛媛對姚澤道。

    姚澤哭喪著臉道:“我可以不去麼?”

    “為什麼不去,你這是怕嗎?”陳媛媛譏笑了起來。

    姚澤老臉一紅,悻悻道:“誰怕誰啊。”心卻在悲催的想,惡女是老虎啊。

    “不怕就跟我走,保證讓你大吃一驚。”陳媛媛又神秘的笑了起來。

    洛貝琦此時也變的調皮起來,落井下石的笑著道:“難道中國男人都這麼膽小,這麼弱?”她發音不準,把膽小說成了短小。

    聽洛貝琦這麼,姚澤頓時挺起了胸膛,王八之氣瞬間爆發,冷聲道:“短不短小隻有試了才知道,其實我看上去柔弱,但是內在卻很堅挺,對付你們兩個不費吹灰之力。”

    此時知道兩女的性子,姚澤也不再裝什麼紳士,麻痹的,在老子麵前耍流氓,老子要是耍起流氓來,你們還真不夠看的。

    姚澤心邪惡的想,啥時候能把她們兩個一起弄到床上來此雙飛,那可就不枉做一會男人啊。

    見姚澤說出**裸曖昧的話,陳媛媛笑著打量姚澤一番,出聲笑道:“沒想到啊,你竟然這麼就露出了自己的本性,本剛才我們的舉動刺激到了吧?”

    姚澤不甘示弱的對視著陳媛媛的俏臉,點頭道:“是的,比起耍流氓,也許你們還不是我的對手。”

    “咯咯咯……”

    聽了姚澤的話,兩位美人同時捂嘴嬌笑了起來,花枝招展的,頓時,車廂如百花開放一般燦爛無比……

    

Snap Time:2018-08-22 03:54:52  ExecTime: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