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作者:官場痞子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  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14-04-12)      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靜的等待(14-04-11)      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時出現(14-04-09)     

第二百五十七章柳嫣的婚姻


  姚澤陪柳嫣買完菜,坐在姚澤的車子中,她從藍色的皮包中拿出手機,說給阮成偉打電話叫他晚上回來吃飯。
  電話響了半天,那邊才接通,柳嫣就輕輕蹙了蹙眉,聲音平淡的道:“成偉晚上回家吃飯吧!”
  此時,阮成偉正鬼混在劉爽家中,而假如姚澤瞧見劉爽一定能夠記起她,這個帶著媚意且有些風騷的女人正是當初他在淮安鎮當副鎮長時,想要勾引自己的女人。
  劉爽這個女人說來也不簡單,誘惑男人的技術可謂極其高超,隻要她願意,基本上沒有勾搭不上的,但是她要勾也隻會勾對自己有利益的男人,當然阮成偉就是她的目標之一,而且她也很成功的將阮成偉勾搭上,而且讓阮成偉愛她愛的死去活來。
  捂著電話,阮成偉示意劉爽不要出聲,然後對著電話中的柳嫣說道:“晚上我就不回家吃飯了,還有些應酬,你自己吃吧。”
  柳嫣臉上露出一絲憂傷,不過隻是瞬間便消失,對於阮成偉的回答柳嫣是見怪不怪了,自從阮成偉當上副鎮長開始,他和自己的感情慢慢更加疏遠,有時候甚至直接不回家過夜,即便回家了兩人也是分床睡的,這種冷戰不知因何事而起,不過已經持續很久,柳嫣有時候過的也是很痛苦,如果說夫妻間不痛吵一架,之後有什麼攤開了說,這樣到沒什麼,最怕的就是夫妻之間不夠坦白,什麼事情都悶在心,這樣夫妻兩人的隔閡隻會更深,如果不是為了自己女兒,恐怕柳嫣早和阮成偉辦了離婚,還好阮妍妍現在住在爺爺奶奶家,否則柳嫣每天上班事情多,根本有些照顧不過來。
  “好吧,你忙吧……”柳嫣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掛斷了電話。
  阮成偉聽著電話的嘟嘟聲,愣了一下後才將手機給收了起來,心倒有些愧疚對柳嫣的冷漠。
  劉爽走過來抱住阮成偉的胳膊,媚聲媚意的將臉貼在阮成偉肩上,嬌滴滴的道:“成偉,我升主任的事情你可得放在心上,這都托的有一段時間了,你不會是不想管我吧……”
  阮成偉摸了摸劉爽烏黑的頭發,笑著說道:“最近有些忙了,一時間抽不出來時間運作這件事情,過段時間吧,過段時間一定幫你搞定。”
  “又過段時間,你都說幾次過段時間了,再這樣我可真要生氣了。”劉爽不悅的朝著阮成偉腰間輕輕揪了一下,阮成偉感覺一陣騷樣,劉爽那挺拔的胸部擠壓在阮成偉胳膊上,讓阮成偉心有些起火,頓時呼吸就尤其急促起來,“小妖精,真會勾搭人,好了,我答應你,最多半個月,一定幫你搞定,這總滿意了吧。”說著話,阮成偉在劉爽的媚呼聲中,一把將她給橫抱了起來,在劉爽假意拍打的情況下,抱著劉爽柔軟的身段,朝著那個被幾個男人上過的床上走去。
  “喲,還沒吃飯呢,你別……啊……別色急呀……”一會兒,臥室傳來一陣啪啪啪的曖昧聲響和女子嬌媚的呻吟聲。
  ……
  柳嫣在掛斷阮成偉的電話後,姚澤就扭過頭望著柳嫣,輕聲問道:“成偉哥晚上不回家吃飯嗎?”
  柳嫣表情有些不自然的點了點頭,拿手鋝了鋝劉海,出聲道:“說晚上有事情……”
  姚澤看出了一些什麼來,於是就皺著眉頭問道:“嫂子,成偉哥經常晚上不回家嗎?”
  柳嫣臉上擠出一絲笑意,搖頭說道:“沒有經常不回家,偶爾工作上有應酬,所以回不了家。”
  姚澤似信非信的又看了柳嫣一眼,才扭回頭,啟動車子,邊打著方向盤邊說道:“如果成偉哥欺負你了,你和我說,我幫你教訓他,嫂子你太柔弱和善良了,有些時候多長個心眼沒壞處的。”
  柳嫣抿嘴笑了笑,輕聲說道:“知道了,不過真沒什麼事情,是你想多啦。”
  “也許吧。”姚澤笑了笑,就不再說這個問題,開始專心開車。
  望著窗外,柳嫣表情有些糾結起來,下麵的雙手緊緊的捏著裙擺,心一時之間極其複雜起來,冷戰將近一年,對於一對年輕夫妻來說,其中的感情還存在多少?
  幽幽歎了口氣,柳嫣將目光看向了姚澤專注開車的側臉……
  將門打開,姚澤幫忙提著菜走了進去,柳嫣就招呼姚澤到沙發上坐,自己到廚房炒菜,過了一會兒姚澤在客廳坐的無聊,就進了廚房,倚靠在廚房門口打量著柳嫣忙碌的背影,見柳嫣輕輕擦拭額頭的細小汗珠,姚澤就出聲道:“嫂子,要不要我幫你?”
  柳嫣扭頭看了姚澤一眼,笑著道:“不用了,廚房可不是你們男人進的地方,你先出去坐會兒,馬上就好了。”
  姚澤點了點頭,猶豫了一下,就說道:“嫂子,我還有個司機在招待所,要不把他喊來一起吃飯?”
  姚澤考慮到怕柳嫣因為以前那件事情,不敢和自己單獨相處,又或者單獨相處的太過尷尬,所以提議的問道。
  聽了姚澤試問的話,柳嫣麵明白姚澤心所想,便扭頭笑了笑,輕聲說道:“還是算了,就咱們兩人吧,晚上聊天方便。”
  沒多久,客廳的餐桌上擺放了數十道佳肴,兩人相對而坐,在淡淡的橘黃燈光照射下倒顯的有些情調,姚澤笑著看了看柳嫣,出聲問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啊,做這麼多菜?”
  柳嫣淡然一笑,而後臉上表情有些憂鬱起來,“今天是我和你成偉哥結婚四周年!”柳嫣敘述的很平淡,仿佛這是個很平常的日子。
  姚澤在聽了柳嫣的話後,微笑的表情瞬間僵硬起來,姚澤強烈的感覺到,柳嫣和阮成偉之間可能存在這很大的問題,以前還沒調離淮安鎮時,阮成偉就因為當初和孫有才的兒子爭柳嫣而得罪了孫有才,被孫有才一直的打擊報複,鬱鬱不得誌,他將這件事情歸結為柳嫣的錯,在心隱隱有怪責柳嫣的意思,姚澤當初也是勸說過阮成偉,但知道自己作為外人,對於他們夫妻之間的關係沒有太多的發言權,現在瞧見柳嫣憂鬱的神情姚澤肯定兩人的夫妻關係似乎極度的危險起來。
  見姚澤聽了自己的話,臉上陰晴不定,柳嫣就笑了笑,舉起杯子,晃了晃杯中的紅酒,出聲說道:“先不說這些事情,咱們先幹一杯,時隔一年,咱們姐弟再次重逢且冰釋前嫌,難道不值得慶幸嗎?”
  姚澤苦澀的笑了笑,點頭道:“嫂子,我很感謝你能寬宏大量的原諒我,什麼都不說了,這杯我敬你,你一輩子都是我的好嫂子!”
  柳嫣抿嘴笑了笑,陪著姚澤將一杯紅酒喝完,然後順手又幫姚澤倒上白酒,自己添上紅酒,說道:“以後好好努力工作,爭取混個市長當當,嫂子好沾你的光,平步青雲一把,不過說真的,你這升遷的速度可夠的,出了自身的勢力意外,還有沒有什麼關係?”
  姚澤笑了笑,也沒打算瞞著柳嫣既然她問了,姚澤就如實的將認識沈江銘的事情告訴了柳嫣,當然怎麼和沈江銘認識的那段‘傳奇’故事給省略了,如是柳嫣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恐怕的驚訝的合不攏嘴來。
  “怪不得你能如此平坦的往前衝,原來是有大靠山呀。”柳嫣抿嘴喝了口紅酒,俏麗的臉龐上泛著誘人的紅霞,在淡淡的燈光照射下,更顯迷人風采,姚澤手握著杯子,望著柳嫣嫵媚動人的臉龐,一時間竟然有些呆住了,柳嫣的美總是讓人有些情不自禁,不做作的散發著成熟、溫柔、嫵媚的誘人魅力。
  見姚澤看著自己發呆,柳嫣臉龐一紅,眼神有些閃躲,趕緊伸手給姚澤夾了個雞腿,然後笑著輕聲說道:“這是嫂子獎勵你的,以後如果當上縣委書記,嫂子再獎勵更好的東西,一定要努力哦。”
  姚澤接過柳嫣的雞腿,嘿嘿笑著道:“嫂子,如果我當上了縣委書記,你準備獎勵我什麼?”
  “這個現在可不能說,以後如果當上了,自然就會知道!”柳嫣神秘的笑了笑,露出一排整齊白潔的牙齒,如月牙一般白亮。
  吃完飯,兩人坐在沙發上閑聊一陣子,姚澤見時候不早了,就打算離開,柳嫣將姚澤送到門口,問道:“明天什麼時候走?”
  “早晨吧。”姚澤笑著回答。
  柳嫣神色有些黯然,輕聲說道:“那我就不去送你了,有時間長回來玩。”
  姚澤點了點頭,望著柳嫣,溫和的道:“嫂子,你如果無聊了就到縣來找我吧,兩地距離也就個把小時,很方便……”
  柳嫣抿嘴笑了笑,搖頭道:“還是不要了,這樣會給你帶來不好的影響,你現在正是事業的上升期,嫂子可不敢拖你的後退。”
  姚澤苦笑的搖了搖頭,出聲說道:“沒什麼影響的,就是普通的吃飯聊天而已,誰還沒個朋友,無聊了盡管過來就是。”
  “好的。”柳嫣抿嘴笑了笑,點頭答應。
  

Snap Time:2018-10-24 08:18:49  ExecTime:0.115