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作者:官場痞子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  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14-04-12)      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靜的等待(14-04-11)      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時出現(14-04-09)     

第三百六十四章大補湯


  正當姚澤一副蠢蠢欲試,有些按耐不住的時候,房門突然被輕輕敲響。
  姚澤和沈惠美對視一眼,沈惠美有些羞澀的紅著臉道:“你去開門,我去一下洗手間。”
  說著話,她偷偷溜進了洗手間,順帶著將行李箱也拖了進去。
  姚澤這才將房門打開,見沈從文正一臉笑眯眯的望著自己,姚澤就問道:“爸,你有什麼事嗎?”
  沈從文咳嗽一聲,朝著房間往了一眼,然後輕聲道:“你過來一下。”
  姚澤有些奇怪沈從文的神神秘秘,自己這邊正和沈惠美在**呢,你這不是壞了我和你女兒的好事麼?
  雖然有些不願意,但是姚澤還是輕輕點頭的跟了上去。
  沈從文將姚澤領到廚房,然後揭開爐子上一個煲湯的罐子蓋,笑眯眯的問道:“聞聞看,香不香。”
  姚澤將鼻子湊了上去,嗅了嗅然後笑著道:“不錯啊,很香。給媽熬的補身子的燙吧?”
  沈從文笑著搖頭道:“不是的,這是你媽讓我給你熬的。”
  “給我?”姚澤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笑著道:“我身體好好的,給我熬燙幹嘛?”
  “你和惠美不是要……”沈從文一臉你懂的表情,然後繼續道:“喝這個海參老鴨湯很管用的,這海參可是很難弄的,一直留在那舍不得用,你可得卯足了勁把這燙給喝完。”
  姚澤無奈的笑了起來,摸了摸肚子,鬱悶的道:“可是我晚上已經吃飽了,現在喝這些東西真的喝不下。”
  沈從文笑著道:“沒事,慢慢喝,這燙今天必須喝了,否則不是浪費了我和你媽一片苦心嗎。她可是盼望著麵早點能夠有,你也知道她身體不好恐怕……”
  “得,我喝就是了。”姚澤苦笑的道。
  “這才像話嗎。”沈從文笑了起來,然後從櫃拿出碗筷來,幫姚澤盛了一大碗,放在桌子上,說道:“過來坐吧,你喝湯,我陪你聊一會兒。”
  姚澤笑著點了點頭,在沈從文旁邊坐下,然後掏出煙來,遞給沈從文,笑著問道:“爸,你退休幾年了?”
  沈從文笑著接過煙,姚澤幫他點上,然後吸了一口後才感歎的道:“已經退休五六年了,剛開始退下去的時候還真是不習慣,每天還想著去上課來著,那段時間整夜的失眠了,總覺得心空落落的,不過現在已經完全放下了。”沈從文笑著講述,見姚澤望著自己,他指了指碗,道:“你喝啊,趁熱了喝。”
  姚澤苦笑的端起碗然後喝了一口,砸吧著嘴巴品味,然後笑著點頭道:“味道還真不錯,很鮮美。”
  沈從文笑著道:“好喝你就多喝點,還多著呢。”
  姚澤含笑的點頭,心卻是哭的心都有了,沈從文悶頭抽了幾口煙,然後抬頭看了姚澤一眼,嘴角動了動,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姚澤心有奇怪,於是低聲問道:“爸,你有什麼要說的?”
  沈從文猶豫了一下,輕輕點頭歎氣的說道:“本來打算希望你們主動告訴我的,但是看你們這個樣子,我不問你們你們也不會告訴我了。”
  姚澤被說的稀糊塗,就問道:“說什麼事情?爸你都把我說糊塗了。”姚澤咧開嘴笑了笑。
  沈從文就說道:“你們結婚的時候為什麼不通知我們?而且也不讓我們去看你們,開始我和你媽還在猜測惠美是不是嫁給了一個拿不出手的男人,現在看來,這個推斷是錯的,所以我想問問你們到底當初問什麼瞞著我們,這說不過去啊。”
  姚澤剛喝了一口湯,湯還在嗓子眼,聽了沈從文的問話,姚澤喉嚨哽咽一下,被問的有些不知所措,畢竟沈惠美的事情姚澤並不是特別熟悉,怕說的多把這個謊言給暴露出來。
  “這個……爸,我們……我們……”
  “老實的說吧,我和你媽又不會怪你們。”沈從文見姚澤吞吞吐吐,於是開口道。
  姚澤心苦悶不已,不知道如何解釋,頓了片刻見沈從文目光直視著自己,姚澤心歎息一聲,將心一橫,臉上擠出一絲笑意的說道:“是這樣的……”
  姚澤發揮自己想象,盡量的將事情敘述的曲折一點,大概的意思就是,當初沈惠美遇到他的時候,他剛做生意破產,那時候是最失意的時光,沈惠美為了安慰自己,在那種情況下嫁給了自己,就是為了表明自己的心誌,證明她和我在一起不是為了錢。
  “我和惠美結婚的時候我可以說是一無所有,所以並沒有臉去接你們兩位,知道最近生意再次有了起步,這才敢帶著惠美回來看望兩位老人家,真是對不起,這兩年害你們為惠美擔心了。”
  沈從文聽了姚澤的敘述,沉默一會將內容消化完,從微微露出笑意,輕輕拍了拍姚澤的肩膀說道:“其實你們開始的想法就錯了,我們做父母的並不是希望自己兒女能有多少錢,隻要他們過的能幸福,即便是窮一點的日子也無所謂的,不過還好你爭氣,又把生意做起來了,否則以你們的想法,我們這輩子恐怕都見不到自己的女兒了。”
  姚澤尷尬的笑了笑,又伸手遞給沈從文一支煙,沈從文笑著擺手道:“不抽了,現在身體不好,得克製著一點,你在這喝湯吧,喝完了再回房間,我去陪你媽聊天,她現在身體不好一個人的時候總喜歡亂想,我得時刻陪在她身邊才行。”沈從文臉上露出平淡的笑意,這讓姚澤看在眼,心甚是觸動。
  夫妻不本就該如此麼?
  彼此倚靠,相互慰藉……
  姚澤靜靜的坐在廚房喝湯心感慨著剛才沈從文所說的話,心的感慨頗多,自己如此多的紅顏,以後如果全部自私的霸占了該怎麼處理她們之間的關係呢?
  姚澤想了很久,越想越覺得思緒混亂,隻好放棄不再去想,隻能走一步算一步。
  老老實實將湯喝完,打了個飽嗝,姚澤才挺著被補湯撐大的肚子,回了沈惠美的房間。
  推開房間的門,沈惠美早已坐在床邊等姚澤,有些心神不寧的樣子,見到姚澤,她趕緊站了起來,神色緊張的問道:“剛才是我爸喊你過去的嗎?他喊你幹嘛?聊什麼事情聊了這麼久?”沈惠美一連問了幾個問題,看上去極其緊張。
  姚澤笑著捏了捏沈惠美嫵媚的臉蛋,輕聲道:“沒事,你爸就是問了咱們的一些事情。”
  “啊?”沈惠美驚訝一聲,“他是不是問你,我們這兩年為什麼一直不回來?”沈惠美知道她父親一定會問的,這兩天一直在想怎麼糊弄過去,卻苦於沒想到好的辦法。
  見姚澤笑眯眯的點頭,沈惠美哭喪著臉道:“你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回答的,是不是敗露了。”沈惠美臉色有些蒼白,如果這事讓自己母親知道,她恐怕直接就得氣死過去。
  姚澤對於沈惠美的智商開始有些著急了,對著她翻了個白眼道:“你看看我的表情,像是敗露的樣子嗎?而且我這個當過縣長的幹部,難道還不能應付這點小事情?”
  “混過去了?”聽姚澤這麼說,沈惠美俏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
  “那是當然。”姚澤仰著頭得意的笑了笑。
  這個心理負擔終於解決沈惠美開心的差點沒跳起來,太過喜悅,她直接捧著姚澤的臉就是狠狠的親了兩口,然後紅著臉蛋說道:“姚澤,你真是我的福星。”
  “知道就好。”姚澤笑眯眯的低頭看見沈惠美修長的美腿上什麼時候已經套上了肉色絲襪,看來是聽進去自己的意見了,頓時心就有些火熱起來。
  沈惠美已經洗完澡了,卻重新穿上了衣服套上了絲襪,還穿了高跟鞋,這不就是等著自己來臨幸麼?
  想到這,姚澤渾身血液瞬間沸騰了起來,感覺下麵已經堅硬如鐵,難道喝湯真的管用?
  ----------
  月票戰很激烈,兄弟們投的月票對於痞子這種無神格的作者來說已經很給力了,謝謝兄弟們的給力支持,更加謝謝那些投過幾次月票的兄弟,痞子都看在眼,無以為報,隻有多更新一點,第三更送上,晚點還有兩更。
  後麵追的很緊,隻要是的讀者應該都有月票,希望大家看看賬號,有月票的支持一下痞子。
  

Snap Time:2018-10-24 09:15:05  ExecTime: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